首页 >快讯 >

快报:2021年,刚出生4天的女婴“神秘失踪”,被找到时正躺在洗衣机里

2021年4月14日晚上,一名孕妇正在家中客厅里走来走去,脸上满是焦躁不安。

突然!大门被人敲响,孕妇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下才上前把门打开,紧接着就被鱼贯而入的警察控制住了。


【资料图】

“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我什么都没干!”孕妇挣扎着,十分惊慌:“我可是个孕妇!”

警察避开了她隆起的腹部,把人控制住后开口问道:“你有没有抱走一个小孩?”

“小孩?什么小孩?我不知道!”尽管孕妇不停地否认,但发抖的身体和四处乱瞟的眼睛明显是在说谎!

见也问不出什么,民警立即在屋中展开了搜查,其中一位民警搜查到阳台时,往黑洞洞的滚筒洗衣机里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让他面色一白。

“找到了!孩子在这!”

藏在洗衣机里的婴儿

只见一个小小的婴儿穿着厚厚的粉色婴儿服,正躺在洗衣机的滚筒里,大张着嘴哭嚎着,一打开滚筒就传出了微弱的哭声。

看到婴儿被人找到后,原本还想抵赖的孕妇深深深地低下了头,而她的家人也被发生的这一切惊呆了。

“这孩子是从哪来的?你一个孕妇为什么要偷别人家的小孩?”

听到家人的质问,孕妇突然嚎啕大哭:“我都是为了这个家啊!”

洗衣机里的婴儿到底是从哪来的?这名孕妇为何要偷走孩子?她所说的为了这个家又是怎么一回事?

消失的孩子

2021年4月10日,齐磊正守在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区新兴医院的产科手术室门外,焦急地等待着。

手术室内,他的妻子郭蕾正在进行分娩,准备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经过漫长的等待后妻子终于被推了出来,和妻子一起出来的还有两个小生命:一对可爱的龙凤胎。

齐磊和郭蕾结婚多年一直没能生育,这次一下子儿女双全,自从孩子出生后,夫妻俩上扬的嘴角就没有放下来过。

两人给男孩取名为欢欢,女孩叫乐乐,既能表达家人的喜悦之情,也希望孩子们能一生喜乐无忧。

亲戚朋友们也纷纷带着礼物来看望孩子们,纷纷称赞两人的好福气:“一儿一女凑个好字,你们家的好日子啊,还在后头呢!”

孩子的父亲:齐磊

但让夫妻俩没有想到的是,这份幸福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差点让他们骨肉分离。

孩子出生的第四天,郭蕾抱起两个孩子亲了亲他们的小脸蛋,就离开产房到其他楼层去做康复理疗,把孩子交给了奶奶和姥姥照顾。

“妈,我去做个理疗,辛苦你们啦!”

两个老人一人抱着一个大宝贝,高兴还来不及,就催着郭蕾赶紧去。

带过孩子的人都知道有多累,两位老人虽然精神还不错但照顾了几天下来也难免有些疲惫,就把孩子放回了婴儿床,在沙发上打了个盹。

快到四点的时候,一直记挂着孙子的奶奶醒了过来,刚好到了要喂奶的时间,老人就起身走过去看看,这一看差点把她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两个婴儿床上只有孙子欢欢在襁褓中安睡,孙女乐乐的粉色婴儿床上却空空如也。

属于乐乐的粉色婴儿床

“孩子呢?被儿媳抱走了?”奶奶把姥姥叫醒:“儿媳啥时候进来的?都没听到动静啊。”

姥姥也很奇怪:“没听见动静啊,打个电话问问。”

此时的郭蕾正在二楼做理疗,就接到了婆婆的电话:“乐乐是被你抱走了吗?赶紧抱回来,该喂奶啦。”

郭蕾一下子就慌了:“妈,乐乐不在我这儿啊!”

一家人又问了护士,确认没有把孩子带走清洗之类的,这才反应过来,乐乐丢了。

作为主心骨的丈夫齐磊当机立断报了警,向警方寻求帮助。

与此同时,这家人怎么也想不明白,就这几十分钟的时间,孩子就这么在医院里消失了,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孩子抱走,还能够在众目睽睽下把孩子带离医院呢?

奇怪的孕妇

株洲市公安局荷塘分局民警接到报案后第一时间赶往了医院。

知道了被抱走的是一个出生仅4天的女婴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愤怒,警方更是立刻集结大量警力,尽一切努力找回孩子。

一个小婴儿被抱走,可能面临的危险实在是太多了:拐卖、虐待、杀害……无论是哪一种对于郭蕾一家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痛苦。

得知女儿被人抱走后,郭蕾的情绪一下子就崩溃了,伏在丈夫的怀里快要哭晕过去,根本无法交流,其他人也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无法提供有用的信息。

好在医院的监控齐全,警方当即调取了郭蕾房间外的监控,果然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只见视频中,4月14日下午3点左右,一个身穿黑色棉服,戴着口罩,头发微卷的女子来到了房间外。

从女子高高隆起的腹部、蹒跚的步伐来看,她应该是一名即将临盆的孕妇。

她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后轻轻的拉开房门往里面瞅了瞅,似乎确认了什么后她慢慢走了进去。

到了3点40分左右,这名女子离开了房间,手上除了一把伞什么都没有,但腹部依旧隆起,另一只手小心地托住腹部,快速离开了医院。

而乐乐也是在这个时间段里不见的。

看完录像后,专案组的民警有些疑惑。

这名女子在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有抱着乐乐,如果说她是把孩子藏在衣服里带走的话,她作为一个孕妇,隆起的腹部已经占据了外套很多的位置,再加上一个婴儿的话一眼就能看出来。

但从监控画面来看,女子走出房间后,身上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偷走孩子的人真的是她吗?如果是她的话,她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作为孩子的父亲,齐磊也一起观看了监控,看到那名奇怪女子后,他十分激动:“原来是她!我们认识!”

民警一下子来了精神,难道是熟人作案?

没想到齐磊却摇了摇头:“才认识了几天而已,不是什么熟人。”

这还要从4月9日,郭蕾生产的前一天说起。

这天郭蕾正在病房里准备着第二天要用的东西,就听到了敲门声。

只见护士带着一名孕妇走了进来,孕妇自称姓刘,也到了临产期,想要预订妇产科病房,就想到病房里看看里面的设施怎么样。

刘女士

“没事,进来看看吧。”郭蕾热情地招呼着,两人就这么认识了。

刘女士走进来看了看,还和郭蕾聊起了一些怀孕时的糟心事,同病相怜的两人迅速拉近了距离。

正好郭蕾孕期憋了一肚子的苦水,好不容易有人跟她有相同的经历,就跟刘女士聊得十分热络。

郭蕾生下龙凤胎后,刘女士还带着一些水果、礼品来看望她。

“一次生俩,还是龙凤胎。”刘女士看着粉嫩的婴儿,眼中满是羡慕:“真是好福气呀。”

还有些虚弱的郭蕾笑了:“羡慕什么,你不也快生了吗?”

刘女士笑笑不说话,接下来的几天刘女士经常来病房里和郭蕾聊天,对两个孩子爱不释手,最喜欢的还是女儿乐乐,经常抱起来就不撒手。

得知偷走乐乐的很可能就是刘女士后,郭蕾一下子倒在床上半天没爬起来:“我还以为遇到了一个好朋友,没想到是条毒蛇!”

此时的她悔恨不已,觉得是自己引狼入室才弄丢了女儿:“乐乐啊,是妈妈对不起你啊!”

那么,到底是不是刘女士偷走了乐乐呢?如果是的话,她又是怎么做到的?

5小时的煎熬

得知刘女士曾多次出入过医院后,警方调取了医院所有的监控录像仔细查看,发现了更多的疑点。

首先,监控中不止一次发现她走到一个监控死角鼓捣着什么,然后再离开。

其次,在乐乐失踪的那一天,刘女士明显经过了伪装,头上还戴了一顶假发,并且曾几次拍到她弯腰去地上捡什么东西,作为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来说,她的动作明显太敏捷了。

最后是乐乐失踪那天下午,刘女士从病房走出来后就从医院侧门快步离开,连原本蹒跚的步伐也变得健步如飞了。

由此,警方判定就算刘女士不是偷走乐乐的人,也跟这件事脱不了干系。

刘女士弯腰捡东西的动作根本不像是一个快要临盆的孕妇

随即警方调取了刘女士离开方向的所有监控,一点点将她这天下午的路径还原出来。

刘女士离开医院后多次换乘摩的、出租车、公交车,在不停地兜圈子,似乎是想隐瞒自己真正的行踪。

之后,她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株洲火车站附近,这里离株洲客车站也很近。

当调查进行到这里的时候,所有民警的心都提了起来。

株洲市素来有“火车拖来的城市”之称,是中国重要的铁路枢纽之一,通过火车可以前往周边的省市,远的能到达江西、广东、贵州等省份。

就算是坐客车,也可以前往湖南省内的多个地区。

如果刘女士带着乐乐,还乘坐了任一交通工具的话,可能已经离开了株洲市,这会让案件侦破难上加难,乐乐的处境也更加的危险。

好在经过大量的排查后,发现刘女士没有去乘坐交通工具,而是到附近的服装城里购买了一些婴儿用品。

这样的行为让民警松了一口气,认为刘女士很有可能带走了乐乐,而购买这些用品都是为乐乐准备的,而她极有可能把乐乐带回了自己家中。

现在只需要继续追查刘女士的行踪,就能够找到乐乐的下落!

然而刘女士十分狡猾,她选择的路径都是监控较少、人烟稀少的地带,经过多次的换乘后警方失去了她的踪迹。

这条路走不通,那就换一条!

警方调取了之前几天,刘女士到达医院的路径的监控,试图找到她出发的地方。

苦苦寻找过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地点,此前刘女士乘坐出租车前往医院都是在这里。

不仅如此,这个监控探头还记录下了4月14日下午5点左右,刘女士乘出租车回到了这里的画面。

刘女士脱去伪装时的样子

既然出发和回程都是在这里,那么刘女士很可能就住在这附近,警方当即在这附近展开调查,很快就有人提供了线索。

这位刘女士,就是住在这里的某小区的王某!

事不宜迟,4月14日晚上21点左右,警方立即展开了抓捕行动,紧接着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王某被抓获后,她的家人看着那个被藏在洗衣机里,嚎啕大哭的婴儿,全都被吓蒙了。

“你说你,自己有孩子,为什么要去偷别的人的啊!”

听到家人的质问,王某突然情绪崩溃:“什么孩子,没有了!”

紧接着她拉开外套,掏出了一件鼓鼓囊囊的衣服,原本高耸的腹部立马瘪了下去:原来王某根本就没有怀孕!

王某用来伪装怀孕的棉衣

这一幕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王某根本就没有怀孕,为何她的家人丝毫不知情?

王某还解释说偷走乐乐是为了拯救自己的家庭,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钻了牛角尖的王某

年近40的王某和丈夫阿明(化名)结婚多年,养育了一个儿子,生活平淡而幸福。

可随着年纪的增长以及夫妻之间的矛盾积累,王某觉得丈夫离她越来越远了。

结婚以后王某就辞掉了工作,全心全意经营自己的小家,但慢慢地,她发现自己和丈夫的交流越来越少,阿明还常常出差、应酬,夫妻俩聚少离多,感情淡了不少。

王某也曾做过一些努力想要拉近两人的距离,但是生活的琐碎早已让两人不堪重负,更别提培养感情了。

王某

长期脱离社会的王某顿时感到了危机,想来想去觉得如果再有一个孩子,说不定就能彻底拴住丈夫。

恰好国家开放了二胎政策,丈夫也有想再要一个地打算,夫妻俩就开始积极备孕。

2020年4月的一天,王某发现例假有很长时间没来了,心中有些预感的她买了验孕棒,一测,果然怀孕了!

激动的她赶紧把这个消息分享给了丈夫和家人们,大家都很开心,丈夫阿明也对这个小生命充满了期待,还特意放下了工作陪王某做产检,照顾她。

那段日子两人仿佛回到了新婚的时候,王某希望生一个女儿,和丈夫一起商量该起什么名字,空气中都弥漫着幸福的味道。

好景不长,怀孕快两个月的时候,王某突然感觉肚子绞痛,下身流出了很多血水。

慌张的她赶紧到医院检查,结果却让她差点崩溃:她流产了。

抓捕现场

这么久以来王某都期盼着孩子的诞生能够挽救她那岌岌可危的婚姻,好不容易丈夫“回心转意”,孩子却没了,这对王某来说就意味着她的婚姻也完了。

而且这也不是王某第一次流产了,王某根本不敢想象如果告诉丈夫和家人这个孩子也没了,她将面临什么。

为了拯救自己的婚姻,也为了这个家庭的幸福,王某决定继续“怀孕”。

每天起床后,王某都会拿件衣服绑在肚子上,再用外套一罩,看起来就跟怀孕没什么两样。

好在丈夫长期在外工作,没办法天天和她共处一室,这才勉强隐瞒了下来。

而且王某已经有了一次怀孕的经历,所以装起怀孕来还算有模有样,时不时地就要“恶心干呕”,走路时也挺着大肚子慢悠悠地。

王某

产检这些王某根本不敢去医院,也不敢让家人跟随,就以“心疼家人劳累”为由来推脱。

很快,王某的“预产期”到了,孩子却迟迟没有出生,不仅是丈夫着急,亲戚朋友们也常常来询问。

这样下去迟早要露馅的,可王某都隐瞒了这么久,如果现在被拆穿的话,不仅会让丈夫失望,她也会沦落为亲戚朋友中的笑柄。

“不行,我一定要有一个孩子!”思考了一夜后,王某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去偷一个孩子,当做是自己生的。

王某说干就干,立即搜寻株洲所有妇产科医院的消息,还以定产房、做产检等为由到这些产房踩点。

很快,她就选中了一个目标:郭蕾。

孩子的母亲:郭蕾

在听说郭蕾生了龙凤胎后,王某欣喜若狂:“反正她都有两个孩子了,给我一个也没事的。”

王某就这样不停地麻痹自己,然后和郭蕾一家人打好关系,寻找着机会下手。

4月12日这天,王某就尝试过把乐乐抱走,但因为孩子家人们看得紧,没能得手。

直到4月14日下午,王某再次来到了病房中,发现孩子的父母都不在,只有两位老人正在打瞌睡,激动的王某轻手轻脚地闪进了病房中,抱起了乐乐,放在了腹部。

王某本就没有怀孕,腹部的衣服稍微压一压,再放上一个出生仅4天的乐乐,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

就这样,王某就把乐乐包在厚厚的棉服里一路带回了家中。

回到家中后,王某既激动又慌张,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和家人说这个孩子是她生的,想来想去就先把乐乐放在了洗衣机的滚筒里,把门一关就基本听不到哭声了。

没过多久,儿子和婆婆都回家了,王某一边想着洗衣机里的孩子,一边担心警察找上门来,显得坐立不安。

让王某没想到的是,从乐乐失踪到找回,警方仅用了5个小时就侦破了这起案件。

担心乐乐的健康,民警还联系了120来给乐乐检查,带回了医院后还在保温箱里观察了几天,万幸的是乐乐的各项指标一切正常,身体非常健康。

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郭蕾泪如雨下,差点和丈夫齐磊一起给办案民警跪下了。

“谢谢,谢谢你们!这份恩情我们永远你都不会忘记的!”

而对于偷走乐乐的王某,乐乐的家人都十分愤怒:“一定要严惩。”

最终,王某犯拐骗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王某想要维护自己的家庭和婚姻,原本是件好事,但她因为一念之差走了歪路,差点伤害了另一个家庭不说,自己的小家也因为她的犯罪行为濒临破碎。

刑事判决书

这起案件也提醒了家长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在公共场合带孩子的时候不要让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和控制范围之内,让孩子健康、安全、快乐地成长。

株洲网警巡查执法:【我为群众办实事】产房中女婴不翼而飞,株洲警方5小时迅速破案!潇湘晨报:刑拘!女子溜进产房偷走出生4天的女婴,事前举动可疑中国裁判文书网: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关键词: 刑事判决书 根本就没 交通工具

责任编辑:Rex_2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