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每日看点!2010年“越南新娘”有多疯狂?婚介就有5000多个,2万元就能买到

在2009年,中国的农村青年们开始流传起这样一则广告,只要花上一笔钱就可以买个媳妇,有的甚至低到不超过两万元,这媳妇保质保量,便宜贤惠甚至还是处女。

对于偏远山区的家庭来说,能够以这样的价格给儿子娶个媳妇,别提多划算了。甚至不少广告还打出了“一年跑了包赔”的噱头,让许多家庭没有“后顾之忧”。

而广告里的这些“媳妇”统一被称为“越南新娘”,她们全都来自于距离中国约160公里的越南。


【资料图】

越南是一个美丽而又神秘的国家,在二战之后,越南地区长期受到战乱侵害,越南人民长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战争给越南带来的不仅有贫困、痛苦,还有越来越极端的性别比例失调。越南年轻男子需要上战场,他们中的大多数被战争夺取了生命。

因此,男多女少也渐渐形成趋势。

在越南,男女比例甚至一度到了2:5,有钱的男性可以娶上好几个媳妇,虽然违背了婚姻制度,但是政府也不会干涉。

而女性地位普遍地下,在家庭之中女人更像是一种物品,有的会把自己的女儿拿出来买卖,有的则把妻子当成了泄愤工具。

长期畸形的社会促使越南女性到其他国家寻求希望,早期,越南女性会选择法国、美国甚至是日本等国家。直到2009年左右,伴随着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中国经济实力、国际地位不断上升,越南女性越来越多地选择嫁到中国。

而越南姑娘在宣传之中,总是带有贤良淑德、美丽温柔等词汇,很多中国男性也自然对其产生了向往。

据统计,越南新娘嫁入台湾人数高达25万元以上,而每年嫁入大陆的是也已经达到6000人之多。

这种跨越国度、跨越语言、跨越文化的婚姻,为什么会存在这么大规模的数字。按理来说,跨国婚姻并不容易。

越南新娘的形成除了文化和社会因素外,还有很大程度上源自于利益,越南新娘的跨国嫁入甚至已经成为许多人的发财之路。

在中越之间,有一个专门的组织负责安排中国男性远赴越南,去越南挑女性带回国内成婚。这种美其名曰“跨国相亲”的模式,价格低廉而且十分方便。

在越南,有专门负责养育姑娘的“养妈”。

养妈会将想要嫁到中国来的姑娘进行专门培训,包括礼仪、外表、气质、文化等,培养出来的姑娘大多看起来秀外慧中、温柔听话,符合中国男性对越南新娘的想象。

而在中国,则会有一批负责招揽客户、组织出国的专业团队。他们将想要娶越南新娘的男人们组成团,安排这些单身汉远赴越南,挑选自己心意的对象。

这些团队收费甚至不超过两万元,而中国男性可以在越南待上6天,在这6天里,他们只要挑好了“心仪”的越南新娘,就可以立马领结婚证带回家。

在这些单身汉们看来,越南新娘温柔漂亮,中介团队还保证这些女性都是“处女”,只要看上了,三个月内就能娶回家。

面对很多人对于“这些新娘不是本地人,如果跑了就找不回来了”的担心,中介方还保证一年内跑掉包赔。

这种需要中介帮忙的模式,也是中国男性迎娶越南新娘的最主要方式。

大型中介如广州红尘MM、南京老戴等甚至会在报纸和电视上打广告,部分小中介会在亲戚好友里面拉客,依靠熟人口碑扩张生意。

自从越南新娘在中国内地被广为熟知后,仅仅是婚介中心,数量就高达5000多个。

如此多的婚介,也并不全都是正规、有信誉的企业,面对越南新娘这么大一块市场,有不少人动起了歪心思。

在这场跨国婚姻之中,许多人借着中国青年对越南新娘的向往,采取各种手段骗取巨额金钱。

在一些相对偏远的农村,往往会出现这么一种情况,一位自称是“越南新娘”中介的男性带着几个漂亮的越南女性,挨家挨户上门,宣传自己的生意。

若是有单身青年表示看上了,中介就会先要钱,把钱收进口袋里后,一帮人立马逃之夭夭。

这种上门式的诈骗,就是看准了农村消息闭塞、大中介很难进入,骗子靠着农村青年对越南新娘的向往,诈骗大额金钱。

此外,即便是跟随团队前往越南,也有许多骗局和陷阱。

有的黑中介故意报一个极低的价格,吸引想要娶妻的单身汉,但是当人来到越南之后,中介又会借口有其他收费项目,不停索取金钱。

而且有部分中介故意办理时间紧张的签证,迫使单身汉受制于时间,着急回国,不得已答应中介的各种高额款项。

此外,还有中介和越南新娘联手,制造许多骗局和陷阱。

第一种,中介将越南新娘介绍给需要的顾客,通过各种夸张的描述,给越南新娘说好话。当单身汉看中后,两个人就会开始计划结婚。

在结婚之前,越南新娘会以越南方的习俗等为由,向男方索取财物。

等到男方终于准备好财物后,越南新娘则以各种借口推迟婚姻,甚至在结婚一年后,突然消失不见。

而当男方找到中介时,又会被中介倒打一耙,以各种借口,让男方没有办法索要赔偿。

第二种,中介会跟养妈一起唆使婚后的云南新娘逃跑,而后又找男方要求给钱进行调解。如果不调解,新娘就不再跟他过日子了。

类似的骗局层出不穷,中介往往会动用各种手段将单身汉的钱套到自己腰包里,最后导致其倾家荡产也没能成功娶妻。

在湖南深山之中的一个村庄里,当地男子的妻子竟然大批消失了。

这些妻子都是从越南进口的“越南新娘”,其中很多甚至没有办过婚礼。在当地人眼中,这些外地的新娘是在2008年左右大批涌入山庄的,她们时常在一起说着大家都听不懂的话。

这种“买来的新娘”便宜又方便,当地人也很认可,甚至有不少人教育自家孩子都会说“以后给你买个老婆”。

越南新娘的丈夫们与媒人签订合约,拿到一份妻子资料后,这个人就是他们的了。

而这份资料往往也是中介为了方便伪造的,当地不会特意为买来的新娘上户口、办婚礼,因此也无从查证。这些新娘没有户口本、没有身份证,在法律看来她们都是隐形人。

而被贩卖来的女性又会再次失踪,被人贩子以“带她们回家”的名义拐走再次出手。

可是因为涉及到人口买卖,买下越南新娘的丈夫们有苦说不出,不敢报案。即便报了案,手里也只有新娘的假资料。

中介依靠着反复转卖这些遇难女性,收获大笔利益。

在金钱上面存在巨大危机的同时,买下越南新娘的男性们还会面临疾病的威胁。

在越南,性工作者是一个极其普遍寻常的工作,当地约有20万人从事性交易工作。

许多姑娘不想干这份工作后,也会选择当一名越南新娘。而中国男性不了解实情,在中介和越南新娘的花言巧语中,娶下姑娘。

当这一场看似正规、你情我愿的交易完成后,巨大的社会危机和健康危机也接踵而来。

根据研究发现,我国在2009年约有近万名外籍HIV感染者,而在其中,东南亚新娘们的感染率最高。

这些漂洋过海远嫁到中国的新娘们,可能也是一个个病毒的携带者。

而农村青年对艾滋病了解甚少,往往会忽视这一方面的健康问题。

不过在这条贩卖越南新娘的利益链中,越南女性的婚姻幸福是最不被重视的。

愿意嫁出来做越南新娘的女性,大多家境贫困、在家里不被重视。在越南中,南部胡志明农村等地越南新娘最普遍,甚至高达该省份女性人口的20%。

越南新娘的父母愿意把女儿嫁出去也不是出于希望女儿幸福等目的,而是希望女儿能够带回来更多的礼金和钱财。

在父母眼中,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是一个提款机。在越南,把女儿嫁出去的人家是最容易盖新房子、发大财的。

越南人甚至还会互相比较自己的女儿“卖”出了多少钱,每个月又能够往家里寄多少。若是不满意,父母还会拼命榨干女儿的价值,好能够让家里富裕起来。

因此,会选择外嫁的姑娘们大多数都想要嫁到一个富裕的人家。在越南新娘们看来,嫁到中国后,家里的生活和自己的生活都会大大改变。

可是实际上却截然相反,迎娶越南姑娘的中国男性们大多数都是困难户,甚至还有人身体残疾。

在台湾北部,一些色情场所中,越南姑娘甚至是一些酒吧的招牌。这些姑娘们都是“越南新娘”,原以为嫁到台湾后会过上相对富裕的生活。

可谁知她们的丈夫一个个生活困难,她们只能选择“下海”。在酒吧里面,客人花钱买下越南姑娘,而她们则陪着客人们玩各种“游戏”。

在台北的三芝等地,专门贩售越南姑娘的色情酒吧就有十多家,可想而知有多少越南新娘受生活所迫而选择这种行业的。

与台湾相同的是,越南新娘在大陆,也要面临婚后生活的考验。

2013年4月3日四川省广元市中级法院判处一名越南新娘有期徒刑十年,此人名为何氏装,由于婚姻不幸、她失手杀死了自己的婆婆。

和许多越南新娘一样,何氏庄在嫁人之前,对自己的丈夫和婚姻怀揣着美丽的幻想。

她和妹妹小何出生在越南的一个小村庄里,家里十分贫困。在村庄内,有许多姑娘选择远嫁到中国来。而这些姑娘结婚后,家里面收到了许多钱,生活一下子变好了。

何氏庄也时常回想,自己若是嫁到中国,是不是也能过上不一样的生活。

2012年初,何氏庄和广元市的龚建勇解释并结为夫妻。

一开始龚建勇对何氏庄并不上心,仅仅只有一米四的何氏庄并不符合龚建勇对未来妻子的期许。但是何氏庄温柔、体贴,而且龚建勇家里十分贫穷,自己一直娶不上媳妇。

最终,对结婚生子的渴望,让龚建勇选择了越南姑娘何氏庄。

而为了娶她为妻,龚建勇几乎倾家荡产。他家里仅有几间土房子,家里三个姐姐结婚远嫁,只剩下六十多岁的老母亲一个人耕种三亩地,一年勉强收入几千元。

龚建勇在外务工,也挣不了很多。

为了娶何氏庄,龚建勇答应陪妻子回到越南老家见见家人。

可是,到了越南,龚建勇才发现何氏庄的家庭也十分贫困。不仅如此,何氏庄的父母还要求龚建勇必须支付巨额彩礼。

龚建勇倾尽全部,拿出来了四万元钱,这才取得岳父母的同意。

两个人在越南办了婚礼,还花费大价钱宴请宾客。回国后,龚建勇又带着何氏庄去四川省民政厅领了证。

相比起一部分越南新娘来说,何氏庄这段婚姻的开局还算是不错。丈夫对其有求必应,而且还给了她结婚证明。

何氏庄也答应龚建勇,自己要和他回村住,和老母亲住在一起。

刚刚回到村庄的时候,何氏庄这个外国媳妇引起了村里很大的讨论。左邻右舍都到龚建勇家里来,希望看看何氏庄长什么样子,也跟这个外国人交流一下。

然而语言的不同给交流带来了极大的阻碍,何氏庄和村里人根本无法沟通,她只能点头摇头,或者说一下简单的话。

丈夫龚建勇会很快就离村去城里打工,仅留下妻子何氏庄和母亲在村里居住。

偏僻的山村里,大家的日常生活十分乏善可陈,除了看电视就是聚在一起聊天。而何氏庄偏偏因为语言的关系,无法融入进去。

久而久之,村里人对何氏庄的印象越来越差。龚建勇的母亲也对这个媳妇很不满,总是跟村里人说,家里活都是自己在做,花大价钱娶来的越南媳妇什么也不干。

贫穷的生活、痛苦的婚姻、陌生的处境,这一切都让何氏庄难以忍受,她无数次生出想要离家出走的想法,可是却苦于人生地不熟而放弃。

因为是外国媳妇,村里也有人提醒龚建勇的母亲,可别是个骗子,万一好不容易花钱娶来了,跑掉了可彻底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龚建勇的母亲觉得村里人说得十分有道理,她为了防止何氏庄逃走,便把何氏庄所有的证件都藏了起来。

这种解决方式,让何氏庄感觉十分难堪,明明是一家人,却像是防贼一样得放着自己。

半年后,何氏庄的妹妹小何来看望姐姐。小何也是越南媳妇,但和姐姐不同的是,她嫁到的人家条件相对不错。丈夫一家人也十分愿意和她沟通,丈夫更是对她宠爱有加。

那一天,姐妹两个在一起谈了许久。受到妹妹生活的刺激,何氏庄更加觉得命运不公,她向妹妹抱怨了许久。

殊不知,此时龚建勇的母亲正在一旁偷听。事后还跟儿子告状,说何氏庄对一家人很不满。

龚建勇跟母亲解释,小何嫁过去的地方比自己家有钱,何氏庄可能是对比之后感觉不舒服。

这一天晚上,何氏庄更是只做了一人份的晚餐,没有给婆婆带份,闷声不吭吃了饭就睡了。

面对何氏庄的情绪,龚建勇根本不在乎,他觉得自己每天工作就已经要累死了,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不让何氏庄干活,已经是对她很好了。

龚建勇的母亲更是天天抱怨,儿子花钱好不容易娶来的媳妇什么也干不了,还天天甩脸色。

婆媳矛盾日益计划,何氏庄和婆婆在家里几乎天天都要吵架。

2013年3月15日,龚建勇的母亲因为干农活的事情辱骂何氏庄,这也成为点燃何氏庄内心不满的导火索。她决定,自己一定要从这个家里逃走。

当天晚上何氏庄偷偷潜进婆婆的卧室寻找证件,并事先准备好领带、绳索等工具,为了防止婆婆中途醒来阻止自己,她一进去就把人手脚都给绑住。

这个过程惊动了熟睡中的婆婆,对方剧烈挣扎,何氏庄与其抓扯并将嘴巴堵住,防止婆婆呼救。

在双方对峙的过程中,六十多岁的老人一头撞到地面上,瞬间昏迷不醒。

何氏庄见状,忙加快自己的动作,拿起证件和婆婆兜里的150元现金、存折等物品,连夜就走。

两日后,龚建勇打工回家,自己年迈的老母亲早已死忙多时,何氏庄更是不见踪影。龚建勇立马报警,案发一周后,警方在成都抓到在逃的何氏庄。

从满怀期许的越南新娘,变成麻木不仁的杀人犯,改变何氏庄轨迹的正是丈夫的不理解、婆婆的辱骂,一桩不幸的婚姻让这个女孩子堕入了深渊。

与何氏庄有着共同遭遇的女性不在少数。大多数想要娶越南新娘的人,在国内基本都有着各种影响娶妻的难题,家庭贫困、身体残疾、甚至是性格有问题等等。

越南新娘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嫁过来,在异国他乡里过着陌生而又痛苦的日子。甚至有的家庭认为花了大价钱把媳妇买来了,就要“物超所值”。她们让媳妇自己挣钱把彩礼钱还了,甚至让越南新娘一个人养活全家。

即便遇上了体贴的婆婆、善良的丈夫,越南新娘在中国的日子也存在诸多阻碍。

这些越南新娘普遍没有中国户口,因此她们的子女上学也成为了一桩难题。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越南新娘想要取得正式的户籍需要办理十分复杂的手续。而大多数人很难达成条件,越南新娘没有户口,她们的子女也就没有办法入户籍。

越南新娘香玲和丈夫就遇到了这个困难,她们一家屡次跑到派出所、计生办等地办理孩子的户口问题,甚至还花钱疏通关系,最后仍然以牵涉到外交问题为理由被拒绝。

户口一日办不成,孩子就一日没有办法上学。

拖得久了,不少家庭甚至选择放弃,直接把孩子送出去打工。

除了正规途径买来的越南新娘外,还有不少人是被拐卖来的。

在粤北山区的楼下村里,当地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越南媳妇”,她叫李碧蓉,46岁。

李碧蓉家里很穷,她们一家甚至只能借住在移居去深圳的邻居家里。与当地人一样,李碧蓉说着一口流利的客家话,头发花白,每日操持家里的生活。

这个越南媳妇实际上却并不是自愿来到这里的,她在越南家庭富足,每日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高中毕业后的李碧蓉结婚生子,然而所托非人,丈夫因为好玩染上了毒瘾,两个人选择了离婚。

本来是为了来中国散心旅游,李碧蓉却被黑心导游蒙骗,在偏僻的小镇里被拿走了身上所有的财物和证件。

在茫然无助之时,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此人声称要带李碧蓉回家。李碧蓉立马点头跟对方走,接过却被男人带到了一栋破败的小土屋前。

男人说,自己花了6000元从导游手上买下了她,从此李碧蓉就是自己的媳妇了。

无力反抗的李碧蓉只能认命,她连着生下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还要干沉重的农活。公婆对她态度也很冷漠,时常辱骂殴打,甚至从来不叫她的名字,叫她“这个东西”。

2007年,李碧蓉终于借着打工的机会跑到东莞,给父母写了求助信。

然而这个时候,因为离开越南超过10年,而且没有办理任何的手续,根据越南法律,李碧蓉早已经失去了自己国籍。

在中国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生活着许多“越南新娘”,何氏庄、香玲、李碧蓉等人的生活也是一个个越南新娘生活的缩影。

一代又一代的越南女性,在这样的婚姻生活中麻木地活着,直到变成了一个符号——“越南新娘”。

这样的婚姻是对自由的禁锢,更是对女性幸福的约束。

关键词: 没有办法 农村青年 倾家荡产

责任编辑:Rex_2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