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今亮点!1995年,高材生陈恂敏抢劫银行1500万,逃亡21年却因同伙自首暴露

在阅读此文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相关资料图)

2017年1月6日,清远市公安局调研员黄琳绣收到了一个令她意外的消息,一个困扰她二十多年的案件主犯终于落网。

1995年案发时,黄琳绣还是个负责案件信息汇总的基层女警。

那个震惊全国的案件发生后,几个从犯很快被捕,原以为能很快抓到主犯,没想到一等就是这么久。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破案的消息在她的朋友圈发布后,下面回复的都是对侦办民警的叫好声。

当年主要负责侦办的老领导更是开了一瓶好酒,痛快地喝上了一口。

这起案件便是1995年发生的番禺大劫案,被劫的资金高达1500万。而案件的主谋,甚至在当时还是个知名学校毕业、家庭条件极好的高材生陈恂敏。

为何陈恂敏会放着如此好的生活不要,选择抢银行?相隔二十多年,他又是怎么被抓获的呢?

建国以来最大的武装劫钞案

黄琳绣至今还记得案发的那天,还没到中午,局里第一波回来的警员递来一摞厚厚的现场材料让她汇总。

同事们进进出出,不停有新的资料送进来,她才知道那天发生了一起惊天大案。

1995年12月22日,番禺市的清早显得格外忙碌,上班的、上学的、还有来来往往的港商,买早点的吆喝声在城市上空飘荡,喧闹又祥和。

7点25分,一声枪响划破天际,一辆刚刚驶出银行金库的运钞车边,一名负责押运的押款员倒在血泊中。

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还没等周围的群众反应过来,运钞车开足马力驶离现场。

“杀人啦!”

此时大家围了过去,中弹的押款员奄奄一息,人们赶紧报警并且叫了120。

警方迅速到达现场,押款员被120送走时,手指还指着运钞车驶离的方向,目击整个过程的群众赶紧告诉警方

“有人抢了运钞车!”

根据群众的描述, 就在刚刚运钞车拐弯的时候,一辆原本停在路边的商务车突然启动冲了过来,把还没来得及加速的运钞车逼停。

紧接着,5个男人拉开车门冲了下来,他们手上都有枪支并迅速包围了运钞车。

运钞车上的押款员见车子被别停,马上下车查看情况,就在这时有人开了一枪。

然后开车的押款员也被挟持,这波人劫走了运钞车,负责别车的商务车也跟着没了影踪。

队长刘玉裕迅速带领警员们展开行动,往运钞车逃离的方向追去。

此时金库那边遗留的相关数据也上报到警方,这辆被劫运钞车上有超过1500万元现金。

如此数额巨大的武装劫钞案,在建国以来也是头一遭,影响极其恶劣。

可惜的是,经过全力追捕的警员们并没能追上被抢的运钞车。

广东省公安厅在第一时间得知这起重大劫钞案,立即在全省范围设下包围圈,不惜一切代价要找到这辆运钞车。

从现场遗留的9枚弹壳和目击者所述5人均持枪械,让领导们彻夜难眠,指挥搜捕,缩小包围圈。

到了第二天的中午,被劫走的运钞车终于在顺德现身,它被人遗弃在路边。

令人惋惜的是,打开后车厢后,警察发现那位被挟持开车的押款员,被犯罪分子杀害了。

22号被抢走的现金有人民币1320万元加上241万港币,隔天找到的车里只留下了160万人民币和30万元港币。

但歹徒还是忙中出错留下了关键性信息,车内遗留了一把五四式手枪,这把枪的出现给侦查提供了方向。

“我把枪弄丢了”

得手后不久,抢劫运钞车的7个人汇合了,他们是负责实施作案的5人何伟光、何永新、吴兆全、何冬海、袁长荣和提供枪支并主谋策划了这起劫钞案的陈恂敏、陈恩年。

见到满箱的现金堆满了车厢,众人眼睛都直了,于是一枪结果了可怜的押款员。

丢弃了运钞车和尸体,把车上大部分的赃款转移到提前准备的“阳机397”号船上,一边分赃一边离开顺德。

主谋陈恂敏开始论功行赏,一边分钱一边计划着带兄弟们去哪里潇洒放松一下。

正在他们沾沾自喜的时候,何伟光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枪不见了!

这可把主谋陈恂敏吓了一跳,顿时没了出去潇洒的心情。

“知不知道,这批枪都有编号的!要是被警察捡到,一查就知道来源了!”

陈恂敏火气一冒三丈:“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何伟光仔细回忆了当时的情况,他好像开枪打伤那个押款员后,就把枪扔车上了。

陈恂敏一个大嘴巴抽了过来,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再回去找枪无异于自投罗网。

“跑吧,还等什么呢!”

原来的计划被打乱,预感大事不妙,几人分头逃窜。

此时广东省派出了三千余名干警四处搜捕这群悍匪,他们只能拿着巨款狼狈躲藏。

通过调查,警方发现不久前1995年10月的时候,清远市北门街的一个储蓄所也遭遇过抢劫。

当时被抢20多万元,并且歹徒也曾当街鸣枪,颇为巧合的是,那次歹徒也是5个人。

在我国,枪支管控极其严格,两个案件手法相似,地域还非常接近,于是并案调查。

通过多条线索并联,结合现场的监控画面,逐步找到了这些人的蛛丝马迹。

何伟光留下的那把枪经过查询,属于建行清远支行,警方先找到了给这些匪徒提供枪械的建行保卫科科长刘光。

刘光被捕的时候还泡在洗浴中心不亦乐乎,直到被警方告知这些他经手的枪械弄出人命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坦白我交代,这些枪是我给他们的。可他们没说要抢运钞车啊,就说没摸过真枪,借去看看。”

刘光蹲在角落瑟瑟发抖,他无比后悔自己被陈恂敏的那些钱财美色诱惑,铸成大错。

由于这波人有组织有纪律,对银行的警备措施相当熟悉,警方开始着手调查银行的相关人员。

很快那个弄丢手枪的何伟光走进了警方视线,他跟刘光是同事,一直在银行从事安保工作,从案发后他就没上过班。

“我哥让我帮他租了个卡车,这是司机的电话……”

通过何伟光的妹妹,警方找到了那个卡车司机,何伟光让他运了200多箱饼干。

但可疑的是,里面混了好几个皮箱,还锁得严严实实不让司机查看。

何伟光的嫌疑陡然增加,警方让司机带路,前往广西寻找何伟光。

由于何伟光是出了名的酒色之徒,沿路的歌舞厅、桑拿房成了重点摸排对象。

广西柳州,一个花名“蓝思芳”的女人浮出水面,她在工作的歌舞厅结识了何伟光成为他的“姘头”。

警方从她那里顺藤摸瓜找到何伟光,之后又根据几人关系,很快找到了何永新、吴兆全。

而此时又一重要线索传来,根据群众举报,有两个带着枪的男人正带着两个女子窝藏在一个不起眼的村落。

随后,就在何冬海、袁长荣还搂着女人睡大觉的时候,警方破门而入,他们只能束手就擒。

至此,抢劫运钞车的5个嫌疑人到齐了,经过审讯他们交代了还没有来得及挥霍的钱财的藏匿地点。

除了枪支,还有1218万人民币和206万港币被追回。

那时候有不少赃款藏匿在青莲镇的野山上,犯罪分子也很朴实,直接挖了坑把钱埋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指望来年能再长点钱出来。

当时是1995年底,山上还很冷又不通车,警方只能靠人力进山排查,找到赃款后就靠着肩扛手提把巨款运下山。

警察的月薪不过几百块,这么庞大的巨款着实令人震惊。

本以为可以就此结案,但对被抓的几个人分开审讯后,警方又听到了两个名字陈恂敏、陈恩年。

在他们的供述中,陈恩年是陈恂敏的老乡,也是他的马仔,这人在抢劫案中负责接应。

而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却是陈恂敏。

令警方诧异的是,这个陈恂敏跟他们中很多人打过交道,也算是当地的名人。

那个时候他是清远一个公路工程公司的经理,年收入逾百万。

甚至在12月22日,案发当天下午,有警察路过清远一家酒店时,正好遇到宴客的陈恂敏在门口抽烟,两人还打了招呼。

这个陈恂敏当时非常镇定,跟平时并无不同,所以当警方得知他是主谋后颇为诧异。

于是在审讯5人的同时,二陈也进入了警方视野。

但奇怪的是,这两人似乎是人间蒸发了,之后多年警方都没找寻到他们的踪迹。

前面5个被捕的劫匪都已经认罪伏法(死刑),这两个逃犯成了警方的心病,迟迟未能落网。

番禺劫钞案一直未能结案,但多少年过去了,每次新上任的领导都会认真地交接这个案件,也从来没有放弃过侦办。

警方的足迹遍布整个南方甚至还曾去国外寻找,这两个主犯到底藏匿何方?

边境小镇

陈恂敏和陈恩年带着钱一路逃到东南亚,他们自认为没有直接参与抢劫,在其他5人被抓前还不用太担心自己暴露。

他们境外的第一个落脚点是缅甸,在当地消费水平不高,二陈手里的百万现金是当地人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

仗着山高皇帝远,他们索性雇了佣人,过起了皇帝一样的生活。

深居简出,周围的邻居只知道这家的主人有钱,却从来没见过他们本人,二陈一边沉迷于享受,又不得不时刻关注国内的动向。

没多久他们偷渡缅甸的码头上,有人看到了抢劫案的报道,并且认出了潜逃的二陈,向警方举报。

收到风声的两个人如芒在背,马上转移到泰国等其他东南亚国家,过起了流亡生活。

一开始风光无限的两位“大亨”每天花天酒地,但只有出没有进,两人抢来的钱财很快花光,流落街头。

昔日年薪百万的老总沦为乞丐,陈恂敏自己都无法接受。

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跟警方玩一招“灯下黑”。

他化名莫毅志,带着陈恩年偷偷回到国内,1997年6月在云南瑞丽安置下来。

莫毅志没有身份证件,无法从事正常的工作,为了吃口饱饭他选择去建筑工地打工。

也是在那里,他认识了女孩杨芳,这个全新的身份处处体现出吃苦耐劳,有时还很聪明。

女孩很快沦陷,两人对外说是结婚了,实则过起了同居生活。

杨芳的弟弟杨鹏也跟着姐姐、姐夫过日子,很快他们开了一家主营瓷器、家具的装修门店,日子越过越殷实。

但有件事始终让杨鹏不解,自己姐夫不知啥时候弄了个老乡回来,平时那人游手好闲也不干活,但姐夫就让他住在家里也不管他的事情。

另外,杨鹏也发现,即使姐姐已经给姐夫生了孩子,但两人似乎没有领证。

做弟弟的怕姐姐犯糊涂,也曾私底下劝过,但被姐姐含糊的糊弄过去了。

“你姐夫不是啥坏人,他就是证件掉了一直没补,反正也用不上。你看,家里的钱都在我手上拿着,你怕啥……”

姐姐这么一说,杨鹏才想起来,确实这个姐夫虽然古怪,但对家里人还是很好的。

自家装修铺子登记那天,杨鹏也去了,姐夫就说证件丢了拿的杨鹏的证件登记,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

就这样陈恂敏用莫毅志的名字在瑞丽扎根,他头脑灵活、勤快又乐于助人,在周边商铺里口碑很好。

大家亲切的叫他“眼镜”而那个跟着他混的老乡(陈恩年)被叫成“老表”。

娶妻生子、生意兴隆,慢慢的陈恂敏也就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但他始终关心警方那边的动向。

“大隐隐于市”,不得不说陈恂敏真的狡猾,他一直小心控制着生意的规模,也不贪多,只要家里够用就好。

为此他放弃了很多利好的生意机会,老婆杨芳为了生意跟他吵架,他仍然一意孤行。

“枪打出头鸟”,更何况他这只老鸟可背负着一个惊天巨案。

本以为日子也就这样过下去了,没想到一天老表坐不住了。

重现江湖

2016年,距离案发21年后的一天,陈恩年的报应来了。

他剧烈的腹痛便血,到医院后才知道自己身患绝症,命不久矣。

“我不躲了,我要落叶归根!”

老表跟眼镜爆发了激烈的争吵,陈恩年躲了这么多年苟且偷生,却躲不过老天爷的惩罚,他认命了。

但陈恂敏却不想让美好的生活就这样葬送,他以为陈恩年这么多年都听他的已经习惯了,却不想陈恩年已经下定决心。

2016年12月,陈恩年自首了。

在瑞丽市公安局,这起惊天大案终于又一次被摆上台面,甚至陈恩年还主动交代了另一起命案。

那是在1991年10月29日,陈恂敏伙同陈恩年等4人,抢劫杀害了他们相识的好友成某,目的就是为了抢走成某驾驶的吉普车。

他们用上了铁锤、锥子,杀人的手法极其血腥残忍,但苦于当时监控不全面,这个案件一直没能侦破,如今悬案终于真相大白。

那一次是陈恂敏一伙第一次犯案,一出手就是一条人命,陈恂敏自己明白,他回不了头了。

这也促成了他日后组织劫钞案一点心理包袱都没有,毕竟已经“演习”过了。

虽然陈恩年没有主动交代陈恂敏的下落,但警方根据陈恩年的活动线索很快锁定了他们做生意的市场。

根据走访,周边商户都表示老表是眼镜的小弟,就这样陈恂敏的尾巴终于露了出来。

其实陈恩年去自首,陈恂敏就预感到这一天会到来,但他以为没这么快,自己还能跟家人一起过个年。

没想到2017年1月5日,警方就找到了他,这个惊天大案的主谋终于落网。

1月6日下午14点38分,早早的就有特警持枪等候在广州南站,随着车辆缓缓进站,逃逸多年的陈恂敏踏上了故乡的土地,却已物是人非。

父亲在案发后不久就自缢身亡,而杳无音讯的儿子让母亲每日都活在思念中,早早的就因病去世,陈恂敏成为孤家寡人。

回忆当初,他也曾意气风发,他1969年生于清远阳山,父亲在当地的公路局任职,从小家里条件就特别好。

在大学生还很少的年代,陈恂敏却能考入广州大学这样的知名学府,不得不感叹他确实智商极高。

子从父业,他学习了桥梁建筑与设计,毕业后直接在父亲的安排下,成为公路局下属公司的老板。

“有的人一生都想去罗马,有的人一出生就在罗马”

他的前半生顺风顺水,一毕业就成为人人羡慕的老板,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狠狠赚了几年钱。

如果他能安分守己,或许现在他依旧过的不错,但可惜的是那时年少气盛的他很快迷失在众人的吹捧里。

陈恂敏成为当地有名的“公子哥”,也很快染上了花天酒地的习惯。

图源网络

而1994年,父亲抛给他一个“大项目”,需要较高的启动资金,陈恂敏才意识到自己那个小公司赚的钱根本就不够中转。

他被欲望侵蚀,这时候的他已经见不得自己唾手可得的“大项目”被他人染指。

干什么来钱快?

“抢劫!”

“反正以前杀过人也没被抓到,这次策划详细一些也会没事。”

于是他用金钱撬动了刘光,顺利拿到了枪支,一直跟着他混的陈恩年成为二把手,负责接应。

另外那5个都是他搜罗来的退伍军人,对枪支不能更熟悉了。

为了能精准抢到更多钱,陈恂敏花费心思,不但带领这些人抢银行热身,还精心规划了22日那次抢劫运钞车的所有方案和逃跑线路。

他的聪明用在了歪路上,自然也不会有好的结果。

在几代警察的共同努力下,这起建国以来最大的武装劫钞案终于结案。

在见到陈恂敏的时候,民警们甚至很难辨认出他来,当年英姿飒爽的公子哥浓眉大眼,如今却是个猥琐的糟老头子。

这么多年隐姓埋名的日子,表面风光心里却时刻恐惧,相由心生诚不欺我。

陈恂敏只能在狱中默默思念远方的妻儿,再也无法相见,他不仅被没收了全部财产,当年的枪决也是虽迟但到。

黄琳绣警官见证了这起案件从侦破到主犯被捕的全过程,中间还有不少媒体栏目向她采访这次案件的细节。后来,这个案件一度被拍成电视剧《惊天大劫案》。

如今的黄警官无比感叹,“人在做天在看”,他们早就应该想到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命案必破是所有中国警察的信念。

这波人手段残暴,但其实内心却无比脆弱。

尤其是前面5个被捕的抢劫犯,他们被抓时,也就其中一个人大摆宴席好好吃了一顿,其他人都抠抠索索的把钱藏起来,惶惶不可终日。

甚至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们在抢劫之前还曾去寺院祈福,结果卜卦发现是“大凶”,何伟光还被解签师傅告知活不过27岁。

但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何伟光果然在27岁生日前被捕枪毙。

陈恂敏这个高材生不信鬼神,但他千不该万不该挑战法律、挑战我们的公安干警,最后跟他的同伙一起落得如此下场。

遵法守法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职责,我们也希望世界和平、人间皆安,阳光终将照耀每个角落。

对于这样一位走上歧路的罪犯,各位读者有何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的想法

关键词: 这么多年 可惜的是 犯罪分子 花天酒地 主动交代

责任编辑:Rex_2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