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速看料】2002年北京一知名主编命丧宾馆,身中60多刀,6天后女助理被抓了

2002年1月10日一早,北京市玉泉路的一家宾馆内,保洁正在进行日常的打扫工作。到314房间的时候,敲了三四次门都没人应答。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这间房的客人还没有退房,但已经到退房时间了,多次敲门无人应答后,保洁员以为人已经走了,拿出备用钥匙打开房门。

保洁员一进门就看见床上正躺着一个赤裸、血肉模糊的男子。床上、地下无不是一片血海。

“杀人啦!”一声尖叫,响彻了整个走廊。

周围的客人和工作人员立马围了上来。

人群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是个有点年纪的人。”“估计也是上有老下有小。”

“这到底是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

匆忙赶到的经理即刻报了警。

警方赶到后,迅速拉起了警戒线。

从前台处,警方得知,死者名叫周建新,是一家报社的周刊主编。

周建新和一名女子于前天晚上10点50分左右入住的酒店,入住时,是用女子提供的身份证登记的;凌晨三点左右,女子就自行离开了。

警方搜查到周建新手机上的一则短信,揭露了案件的真相。

顺着这条信息,很快找出了与他一同入住的女子的身份。

女子名叫徐小媚,和周建新同属一家报社工作,是周建新的下属。

1月16日下午2点,徐小媚被逮捕归案,这起案件破获的速度之快令众人咋舌。

“我不后悔!”

“他活该!他但凡能给我一条活路,我也不至于把自己的后半生搭进去。我实在是没路可走了。”审讯室内,徐小媚哭喊着。

徐小媚是个苦命人。

1973年,徐小媚出生于湖北省宜昌市葛洲坝集团铁路干部家庭,这样的家庭在很多人看来已经无比光鲜了,实际上其中的辛酸只有她自己知道。

徐小媚原名徐妹,从这个随意的名字就能看出,她并不受重视。

母亲一连生了5个女儿,父亲忍无可忍地离婚了不说,甚至嚷嚷着孩子他一个都不要。

徐小媚的母亲一个人抚养5个孩子,这看上去根本就不可能,在朋友的大力劝说下,父亲才松口勉强带了2个。

徐小媚就是其中之一。

之后, 在别的女孩子都在求学的年纪,徐小媚已在父亲的安排下和一个陌生男子成了婚,婚后第二年生下了一个女儿。

“我宁愿痛苦,也不愿麻木。我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我想活得充实。”自小喜欢读书的徐小媚,对文字充满了虔诚与热爱。

在她的想象中,她将来会成为一名作家。

徐小媚打定主意要去城里闯一闯,寻找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丈夫知道了她这一想法,也没做过多的纠缠,两人好聚好散。

1988年,离婚以后,徐小媚把女儿交给了丈夫,自己孤身闯荡北京。

徐小媚满怀激情与憧憬的上路了,她看着一片生机的北京城,不由得笑出了泪水,她要在这里实现自己人生的价值。

徐小媚和无数刚出校园的学生一样,单纯却坚定,认为只要她努力,只要她肯吃苦,有朝一日她就必定能迎来属于自己的成功。

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却是无法跨越的,徐小媚不仅像刚出校门的学生一样毫无阅历,她甚至连一份像样的文凭都没有。

想出人头地,谈何容易。

果不其然,徐小媚的欣喜劲儿还没过去,就开始在就业市场处处碰壁。

为维持生计,徐小媚只得暂时找一些零工。

但同时她并未放弃自己的梦想,打工的同时还给一些报社投递简历。

熬了三个多月,徐小媚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一家报社正急缺记者。

徐小媚正好抓住了这个机会,如愿成为了一名记者。

本以为前方一帆风顺,却不料,前面却满是深坑。

“北京太大了,人人都是龙凤之才,优秀的人何其之多,报社更是,我那点水平还不及专业记者的千分之一。”事后,徐小媚无奈自嘲道。

她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失败的结果自然也在意料之中。

在报社当记者还不足半年的时间,徐小媚就被迫转岗,到其他岗位任职。

可惜这个岗位没做多久,徐小媚主动辞了职。原因很简单,也很现实,她受不了周围人的闲言碎语。

徐小媚的能力实在胜任不了这份工作,但从面试到被聘用的过程,她都是靠着一腔热血和三分运气。

工作可以丢,但骨气不能丢。

一身傲骨固然可贵,但它化不成柴米油盐、五谷杂粮,填不饱肚子。

眼看着自己手上的积蓄眼看就要见底,向家里人要钱,徐小媚张不开这个口,没这个脸面,也不想被家里人看不起。

犹豫多日,徐小媚决定先放下身段,到服装市场走一走。

终究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在现实面前梦想也得让步,吃不饱饭的时候,梦做得再美又有什么用呢?

只要能赚钱,干什么都行,成了徐小媚当下的准则。

徐小媚的审美一向不错,再加上其口齿伶俐,客人对她的推荐都非常满意,服装销售做得也是顺利。

靠着卖衣服,徐小媚迈入了小康生活,但她在这样红火的日子里,却找不到自我。

徐小媚深刻地认识到,自己想要成为一名记者。

不再为金钱所烦忧的徐小媚,又接连给几家报社投递了简历。

1998年8月,一家大报社向其伸出了橄榄枝。

凭借着出众的口才和丰富的社会阅历,徐小媚脱颖而出,成功入职。

好事成双,当下徐小媚还交了一任新的男朋友,武保卫,他比徐小媚小4岁,做电路抢修工作。

两人正在热恋,感情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

入职后,徐小媚邂逅了自己的顶头上司,这个人就是后来拉她入深渊的周建新。

初出茅庐的徐小媚,在工作中显得无比忐忑且认真

周建新对自己新来的下属十分体贴周到,每天对她嘘寒问暖,时常和她坐在一起聊聊工作中的心得,一副知心好老板的样子。

但徐小媚到底是在社会上打滚了几年,看得出周建新伪善之下的不怀好意。

不过周建新是她的顶头上司,她不愿失去这份工作,深知自己不能得罪他,也就虚以委蛇地拉扯着。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一次采访的事情上。

如果一切进行顺利的话,徐小媚有可能已顶替了周建新,做到了主编位置。

这次机会是徐小媚极力争取来的。

徐小媚要采访一位知名的校长,采访结束后,她所撰写的报道将会登在头版头条上。

如若这篇文章能成功发表,徐小媚便会由此顺利晋升。

没想到却出了意外,采访不顺利,交稿也是遥遥无期。

所有的文章都是排好期的,时间不等人,如若时间再继续拖延下去,她极可能即刻面临着走人的风险。

徐小媚根本无力承担这样的后果。

周建新就在她几近崩溃的时候出现了。

面对周建新的催促,徐小媚再也压抑不住地哭出声来,一下子全交代了,她根本没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她想辞职。

徐小媚搞砸了这样一桩重要的事,周建新没有对徐小媚过分责怪,反倒主动放下身段安慰她:

“采访我可以给再给你延后两天,你慢慢处理。先别考虑辞职,实在不行的话,你来当我的主编助理兼办公室主任吧。”

这个结果是徐小媚万万没想到的,她突然之间放下了所有的防线。

徐小媚转身进入了周建新的办公室,做起了助理,兜兜转转她的上司还是同一个人。

2001年10月晚上,徐小媚突然剧烈腹痛,不巧,武保卫又在单位抢修线路。

在北京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在她最痛苦无助的时候,她又想起了自己的上司——周建新。

周建新接到电话,二话不说,冒雨前来将其送到了医院。

病情稳定后,看着这个对她关怀备至的男人,徐小媚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后来,徐小媚能明显感觉到周建新待她或多或少超出了同事关系的程度。

她开始担心这个地方,是不是不应该再待下去了,但她的年纪却不容任性。

多番权衡后,徐小媚决定将这些事情悉数压在心底,平日照常在单位工作着。

但事情的走向却不会因她的装聋作哑而进入正途,2001年11月26日晚上,事情终于失控。

当日二人因加班太晚,喝了点酒,徐小媚不胜酒力睡了过去。

等到她醒来时,事已成定局。

愤懑、羞耻瞬间席卷了徐小媚全身。

徐小媚在声嘶力竭的同时,周建新只是平静地坐在一旁。

在徐小媚情绪稍微平复后,周建新冷静地说:“昨晚是我的错,但以后只要你工作上有需要的地方,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周建新也实现了她的诺言,徐小媚一路升职。

徐小媚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真的会靠裙带关系来上位。

徐小媚极力劝说自己,他们两清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周建新又发来了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是一家宾馆。

周建新的意思,不言而喻。

徐小媚再也忍无可忍,却不料,没多久,周建新又发过来了一段视频,是当日他和徐小媚发生关系的视频。

徐小媚别无选择地赴了约,接受了这些所谓的潜规则,她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有一就会有二,徐小媚也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脱身。

直到一天,徐小媚感到身体不适,她买来验孕棒,发现自己果然怀孕了。

徐小媚冷静下来后,打了个电话给周建新,和其商量孩子该怎么办。

不料,周建新对此并不在意,又发来一个地址。

北京市玉泉路的一家宾馆,314房间。

徐小媚再次赴约,但这次,她做了一些准备。

徐小媚在五金市场花了五块钱买了一把杀猪刀,她说这样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她不想再被他逼迫,不想再和周建新继续下去了。

因为徐小媚二姐的原因,她和周建新发生过冲突。

徐小媚的二姐想让她在北京帮自己谋一份工作,徐小媚考虑到自己在报社工作了几年,并且有了一点权力,便把二姐直接招了进来。

周建新得知后,直接把二姐开除了。

两人之间为此大闹了一场可以说是撕破脸了,在这个关头徐小媚却怀孕了。

两人在酒店碰面后,周建新拿出一根验孕棒,要她当场测试,他怀疑徐小媚是在诓他。

心如死灰的徐小媚只得应允,徐小媚以为周建新终于可以和她商量正事的时候,周建新一开口,直接将她送入崩溃的边缘。

“我们两个好聚好散,今天再来最后一次,就算是两清了。”

徐小媚怀着冷笑答应了,不过她心底却另有打算。

事后,徐小媚径直从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杀猪刀,一刀一刀向周建新刺了过去。

好像每刺一刀就能偿还一些她的屈辱,她在其中挣扎着发泄着,她不是恶魔,而是个被吸干了骨血的人。

尸检结果显示,周建新共中了60多刀。

不过那时周建新还在睡梦中,没来得及挣扎,便已几近咽气。

发现周建新死透后,徐小媚终是恢复了些许理智。

她匆忙收拾了一下,洗掉了自己满身的血迹,趁着夜色离开了宾馆,这时已是凌晨三点。

徐小媚好像终于远离了自己的噩梦,直到第二天,保洁员打开房门,发现了周建新的尸首。

徐小媚没有逃脱的余地,她很快落网。

2003年12月8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徐小媚,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

12月18日,徐小媚戴着镣铐走上了卢沟桥刑场上,她难掩悲痛,放声哭泣,好像要把一生的苦难都哭出来。

一声枪响,刑场恢复了死寂,历经半生磨难的徐小媚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人生。

-完-

编辑丨书书

参考资料

北京青年报:《北京某周刊主编被女助理情人刺死在宾馆内》

中国新闻网:《年轻女助理因婚外情60余刀扎死某京报主编被判死刑》

关键词: 忍无可忍 顶头上司 知道自己 好聚好散 一腔热血

责任编辑:Rex_2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