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观热点:1990年我南熏礁官兵遇袭,6人死亡,5人失踪,凶手至今还是谜

990年11月7日,中国南海海军舰队指挥部里,气氛十分紧张,因为指挥部与千里之外的南沙南熏礁守岛官兵,失去了无线电联系。而现在本该是例行联络的时间,却无法连接上。情况上报后,南海舰队随即调派船只和全副武装的战士,前往查看。


(资料图片)

从湛江港派船到到南沙南熏礁,需要顶着风浪航行两天时间,而在这最后的两天里,不管怎么呼叫岛礁无线电,部队依然没有收到任何信息传回。

此时,不祥的感觉一路伴随赶过去的战士,随着距离南熏礁越近,这种感觉越深。

神秘的死亡和失踪

南薰礁位于南沙群岛的郑和群礁西南端,原来是一个巨大礁盘,礁盘长度1400至1800米,上有两处退潮露出礁体。

南薰礁的气候最恶劣,因为南方不远就是一条漫长的大海槽,是深海区,风急浪高。

由于礁盘靠近深海,一年中有四、五个月受到海浪冲击,刮东北风的时候,风浪都能打到礁堡上。

可以说在这里驻守,生活环境是十分艰苦的!

而且,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南海,局势可谓极其凶险,在南沙群岛56个岛礁中,中国占据其中的7个,台湾国民党当局占据两个。其余大部分被越南,菲律宾等国占据。

1988年中越两国还在这里爆发了海战,当时中国刚刚在南熏礁驻军,条件十分恶劣,礁石滩大部分时间都在水下,战士们只能插下钢管,建立简易的高脚屋才能完成驻守。

在这种条件下,驻守时间通常都在一年以上,当时守卫该礁的是陆战队某部,他们一共有12个战士,而当时应为11人(其中一战士由于烫伤被送到附近的永署礁治疗)。

当支援船只抵达南熏礁附近时,不远处的高脚屋顶上的五星红旗依然在迎风飘扬,天空不时有海鸟飞过。

但是整个礁盘除了海水起伏带来的声音外,显得特别寂静,而不远处的高脚屋内也没有人出来张望。

如果是平时,战士们听到船只的汽笛和发动机的声音,一定会有战士出来查看,早早就欢呼起来了,但是现在什么人都没有出现。

这让心中一路有不祥预感的增援部队更加不安,船还没有靠近,战士就迫不及待地跳入水中,踏上礁盘,踩着过膝的海水,他们走进了高脚屋。

当他们踏进高脚屋时,不详的感觉及困惑立刻变成了震惊,因为他们看到了骇人的一幕,高脚屋内只有死亡,他们看到了6具战士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屋内,场面十分吓人。

经过对战士的遗体进行检查,死亡的6人中,2人是被扼住喉咙窒息而死的,另外4人被枪击而死。

紧接着战士又仔细搜索了整个高脚屋,在高脚屋内发现了多处弹痕,表明这里发生过激烈战斗。

经过检查,发现驻守使用唯一的交通工具,交通艇却不翼而飞!

谁开走的?

又对周围的礁盘进行搜索后,从水下的珊瑚礁上捞起几只步枪,而这些步枪全都是我军守礁人员的制式步枪,很有可能是慌乱中掉入水中的。

另外他们在礁盘上还发现了礁长张效忠同志的眼镜,而他和其他4名同志一起失踪,这让整个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他们消失了如同人间蒸发。

赶到现场的支援人员,立即把现场的情况上报到了南海舰队司令部,南海舰队立即成立了由最高领导负责的调查组进行全面的调查。

可是经过一番仔细调查,遗憾的是没有得出一致的结论,因为任何一种猜测都缺乏明确的、实质的证据支持,这件事情成为了一个不解之谜。

那么到底是谁干的?

谁的嫌疑更大呢?

相当多的观点,都认为是越南特种部队所为

因为在两年前的1988年3月14日,中越两军在南沙赤瓜礁附近的海域爆发激烈海战,中国海军大获全胜。

中国携海战胜利之余收复了南沙7个岛礁,其中就包括南熏礁,当时越南海军损失极为惨重,好几艘军舰都被拿下了。

故而,越南吃了亏,在我们看来必定寻机报复,但当时我南沙驻军和巡逻部队警惕性非常高,严阵以待,加之海战之后被我军俘虏的越南战俘正在湛江受审,我国政府还未移交给越南,他们在那个时候不可能动手。

1990年以后,我军在南沙的军事态势已经非常明朗,我守礁人员和舰船的活动规律,他们已经有所掌握,他们报复一下中国的条件已经基本成熟。

而南熏礁位于南沙群岛中部,郑和群礁和九章群礁之间。除东北边的太平岛在台湾国民党的手里外,东有鸿庥岛,南有景洪岛,西有大现礁,附近还有郭谦沙洲等密密麻麻的多个岛礁均为越军占领,可以说越军形成了对南薰礁的三面合围之态势。

从地理位置上看,南熏礁是深深地打入越占岛礁中心位置,号称是“南沙中的南沙”,可谓是越方的眼中钉肉中刺。在越南看来,它才存在,要想把侵占的岛礁连成一片,就必须找机会拔除。

由此,南熏礁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可以说,在这种情况下,我军在南熏礁的驻守,可以说敌我态势非常险恶。

我军在南熏礁势单力薄,防守十分脆弱,极易遭受攻击,特别是越南占的鸿庥岛距离南熏礁仅5海里,该岛守备部署了超过100人的兵力,而这100多个人中,可能存在少数的特种作战人员。

他们可以集中优势兵力,利用我守备人员防守薄弱的时候和换防的间隙,利用夜暗条件,发动突袭,一举将我军歼灭。

从单兵能力来看,经过越战的洗礼,越军当时的特战能力在全世界范围内属于登峰造极。其特战人员阴险狠毒,很难对付。

而且根据痕迹学的常识,此次行动并未留下任何可疑物品,说明对方手段相当高明。

战场已经被他们打扫得干干净净,不排除对方是射击格斗潜水技术的高手,而我方被俘虏的5名战士估计已经遇害。

除了越军以外,菲律宾、马来西亚都占据了我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理论上其军方有向我驻军人员发动突袭的可能。

但从地理位置上看,由于菲律宾、马来西亚占据的岛礁都远离南熏礁,如果长距离偷袭我驻礁战士的可能性很低。而且这两国一直与中国保持较为友好的关系,更不可能。

距离南熏礁4海里左右的海域是国民党方面占据的太平岛,岛上有一定的驻军。但是从1990年开始,两岸关系已逐渐回暖,国民党方面也没有必要做如此加剧两岸关系的事。

而且,在两年前中越爆发海战的前后,太平岛上的国民党军队还对我军提供了一些后勤上的帮助。因此,太平岛上的台湾守军,偷袭南熏礁的可能性,可以完全排除。

综上所述,南熏礁守备部队,被附近岛礁越军暗算的可能性极大。

生活艰苦单调成突发事件的诱因

但也有一种观点,就是由于驻礁生活的艰苦,我守备战士精神上出现问题了,引发内部的冲突,从而导致悲剧的发生。

这种可能性不排除!

我们可以从曾经在南沙驻守的海军战士回忆中可以看出,在当时第一代驻守岛礁的环境是多么的艰辛。

受限于当时的条件,礁盘上搭建的是最简陋的第一代高脚屋,以钢钎为依托,竹竿作柱、篾席为墙,沥青封顶,面积也只有10平方米左右,也被戏称为海上猫耳洞。

高温、高湿、飓风、狂涛常年伴随驻守的战士,对战士的身体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加上长期吃方便面和罐头,缺乏新鲜的蔬菜、食品、饮用水,腿脚、肠胃经常出问题。这仅仅是身体上面临的问题。

面对茫茫大海最难熬的就是寂寞,长期驻礁生活十分枯燥乏味,早些年听不到广播,也看不到电视。

远离海岸,长期会导致战士产生一种疏离感和被抛弃感,加上家庭突遭天灾人祸、或个人情感出现问题,久而久之导致出现某种创伤后应激障碍,有人失去理智而举枪动武,导致悲剧。

这种可能性相对于前面提到的可能性小。

但也只是猜测,没有实际的证据证明!

填海造陆改善生活条件

当时的中国国力有限,海军实力不够强,国家也没钱,但是也非常想要改善南沙守礁部队的生活条件。

因此,继第一代高脚屋后,海军持续加固和改造驻守环境,建成了第2代、第3代高脚屋。

相对于最初的插上几个竹竿支撑的房子来说,已经好了几倍,可条件依然还是很苦,就这样子海军战士又支撑起了近20年。

他们远离都市的喧嚣,守卫着国家神圣的疆土。

随着国力的不断提升,也为了更好地改善守礁官兵的生活条件,从2013年开始,中国在南海填海造陆,南沙岛礁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南薰礁

至今,中国海军的发展也超出了我们当初最好的期待,这也是几代人奋斗的结果。

30多年过去了,我们无法忘记当年南熏礁上的11个战士。

在别的同龄人在读大学、谈恋爱,下海经商的时候,以他们为代表的一代代守礁官兵抛下了这一切,他们历尽艰辛在这里抛洒汗水、青春和生命,他们在燃烧了自己的光荣。

他们为维护和捍卫我国海洋权益,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他们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

关键词: 南沙群岛 的可能性 南海舰队 出现问题 两岸关系

责任编辑:Rex_17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