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每日速看!2004年,10岁女童命丧粪坑,凶手潜藏16年,作案时年仅15岁

这是一宗让人永远心伤的案件,不要低估人性的恶。


(资料图)

10岁残疾女孩小英被人杀害后丢弃在粪坑中,门牙被打掉两颗,嘴巴里塞了一根木棍,她生前还遭到性侵。

“这孩子是我一口一口像喂雏鸟一样喂大的,如果孩子在,她应该嫁人了,我也做了外婆。”

说到苦命的孩子,小英的母亲泣不成声,字字血泪,肝肠寸断。

(资料配图)

让人震惊的是,凶手当年是一个年仅15岁的少年,至2020年确认其身份被抓时,他已潜藏了16年。

当年,警方曾找过他,并为他做过调查笔录,警察没有怀疑到他,让他成功逃脱。

那么,小英有什么坎坷的命运?凶案是如何发生的?警方又是如何破案的?凶手的结局如何?

今天,让我们来了解所关注的案件,弄清它的来龙去脉。

01

梁子湖位于湖北省东南部、武汉市江夏区东部、鄂州市西南部。

梁子湖又名樊湖,古称鄂渚,其水面积仅次于洪湖,是我国十大湖泊之一,为湖北省第二大湖泊,水面为256.32平方。

鄂州市梁子湖区某村庄,紧靠梁子湖边,这里物产丰富,民风淳朴,人们安居乐业。

(图片来自网络)

这村庄有几十户人家,有200多人口,大多数人已经外出务工。

村庄旁边的一条小河将村庄与陆地隔离,进出该村庄需要乘船,这里很难被外界打扰,成为了人们眼中的世外桃源。

2004年3月14日,一个孩子的失踪将村庄的平静彻底打破。

孩子名叫小英,现年10岁。

当天下午,小英和弟弟一起随同几个小伙伴到村庄附近的河边去捉鱼,玩着玩着小英就不见了,弟弟年龄尚小,玩疯了,也没有管。

(资料配图)

在出门时,母亲叮嘱过弟弟,一定要照顾好姐姐,姐姐身体不好。

河边距离小英家不到100米的距离,小河在东头,小英家在西头,如果不是树木和房屋遮挡,这段距离肉眼可见。

“英子,英子!”

母亲惊慌而带着哭腔的呼喊声,惊动了左邻右舍,大家发疯似的分头寻找。

有邻居反映,她看到在下午3点50分左右,小英随同几个小孩往家的方向走,后来就不知道小英会去哪里。

寻找的时间越长,大家的心里越慌,大家担心小英出了意外。

小英出生时,是一个健康可爱的宝宝,父母把她当着掌上明珠,疼爱有加,细心呵护。

可是,在她两岁那年,突然一次大病,高烧不退,身体受到致命伤害,等病好以后,她就出现嘴巴歪斜,说话困难,整天流着口水,完全变了一个人。

最可怕的是,她不能直立行走,手上软弱无力,牙齿不能咀嚼,吃东西非常困难,全凭用舌头将流食卷进喉咙里。

母亲喂她吃东西,就像喂没牙齿的小鸡小鸟,一勺一勺地喂,孩子可怜,大人看着也心伤。

(小英和母亲)

为了给孩子增加营养,母亲把肉食等硬物先在嘴巴里嚼烂,吐出来再喂小英。

随着年龄的增加,孩子身体长高,但身体机能恢复十分缓慢,整天坐在小椅子上,没法下地行走。

父母带着小英寻医问药,跑遍了所有的大小医院,试过了所有的民间偏方,没有用。

小英的成长,倾注了父母大量的心血。

到了8岁左右,母亲有意把小英带到孩子们当中,让她看孩子们奔跑,让她和孩子们一起欢笑,逐渐地,小英有了强烈的行走欲望。

(资料配图)

母亲扶着她站立,离开那该死的椅子,小英站着摔倒,站着摔倒,次次磕到面部,摔得鼻青脸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就是没哭出声来。

在母亲的陪伴鼓励下,小英逐渐迈开了她人生最关键的一步。

看到孩子满身的伤痛,父母既心痛又欣慰,事实证明,小英是勇敢的,小英是坚韧的,她绝不向命运屈服。

到10岁的时候,小英可以丢掉拐杖,一撅一拐地跟在孩子们身后,跟着他们一起玩了。

(小英的母亲)

今天下午,弟弟要到河边摸鱼,小英开心死了,她嚷着也要去,母亲塞给她几块饼干,叮嘱弟弟要照顾好她。

小英身体残疾,一定不会走远,大家找遍了坑洼和水边,就没发现她的踪影,她现在会在哪里呢?

02

下午5点,残酷的事实得到验证。

小英头上面下,躺在一间猪圈旁边的粪坑中,已经死亡多时。

这猪圈就在小英家的后面不远处,距小英家只有几十米。

粪坑周围杂草丛生,散发出浓浓的恶臭味,一条小道通向这里,在平时,很少有人到这里来,小英从来不会来到这里玩。

(警方供图)

在粪坑外面的空地上,堆放着杂木枯枝,要进去,得七弯八拐,在大家的认知中,孩子残疾,很难跨过这些阻挡。

在寻找小英时,有谁马上会想到这个粪坑呢?

小英的母亲遭受重击,当场晕厥。

好心的村民赶紧把孩子捞上来,见孩子浑身是脏东西,他们提来清水,对孩子的身体进行了冲洗。

母亲被村民救醒,在她的初始猜想中,孩子是自己跌入粪坑中淹死的,她想着快点给孩子料理后事。

在村民七嘴八舌的猜疑声中,母亲慢慢琢磨着孩子被打捞上来时的情景。

一根棍子插在孩子的口中,孩子身体有明显的外伤,她心中一凛,在村民的提示下,她立刻拨打110报警。

(警方供图)

母亲的判断逐渐清晰,她发现孩子不是自己跌落粪坑而死的,孩子是被人害死的。

梁子湖区公安分局接到报警后,刑侦和技术人员随即赶到现场,对现场进行封闭勘查。

从尸表看,孩子的眼眶和嘴唇开裂,脸色青紫,头部、面部遭受暴力打击。

在孩子的颈部有掐压痕迹,口中含有异物,插入口中的木棍有5.5厘米长,门牙被敲掉了两颗。

孩子的皮下组织有多处淤伤,下颌骨骨折,从孩子的衣着看,孩子受到过性侵。

在距离粪坑2米远处,地面有一滩血迹,血迹中散落着两颗门牙。

经法医初步断定,孩子生前受到了暴力打击,打伤后被人丟入粪坑中溺水身亡的。

(案发现场)

经过现场的勘查,犯罪分子居然对一个残疾的孩子动手,粗暴凶残,让侦查员们心如刀绞,禁不住泪流满面。

侦查员们暗暗发誓,一定要缉拿凶手,给死去的孩子一个交代。

一个10岁的孩子遭到如此伤害,让公安分局领导极为震动,他们立即成立由刑侦和技术民警组成了专案组,对案件开展侦查。

根据案发现场看,案发位置处在村庄的东部,而小河在村庄的西部,孩子家的处于两个地点的中间位置。

这就是说,孩子从河边回去,是经过了自己的家门口,继续往前面走了一段。

村庄与外界隔离,据村民介绍,没有看到有陌生人进入村庄。

(法医霍小明)

现在是到了农忙季节,下午很多大人都下地干活,留在家中的人不多,但是警方判断还是本村的人作案的可能性最大,并且是男性。

警方对嫌疑人的刻画是成年男性,比如,独居老人,孩子被害,时间就在下午的4点至5点之间。

如果嫌疑人和孩子熟悉的话,受到诱骗,孩子极有可能随着嫌疑人到了猪圈的位置。

警方提取了孩子身上的生物检材,让警方遗憾的是,孩子打捞上来,身体经过了好心村民的仔细清洗。

村里没有监控,民警们开展了大规模排查,但收效甚微,任何人都有嫌疑,但任何人都好像不是。

缺少目击证人,生物检材送到市公安局检验,没有结果。

(警方的鉴定书)

案件侦破很快陷入僵局,受到技术条件的限制,刑警们长期在村中调查走访,对20多名重点男性逐一甄别问话,也是一无所获。

专案组在村里工作了三个月,撤离了大队人马,指定民警专人负责继续跟踪这个案件。

随着时间的消失,侦办人员的更替,这个案件,成为了一宗久侦未破的悬案,成为了压在梁子湖刑警们心中的巨石。

这个案件的发生,一晃,时间就过去了16年。

后来身为鄂州市刑侦支队的支队长吕仲清介绍,在案发时,他就在案发地的派出所当所长,这个案件让他魂牵梦绕,耿耿于怀。

(吕支队长)

“很惭愧!”

吕支队长坦言,这是对刑警们能力的挑战,是对刑警们耐力与决心的检验,他一直没有忘记这个案件。

随着刑侦科技技术的提升和运用,犯罪分子一定逃不脱警方的火眼金睛,逃不脱警方的天罗地网。

这杀害小英的凶手,究竟是谁呢?

03

时间来到了2020年,刑侦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全国各地积案命案得到侦破,捷报频传。

公安部组织开展“云剑行动”,利用互联网云服务,云平台为利剑抓捕犯罪分子,开展命案的集中突破。

鄂州市公安局高度重视,指派精干力量对小英被害案重新进行梳理,并将提取到的生物检材重新送检。

(副所长鲁新明)

得益于当年侦查员们的吃苦耐劳,一丝不苟,时隔16年,当年的调查十分细致,提取的检材十分全面,保存相当完好。

2020年4月,从保存的生物检材中,技术人员提取到微量的男性DNA,通过数据库比对,比中了小英同村的一个陈姓家族。

这个结果,让侦查员兴奋不已。

这个陈姓家族,兄弟两个,三代人,只有四个成年男性。

经过认真梳理甄别,侦查员将目标锁定在该家族中的一名男子,名字叫陈平(化名)

陈平,男,1989年1月出生,在案发时才15岁,这个年龄,让侦查员的内心打鼓。

(资料配图)

当年的调查中,侦查员曾经对陈平问过话,他当年小学毕业后就没有再读书,整天在村子里东游西荡,无所事事。

现在,陈平已31岁,他孤身一人在外地打工,没有结婚,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有。

在当年,陈平是最后接触小英的人,据当年回答警方的问话时称,他和孩子们在河边玩,看见小英手里拿着饼干,他还抢了一小块吃。

当年,是他随同小英一同回家的,他当时说,经过自己的家门口,他就进了家门,小英自己一个人继续往前走了。

15岁的年龄,正是青春萌动期,依据他当时的身高和力气,要对付残疾的小英,显得绰绰有余。

这陈平伤害小英,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嫌疑人陈平)

在当年,人们对陈平的印象还不错,他年龄还小,村民和警察们都没有怀疑到他。

在当年,小英的母亲曾对侦查员说,陈平对小英很好,他经常帮助小英行走,带着小英出去玩。

小英很喜欢到陈平家门口玩,这陈平会主动跟小英搬凳子,让小英坐在他身边。

陈平的父母也反映,陈平为人老实,胆小怕事,他鸡都不敢杀,虽然没有读书,但在村里也不会惹事生非,不会欺负比他年龄小的孩子。

那么,当年的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年,真的是杀害小英的凶手吗?警方的判断有没有差错呢?

04

2020年6月,梁子湖公安赶赴外地,把在工地上务工了陈平带了回来。

据工地的工友介绍,陈平沉默寡言,干活十分卖力,他的勤劳和温和,深得工友们喜欢。

面对警方的审讯,陈平矢口否认他做过违法的事,否认曾杀过人。

(嫌疑人陈平)

侦查员用工具戳破他的手指,提取他的血液送检。

经过DNA比对,小英身体内提取到的微量检材,与陈平高度同一。

面对警方的政策攻心,面对铁一般的科学证据,陈平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我当时太小,不懂事,我太冲动了。”

陈平供认,2004年3月14日,他带着小英回家,看着小英柔弱的身体,走着走着,他突然萌生了一个罪恶的计划。

经过自己家门口,他没有回家,而是随着小英到了她家门口,他发现四周没人,就哄小英,说要带她去后面的猪圈看胖猪玩,小英愉快地答应了。

(指认现场)

到了小英家后面不远的猪圈,他把小英抱到粪坑的偏僻位置,开始对小英实施侵害,但遭到小英的激烈反抗。

他怕小英呼喊求救,他对小英实施打击,并残忍地将一根木棍插入小英的口中。

陈平这个畜牲,毫无人性,他把还活着的小英抛入粪坑,最终使小英溺水身亡。

做完这一切,陈平逃回了自己的家中躲藏,不敢出门。

第二天,警察找到了他,他内心发慌,如果警察再追问几次,他就会全盘托出。

陈平硬顶着不承认,他知道,如果他承认杀了小英,愤怒的小英父母会撕了他。

可惜,警察见他年龄尚小,根本想不到他小小的年纪有如此毒辣的手段,轻易放过了他。

(警方供图)

在后来的日子里,小英的死成了他心中不能触及的隐秘,他害怕警察,害怕和人交往,他的内心逐渐封闭,变得沉默寡言。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交女朋友,从来没想过要结婚,他觉得,事情终有一天会败露,他迟早要被警察抓捕,他不能再害第二个女人。

从报纸、媒体不断曝光的案件中,陈平看到了警察对现代科技的运用已经达到全新的高度,他预感到了自己即将到来的末日。

2020年底,公诉机关按陈平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案件经过了两级法院的审理。

(判决书)

受害人家属要求法院严惩凶手,为死去的小英偿命,并赔偿经济损失3.2万余元。

2021年12月,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陈平犯故意杀人罪成立,因为案发时他已满14岁未满18岁,是未成年,依法可以从轻。

法院终审判决:

陈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结束语

小小年纪,我们很难想象陈平内心的恶毒是怎么形成的,可惜,没有人挖掘他背后的根源。

人小鬼大,让人恐惧。

小英的父母为人和善,与任何人都和平相处,苦命的孩子,在她短暂的一生中没有享受到生命的自在与快乐,让人感伤。

陈平的犯罪符合青春期的犯罪特征,在这个年龄阶段,父母的引导和管束十分重要。

也许,陈平这匹野兽,缺乏的就是法律和人性的教育。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从来不是魔鬼,而是人心!

—完—

#普法行动#

关键词: 故意杀人罪 犯罪分子 梁子湖区 技术人员

责任编辑:Rex_17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