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热消息:15年北京3岁男孩补牙意外去世,医院否认责任,调查后发现不简单

2015年10月份的一天,北京市一家专业司法鉴定机构内,一个名叫邢艳芳的工厂女工人,静静看着被开膛破肚的儿子尸体,留下无声的泪水。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转过头来,双目充血,恨恨地盯着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

“等着吧,你们这些草菅人命的杀人凶手,咱们法庭见,真以为我们平头老百姓好欺负吗?法律会给我们一个完美的交代,到时候,你们一个个的都别想跑……”


【资料图】

图 | 北京女工邢艳芳

等司法鉴定机构的最终结果出来后,几名戴着口罩,身着公安制服的办案人员,突然推门而入,径直走到一名面色惨白的医生旁边:“现在鉴定结果出来了,你也死心了吧?请你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话音刚落,趁着医生没有反应过来,公安人员就将一副亮铮铮的手铐,戴在了他的胳膊上,然后反手一拧,押着他就出了门。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叫邢艳芳的工厂女工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说医生草菅人命呢?医生到底做了什么?又为何会被公安突然逮捕呢?

图 | 公安在医院

邢艳芳和丈夫孙立军是河北省承德市人,因为在家乡赚不到钱,所以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夫妻俩一合计,就打算到首都北京打工。

邢艳芳和丈夫孙立军结婚后,头两胎都是女儿,虽然女儿很可爱,也很懂事,但受到“养儿防老”传统思想的影响,邢艳芳和丈夫孙立军人到中年时,就又拼了一把。

第三胎不负众望,终于生下了一个儿子,夫妻俩给他取名为鹏鹏。

儿子出生后,几乎得到了夫妻俩所有的宠爱,那可真是捧在手心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也是先紧着儿子来。

图 | 到北京打工的夫妻

2015年,儿子鹏鹏刚满3岁,邢艳芳和丈夫孙立军因为工作忙碌,就打算将儿子先送到幼儿园托管,也能结交更多的小朋友一起玩耍。

10月9号一大早,邢艳芳吃过早饭后,就急忙叫儿子起床,准备送他去幼儿园。但没想到鹏鹏却小嘴一瘪,拉着妈妈的手,泪眼汪汪地说道:“妈妈,疼,这里疼。”

说着,鹏鹏指了指肿胀的腮帮子,虽然邢艳芳很心疼,但眼看上班快要迟到了,她就翻箱倒柜找了几片止痛药和消炎药,为儿子服下,就匆匆带着他去了幼儿园。

本以为这只是小问题,睡一觉就好了,没想到第二天早晨起来,邢艳芳发现儿子鹏鹏的脸腮肿胀得更厉害了,所以,邢艳芳就给工厂打电话请了假,急忙带着儿子直奔李桥儿童医院。

这是一所非常有名的儿童医院,有很多家长都带着孩子前来看病。

图 | 小孩子牙痛

“孩子这是长了蛀牙,因为口腔卫生问题引起的牙龈发炎,问题不大,平时得节制孩子吃糖了。”

医生检查过鹏鹏的口腔后,手法熟练地给鹏鹏上了消炎药:“你带着孩子先到外面的走廊等一下吧,大概半个小时后,你再进来让我给他上一次药,就没问题了。”

按照医生的医嘱,邢艳芳带着儿子在半个小时后又上了一次药,然后就回家了。

之后几天时间里,鹏鹏脸腮上的肿胀终于消退,再也没有喊过一次疼,看着儿子病情好转,邢艳芳不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图 | 医生给小孩子看牙

但过了几天后,医生突然打来回访电话:“邢女士你好,你的儿子之所以牙龈发炎,导致脸腮肿胀,其实是因为牙齿上出现了一个牙洞。

孩子现在虽然小,但我建议你还是再带孩子来一趟医院补上比较好,不然以后一上火就会牙疼,那可就比较麻烦了。”

邢艳芳一听,想也不想就带着儿子又去了李桥儿童医院,为了给儿子根治牙疼的病根,她付出再多也心甘情愿。

图 | 医生给孩子治疗牙齿

2015年10月16号,邢艳芳专门向厂子里请假,一大早就带着儿子鹏鹏到医院补牙,鹏鹏躺在医院的治疗躺椅上,心里非常害怕,就拉住邢艳芳的手:“妈妈,您能别走吗?就在一边陪着我好不好”

邢艳芳祈求的看向医生:“大夫,我儿子今年才3岁,他太小了,所以我希望你能通融一下,拜托了。”

但医生却不假辞色,脑袋一歪,示意邢艳芳赶紧出去,不要打扰:“家长到门外的休息区等候,马上就好了。”

图 | 医生给孩子看病

邢艳芳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乖乖的出了门,但她在外面却始终能听见儿子鹏鹏喊:“疼,疼……我要找妈妈。”

邢艳芳坐立难安,就忍不住又推开门走了进去,鹏鹏看到她进来,哭得更加伤心了,死死抓住邢艳芳的手不松开:“妈妈,我太疼了,你把我带走吧,我们回家好不好?”

邢艳芳看着儿子的模样,心疼得直抹眼泪,但她毕竟是过来人,知道有病不治,拖成大病后患无穷的道理,所以只能轻声劝慰鹏鹏:

“鹏鹏是小男子汉了,要乖乖的啊,不疼不疼哈,妈妈就在外面等你。一会就好了,等医生给你治疗完,妈妈带你去游乐园玩,坐旋转木马好不好?”

图 | 医生给孩子看病

正在补牙的医生有些不耐烦了,盯着邢艳芳的脸怒斥道:“都告诉你在外面等着了,谁让你进来的?赶紧出去吧,你没看见你越在这里,他就越哭个不停吗?

这位家长,你这样搞得我们很难办啊,太影响我们的工作了。我们医生不止服务你一家,还有其他患者等着呢,放心,这只是个小小的手术,马上就好了。”

见医生发火了,邢艳芳心里一紧,只好狠下心来掰开儿子鹏鹏的小手,独自走向了门口。

但她刚出门就后悔了,认为自己刚才应该坚持留在里面的,儿子还那么小,独自一人在那种环境下,能不害怕吗?然后,邢艳芳就下定决心:

“如果一会儿儿子再哭喊起来,那我就说什么也要冲进去和儿子待在一起,无论如何,我都要守着自己的儿子,管他医生说什么,大不了不治了,不就会治个牙吗?神气什么?”

图 | 医生给孩子治疗牙齿

但没想到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儿子鹏鹏都没有再哭泣,邢艳芳以为是医生想到了法子,把儿子哄好了,也就慢慢放下心来。

可没想到下一刻,医院走廊里的两个患者就突然议论了起来:“刚才看到了没,好像有个医生抱着一个小孩子,走后门跑出去了,看方向应该是去了急诊。”

“这不是在医院吗?怎么还走后门呢?”

“怎么走后门?呵,肯定是出医疗事故了呗,害怕被孩子家长堵着。看来这医院也不靠谱儿啊,不看了,今天说死也不在他家医院看病了。”

邢艳芳越听越不对,这是牙科啊,刚才里面就只有她儿子鹏鹏一个孩子在,难道是鹏鹏出事了?可是不可能啊,只是补个牙而已,又不是上大型手术,怎么还能出医疗事故呢?

图 | 医生给鹏鹏治疗牙齿

“这位孩子家长,你怎么还坐着呢,刚才我见几名护士和医生带着你儿子去急诊了,路上我看了一眼,孩子整个身体都已经软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你赶紧去看看吧。”一名患者突然跑来,神色焦急地说道。

邢艳芳的心一下被提到了嗓子眼儿,脑海中一片空白:“您,您刚才,刚才看错了吧?我,我儿子只是补了个牙,不是啥大手术啊,怎么可能出事呢?”

邢艳芳磕磕绊绊的,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但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冲进了诊室。结果发现里面已经没了儿子的身影,只有一个护士在收拾床单:

“啊,你在干什么?我儿子呢?我儿子鹏鹏呢?”邢艳芳冲过去,一把抓起护士的胳膊,脸色狰狞地追问道。

图 | 监控视频:医生带鹏鹏到急诊室

“这位家长,你别担心,孩子,孩子没事,只是出了点小状况,一会儿急诊看完,就会回来的。”护士被邢艳芳的表情吓坏了,但还是保持着职业化的微笑,轻声安慰道。

“你别废话,我问你,我儿子呢,我儿子被带去哪里了?”邢艳芳无法冷静,强拉着护士的胳膊就出了诊室,命令她带着自己去急诊室。

可没想到,当邢艳芳赶过去的时候,为时已晚,急诊室外面已经满满地围了一整圈儿人,看到邢艳芳过来,都默默地让出了一条通道。

图 | 医院监控视频

而邢艳芳看着儿子鹏鹏孤单的身影,静静躺在病床上,正在被几名医生抢救,顿时无力地瘫软在地,然后跪在地上对着医生连连扣头:

“大夫,大夫,求求你们,求你们一定救救我儿子啊,他今年才3岁啊,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啊?

他不能有事,他真不能有事啊,否则我们家的天就塌了,还有半个月,他就过生日了,求你们,救救我儿子啊。”

母亲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医院的走廊,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却始终不见儿子出来,邢艳芳恍若万箭穿心,痛得难以自持,恨不能立即和儿子互换身体,代替儿子承受这份痛苦。

图 | 母亲邢艳芳跪在地上求医生救命

大概半个小时后,急诊手术室的大门被推开,然后一群戴着口罩,身披白大褂的医生,面色凝重地走出来,对着邢艳芳鞠躬道歉:“邢女士,对不起,孩子没救过来,我们已经尽力了。”

邢艳芳突闻这一惊天噩耗,当即面若疯癫地冲进急诊室,看着双眼紧闭,已经彻底失去呼吸的儿子鹏鹏,万念俱灰,想死的心都有。

她怎么也想不通,明明儿子只是补了一次牙,为什么会丢了命呢?很快,邢艳芳就发现儿子鹏鹏裸露在外的胳膊和小脸上,有非常明显的青紫色,很像是窒息死亡。

图 | 儿子鹏鹏窒息死亡

遇到这么大的事情,邢艳芳六神无主,第一时间就给丈夫孙立军打去了电话:“立军,你赶紧来,我就在李桥儿童医院,儿子出事了,刚才死了。”

等到孙立军赶到医院时,妻子邢艳芳早已守着儿子的遗体,哭成了泪人,安慰着妻子稳定了情绪后,邢艳芳就与丈夫孙立军一起找到医院的领导了解情况。

但没想到医院给出的结论是:孩子的体质太特殊,在补牙过程中突然心脏骤停,不幸病逝,并不是医疗事故,与医院没有任何关系,请家属节哀。

将孩子赶紧带出医院,好生安葬,医院的床位很紧张的,考虑到孩子是在治疗过程中出现了问题,所以就不收取急诊费用了。

图 | 抢救失败医生宣布死讯

但邢艳芳和孙立军夫妇却并未轻信医院,当天晚上并未离开,守着儿子在医院过了一晚上。

第二天,他们就又找到医院讨要说法,必须给儿子鹏鹏一个完美的交代,但医院却一口咬死,坚决否认责任:

“你们失去儿子的痛苦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这与我们医院无关呀,是你们儿子的体质问题,所以别再无理取闹了。”

邢艳芳和孙立军没办法,只能先带着孩子的遗体从医院出来,暂时寄存在殡仪馆,然后就将医院的所作所为举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和当地的卫生监管部门。

图 | 母亲邢艳芳难以理解

公安局在听完情况后,马上就察觉到这件事不简单,立即派人到医院进行询问。

但即便如此,医院的态度依然又臭又硬,坚决否认是自己的操作问题:“公安同志,我们都是具备行医资格证,经验丰富的医生,是讲医德的,孩子意外去世,我们也很痛心。

但这是他心脏本来就有问题,或者身上可能存在其他疾病,真不是我们的责任,这绝对不是医疗事故。”

图 | 公安在医院调查

儿子鹏鹏是邢艳芳一手带大的,身体一直很好,别说心脏病,就是感冒也很少,所以她认为这是医院在推卸责任。

干脆一气之下,将医院告上了法庭,请求法律来还给自己一个公道。

儿子鹏鹏意外去世的第8天,邢艳芳和丈夫孙立军到医院,要求开具死亡证明。这本来是很合理的请求,但医院却百般推诿,最终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开具了一份“呼吸骤停,意外去世”的死亡证明。

图 | 医生开出死亡证明

看到“呼吸骤停”这四个字,邢艳芳更加确定了,这就是医院不想承担责任的托词:“我们家儿子好好的,就补个牙齿,怎么可能呼吸骤停?”

医院给出的解释是:因为当时父母不在孩子身边,心里紧张,加之治疗时候的竭力哭喊,导致神经收紧,进而导致呼吸骤停。

邢艳芳盯着当时给儿子补牙的医生,愤怒地质问道:“既然你知道精神紧张会让我儿子呼吸骤停,那为什么不停止治疗?

我儿子都哭成那个样子了,你还继续治疗,这就是你们做医生所谓的医德?”

图 | 家属和医生发生争执

可医院的态度却始终非常强硬:这位家长,你别血口喷人,孩子又不是我们害死的,你如果硬要说这是我们的责任,可以,拿出证据来,让我们心服口服,否则,休怪我们医院告你们夫妻诬告。

法庭上,双方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法院决定暂时休庭,对孩子的尸体进行解剖取证。

一开始,邢艳芳和孙立军夫妇认为:儿子已经够可怜了,现在死后却还要开膛破肚,灵魂死后不得安生,所以并不愿意解剖。

却没想到因此受到了众多网友指责,认为是他们的儿子本来身体就有毛病,大概是邢艳芳夫妻俩害怕尸体解剖会对他们不利,所以才拒绝。

这两个人真有意思,孩子都已经死了,竟然还想借此向医院讹钱,简直枉为人父、人母。

图 | 母亲邢艳芳不愿意糟蹋儿子遗体

铺天盖地的舆论如山压来,让邢艳芳和孙立军二人感到痛苦万分,为了还原真相,也为了给儿子讨回一个公道,他们最终同意进行尸检。

所以,夫妇二人就与医院一起找了一所专业司法鉴定机构,鹏鹏的尸体呈现青紫色,完全符合窒息死亡的特征。

司法鉴定机构主要考虑两方面,一是医院给出的结论,孩子在治疗室因为精神高度紧张,导致呼吸骤停,意外死亡。

二是治疗过程不当,出现失误,可能有异物滑入呼吸道,进而导致呼吸鼻塞,心脏骤停。

图 | 母亲邢艳芳

“我要亲自在现场盯着你们,看着你们对我儿子尸检。”之前就是因为邢艳芳中途离开,才导致儿子鹏鹏丧命。

现在她说什么也不会走了,她要守护儿子的遗体,还给儿子公道,更想知道儿子当时到底遭受了怎样的痛苦?

3个月后,司法鉴定报告终于出来了,报告显示:在孩子的呼吸道里发现了一块卫生棉。

初步推断:当时医生为了防止孩子乱动,就给他进行了头部固定,然后在给孩子补牙时,不慎将卫生棉滑入呼吸道,从而导致呼吸骤停,窒息而亡,这块卫生棉夺去了孩子幼小的生命。

图 | 从孩子呼吸道取出卫生棉

看着这一结果,邢艳芳抱着丈夫孙立军,泣不成声:“是我的错,都怪我,当时鹏鹏可怜巴巴地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我就该让他停下来的,我该抱着孩子离开的。

可我作为妈妈,却狠心推开了儿子的手,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在专业司法鉴定见过面前,医院无从辩驳,也没法抵赖,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承认了医疗事故的过错。

图 | 母亲邢艳芳后悔不迭

2016年5月底,法院终审宣判:医院在该次医疗事故中,承担全部责任,对受害人家属邢艳芳和孙立军进行诚恳道歉,并作出全额赔偿。

而涉事医生为了隐瞒真相,企图作伪证逃避法律追责,转入刑事诉讼,将对其作出严格的审判定罪。

关键词: 呼吸骤停 医疗事故 儿童医院 司法鉴定机构

责任编辑:Rex_16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