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短讯!趴地学狗叫,女子被恶男殴打致残,2018年吉林何昆霖涉黑团伙覆灭

在风景如画的松江河镇,曾经有一对母子称霸当地,母亲名叫李敏芬,社会人称松江河二姨,她儿子名叫何昆霖,又名何鹏。要说这对母子在当地有多霸道,猫sir讲述一个报道过的案件大家就知道了。要说这起案件,还得从2010年开始说起,案件的受害人还是何昆霖家的女员工,她叫徐某,何昆霖团伙被“团灭”后,她说:

那时候松江河就是他母子的天下

徐某在2010年的时候曾在一家运动品牌的服装店打工,这家服装店是何昆霖所开,但是管理却是他的母亲李敏芬,就是那个人称松江河二姨的人。其实徐某在前往该店工作之前就听说过何昆霖母子的恶名,但是她没有想噩梦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因为当年还是小姑娘的徐某就因为受到冤枉而被何昆霖毒打,此后更是受威胁而不敢出门。

当年徐某,因为在一次店里促销活动期间拿钱购买工作餐,就此行为被李敏芬认为身为员工的徐某私吞了卖衣服的货款,其实钱并不多,当时徐某也向李敏芬解释她拿钱是买工作餐了,但是李敏芬坚持自己的想法,认为徐某手脚不干净,不得已徐某将自己买工作餐吃的钱给还补了,但是李敏芬并不准备善罢甘休,她将此事告诉了自己的儿子何昆霖。

虽然此事过去快10年了,但是徐某再将提及此事时,仍旧全身颤抖,恐惧之态溢于言表。那么当年到底在徐某身上发生了什么呢?徐某说:

我一直不敢出去,就怕在哪儿再碰到他,买东西都是打电话让商店送到家里来

徐某口中的“他”就是何昆霖!原来,李敏芬告诉儿子徐某昧下他们家的钱后,何昆霖竟然将员工徐某拖到他的一处售楼部内,然后当着售楼部工作人员的面,对徐某实施了殴打,当时徐某被打的面目全非,相比当下“唐山烧烤店几名男子殴打女顾客”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何昆霖不仅殴打女孩徐某。

他为了羞辱徐某,还让她当着众人的面,趴在地上学狗叫!

徐某被打之后,何昆霖告诫她,不允许再出现在公共场合,否则他见到一次打一次。现在我们看来,这个何昆霖莫不是吹牛逼,但是当年被打、被羞辱的徐某则是被他的淫威恐吓住了,所以一年多时间不敢出门,就怕遇到何昆霖。一直不出去也不是办法,后来时间长了,都过去两年时间了,徐某想着这事应该过去了,何昆霖也不会再记着这事儿了。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谁知在一次朋友聚餐时,在一家KTV里,何昆霖看到了徐某。蛮横的他便与同伙几人一把揪住徐某,将她带到KTV的包房当中,再次对她实施殴打,凶残的何昆霖逼迫徐某蹲在地上,头抵着地面,在这个姿势下,他还用脚踩着徐某的脖子,殴打时间持续近1个小时,而徐某再次因被打而受伤严重。

肢体二级伤残,眼睛四级伤残!

注:模拟图片

这是徐某当年被打受伤的情况,徐某被打后,基本上生活不能自理,都需要家人照顾,但即便是这样,徐某也没敢报警,也不敢住院,甚至她瞒着亲友说自己的伤是被抢劫后摔的,所以当年徐某就医的病历上都写着因摔倒而受伤,但是就诊的医生一看就知道这些伤不可能是摔的,而是被人打的。为了避免尴尬,徐某还更换了几家诊所去打点滴。

这便是徐某的遭遇,而这也只是这个团伙所作的其中一起案件。说实话相信大家跟@猫sir探案一样,连想都不敢想,当然徐某的案件发生在2010年,那时的法治与现在不能相比,但是我仍觉得何昆霖与这个社会人称松江河二姨的人不是个东西,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侦办该案的民警后来说,何昆霖之所以这样,跟他母亲有很大关系。

用当地的话来说,你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李敏芬当年是当地一家公司的职工,在公司大家都叫她总监或者董事长,在当地她也积攒了一些人缘,而何昆霖也依靠母亲的关系,走上了道儿,后来凭借着狠辣的手段,自己又带着一帮小弟闯下了名声,其实说“闯”,倒不如说是“打”,因为他的凶名是在2004年的一场斗狠中被确立起来的。

因为就在2004年那年,何昆霖与当地另一个团伙约架的时候,将这个团伙的头目给打成了重伤并替代了他,自此“一战成名”,成就了“社会一哥”的凶名。何昆霖凶残、记仇,所以他手下的小弟都非常畏惧他,因为稍有不慎,何昆霖连自己人都打。他身后曾有一名姓迟的年轻小弟,曾因拍了何昆霖的肩膀而被“定性”大不敬,后遭受团伙成员的殴打,并导致颅骨骨折。

就是因为凶名在外,何昆霖的母亲便“狐假虎威”,经常在跟人谈生意时会将儿子何昆霖搬出来,巧取豪夺,成就自家的“商业帝国”。

“要不要让大鹏跟你谈啊!”

“大鹏”是谁?他就是何昆霖,因为他又叫何鹏,所以李敏芬又叫自己的儿子“大鹏”,而这也是她威胁别人的话,因为在当地没有人不知道何鹏或何昆霖这个名字的。在当地何昆霖成立了16家公司,其中不乏有房地产开发,服装店、手机店、宾馆、饭店等等多种行业,而这些公司基本上都是由何昆霖的母亲李敏芬经营掌握着。

在何昆霖成立的公司经营中,都能看到他与母亲李敏芬利用不正当手段竞争的迹象。例如,在房地产开发中,建设是需要工程队来干活的,50万的工程款,到结算的时候,李敏芬便会以各种理由去扣除工程款项,最终母子可能只愿意支付10多万的工程款,并且态度强硬,要你就拿去,不要就不给了,闹事就让自己的儿子何昆霖来处理。

而在其他行业,例如服装行业中,只要是当地有何昆霖母子开的品牌服装店,其他人均不得再经营同类品牌的服装,否则就会受到这对母子的滋扰,直至店铺关门。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在李敏芬、何昆霖母子建立的“商业帝国”中,已经逐步由松散的小团伙变成了企业化的管理 ,而这其中重要的位置,均由李敏芬与何昆霖的亲人来担任。

何昆霖可以说是从一个小混混开始发家,随着社会法治的不断进步,再想依靠以前野蛮的方式去扩张、行事已经行不通了,此时何昆霖便想着漂白自己的身份,转变自己的形象。例如在2008年至2009年的时候,他花钱去一所商学院进行所谓的进修,并拿到相关证书,以此来“装饰”自己的学历。

另外他参加一些慈善活动,进行捐款,获得一些慈善人士的名声等,其实他做这些,最终都是为了给自己的“商业帝国”前进铺路。可笑的是,在公安部门秘密调查何昆霖团伙涉黑犯罪案件的时候,听到风声的他还特地开了一家爱心粥铺,资助几名贫困的儿童,以此在营造自己慈善的光环。

但是他内心终究还是惶恐的,还是去多地佛教场所祈福,花几十万请了一尊佛像回家,保佑他的平安。但是他之前所做的行为已经人神共愤,谁也保护不了他了。2018年,扫黑除恶专项行动期间,公安机关便盯上了何昆霖的这个团伙,那时何昆霖也早有警觉,在2018年6月份左右逃往美国,并在美国通过电话遥控团伙成员销毁证据,进行串供。

何昆霖的根在这儿,他不可能终身逃亡,再说当时他只是听到风声,会不会真的法办他,他也说不准,再加上他通过远程遥控,销毁了一些他自认为是证据的东西后,他觉得自己安全了,于是在2018年7月份又回国了。而上述所讲的他办起爱心粥铺、去祈福请佛,也是在回国后操作的。

再狡猾的狐狸,也躲不过猎人的追捕,其实针对何昆霖涉黑团伙的专案组成员一直在秘密地开展调查,收集他的犯罪证据,并静静的等待着何昆霖回家。在得到他回家的准确消息后,2018年9月份,专案组分8个组对何昆霖及其团伙成员展开了抓捕工作,行动当晚,抓捕十分成功,这个称霸一方的何昆霖团伙一夜覆灭。

经查,何昆霖当时已成为当地十分有名的成功商人,其企业涉足房地产、啤酒业、服装、手机等行业,名下资产达数亿元。何昆霖为何做大做强?又为何洗白从劣迹斑斑的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了成功人士?这也是当地调查的重点,而他背后的保护伞也逐一露出尾巴,并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另外在侦查中,何昆霖还会采取跟踪偷拍等形式,拿住别人的把柄,威胁他人替他办事。以此可见看出,何昆霖的阴险狡诈。通过网上查询,以下为网上流传的该团伙的判刑情况:

2020年6月10日何昆霖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九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没收全部个人财产。李敏芬等17人,也被判处一年零一个月至十四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上诉后被维护原判。

最后说一句:扫黑除恶,正当时!(部分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关键词: 团伙成员 房地产开发 有期徒刑 这事儿了

责任编辑:Rex_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