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最新快讯!17年一女子为追求刺激出轨,丈夫在门口等待,最终情人被捅30多刀

2017年11月8日傍晚六点左右,在扬州市一家烧烤店里发生了可怖的一幕。

这时候正是晚上开始上客的时候,几名常客站在了烧烤店的门口正准备进去。

从楼梯上面却传来了两个男人的咆哮,以及家具遭到碰撞,东西掉落的声音。

客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吓了一跳。

刚想出声询问,就听见了楼上传来了一个男人痛苦地惨叫,还有女人哭泣的声音。

客人不敢再待下去了,转头就跑远了。

而楼上的声音也愈来愈小,上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了,整个烧烤店里面一片死寂。

过了一会儿,警笛刺耳的声音越来越近,没过多久几名警察就走了进来。

听到警笛的邻居此时纷纷疑惑:究竟发生什么事儿了?烧烤店中男人的惨叫究竟为何?为什么还会有女人哭泣的声音?

警察并不是接到客人的报警电话就能赶来的。拨通电话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烧烤店的老板老章。

不久前,扬州市开发区公安分局接到了报警电话。电话里的男人坦然地告诉接线员:他刚刚杀了人。

接线员听完还以为男人在开玩笑,但是男人异常冷静地确认了自己的行为。

虽然接线员很不理解,杀人以后怎么会这么的有恃无恐。但是事态紧急,警察也不敢耽误,直接就派出了一队人马。

赶到现场的警察在一楼看见了报警的男人老章。老章的手上很干净没有血迹,但衣服上都是密布的血点。

警察先观察了一下现场的环境:

外面看只是一个普通的烧烤店,但进来以后能够看出来店铺只有一楼是营业的。

通往二楼的楼梯上面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家具,甚至还有小孩的玩具和自行车。

老章也解答了警察的疑惑,上面不是烧烤店而是他和妻子马某的住处。

他告诉警察,今天他出门买需要用的材料,回来就发现烧烤店的门不正常地虚掩着。

走到楼梯附近以后听到楼上有奇怪的声音,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老章说他为了安全就拿了厨房里的一把菜刀,小心翼翼地上楼了。

结果就发现了有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了二楼的客厅里。

接着两人就发生了搏斗,老章一不小心就把人给捅死了。

警察上楼以后果然发现了倒在血泊里的死者,周围纷乱的家具也证明了这场搏斗的激烈程度。

老章的妻子马某从刚开始就满脸苍白地躲在老章的背后,一言不发。

看那个样子,像是被吓坏了一样。

警察经过对现场的观察和老章的陈述,初步判定这很像是一件入室盗窃房主防卫过当造成的案件。

但在调查的过程中,老章奇怪的表现引起了警察的注意。

从老章拨通报警电话,一直到警察询问老章发生什么事情的全过程里,有一个词语频繁地出现---“正当防卫”。

老章不止一次地跟警察说出了这个词,刚开始警察还会认为这可能是害怕自己坐牢,但是老章的态度表现得十分淡定。

就连目睹事情经过的马某都十分的害怕,一个正常人杀人以后,怎么会表现得如此冷静?

警察带着这个疑惑,将现场留下的证据,和死者的遗体带回了警局。而老章也作为嫌疑人被带了回去,等待进一步的调查。

警方为此成立了专案组,对案件进行深入调查。

经过专案组研究以后,发现了这个案件存在的几个明显疑点。

首先案件发生的时间就很奇怪,警察接到报案的时间是在傍晚六点左右。

而根据章某的描述,小偷倒地以后没多久他就报警了。

也就是说小偷是在下午五六点钟选择进入烧烤店行窃的,这完全不符合大部分盗窃案件的发生时间。

偷是不告自取,一般来说小偷都会在夜半三更人们熟睡的时候,或者是在白天人们工作的时候行动。

而傍晚,正好是附近居民出来遛弯和烧烤店开始准备营业的时间点。

一个小偷为何会调不适合的时间去行窃,难不成他是想要挑战自我?

而另一个疑点则是来自法医的初步鉴定。

法医在死者的腹部发现了大量的伤口,就连里面的内脏都从伤口处流了出来。

经过仔细辨认以后,可以判断死者至少中了三十刀。

而在警察对老章询问的时候,老章曾说过,他就捅了大概七八刀。

不管是怎样的亡命徒也不可能在腹部中了十几刀,大出血的状态还能够和老章进行搏斗。

如果说七八刀还能用一时情急来解释,三十多刀又该有何说法。

而且老章如果只是想要防卫的话,为何如此的心狠手辣。

这点十分的可疑,警察从没有见过死状如此凄惨的小偷,看起来更像是一桩仇杀案。

带着这样的疑惑,警方开始对死者、老章夫妻开展了调查。

在死者的身上,警察发现了他的身份证,顺藤摸瓜之下也找到了他的一些个人信息。

冯某,安徽蚌埠人,现年四十七岁,常年在扬州居住。

在警察局的记录里,找到了冯某曾经有过吸毒的前科。

而且还留下过打架斗殴、酗酒滋事的案底,现在是一个无业游民。

在冯某的身上,警察发现了一把车钥匙,而这辆轿车就停在了烧烤店的不远处。

轿车的后备箱里放置着一把开了刃的日本武士刀,在副驾驶的手抽里还有一副面具。

而且经过调查以后,警察发现冯某的身上还背负着外债。

这样的发现让人意想不到,冯某确实存在偷东西的动机和可能。

但是在走访的时候,有一个意外的情况也引起了警察的注意。

警察手持冯某的照片询问附近居民的时候,不止一人告诉警察曾经在附近见过这个人。

而且有几个居民还表示曾经看见过冯某进入烧烤店吃饭。

这个发现让警察十分的奇怪,因为在询问老章夫妻的时候,俩人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陌生人,顾客两个截然不同的说法,引起了警察的注意。

警察认为这两人的口供有不实的地方。

为了能够得到更准确的信息,警察准备再一次进行审讯。

因为警察判定这俩人之间,情绪低落的马某更能成为案件的突破口。

也正是在这次询问里,马某的说辞出现了问题。

刚开始马某的说法和老章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当时马某是在楼上睡觉,没有听见客厅里面有什么声音。

她也没有发现有小偷进入了二楼,是在老章和小偷发生冲突,她听到声音了以后出来才看见的。

可是在警察接下来的询问中,马某又说那个小偷曾经发出过求饶的声音,重复祈求着不要杀他,不要杀他。

紧接着警方又开始询问起了马某,她究竟认不认识那个小偷。

马某先是说不认识,可紧接着又说好像认识,只不过楼上太黑了看不清楚。

她的语言逻辑清晰,可是描述的事情却是截然不同,这样的供词引起了警方的怀疑。

看来这并不是一起意外事件,案件中的死者应该与这对夫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才对。

带着这个疑问,警方对周围的居民展开了第二次调查。

而这一次的走访又发现了新的情况。

一位距离烧烤店几百米外的超市老板,给了民警一条宝贵的线索。

超市老板在看到冯某照片的时候,直接了当地说出来了一句话:

“这个人我见过,他在我们超市打过电话。”

而当警察询问老板知不知道冯某与烧烤店有什么关系的时候。

老板告诉警察:因为超市里面有可以租用的公共电话,冯某曾经不止一次在他的商店里给烧烤店的老板娘打电话。

警察很纳闷,为什么这种事情超市的老板会清楚。

这时老板才把事情的原委给说了出来。因为现在人都有手机,公共电话很少人用了,顶多是用来应急。

冯某刚开始过来的时候,超市老板也没太在意。

可是架不住冯某来的次数太频繁了,老板也忍不住好奇,询问这个男人究竟是在跟谁打电话。

冯某听到以后,洋洋得意地反问他知不知道烧烤店。

当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后,冯某洋洋得意地告诉老板,他是去找烧烤店的老板娘的。

超市老板给警察描述起当时的场景,他清晰地记得冯某脸上那种带着嘲讽和自责的表情。

超市老板还告诉警察,其实附近很多人都见过冯某。

而且还有人看见过,他和老板娘曾结伴而行。

听完这样的说法,警方明白冯某和烧烤店的关系,绝对不止是老板与客人那么简单。

这一桩案件,背后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真相。

警方本以为这件案子存在这么多的疑点,老章夫妻俩一定会隐瞒所有的情况。

审讯的警察已经做好了打一场“攻坚仗”的准备。

警察准备先把这几天了解到的情况和老章说一下,看看能不能突破老章的心理防线。

可是让警察意想不到的是,在听到走访的结果以后,老章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难缠。

坐在审讯室里的老章,在听到警方调查到的信息以后,脸上的表情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从老章的嘴里,警察终于了解到了所有的事情。

老章和马某两口子都是安徽人,他们俩没什么文化学历,也没有什么技术。

早年在家乡的时候,就靠着夜市摆地摊赚钱。

因为当时家乡的经济不是很景气,所以两人也决定去外地谋求发展。

于是在2008年,两人背井离乡从安徽来到了扬州。

人生地不熟的二人,仅靠着以前的一些积蓄租了一间小房子居住。

剩下的钱则是购买了一些烧烤用的工具。

就这样在扬州一家夜市里,两人开始做起了烧烤买卖。

五年的时间一晃而过,这对夫妻不知经历了多少挫折磨难,才终于有了自己的一笔积蓄。

虽然攒下来的十几万块钱已经可以在老家支付一套房子的首付了,可是两人却没有回去。

在扬州的这几年,他们两人生下了爱情的结晶,有了自己的孩子。

他们因为想要给孩子更好的生活,所以更不想回老家了。

为了能赚到更多的钱,他们俩的想法就是把烧烤生意给做大做强。

2013年的时候,他们盘下了一个二层的公建房做店面。

两口子五年大概攒了接近二十万的积蓄,在装修以后就所剩无几了。

一方面是因为没有钱装修,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工作,两人把住所搬到了烧烤店的二楼。

烧烤是夜间的美食,比一般的饭店都要辛苦很多。

两口子的生活作息完全与正常人不同,每天下午三点钟左右的时候,两人起床做准备工作。

下班的时间要到凌晨四点钟,收拾完卫生以后,早上七点钟才能够睡觉。

两口子都是能吃苦的人,也对自己的买卖很负责,所以虽然苦了点,但是钱也越赚越多了。

但就在生意红红火火了以后,两人的感情却出现了裂隙。

就在2016年6月的时候,老章和马某因为一个名牌包大吵了一架。

在吵架前的一段时间,马某告诉老章她要和几个朋友去附近的城市景点玩几天,老章没当回事儿就同意了。

可当马某回来以后,老章却发现她的身上多了一个光鲜亮丽的名牌包。

老章十分纳闷,这牌子听说的几万块钱,妻子到底是怎么来的钱呢?

可妻子却告诉他,她是在旅游的时候买的高仿的假货,价格就几百块钱。

老章也知道俩人的手头都不富裕,也没多想,可几天以后,他却在包里面发现了端倪。

老章在那天想去找家里的户口本,结果翻遍了抽屉都没找到,妻子又不在家里,他就把目光放在了衣柜里的几个包上面。

可谁曾想不翻则已,当他翻到那个高仿的“假包”时,却从里面翻出了一张藏在夹缝里的发票。

上面清楚的写着名牌包价值数万元,并不是妻子所说的几百块钱。

而发票下面写着的名字能够清楚的看出来是冯某!

老章十分愤怒,他打电话叫回来了妻子,质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妻子看到他手里的发票以后,不但没慌张还反问道老章为什么要翻她的个人物品。

老章询问妻子为什么要骗他,为什么上面有冯某的名字。

可是妻子却又说起了不着边的谎话,她竟然说这是她用私房钱买的包。

妻子并没有向丈夫服软,也没有解释发生了什么。

最后两人闹得不欢而散,妻子直接将包从老章手里抢了过去,冲出了家门。

老章其实知道这个冯某是谁,但是他完全不敢相信,因为这个人他早就从微信上删除了,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冯某了。

妻子究竟是什么时候和他有联系的,老章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在2015年的时候,老章和马某的感情就有了些矛盾。

起因是因为两人对未来的规划出现了摩擦,妻子想要买车,可是老章更想要攒房子的首付。

在老章看来妻子买车根本不实际,全都是虚荣心在作祟,所以老章直接在扬州买了一套房子开了烧烤分店。

这件事妻子知道以后,虽然表现得很不开心,但是很快就没有什么表示了,老章也没当回事儿。

可到了2016年初的时候,烧烤店里出现了一个混混模样的安徽籍中年男人冯某。

根据冯某的自述,他是在附近一家赌场里面工作的,社会地位“非同一般”。

老章听他说话只觉得他在吹牛,可是妻子马某却不是这么想的。

老章懒得理冯某这个老乡,但是马某却和他交起了朋友。

有一次两口子临时需要回老家的时候,老章本想买车票,可马某却找到了冯某让他开车送两人回老家。

虽然老章很不开心,但妻子还是让丈夫同意了下来。

回来以后,冯某更是觉得和两口子的关系不一般了,频繁的出入烧烤店。

看着这种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行为, 老章心里就像是吞了钉子一样的难受。

虽然两人在刚认识的时候加过微信,但老章还是决定把他删掉了。

冯某在这以后,来烧烤店的次数也少了许多。

老章回忆起当时的这种种事情,他不明白为什么妻子会和他讨厌的冯某有联系,难道两人真的勾搭到了一起?

新的烧烤店开张以后,一直是马某在盯着,老章则是负责在老店干活。

因为有雇的人,所以马某只负责收银的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着的。

因为老店口碑比新店要好很多,毕竟是多年打下的根基。

所以老章一直很忙,没有时间顾及妻子再做什么。

可就有那么一天,他闲下来了用手机上的软件看了看新店的监控,没成想却发现妻子在前台里面一直在和别人用微信聊天。

老章第一反应就觉得聊天的对象是冯某,他没有轻举妄动,又连续观察了几天。

他发现几乎每天晚上马某都会用手机和别人聊天,有的时候甚至会开视频电话。

老章是一个老实的人,他很想把妻子手机里的聊天记录都找到,当面质问她是不是真的在坐对不起他的事情。

他知道妻子虽然每天还和他睡在一张床上,但是心思早就不在了。

可是他转念一想,这件事情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如果摊牌的话这个家很可能就不复存在了。

这十几年的感情,老章不忍心舍弃,他也不愿意让还年幼的孩子受到伤害。

所有的苦果,他都一个人吞了下去,只希望不要让这些恶心的事情干扰到他和孩子的生活。

可是在2017年初过了春节以后,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彻底把所有的遮羞布都扯碎了,所有的一切都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那天烧烤店还没有营业,下午五六点的时候马某告诉丈夫要去洗澡。

老章看着妻子坐着电瓶车朝着澡堂的方向骑了过去,可到了凌晨两点的时候,马某还是不知所踪。

他不放心妻子,也骑着车往马某走的方向找去。

可是浴池的外面没有妻子本应停放的车子,老章在附近找着了许久。

最后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了电瓶车,扬州妇科医院旁边的一所宾馆楼下,就在旁边停着的正是冯某的轿车。

老章呆呆地站在马路的正中央,车子倒了他都没注意,路过的一辆车刺耳的汽笛声才让他反应了过来。

老章把车子停在了路边,自己就蹲在宾馆门前的马路边上抽着烟,等着妻子。

他好像在等待着最后的审判一样,烟雾在笼罩他整张脸以后,又很快的被风吹散在了寂静的夜里。

七点多他看见了马某从大厅里走了出来,看到门前面的老章,妻子十分的慌张。

老章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想知道昨天晚上两人是在哪个房间里面住的,他想找冯某的麻烦。

马某也不傻,看着双眼赤红的丈夫,她没“出卖”自己的情人。

两人这样的纠缠,让周围好多人都看在眼里。


(相关资料图)

看着马某这样的保护一个外人,老章伤透了心,他也不上楼了直接扭头回了家。

这件事让老章动了离婚的念头,他打电话给了自己的岳父。

老人在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很快就坐车来到了两人的面前。

经过了一番劝说,马某答应了和冯某一刀两断,并且还当着父亲和老章的面把冯某的联系方式给删掉了。

老章为了让妻子彻底做个了断,还带着她去办了新的手机号。

妻子也许想要回头,可是冯某却不这么想。

冯某在马某的身上花了不知多少钱,自然不想分手。

他是个混混,自以为吃准了老章是个老实人,仗着自己有些“实力”一次一次的突破老章的心理防线。

老章本想让这件事情彻底过去,可是在一天下午却接到了冯某的电话。

冯某竟然直接在电话里面嘲笑他被带了绿帽子,还嘲讽的向老章索要马某的电话。

老章自然不可能给他,可冯某却威胁到让他们一家人都不得安生。

这次电话之后,老章隔三差五就能看见冯某的车停在附近,有时候遇见的时候,还能看见冯某坐在驾驶室里面朝他打着招呼。

老章几次被他的所作所为恶心到没心思工作,有一次老章直接提起了菜刀冲向了轿车。

可是冯某一脚油门直接把愤怒的老章给甩开了,只剩下怒火得不到发泄的老章站在原地。

老章说到这里满脸的解脱,他终于把8日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天老章去市场买东西的时候,提前回来了一个小时,结果在附近又看见了冯某的车。

当时他靠了过去,却发现车上没有人。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怀疑在二楼的妻子,为了证实他的想法,他回烧烤店的动作十分的小心。

走到了二楼的时候,他听到了妻子正在打电话的声音。

虽然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是老章知道聊天的对象一定是冯某。

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听到了妻子和对方约定一会儿见面的声音,冯某待会儿居然要来他的家里!

怒从心头起,恶向两边生。

他再也受不了这近两年来的委屈,他悄声从厨房摸了一把刀,自己躲在了客厅的暗处。

没多会儿,他就听见了男人上楼的脚步声。

就在身影走上二楼的一瞬间,老章冲了上去,一刀直接刺入了冯某的腹部。

接下来就是搏斗了,老章也记不清楚他到底刺出去了多少刀,妻子马某又是什么时候出来的了。

他只记得面前的男人已经抽搐着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妻子浑身颤抖的看着手握利刃的自己。

老章说当时他告诉妻子,既然已经把冯某杀了,那如果想好好过日子,就试试能不能骗一下警察。

其实老章也知道自己的话,经不起推敲,但这也只是他心存侥幸的证明。

从他杀死冯某的那一刻起,他的心里充斥的情感都是大仇得报的痛快,这么长时间的郁气终于一吐为快了。

在所有的故事讲完以后,老章看着警察,他没有说什么悔过的话。

反而聊起了马某和他曾经的感情,他希望妻子能够照顾孩子和他的父母。

这起案件让人于心不忍,案件中的受害人反而是整个故事中的恶人,而犯下杀人恶行的老章却是受到伤害最深的人。马某因为虚荣,也因为感情的问题,没有选择沟通没有试图解决。

反而是采用了放纵自己,将自己与丈夫之间十几年的感情抛之脑后,将妻子的责任弃之不管,这样的行为才是让悲剧发生的根本原因。

如今我国的法治社会建设正在逐步完善,当我们遇到问题时,最好的处理方式是拿出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而法律也只会保护遵守法律的人,章某确实是内心受伤最多的人,但是他选择了错误的方式,带来了不可逆转的后果,令人惋惜。

对于这样一位走上歧路的男人,各位读者有何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的想法。

关键词: 知不知道 意想不到 截然不同 受到伤害

责任编辑:Rex_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