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最新快讯!2009年警察接到报案,在轿车中发现2具男尸,调查后牵出汉代大墓

2009年1月12日晚,天长市公安局铜城派出所民警正在巡逻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驾驶员的报案。

驾驶员说,在铜城轧花厂大院内,有一辆轿车,已经停在那里好几天了,车里面好像还有人,几天了,一动不动的。

因为心里感到不安,就赶紧向民警报告了。

民警一听,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立刻跟着驾驶员,来到了案发现场。

果然不出民警预料,车内人员已经死亡,且死者总共有两人。

这二人的死亡原因十分蹊跷,民警立刻保护现场,并且联系了天长市公安局刑侦大队。

没想到,经过公安人员的不断追查,这桩命案“牵出”了一座汉代大墓,而且墓主人的身份无比尊贵。

贪心盗墓,命丧黄泉

赵建新,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盗墓贼,颇有盗挖古墓的经验。虽然曾经因为盗墓被处罚过,可他依然屡教不改。

2008年5月,他得到消息,盱眙县马坝镇东阳社区的大云山上,估计有点“好东西”,他立刻就着手准备起来。

说干就干,当时他就找了几个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开始盗墓了。

没想到的是,一连挖了整整两个月,还是一无所获,而且他们的行为还被当地居民发现了,他们不得不停止这次活动。

可是,赵建新依然贼心不死。他想着,等风头过去了,再卷土重来。

过了半年多,赵建新决定重新“开工”了。

这一次,他不仅叫上了好朋友张影和顾建中,还有一个盗墓团伙。赵建新告诉他们,这次可是个大工程,做好了大家可就发了。于是,这些人都跟着他一起来到了大云山。

赵建新早就已经探明了一座古墓的具体方位,因为“经验丰富”,在盗墓过程中,他们还很注重对于墓穴的保护。

赵建新告诉大家,每天晚上七八点钟左右,所有人就一起开工,干到凌晨三四点回家。

他们先是竖着往下直接挖,十几米深后,就开始横向挖。

挖出来的泥土,他们都会运到很远的地方。在走之前,也会很小心地把洞口掩盖起来。因为这个地方村民一般很少过来,再加上这一次他们行动小心,所以并没有被人发现。

一个多月以后,赵建新断定,他们所挖的位置已经很接近墓室了,再有一个晚上,便可大功告成。

2009年1月4日凌晨,他们觉得挖得差不多了,就决定开始使用炸药,炸开墓穴口。

赵建新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炸药,说:“这以后的荣华富贵就指着你了。”说着,点燃引线,将炸药扔进洞里。大家伙都静静地等待在洞口不远的位置。

过了一会儿,洞里没有声音了,四周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大家决定开始进墓找宝,因为洞口并不是很大,所以他们决定,先由两个人系上绳索,滑下去看看里面的情况。

可是周围的人等了好久,进去的两人还没有上来,外面的人向里面喊话也得不到回应。与此同时,乌黑的洞里不断传来奇怪的声音。

赵建新察觉出了异样,于是决定亲自下洞查看一下。

赵建新重新给自己腰间系上绳索,慢慢地滑了下去。顾忠建也随着赵建新一起,顺着绳索爬了下去。

没想到,赵建新和顾忠建下洞以后,也迟迟没有上来,渐渐地也没有了他们的声音。

留在地面上的同伙开始有些慌张了,这四个人在下面到底遭遇了什么?会不会出意外了?

这个时候有人说:“是不是因为挖到靠近墓穴的位置,碰到了致命的神秘机关啊?我听说,有的墓里有机关的。”

旁边有人附和:“对啊对啊,还是说墓主人显灵了,要惩罚乱入墓室的人。哎呀,我就说啊,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能再干啊,这下好了,遭到惩罚了。”

张寅看着大家慌乱的样子,喊道:“不要瞎说了,快把他们拉出来吧。”

于是大家一起,顺着四个人下洞时系的绳索,将他们一个一个地拉了上来。

等到拉出来以后,大家才发现,早进去的两人早已经没有呼吸,后来进去的赵建新和顾忠建,也已经休克,不过还有微弱的呼吸。

张影说,他有车,可以先把这两个还有气地送去医院抢救,另外两个赶紧找地方埋了。说完大家就分头行动了。

没想到张影走到半路上就发现,赵建新和顾忠建不等到医院就已经死亡了。

张影慌了,匆匆忙忙地扔下车就跑了。山里的同伙把那两个去世的同伙埋葬之后,也纷纷四散奔逃。一直到驾驶员报案,他们的行为才被警察发现。

警察经过仔细的检查,发现两名死者的脚下都沾有青膏泥和白膏泥,而这种泥土只有在侯级以上墓葬群才能发现的泥土。

警察断定,这起命案一定和盗墓有关。


(资料图)

果然,警察顺着被丢弃车辆的车牌号,很快找到了张影,最后顺藤摸瓜,查证了四名死者的身份,并且抓获了这起盗墓案的所有人员。

在审讯的过程中,警察也破解了四名死者的死亡原因。原来,导致赵建新等人死亡的就是他引以为傲的精心配制的炸药。

炸药爆炸以后,洞里的氧气被消耗殆尽,再加上盗洞里面通风不足,四个人下去以后全部都一氧化碳中毒,最后引发死亡。

赵建新盗墓多年,最后因盗墓而死,这也是对他贪婪的最大的惩罚。

这件盗墓案公开以后,引起了全国的震惊,因为赵建新组建的团伙足足有16人,到底是什么规模的墓葬,需要如此庞大的盗墓团伙呢?

在警察审讯出盗墓地点以后,南京博物院开始了对大云山墓进行勘探。

墓主身份、一波三折

大云山是一座海拔只有73.6米的小山包,它坐落在江苏省盱眙县东部。虽然海拔不是很好,但是从风水学来讲,这里是一块标准的宝地。

考古学家来到大云山山顶以后发现,在这里,还有一块不起眼的普通水塘,当地人却叫这里为“龙塘”。

赵建新等人打下的盗洞,就在龙塘的旁边。考古学家经过鉴定发现,在龙塘的下方确实有一块墓地。

但是,墓地到底有多大,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是什么朝代的,这个时候都还不能确定。

2009年初,南京博物院考古队,怀着无比期待的心情,正式入驻大云山,开始了对墓葬的前期考古勘探。

在经历了一年的考古勘探以后,考古队给出了初步的勘探结果。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方坑,而是至少200米的“中”字形大墓。

“中”字形的大墓一般都是诸侯王的墓。而且,在勘探初期还发现了许多汉代的瓦片和陶片。

考古学家推断,这里应该是一座汉代诸侯王墓葬。

而且,根据探查,除了龙塘下面的墓穴之外,整个大云山山顶,还有大大小小的十几处墓穴。

也就是说,在汉代的时候,这里是一座巨大的陵园,总面积达到了25万平方米,将近35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

消息一出,立刻引来了许多的媒体和好奇的民众。大家最关心的话题就是,能拥有这么大规模陵园的墓主人,身份一定不简单,那这个人,究竟会是谁呢?

而且,这么大规模的墓葬群,里面又会挖出多少宝物呢?

带着对这些问题的疑惑,在经过国家文物局审批以后,考古队员们带着无比的期待,继续对大云山汉墓的进行抢救性挖掘。

不过一开始,考古队员们还是有些担心的。因为在勘探时期,他们发现,除了赵建新一伙盗墓贼留下的盗洞以外,整个大云山上还发现了历代盗墓贼留下的痕迹。

所以,墓葬内部结构有没有会遭到破坏,墓葬内部的宝贝还会有遗留吗?这次声势浩大的挖掘会不会最终一无所获?这些问题萦绕在每一个考古队员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带着担心和疑惑,考古学家们继续着挖掘工作。

虽然大云山顶被探明的墓葬众多,但是主墓只有三座。龙塘底下埋藏的,正是墓穴主人的1号墓。

另外两座主墓,分别在1号墓左右两侧。除此之外,整个陵园还有11座陪葬墓。

所以考古队决定,先开始进行1号墓的挖掘工作。没想到,挖掘工作开始的第一天,考古队员们就遭受了沉痛的打击。

在清理挖掘出来的一些损毁器物的时候,考古学家们发现,这些器物并不是墓葬的陪葬品,而是盗墓者所遗留下来的。

根据鉴定,这些东西属于东汉末年遗留下的。

历史记载,曹操为了筹备军饷,就曾多次盗墓,为此他还设置了一个官职“摸金校尉”。而且,这个地方在三国时期,正好处在吴国和魏国之间,且多数时间被曹控制。

再加上遗留的物品,考古学家们推测,这里的墓穴被曹操盗过的可能性很大。

既然已经被军队进行过掠夺,古墓里面,还能有宝物留下吗?

大家实在不敢想象墓葬里面到底糟糕成什么样子,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挖掘下去。

果然,在墓葬被打通以后,大家发现,墓穴内部已经被盗墓贼完全破坏。

就在所有人都灰心丧气的时候,一个偶然的小发现,再一次给了所有人希望。

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考古人员找到了金缕玉衣的残片,这再一次充分证明了墓主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而且随着挖掘继续,大家又一次找到了惊喜。

原来,在墓室的东南角,还有一个坍塌的区域,并不曾被盗墓贼扰动过,这里上下两层,保存了满满当当的宝物,且完好无损。

在考古学家不断地清理中,大家发现,这里堆满了许多的编钟、铜器、陶器等汉代经典文物。

这些物品不仅有极高的艺术价值,还有很高的历史价值。

可是大家在兴奋之后发现,墓中东西虽多,却没有能够确定墓主人身份的物品。考古人员的心情,再一次跌落到了谷底。

这时,有人想起,在最开始挖掘时,许多出土的瓦片上都刻印着“东阳”两个字。

按照汉代高级墓葬的选址规律,大云山汉墓的主人和东阳一定有着直接的关系。

为了确定墓主人的身份,考古学家们讨论了无数次,也核对了许多的史料,最后确定了6个候选人:

刘邦堂兄荆王刘贾、发动七国之乱的吴王刘濞、江都王刘非刘建父子、刘邦哥哥郃阳侯刘仲和堂邑侯陈婴。

对这六个人大家各有猜测,考古队也在继续挖掘。

随着不断地往下清理,考古队员发现,1号墓是“黄肠题凑”的结构,也就是用柏木牢牢地堆垒成框型结构。

“黄肠题凑”是汉代等级最高的椁室形式,只有帝王可以使用。除此之外,就是天子特许的王,有此资格。

这样一来,候选人被排除掉了刘仲和陈婴。

再后来,墓葬内出土了大量的四铢半两钱,这是汉文帝到汉武帝初期的使用钱币。所以,刘贾也被排除在外。候选人身份,最后只剩下三位。

这个时候,有人提出,刘濞曾经带头叛乱,挑起了七国之乱。如此重罪,在死后,还能有如此高等级的大墓吗?

虽然已经无限接近答案了,但是没有得到确切的结果,所有的都只能是推断。考古队员只能一边继续进行着挖掘,一边找寻着答案。

在2号墓以及8号墓两座主墓,以及9号10号等陪葬墓进行挖掘之后,考古队员们依旧没有找到能证实墓主人身份的证据。

在大家都已经快要失去信心的时候,在1号墓的清理中,一个不起眼的小物品却让真相变得清晰起来。

考古人员发现,在一块古代的封泥上,发现了最重要的铭文“江都”。这就证明,墓主人就是刘非刘建父子其中之一。

而且在已经出土的物品中,都有着铭文记录制造时间,这些时间中最晚的是二十七年。

江都王刘非在位正好二十七年,而他的儿子刘建,在位仅仅只有六年。

终于,考古队员们在一次次失去信心又重拾信心的循环中,解开了这个最大的谜团。

那么这个困扰所有人这么久的江都王刘非,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又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墓主一生,多姿多彩

刘非,是汉武帝刘彻同父异母的哥哥,在汉景帝的儿子中排行第五。

在汉景帝的众多儿子中,刘非的名号虽然不能跟弟弟刘彻比,但在当时也算是赫赫有名。

刘非十五岁那年,西汉爆发了七王之乱。不到弱冠的刘非就主动请缨,投身战场征讨叛军。

从刘非在战场上的表现来看,他有着很强的军事才华。他作战英勇,最终将叛军中实力最强的吴国叛军一举歼灭,立下了大功。

听到捷报的汉景帝十分高兴,不仅仅因为叛乱被平,更为自己这个骁勇善战的儿子感到自豪。

于是,汉景帝就封刘非为江都王,并把原来属于吴王刘濞的封地分封给了刘非。

十多年后,汉武帝决定讨伐匈奴。刘非再一次主动请缨,想要重返战场。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次请战没有被批准,但是刘非对于军事的热爱却没有改变。

在他的陵墓中,考古人员发掘了大量的兵器:戟、矛、剑、铍、锥、弩机、箭镞等等,各种各样应有尽有,几乎囊括当时所有的兵器类型。

更让考古学家惊叹的是,这些兵器,不仅数量多,而且有许多举世罕见的珍品。

其中最神秘的,就是在兵器区最后出土的一把王者之刃。

经过考古学家的清洗,大家发现,在这把兵器的表面,有着十分漂亮的花纹,但是当拿手去摸的时候,兵器表面又十分光滑。

考古学家断定,这是采用的暗花纹技术。这种兵器的铸造方法,在秦代以后,就几乎已经失传了。

在这把宝剑出土以前,我国出土的,使用这种暗花纹技术的兵器,最有名的就是越王勾践剑和吴王夫差矛。

但是这把宝剑表面的花纹,比越王勾践剑更加复杂,更加美观。可以想象,当年的刘非一定佩戴过它,横刀立马,驰骋疆场。

这么酷爱兵器,大家以为,刘非一定是一位威风凛凛的七尺汉子,平时一定十分粗犷。可是没想到,墓里出土了另一些物品,却颠覆了人们对这位大将军的认知。

这位将军,虽然爱疆场,但也爱红装。

考古队员们在挖掘的过程中,发现了大量的漆器盒子,这些盒子里,不仅放满了各种色彩的胭脂,还有几十把梳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把鱼形玉器。

可以想象,当年的刘非在每天起床梳洗的时候,都会用它在脸上上下滑动,去处脸上死皮,保证皮肤的紧致光滑。

这样的精致仔细生活,可以推断,这位将军的生活,也一定丰富多彩。确实如考古学家所料,刘非坐拥荣华富贵,他的生活,奢华无比。

在出土的众多日常用品中,考古学家们发现了一件体型硕大的铜鼎。这件鼎被工匠们用4 块隔板和一个圆筒分成5个独立的区域。

经查证,这是享用美食的器物。经过分隔的不同区域,这样就可以一次煮出多样不同的东西。

这个铜鼎的出土,让考古学家们佩服不已。原来,我们现代人引以为傲的九宫格火锅的吃法,早在两千多年前,刘非就已经享用过了。

除了吃,刘非对于享乐,也十分讲究。考古学家在刘非墓中出土了一套编磬,这套编磬一共有 22 件,最大的一件长 69 厘米,重11.3 千克。

而且这套编磬经过鉴定,是玻璃制品。这可是首次发现的大型汉代玻璃制品。

可以想象,当年的刘非,一定经常宴请群臣。

热闹优雅的宴席间,丝竹之声不绝于耳,主人和宾客言语欢畅,共同品尝着鼎中的美食,欣赏着舞女们动人的舞姿。

这样悠闲安逸的生活,一定少不了美人在怀。刘非的身边,确实有一位与他倾心相恋的爱人。

在众多的陪葬墓中,考古学家发现,12号墓的主人是刘非的一名姬妾,名叫淳于婴儿。

在她的墓里,不仅有着大量精美的陪葬品,更有一件器物,见证着刘非与爱姬的深厚情感。

这是一件精美的银带钩,这件银带钩被设计成两半,就像虎符一样,而且银带钩里面刻有“长毋相忘”的字样。

“长相思,毋相忘。”从这个小物件中,我们或多或少能够感受到这位诸侯王当年的一丝深情吧。

或许是生活太过自在,时间久了,刘非开始不满足于眼下奢靡的生活。他开始和其他的诸侯王一样,渐渐生出了对抗朝廷的野心。这个时候,一位大儒的到来,改变的刘非的命运。

这个人就是汉代大儒董仲舒。

因为刘非是汉武帝的哥哥,武帝不忍兄长走向错误的路途,引起国家动荡。就派董仲舒来江都做相,辅助刘非,并对他的行为加以匡正。

董仲舒经常以礼义来规劝刘非,刘非也十分敬重董仲舒。董仲舒告诉刘非,为臣子的一定要懂谊明道,安分守己。

慢慢地,在董仲舒的劝诫下,刘非不仅放弃了篡夺中央政权的念头,还改掉了奢靡的生活作风,成为一位遵守规矩、恪守臣子本分的王爷。

因此,他不仅得以善终,还在去世之后,享受到了西汉王朝最高的墓葬规格——黄肠题凑墓。

结语:

刘非生前有着令人羡慕的一生,死后也是尽享尊贵。只可惜,他的儿子刘建,他从小养尊处优,放荡不羁,荒淫无耻,无恶不作。

在继任江都王之后,更是行巫术诅咒汉武帝,还密谋准备造反。最后事情败露,畏罪自杀。

从此,江都国被废,武帝改这里为广陵郡。刘非刘建父子的故事,也随着历史的尘埃一起,静静地掩埋在大云山顶。

直到,赵建新盗墓案轰动全国,他们的故事才被人们所知晓。

关键词: 考古学家 这个时候 黄肠题凑 到底是什么 荣华富贵

责任编辑:Rex_14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