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观察:36年前,非洲“杀人湖”夺走1700人性命!臭鸡蛋味引起专家注意

在非洲喀麦隆的西北省,坐落着一个面积约1.58平方千米的湖泊——尼奥斯湖。

在1986年之前,这里绿树成荫、芳草萋萋,栖息在这里的飞禽走兽和附近村落的人们每日相邻相伴。

然而1986年以后,湖泊方圆20公里却变得死气沉沉,成了“千山鸟飞尽,万径人踪灭”的模样。

除此之外,这里甚至成为了喀麦隆人闻之色变的存在,被冠之以十分骇然的名字——“喀麦隆杀人湖!”

那么1986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这个原本的人间仙境,一下变成了“杀人湖”?

1、可怕的尼奥斯湖,一夜杀死1700多人

约瑟芬·尼瓦克生活在尼奥斯湖边上的加姆尼奥村。

这里相对闭塞,但得益于丰富的水资源和泥土富含的矿物质元素,人们得以过着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农牧生活,非常和谐。

1986年8月21日,尼奥斯湖开始步入夜色,人们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劳作,纷纷回到家中,享用喷香的饭食与妻儿的环绕。

突然,从尼奥斯湖的方向陆续传来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巨响。

声音很快把附近村落的静谧打破,人们纷纷跑了出来,朝湖泊的方向望去。

接着,一声震聋发聩的爆炸声很快席卷而来,人们清楚地看到整个尼奥斯湖的上方,尽是一片水雾,瓢泼的湖水以极快的速度向四周的丛林飞溅而去,就好像是有人朝湖里扔了深水炸弹一样。

一下子,整个尼奥斯湖周围乱成一团,飞禽走兽或四处乱窜,或往天高飞。

人们也被吓得惊慌失措,尖叫声、呐喊声、哭泣声一下子充斥着这个本该静谧的村落。

就在男人们壮起胆子想要往湖边走一探究竟时,突然一阵微风吹过,伴随着一股沉闷、怪异的味道扑鼻而来后,原本聒噪的村落,喧闹的丛林,瞬间变得死一样寂静。

头脑一阵迷乱之后,约瑟芬·尼瓦克看得清清楚楚,原本自己哭闹的女儿突然安静了下来,然后便直勾勾往地上倒去。

他还没来得及一个箭步去抱起女儿,胸口就变得压抑、沉闷起来,甚至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

下意识间,约瑟芬·尼瓦克本想大喊呼救,但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喉咙就像被人卡住一样,说不出话。

紧接着,无力与窒息感,瞬间向四肢,身体扩散,他还没走到女儿面前便已瘫倒在地,意识渐渐模糊,直至完全昏迷……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村落外面的人发现这里的人失联后,政府陆续派出考察团和救援团抵达村子。

当救援人员一迈进尼奥斯湖方圆20公里左右时,马上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

原本到处是飞禽走兽的丛林,一下变成了死气沉沉的模样,到处都是动物的尸体。

越往里走,动物尸体越多。

等到救援人员赶到第一个村子后,更被吓得目瞪口呆,只见遍地村民脸色惨白、四仰八叉地倒在家门口、饭桌旁和小路上。

并且从死者脸部痛苦、扭曲的表情来看,就好像生前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一样。

越靠近尼奥斯湖的村子,场面就越令人害怕。

当救援人员趟过大片的尸体时,就好像走在地狱路上一样,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几乎无一生还。

初步统计,尼奥斯湖附近竟有近1700人死去,牲畜无一生还。

等到来到尼奥斯湖时,救援人员明显感觉到一股刺鼻、窒息的气息。

往湖里一看,从湖四周裸露的淤泥来看,湖面至少下降了近一米,周围丛林到处是淤泥、死鱼,连参天的大树都像被轰炸过一样冲得七零八散,整个尼奥斯湖都泛着一股猩红的颜色。

“会是炸弹吗?”有人提出疑问。

然而假设一提出来,很快被否定。

因为从四周死去的动物和人来看,全无半点受伤的痕迹。

如果是炸弹,绝对做不到杀人于无形。

其次,在喀麦隆这样的小国家,要制造拥有如此毁天灭地的炸弹,几乎难于登天。

就像福尔摩斯说的一样,排除了种种不可能,剩下的那一个尽管再不可思议,也是事实。

救援队和考察团在一番分析后最终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很明显,尼奥斯湖才是制造此次大规模杀戮的罪魁祸首!”

那么也就是说,原本美丽静谧的尼奥斯湖,一夜之间变成了可怕的“杀人湖”,直接剥夺了近1700人的生命。

尼奥斯湖怎么了?它为何一下夺去了1700多人的性命呢?

2、科学家介入,真相浮出水面

由于伤亡无比惨重,引得喀麦隆政府震惊之下迅速向国际组织求助,组建了一支最优秀的科学调查团赶赴事发现场。

美国密歇根大学的教授乔治·宁和美国地质勘探局的科学家比尔·伊万斯抵达后分析认为,能造成如此大规模伤亡的原因不外乎四种——炸弹、传染病、食物中毒和生化武器。

首先炸弹可以排除掉,因为从现场痕迹来看,死去的动物和人们的尸体,没有半点受伤痕迹,并且炸弹不可能仅仅炸死人而不破坏周围的房屋建筑。

从观察来看,人们居住的房子,乃至村子附近的丛林,均无半点被冲击波冲击的迹象。

其次是传染病。这点也可以排除掉。因为从现场医生和生物学家的检测来看,无论是动物还是死去的人身上,均未检测出具有大规模杀伤力的传染性细菌或病毒。

食物中毒很快也被排除。据幸存的村民介绍,事发前人们并未聚餐,而医生在村民们的饭食中,也未检测出任何致毒物质,当然饮用水中也没有。

最后是生化武器。生化武器分为毒气与细菌弹。按道理来说,只有生化武器才能够拥有如此致命、杀人于无形的威力。

科学家们首先排除了细菌弹,考虑极有可能是毒气。

然而,方圆20多公里,都没有半点毒气残留的味道与痕迹。并且从空气检测来看,这里的空气根本不含有任何致命的毒气。

并且,如果是毒气致死,死者脸部、口鼻乃至身上,多少会有中毒迹象的。

但是从医生现场诊断来看,村民们身上并无毒气中毒的迹象。

这样一来,生化武器也不成立。

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害死了这里的人们呢?

就在科学家们一筹莫展时,检测空气成分时,一个数据突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空气中的二氧化碳严重超标!

为什么这里的二氧化碳会如此超标呢?

接下来科学家们又带着这个疑问来到了核心区域尼奥斯湖。

一到湖边,大家就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窒息感,同时空气中还弥漫着一层淡淡的臭鸡蛋味。

这个现象瞬间被敏锐的科学家们捕捉到,乔治·宁第一反应后就把眼睛死死地盯着泛着猩红的尼奥斯湖。

从尼奥斯湖的现场来看,周围树木似乎都被爆炸所裹挟的湖水冲倒,到处是污水、淤泥和乱石泥流,就连湖面也有近1米多的淤泥裸露出来。

科学家们几乎不约而同地便想到,一定是有一场大爆炸在尼奥斯湖发生了,而酿成此次惨祸的罪魁祸首,正是这次大爆炸。

那么也就是说,接下来只要提取湖水中爆炸的残留物,也就离真相不远了。

3、致命的凶手,浮出水面

很快,湖水的检测成分便出来了。

令人意外的是,湖水成分中,并无半点烈性炸药的残留物。

那么至少可以说明,这不是一场人为制造的爆炸。

随着又一个怀疑被排除,另一个异常的数据又跳了出来。

从数据来看,湖水中的二氧化碳含量竟然严重超标,含量甚至超过了我们日常喝的气泡水。

显然,这个数据绝对是异常的,搞不好真凶就潜藏在它的背后。

很快地质科学家比尔·伊万便通过现场检测、走访和大量资料比对断定,自己一行人正位于一处沉睡已久的火山口附近,而尼奥斯湖正是火山口凹陷积水所成,恰恰是火山口的中心地带。

这样一来,所有矛头都指向了火山,真相似乎瞬间明了。

早在2年前即1984年的一天,同样是喀麦隆的另一个湖泊“莫罗温湖”,也发生了一次奇异的大规模伤亡事件。

事发后,美国罗德岛大学的哈拉杜尔.西古森教授很快通过大量科学严谨的调查、分析得出结论——此次爆炸伤亡的罪魁祸首全是“莫罗温湖”底的火山所释放的二氧化碳所造成的。

看着眼前的尼奥斯湖,比尔·伊万的心中已有了相当把握的论断,确认此次事件确与2年前的“莫罗温湖”如出一辙,都是火山释放的二氧化碳惹的祸。

我们都知道,二氧化碳本身并不致毒,我们日常喝的汽水,乃至空气中,都有相当含量的二氧化碳。

那么它到底是如何闯祸,害死那么多人的呢?

接着,比尔·伊万和科学家们又陆续走访了此次事件的幸存者。

当听到幸存者说事发前曾听到尼奥斯湖有“噼里啪啦”的声响传出,最后是一声剧烈的爆炸后看到高达几十米的水柱时,所有科学家心中都已彻底明了。

接着,科学家又通过尼奥斯湖湖水成分和2年前的“莫罗温湖”的湖水成分进行比对,发现二氧化碳等成分几乎一模一样。

那么也就是说这次爆炸的机理,也是一样的。

原来,由于“尼奥斯湖”位于火山口,火山由于常年休眠并未爆发,然而深埋地下的内部岩浆却一直暗流涌动,翻腾的岩浆不停地制造出大量二氧化碳,经过岩缝释放到湖水里。

由于在不同等状态下,气态二氧化碳密度比液态水还小,所以还能像气泡水一样向上翻腾,排出富含二氧化碳的气泡。

这些气泡中的二氧化碳,一部分被排到空气中,也有一部分重新融入到了湖水中。

由于“尼奥斯湖”水深达数百米,所以使得湖水温度产生了上下两种明显分层,上层水温在阳光和空气影响下,明显会比下层湖水高出十几度。

而二氧化碳溶于水的特点是温度越低,溶解度越高。

也就是说由于底层湖水,在低温的影响下,显著地加大了对气泡中二氧化碳的溶解吸收,直到达到一个相当饱和的状态。


(资料图)

这种饱和状态,使得下层水的密度,远远比上层水要高,吸收了大量二氧化碳的下层水,集聚在湖底,压迫火山缝隙口排出的二氧化碳等气体,形成一个十分庞大的气泡,蛰伏在湖底,蠢蠢欲动。

原本正常来说,这种自然现象,只要没有外力干扰,便会维持一个长达成百上千年的动态平衡。

虽然湖面依旧陆续有大量气泡排出,但绝不会产生爆炸性排气,除非有外力搅乱了上下层湖水的平衡,使其发生倒灌回流,给蛰伏在湖底的大气泡以可趁之机。

4、一次泥石流酿造的惨祸

那么,到底打乱这个平衡的外力是什么呢?

很快科学家们便把眼光放到尼奥斯湖猩红的颜色上。

与此同时,科学家们还观察到尼奥斯湖沿岸由于连日来的降雨,有多处山体滑坡泥石流的迹象。

如此一来,想当然便可得出推论——正是灌入湖底的泥石流,打破了湖水的上下层平衡。

也就是说泥石流大量的灌入湖水,其中的石块、淤泥因为重力的作用,迅速沉入湖底。

在这过程中,由于泥石的灌入,瞬间搅乱了湖水的上下层平衡,使得原本微妙的压强差平衡瞬间紊乱,而湖底的大水泡便抓住这千钧一发的机会,汹涌地朝密度小的水域挤出。

没有了高密度湖底水的桎梏,大水泡在气态作用下,由于密度远比上层液态水小,一下猛烈地朝湖面排出。

排出时,刚开始是几个小气泡,所以人们可以听到明显“噼噼啪啪”的声音,接着大水泡便汹涌地裹挟至水面,所产生的巨大能量破空爆炸,并把湖水冲起人们肉眼可见的水柱。

同时湖底的铁磷矿元素由于湖水翻腾,一下上升到了湖面,与空气接触被氧化成令人触目惊心的猩红色。

而大量的二氧化碳排出后,由于密度远远比空气大,所以会聚集在一起,在水雾的作用下,形成一块压着湖面的巨大云团。

同时,被气泡裹挟而出的还有火山所产生的大量硫化气体,也就是一阵风吹过人们闻到的臭鸡蛋味儿。

原本二氧化碳是无毒的,我们的呼吸都会吸入呼出大量二氧化碳,但是由于高浓度的二氧化碳充斥在空气中,会把其他空气都排挤走,造成一个全是二氧化碳没有氧气的窒息空间,所以会让人缺氧而死。

随着气流送风,这团二氧化碳云团会慢慢以尼奥斯湖为中心,向四周空气溶解扩散。

所以,这股致命云团首当其冲袭击的便是湖边的加姆尼奥村,直接使人们窒息——昏迷——死亡。

这也是死去的动物和人身上,没有半点受伤痕迹和中毒迹象的原因。

然后,这股云团随着时间增长,范围扩大,在席卷了尼奥斯湖方圆20公里的一切生灵后最终消散于空气中,逃遁无踪。

至此,酿成此次震惊世界惨祸的罪魁祸首,总算被揪出。

那么如何根治这个“杀人湖”不再“发怒”杀人呢?

科学家们和当地政府就给它想了个办法,于2001年1月,经过多年的摸索、实验、尝试,最终在湖里插了两根长达几百米的排气管,以定期排解它的怒气值。

2009年的时候,喀麦隆政府已经不再满足于区区两根排气管带来的安全感,又花大力气、大价钱给它装上了虹吸装置,通过虹吸把湖底的水和气体,以时速上百公里的水柱,飙到空中50多米,让尼奥斯湖尽情地宣泄着它的怒气。

虽然今天的尼奥斯湖,早已不是曾经人人闻之色变的“杀人湖”,周围又恢复了飞禽走兽、芳草萋萋的模样。

但是,这个曾经静谧的人间仙境,再没有之前的人间气,喀麦隆人致死都不愿意涉足这里,因为这里不仅是成为了的禁忌,更是有他们无限哀伤的地方。

参考资料:

吐雾杀人的神秘凶手——尼欧斯湖 <期刊>·基础科学·自然科学理论与方法;《生命世界》

尼奥斯湖杀人事件:一个小小饱嗝竟致超千人死亡——中科院物理所

关键词: 二氧化碳 科学家们 也就是说 救援人员 飞禽走兽

责任编辑:Rex_14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