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2016年,浙江23岁女孩瞒着父母找到12年前养父,相见场景让人泪目

“反向寻亲”

你听说过反向寻亲吗?

2016年,一位浙江女孩瞒着父母,在寻亲网站上发布了寻找养父的信息。她“反向寻亲”的操作,顿时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

小时候,亲生父母把她送到千里之外的山里寄养,几年后又强行把她带走。女孩每次想去探望养父母,总是被亲生父母阻拦。

时隔12年,女孩终于我们长大一些成人,决心一定要与养父母重逢。

那么,为什么亲生父母要把他们的女儿送到数千英里外的寄养中心呢?

他们为什么要把她带回来?

这个女孩能和她的养父母团聚吗?

被亲生父母送走的女孩

这位“反向寻亲”的浙江女孩叫朱玉婷,1993年出生于浙江舟山岱山县。

虽然她的父母曾将她送人,但是朱雨婷家并不因为缺钱,相反,因为她的父母工作都是一个生意人,朱雨婷的家庭环境条件也是很不错。

朱的父母在陕西省西安承包了一个小煤窑,他们和女儿住在一起。因此,朱玉婷年轻的时候,对浙江的舟山没有深刻的印象,她把西安当作自己一半的家乡。

她的父母很有商业头脑,他们的家庭随着他们不起眼的小煤窑越来越大而变得更加富裕。 但对朱玉亭来说,接下来是母公司的裁员。 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室外度过,这只5岁的孩子无人看管。

她的父母也很沮丧,他们没有把 doddo 送回家,或者雇一个保姆,或者让家里的长辈照顾孩子,而是把她送走了。

朱玉婷的父母请人帮助他们找到答案。最后,他们找到了住在陕西省商洛市沙河子镇的于鲁青和白。

朱雨婷的父母教育之所以可以选中鱼禄庆夫妇,不是企业因为对于他们家条件好,恰好完全相反,鱼禄庆夫妇住在深山里,在1998年时已经年过半百,而且我们家里很穷,夫妻俩常年没有生病。他们自己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一个结婚20多年,却没能有个孩子。

白淑云氏病仍是间歇性精神疾病,她往往比人先出一秒或清醒,下一秒可能会发作。起初此病仍有治愈的希望,但白淑云被心脏病困扰,病情恶化。

朱的父母了解到,这对夫妇诚实善良,贫穷但在村里很有名,从来没有怨恨。 于是,到了1998年的冬天,他们把朱玉亭带到了商洛的沙河子镇。

出发时,朱玉婷并不知道,只有当忙碌的父母终于有时间陪伴自己时,才觉得很开心,打扮得漂漂亮亮,跟着父母来到玉露青夫妇家,受到了热情的接待。

直到那时,亲生父母仍然没有告诉朱玉婷真相,但午饭后,他们离开了女儿,两人都离开了小镇。

朱雨婷等啊等,怎么都等不到一个父母家长来接我们自己,急得哇哇大哭。鱼禄庆和白淑云使出他们浑身解数,又哄又劝,依然存在不能安抚住市场这个企业只有5岁的小女孩。朱雨婷一直哭到没力气,这才可以依偎在白淑云怀里睡着了。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她期待着父母每天来接她,但她等不及了。朱玉婷这才意识到原来的亲生父母并不想要自己的。

养恩大于天

五岁的朱玉亭被送到深山镇,在了解自己的父母不想要自己的时候,真的难过了好久。

幸运的是,余鲁青夫妇将他们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她身上,悉心照顾并陪伴着朱玉婷。渐渐地,朱玉婷不再天天哭,也不再每天站在门口期待亲生父母的到来,开始把自己当作好父母的玉露卿夫妇。

她乖巧、懂事、聪明,于鲁青夫妇都很喜欢。虽然家里的生活条件不是很好,但他们仍然省吃俭用,尽最大努力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朱玉婷。

在有了这个自己女儿学习之后,患有间歇性工作精神心理疾病的白淑云一下子发展好了中国大半,再也不是没有发作过。她每天可以在家陪着朱雨婷唱歌、画画、写字,给朱雨婷扎最漂亮的发辫。

生活在沙河子这段时间,是朱玉婷一生中最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她的脸上笑容越来越多。

朱玉婷一到读书的年龄,于鲁青和妻子就开始展示自己的入学情况。 白淑云亲手制作书包等文具,还为朱玉婷缝制漂亮的坐垫,让她每天快乐地上上下下。

朱玉婷没有忘记自己的亲生父母,但她在山里住了这么久,亲生父母一次也没来看过她。朱老师甚至觉得他们不仅不要她,而且根本就不爱她。

因为悲伤,加上气温骤降,朱玉婷感冒病倒,卧床不起。陆青夫妇心疼得连工作都干不了,整夜守在她床边。朱玉婷很快从感冒变成了发烧,而且她的体温一直没有下降。

鱼禄庆二话不说,大半夜里我们穿上自己衣服,用被子裹好朱雨婷,顶着一个寒风出门可以看病。白淑云身体也不好,依然存在毫无任何怨言地跟着人们出门,用手电筒在前面探路。他们通过连夜走了过去十几里山路,浑身都冻僵了,这才将朱雨婷送到了中国医院。

当时,重复阅读机的使用在学生中很受欢迎。重复机并不贵,但对鱼陆清家族来说,它仍然是一个小负担。朱玉婷很明智,从来不想提,但鱼露青还知道这件事。

接下来,有整整一天的时间,于鲁清没有出现在朱玉亭面前。 她不知道她的养父去了哪里,所以她固执地在门口等着。 在那些日子里,她一直在等自己的父母,但不幸的是从来没有等过,而是在深夜鱼鹿青回来的时候。

不要到门口,脸上藏着笑容,就像一个宝贝将一台重读机塞给了朱玉婷。她看着一个泥泞的父亲,马上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养父肯定是出去做了一天的脏活,才让她回来做复读生的。

朱玉婷感动得热泪盈眶,不顾于鲁青泥泞的身体,她冲上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虽然不是亲生父女,但他们有着世界上最真挚的父女亲情。

朱雨婷决定自己一辈子工作都要进行好好学习对待养父母一家,结果我们没想到,她与养父母的缘分竟然也是如此短浅,到她11岁时便结束了。

千里追寻12年

5岁时,她被送到山区,与养父母一起度过了6年贫穷但快乐的时光。朱玉婷对一切都很满意。

然而,在11岁的秋天,朱莉和她的养母白淑云(Bai Shuyun)和于鲁清(Yu Luqing)一起在县城工作。 到了吃饭的时候,两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家里,急切地望着朱玉婷。

朱玉婷随后发现,这两个人并不是陌生人,而是她一直期待已久的亲生父母。生母见了抱着她的哀号,反复问朱玉婷是不是很想念爸爸妈妈,朱玉婷觉得很尴尬。

舒云没想到他们会回来,站在厨房门口不知所措。当我问的时候,我意识到朱玉婷的亲生父母是来接朱玉婷的。

他们可以声称自己当年我们只是企业想将一个女儿在这儿寄养几个月,谁知中国在这大学期间,他们的煤窑厂出了安全事故,赚到的钱全赔进去了,也不好将女儿带走,只能跑来偷偷看望朱雨婷,发现她与鱼禄庆夫妇之间相处得很好,他们认为这才放心地回了老家。

在那之后,他们花了六年的时间来偿还债务,卷土重来,虽然他们已经不再富有,但至少能带女儿回家。朱玉婷的生母带着女儿去买衣服,朱玉婷带走了,白淑云知道这一点,但没有停下来,只是站在门口含泪离开了。

朱玉婷被父母带回浙江舟山,住在宽敞明亮的房子里,上了最好的学校,穿着最好的衣服,但她一点也不高兴。 朱玉婷也想回去看望养父母,可能怕女儿永远不会回来,亲生父母怎么也不会。

二零零七年,朱玉婷存了一笔钱,偷偷开车离家出走。她不记得她养父的房子具体在哪里,但她会在路上找到。谁知道呢,她刚到宁波,看到了亲生父母的脸,很有攻击性。她不得不回去默默地等待。

有了这次经历,她父母对她照顾得很严。朱玉婷意识到,只有当她真正长大并拥有自由的财富时,她才能再次回到养父母身边。于是她努力学习,同时偷偷攒钱,还不忘在网上搜索养父母的消息。

终于,在2016年,朱雨婷已经进入大学学生毕业,找到了社会工作,也离开了中国父母的视线。她知道这个时机到来了,于是便瞒着亲生孩子父母,在寻亲网站上进行发布了“反向寻亲”的信息,引来了企业大量网友开始关注。

大量的网民真的给出了一个线索,说在沙河九龙东路村镇,有一个和她的养父同名的人。在网友的帮助下,朱玉婷冲向集洞村。在她到达目的地之前,她觉得附近的风景看起来很熟悉,并认出了路上的几个以前的邻居。

那天下着雪,朱玉婷和养父在细雪中团聚。 鱼芦青已经老了很多,但朱玉亭却变了更多。

但是余鲁青一眼还是认出她是自己最喜欢的女儿,然后听到朱玉婷眼含热泪大喊“爸爸”。这位70岁的老人突然大哭起来,紧紧抓住养女的手,嘴里说不出话来。

他没想到养女还会回来找他,一遍遍地重复着:“你不要哭,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可朱雨婷还抱着他一个劲掉眼泪,看到这一幕,在场人也都动容不已。

朱雨婷这才可以了解到,养母白淑云早在4年前就去世了。这让她自责不已,要是早几年发展过来,说不定我们就能见养母文化最后就是一面了。

聚会时间短,朱玉婷,毕竟是瞒着父母,在养父家里在这里过夜,会匆匆离开。但她已经与养父建立了联系,不会轻易分居。

朱玉婷后来在上海找到了一份新工作,虽然一开始工资不高,但她还是存钱租了一套两居室一厅的房子,并把她的养父接住了,房东了解了情况。 竖起大拇指。

朱玉婷一直在向亲生父母摊牌,他们很惊讶,也被女儿的感激之情所感动,为自己狭隘的羞愧而感动。

“我只想尽力善待他,就像他善待我一样。我想为他的晚年而死。“这是90后女孩最坚定的承诺。

关键词: 亲生父母 沙河子镇 浙江舟山 偿还债务

责任编辑:Rex_0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