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节育环确认尸体身份,竟是被通缉女逃犯,2016年湖北荒山焚尸案

2016年2月7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根据我国的习俗这一天是除夕,湖北某地一个大山脚下,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年夜饭。此时山村里突然驶来好几辆警车,就在众人不解之时,有人传出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后山上发现一具被烧焦的尸骨!今天这篇文章,猫sir便跟大家来聊一聊这起除夕夜发现的命案。

此后在报警人的引导下,警察纷纷进了山,因为山深树大,不一会儿就看不见人影。到了现场之后即便是从警多年的老刑警也觉得凶手的手段未免过于残忍。法医发现,现场遗留的尸骨是俯卧位,只有头颅和脊椎了,他们根据专业知识和经验判断,死者应该是一名女性,年龄在30-40岁的样子。法医说:

“如果死者是在被焚烧之前死的,那么在被高温灼烧时,死者会本能地翻滚,那么她身上的火势会引燃周边的草木,但是现场却没有这样的情况,说明被焚烧的时候她已经死亡,没有知觉了”

在现场,勘验的民警除了发现被烧焦的尸骨之外,还在现场发现烧焦的鞋子一只,另外还有一个圆形的铁环,这东西与案件是否有关民警并不清楚。

深山之中发现一具无名并且烧毁的尸骨,并且有很大可能性存在他杀,这立即引起当地警方的关注,并组成专案组,全力侦破该案。但此时摆在民警的面前的疑问有太多,例如死者的身份、发现尸骨的地方是否是第一现场以及案发的具体时间是什么?线头太多,专案组的民警都知道这是一场恶战,但是如此残忍的杀人手段,他们也暗暗下决定,一定要抓住凶手。

专案组民警多头开展工作。其中有一组便在案发现场的乡村进行走访,都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他们希望通过走访得到一些与案有关的线索,而这也是最普遍的一种侦查方法,虽然耗时耗力,但往往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之一。经过多日的走访,周围的村庄都说近日没有发现有人员失踪的情况。

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其中一个村庄的村民李大爷向民警提供了一条线索,2015年12月份初的样子,李大爷去发现尸体的山上祭祖,当时就看到山上冒烟,不知道是谁在烧什么东西。其实这个时间段在山上祭祖的人多,烧东西也正常,但是凭着多年的生活经验,他觉得那天在山上看到的烟并非是谁家在祭祖焚烧祭品。他说:

那烟黑乎乎的不正常,应该是在烧什么东西,而且能闻到一股臭臭的味道,格外的不正常

虽然李大爷发现那天在山上腾起的烟雾不太正常,但是他也没有往心里去,所以也就没有报警,这条线索是否有用,侦查人员并不确定,但是此后法医通过相关的鉴定与专业知识分析,也得出一个大概的案发时间,他说:

以我12年的法医经验判断,可断定她的死亡时间应该是二到三个月的时间

这个死亡时间与上述李大爷所讲的2015年12月初看到那股不正常的烟雾是很接近的,于是专案组大胆猜测,死者遇害的时间就在2015年12月份。遇害时间有了,那么这个被害女子到底是谁呢?通过受害人的身份,然后围绕她的关系人进行摸排,这样确定嫌疑人身份才最快、最准,但是通过走访与DNA鉴定,均一无法确定受害女子的身份。

除夕夜,这样一起命案不胫而走,使原本沉浸在春节喜气洋洋氛围中的村民心中也多了一分担忧。当地村民都说这是一起无头案,荒山野岭的,杀了一个人,警察怎么能破掉案?凶手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抓到的。那么这个凶手今后会不会再次作案,这让一些村民为自身的安全担忧起来。

这让当地公安机关倍感压力,为了全力侦破此案,专案民警春节无休。案发当天晚上召开案情分析会,一直持续到大年初一的早晨,由此可见警察同志们也是牟足了劲要尽快侦破此案。因为现场遗留的物证太少,走访又一无所获,本案也似乎陷入僵局,但是在经验丰富的老刑警眼中,想要获得线索还得从现场开始查起。

此后侦查人员再次前往案发现场,并进行了地毯式的排查,最终在离中心现场不久处发现一部智能手机,该手机充电后能正常开启,但却没有电话卡,手机内的通讯录等信息全部被删除,但是通过侦查人员的不懈努力,还是在概手机内发现了一张女性的自拍照片。那么这部手机与案件有无关系?手机内的女性照片是受害女子吗?

为了排查该部手机是否与本案有关,侦查人员针对手机本身是否是村民上山时遗落以及手机内提取的女性照片是谁这二个问题再次对周围乡村进行走访。最终经过大量的走访工作,案发四周的村民均表示没有丢失过手机,同时也不认识手机中的那名女性照片是谁。此时侦查人员大胆地猜测,该手机可能就是凶手或是受害人所有。

那么案发周围山村村民不认识手机中的女子,该女子会不会是当地县其他乡镇的居民呢?此后侦查人员通过张贴悬赏通告、走访等方式再次进行摸排,但是多日下来,也没有收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与此同时,法医们也在紧张地对现场收集的物证进行进一步的检验,当时现场共有三件物证疑似与本案有关,分别是:

手机一部、烧焦的鞋子一只、一个圆形的铁环

对于这枚现场的铁环,有过在妇科医院工作经历的法医说,他知道这是一枚女性使用的节育环。而这种节育环在当时已经很少有女性会使用了,也就是说,如果该节育环是受害女子的,那么通过摸排医院、乡镇卫生院,有可能会找到受害女子的身份。此情况十分重要,于是侦查人员立即前往本县与周边县区范围内的医院进行摸排。

终于在隔壁县的一家医院内,当侦查人员将那张手机里的女性照片拿出来时,医院妇科医生认出了该女子,据医生说,当时照片中的女子前往医院看妇科病,并且上了节育环,因为时间不长,并且来看过几次病,所以记忆深刻。

照片中的女子自称周梅,在该医院周围租房子住,在2015年12月份之前多次前往该医院看病,但是此后便没有再来过,因为该医院没有登记周梅的详细的信息,目前能知道的就这些了。虽然信息量有限,很可惜的是没有获得到周梅的身份证信息,但是侦查案件往往都是曲折的,而上面的信息对侦查人员而言已经是信息量很大了。

根据该医生所说,这名叫周梅的女子很可能是在周边的出租屋内居住或是在宾馆长住,于是警方加大对上述二个地点的排查。终于侦查人员在一家小旅馆里发现了线索,该旅馆的贾老板说认识照片中的女子,只知道她姓周,与一名张姓男子系夫妻租住在他的旅馆里,他也没有登记两的身份证,不过却登记了他们的手机号,而两人在2015年12月6日突然搬走的。

对于这两人的去处,贾老板这样说道:

“他们有什么事也不会跟我说,我跟他们也不沾亲带故的,他们想走就走,姓周的女子在洗浴中心上班,姓张的男子在周围摆地摊卖熟食”

此后侦查人员拨打了贾老板提供的手机号,均显示关机,另外因为二个手机都没有实名注册,所以也无法查到机主。此后侦查人员前往洗浴中心,发现周梅已经离开了,而经打听那个姓张的男子也好久没有出摊了。此后经过其他的方法,侦查人员找到了与周梅熟悉的一个男性朋友。

据该男子说,周梅是案发地所在县下面一个乡镇的女子,因为在老家爱赌博欠下了许多钱,所以跑来隔壁县躲债,之后在洗浴中心给人按摩。那么周梅与张姓男子离开小旅馆后去了哪儿呢?侦查人员调取了周围的监控,最终找到在他们离开当天中午有乘坐出租车的记录,于是便找到了出租车司机,虽然时隔二个月,但是司机对拉送这对男女的印象很深。

因为这一单该司机收到他们100元,这样的活不是常有的,据司机师傅说,他当时将周梅与张姓男子送往了一个山村的山脚下,而该山村就在案发现场的山脚下,此时侦查人员便可以确定周梅就是他们在山上发现的那名被害女子,受害人身份确定了,那么嫌疑人是否就是那名与她同车的张姓男子呢?

此后侦查人员在案发地的一些乡镇棋牌室进行走访,其中就有人说认识照片中的女子,还说他与照片中的女子是同村子的,她叫郑萍。由此看来,该女子并非周梅,真实的姓名叫郑萍,而当侦查人员在公安系统内查询郑萍信息的时候却大吃一惊,因为她居然还是一名被通缉的网上逃犯。

原来郑萍在2015年9月份拿刀砍伤过一个女子,这个女子是一个叫张盛的男子妻子,而郑萍与张盛当时在谈恋爱,砍伤张盛妻子的郑萍此后便离开了家,一直都没有回来,而此后不久张盛也离开了家。原来张盛也嗜赌如命,而张盛已婚还有三个孩子,两人因赌结缘,此后便发生了关系,后来张盛更是将郑萍带回家中。

经过DNA鉴定,确定了山上的死者就是郑萍,此时张盛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就在民警寻找张盛的时候,2016年2月16日正月初九,张盛正在家中设宴款待亲友,侦查人员闻讯赶往其家中并将张盛抓获。而据张盛所讲,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一段孽缘,张盛有妻有儿女,因为妻子厌烦其赌博让他不愿意回家,此时他遇到郑萍。

郑萍说她只想跟张盛谈恋爱,过日子,不需要结婚,这也满足了张盛不想离婚的想法,于是两人以恋人关系同居,但是同居后张盛发现郑萍脾气不好,并逼迫他与妻子离婚,甚至多次拿张盛的小孩的性命作威胁,这让张盛忍无可忍,最终下了决定要害死郑萍。

最后说一句:自古奸情出人命,不信你问西门庆。

朋友们,对此你怎么看,欢迎在下方留言,交流。#法咖谈知产##正能量普法团#

关键词: 案发现场 洗浴中心 一个圆形 死亡时间 人过留名

责任编辑:Rex_0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