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13年四川独居老人惨死家中,床底发现带血榔头,警方查出残忍真相

2013年6月底,天气逐渐燥热,四川旺苍县金溪镇大坝村的几位老人,正聚在村口一起打麻将。

本村村民何军红来到她们跟前,询问是否看见自己的母亲张祝英。

“说起来我们都好久没看见你妈了,我们还以为她跟着你去县城了。”

“没啊,我以为她一直在家,给她打电话也不接。”

简单的交谈后,何军红朝母亲家中走去,可没一会的功夫,村民就看到何军红一脸惊恐地从家中跑出来,大喊着母亲张祝英死了。

何军红

几个月没见面的母亲,此刻正躺在家中的床上成了一具腐尸。何军红惊慌之余,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经过一段时间的缜密调查后,警方带走了何军红的亲姐姐何文娟。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亲生女儿对母亲痛下杀手?其中是否另有隐情?

老宅惊魂,独居老人惨死家中

何军红和大多数普通农村青年一样,长期在县城打工过活。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这次回家也只是呆两天。

自从父亲离世后,母亲张祝英便独身一人住在老屋中,这次回家前,母亲老是念叨着屋子有几处漏水的地方,何军红想趁自己还没离开前替母亲修理一下房顶。

他来到母亲家门口,发现大门紧闭上了锁。何军红知道母亲有跟同村老人打麻将的习惯,他决定去村口询问一下。

经常和母亲一起玩耍的几位老人,却表示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过母亲张祝英了。

张祝英性格有些孤僻,年过六十的她身子很是硬朗,母亲不在村里,何军红猜测她会不会出门走亲戚了,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后,对方一直不接通。

何军红越想越觉得蹊跷,母亲张祝英好像突然消失不见了,他着急忙慌地再次赶到母亲家门口。

何军红用力踹开母亲家的大门,在家中搜寻一番,终于在家中卧室里看见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的母亲。

“妈,你在家啊!大门是谁给你锁上的啊?”

何军红叫了几声,见床上的张祝英竟然一动不动,他上前查看,翻开母亲身上的被子,何军红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尖叫出声。

只见床上的老人,此刻已经高度腐烂白骨可见,场面十分恐怖。何军红吓得跑出家门,惊叫声引来了周围的邻居,冷静下来的何军红立刻选择报警。

独居老人突然消失几个月,竟然惨死在自家床上,村里人开始议论纷纷。

警方封锁了现场,法医带走了张祝英的尸体准备做详细的鉴定。

很快法医的鉴定结果下来,张秀英死于头部受创,老人的头部有明显重物击打的伤痕,明显排除老人自杀的可能,她是被人猛烈击打头部而死。

经过对现场地毯式的搜索,警方在屋内床下发现了一把生锈的锄头,锄头上还有已经干涸的血迹,经过检验上面的血迹属于张祝英,这把锄头就是杀害张祝英老人的凶器,这是一起恶性的杀人案。

警方开始针对案件展开调查,凶手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杀害老人?老人死了这么久,为何现在才被发现?

首先,警方对张祝英老人的人际关系展开调查,询问了附近的邻居案发距今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状况,邻居们表示张祝英一直独居,跟人来往不密切,这几个月大门锁着,他们以为张祝英去了女儿家或者去了县城儿子何军红的住处了。

当警方询问村民张祝英是否跟人结仇时,邻居们的回答让警方有些意外。

“她跟村里人没有什么仇怨,不过她儿子跟她关系一般,以前经常和她吵架!”

这番话让警方不得不把目光放到何军红的身上,难道是何军红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吗?

儿女双全,老伴早亡

张祝英老人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可是她的身子骨却格外的硬朗。老伴在几年前意外出事去世了,得到了一笔二十多万的赔偿款,这笔钱一直被张祝英存在名下。

儿女成家后,张祝英为了不给儿女添麻烦选择住在老宅。

张祝英

何军红年龄最小,上面有个姐姐何文娟,夫妻俩从小对何军红疼爱有加,没想到长大后的何军红性格却格外叛逆,一点不顺心就会跟老两口起争执,反而大女儿何文娟从小让人省心不少。

在外人眼里,张祝英的一对儿女,女儿乖巧懂事,儿子不学无术。长大后的何军红,年纪轻轻就辍学,在老两口的敦促下才做一些零散的工作维持生计,可是何军红懒惰的性格经常造成工作上的失误,每份工作都干不长久,所以也赚不到什么钱,张祝英夫妻俩反而还要贴钱给他。

一来二去何军红就变得更加懒散,直到成年娶妻生子后,他也依旧保持着啃老的习惯。儿子的不争气让张祝英老两口心力憔悴,因为何军红好吃懒惰不上进,妻子也经常跟他发生争吵,最终两人感情不和离婚了,妻子带着女儿离开了何军红。

彼时的何军红已经三十多岁,本该是家庭美满幸福的年纪,他却弄得妻离子散。何军红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打击而奋发努力,反而更加颓废,索性也不出门打工了,只要没钱就会去跟父母要。

2009年,在家的张祝英突然接到了丈夫工地上的电话,告知她丈夫何志成发生了意外不幸身亡。这个消息对张祝英来说犹如晴天霹雳,老伴的去世对张祝英来说无异于致命的打击。

很长的一段时间,张祝英一直陷入悲伤的情绪里闷闷不乐,这个时候儿子何军红竟然还来跟她要钱,这让张祝英气愤不已,坚决表示不会再给何军红钱,一气之下还要跟何军红断绝关系。

母子俩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引得周围的邻居前来劝架,何军红见状也放出狠话,表示不会再跟母亲要钱,并且赌气直接去了县城打工,从此母子俩的关系陷入僵局。

何军红一直在县城打工,很少回村。张祝英不得不经常跟女儿何文娟吐槽,因为何文娟远嫁外地,母女俩经常电话联系,前几年何文娟还会接母亲去自己家小住一段时间。

几年过去,何军红的心智也逐渐成熟起来,他平时过年过节也会回村看望母亲,两人的关系也逐渐缓和很多。

母亲的突然离世,让何军红不能接受。面对警方的质问,他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是我亲妈!我怎么可能会杀了她?而且我刚回村不久,今天刚去看她。”

何军红极力否认杀害张祝英的行为,警方在这时也发现了其他线索,排除了何军红的嫌疑。

案件疑点重重,凶手另有其人

警方通过对现场仔细的勘察,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案发现场很整齐,周围的物件没有一丝被乱翻过的痕迹,可是张祝英老人的存折和银行卡等私人存款全都消失不见了,这很明显是熟人作案。

根据何军红的交代和老人死亡的时间,确定老人被害当天何军红正在县城打工,所以排除了何军红的嫌疑。

警方合理分析,凶手一定是张祝英老人很信任的人,因为能在不搞乱家里的情况下,准确拿走老人钱财的人,一定是平常就和老人交好,并且提前知道老人钱财藏匿地点的人。

可是根据周围邻居所说,平时村里很少有人去张祝英家中,老人虽然爱打麻将可是很有分寸,都是在村口玩一会就回家了。

何军红的一句话,让警方突然警觉起来。

“我妈死的冤枉!警察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替我妈主持公道!可怜我妈死之前都没能见上我跟我姐一眼,我姐现在也联系不上……”

“你说什么?你姐姐联系不上?”

“是啊,我给她打了不知道多少个电话,就是无法接通。”

何军红的亲姐姐何文娟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警方立刻调查了何文娟个人银行账户,发现在三个月前她的银行卡里莫名多了三万元的转账,而这笔转账的户头就是死去的张祝英。

警方立刻赶到了何文娟的家中,当何文娟看到警方的那一刻,面上很是平静,得知母亲张祝英去世的消息时,她表现得格外冷静。

警方将何文娟带走审讯,何文娟承认了自己亲手杀死母亲张祝英的事实。

何文娟

原来何文娟并不像外人看似的那般听话懂事,年少无知的她结识了第一任丈夫,可是张祝英夫妇并不看好女儿的这一段恋情,他们觉得女儿的男友性格有些懦弱,而且还是外省人,如果女儿嫁过去,就跟家人相隔两地,怕会被婆家欺负。

可是陷入爱情的何文娟一点也听不进母亲的劝告,甚至未婚先孕有了孩子。得知消息的张祝英恨其不争,可是也无奈,只好答应了女儿的这桩婚事。

如愿远嫁的何文娟婚后生活并不如意,她的丈夫人前老实,可是在家里却不同,动不动就跟她发脾气,一不顺心就动手打她,何文娟十分后悔当初没有听信母亲的话。

可是木已成舟,如今何文娟已经嫁过来还有两个孩子,即使丈夫家暴她,为了孩子,何文娟忍一忍就过去了。

弑母夺财,落网被捕

何文娟一再的软弱,却助长了丈夫的恶劣行径。每当母亲张祝英打电话询问她过得是否安好时,何文娟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强撑着说自己过得很好。

最后何文娟实在忍受不住长期的虐待,跟丈夫离婚独自抚养孩子。因为工作原因,何文娟结识了现在的第二任丈夫。

第二任丈夫对待何文娟照顾有加,可也只是干一些吃力不讨好的力气活,挣不了多少钱,何文娟和孩子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

为了不让孩子挨饿,何文娟不得已向母亲开口说出实情,张祝英二话不说给她打了几千块钱。

吃过甜头后,何文娟开始无节制,只要家里钱不够用,何文娟就会向母亲开口要钱,名义上说是借钱,可是她没有打算偿还的意思。

接二连三无底线的啃老,让张祝英实在无法忍受。她觉得自己现在年龄越来越大,自己的存款有限,儿女如果不独立,那等自己去世后,他们自己怎么生存?

而且人一旦上了年纪,身体抵抗力大不如前,总有个头疼脑热小病小灾的,张祝英想存着钱为自己备不时之需,到时候也是减轻儿女的负担。

可是张祝英怎么也没想到丈夫的赔偿金,成了断送自己的要命钱。

这天何文娟又给母亲打电话要钱,张祝英没有答应她,这让何文娟心生不悦,她一再保证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借钱,让张祝英再借给她一万,不然家里快揭不开锅了。

这次张祝英没有心软,可是面对女儿的纠缠,张祝英说等女儿回家见面后再说。

彼时距离张祝英的生日不远了,何文娟自认为母亲这是默认了,等自己回家给她过生日,她就会把钱给自己。

可是等到何文娟独自回家为母亲庆祝完生日,张祝英也没跟她提钱的事。这让何文娟心里犯嘀咕,丈夫也在打电话不断地催促她。

何文娟不得不再次跟母亲提起借钱一事,这次张祝英直接出言训斥了何文娟一番,并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以后不会再给她钱。

何文娟

何文娟心里有些愤恨,父亲赔偿了二十多万,自己现在只要一万母亲都不给,她心里的恨意更甚。

长年积累的压抑无处释放,何文娟起了杀心,她想到悄无声息地杀死母亲,独占父亲的赔偿款。

等弟弟何军红为母亲庆生完去县城后,家里只剩下她跟年迈的母亲两人,何文娟恶从胆边生,半夜等母亲睡着后,将棉被盖在母亲身上,偷偷拿起藏在一旁的榔头狠狠砸向了母亲的头部。

一下两下……直到老人没有了呼吸,鲜血浸染了床单。

事后何文娟将作案榔头藏到床下,拿走了母亲所有的银行卡。

床下的榔头

因为何文娟跟母亲长得十分相像,所以她打算冒充母亲取出所有的存款,没想到银行限额只能取三万,直到事情败露被警方抓获……

“不!不可能!我姐姐怎么可能杀了我妈!警察同志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当警方将实情全部告知何军红时,他一脸的不可置信,他怎么也想不到是自己的至亲姐姐杀死了亲生母亲!

最后何文娟被逮捕,在罪证面前低头伏法,法院判处何文娟死刑,缓刑两年执行。

结语:

张祝英老人的离世让无数人为之痛心,这件轰动一时的弑母案,让我们看到了人性最丑恶的一面,也侧面反映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孩子从小教育的缺失和后天扭曲人格的形成是多么的可怕!爱不是一味的纵容,正确的三观要从小树立!

关键词: 县城打工 一段时间 独居老人 突然消失

责任编辑:Rex_0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