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2010年15岁少年为救同学溺亡,被救者大骂死了活该,法院如何判决

“安丰龙他死了活该,又不是他救的我。”

“你有没有良心啊,我儿子是为了救你才死的,你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2010年7月,发生在吉林省图门市法院的一幕争吵画面。

只见一位母亲抱着自己儿子的遗像,跪地痛哭,边哭边指责站在旁边满脸冷漠的一家三口。

看着女子痛哭流涕的样子,对面其中一个名叫小硕的孩子,冷笑了一声说道:“安丰龙是自己淹死的,他死了也活该,再说了他救的也不是我。”

听到这话,女子先是一愣,随后冲上去一巴掌扇在了小硕的脸上。

随后,双方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法院的工作人员见状,急忙上前来阻拦,经过一番劝阻,几人这才停了下来。

“你们给我等着,我要去法院告你们,不打赢这场官司,我就不叫杜秀梅,更对不起我儿子。”说着,杜秀梅还朝对面的小硕一家人吐了一口口水。

小硕的母亲见状,指着杜秀梅骂道:“你儿子是个短命的,管我们家什么事,他死了也是活该!”

那么,安丰龙和小硕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小硕会说出这样的话?杜秀梅将小硕一家告上法庭后,法院将会如何判决这件事?

夏日河边玩耍

2010年6月7日,就在高考的前一天,家住吉林省的杜秀梅像往常一样在工厂里面加班。

杜秀梅是一个单亲妈妈,家里有一个15岁的儿子安丰龙,为了养活儿子,杜秀梅是没日没夜地加班干活。

因此,陪伴安丰龙的时间很少。而年幼的安丰龙也理解母亲的辛苦,早早就承担起了家里洗衣做饭的活儿。

这天刚好安丰龙的学校被用做高考考场,学校给他们放了一天假。

回到家后的安丰龙,特意给杜秀梅做了饭,好让她回来的时候能够吃上一口热乎饭。

饭做好后,安丰龙给母亲打去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安丰龙对母亲说道:“妈,我给你做了饭,你中午回来的时候吃吧。”

对面的杜秀梅见到儿子这么懂事,十分高兴地说道:“你好不容易放了一天假,跟同学出去玩玩吧。不用担心我了,我中午还要加班,就在厂子附近随便吃点就行。”

随后,母子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杜秀梅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又再次回到了车间继续工作。

另一边,在家中的安丰龙在挂断电话后,就独自一人坐在饭桌前吃饭。

吃完饭后,安丰龙又把碗筷给洗了。

做完这一切后,安丰龙抬头看了看时间,还没到中午。于是,他便从书包里拿出了课本,想着把老师要讲的课程先预习一下。

安丰龙所在吉林省图们市六中,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好学校,里面的学生成绩个顶个的优秀。

安丰龙为了不让自己落后,就一直在空闲的时候自学。

在看了一会儿书之后,安丰龙有些困倦了,就想要回房间再睡一觉。

可就当他准备回房间的时候,门外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安丰龙打开门后,发现是自己的同学刘风和小硕,以及另外几名其他班的同学。

“今天放假,咱们一块出去玩啊!”小硕一把拦过安丰龙的肩膀说道。

“今天吗?你看外面的太阳这么大,出去还不得被晒死。”安丰龙边说边把门打开,让同学们进来。

“咱去网吧打游戏啊,网吧里面有空调,还有喝的,不比在家里待着强。”刘风对安丰龙说道。

虽然杜秀梅不允许让安丰龙去网吧,但他毕竟处在十分好动的年纪里,听到自己的同学这样说,他也有点心动了。

可一想到母亲在工厂里辛苦干活的样子,安丰龙便立刻将这个想法给打消了。

于是,他拒绝了刘风的建议,并表示自己还要在家里学习。

“嘿,在家学习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去网吧玩游戏。”一听到安丰龙的话,小硕十分激动地说道。

“就是,小龙走吧,你就陪我们去吧。”其他几名同学也是纷纷恳求道。

“你要是不想玩游戏,你就在电脑上看别人讲课,或者看电视剧也行,走吧,走吧。”一旁的刘风边说边把安丰龙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架不住同学和好友的请求,安丰龙最终还是答应去网吧。

可当他们来到网吧的时候,却发现网吧因为要高考的原因,要关门休息几天。

这下,几个男孩子想要打游戏的愿望破灭了。

他们百无聊赖地走在街头上,炎热的天气让他们浑身直冒汗,身上的衣服也都被汗湿透了。

“要不,咱们去嘎呀河游泳吧。”其中一个男同学说道。

“还是去游泳馆吧,那里不仅干净而且还安全。”安丰龙擦了擦脸上的汗说道。

“哎呀,去什么游泳馆啊,咱们六七个人,肯定要不少钱。要我说,咱就去嘎呀河,要是水不干净,就在河边洗洗脚,玩玩水也行。”小硕立刻举手说道。

其他的几名同学,听到他的话,也都举手表示同意。

看着同学们都想去嘎呀河,安丰龙最终也同意了他们前往嘎呀河的决定。

来到河边之后,几个懂水性的人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和鞋子,紧接着便“扑通,扑通”地跳进了河水里。

几个孩子在水里玩得不亦乐乎,岸边上的小硕因为不会游泳,只好在浅水那里踩水。

安丰龙因为水性好,在水里就像是一条鱼一样,用不同的姿势游来游去。

整个河畔边,都充满着几个孩子的欢声笑语。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死神的镰刀已经朝着他们悄悄地靠近了。

噩耗降临

岸边上的小硕看着他们在河里游泳,觉得有些无聊,于是便站起身对他们大声喊道:“唉,咱们走吧,回去买冰淇淋吃。”

听到小硕的声音,河水中的几个人也纷纷朝岸边游了过来,准备穿衣服回家去。

然而就在这时,小硕穿鞋子的时候,不小心把鞋子掉在河水里。他踩在一块石头上,小心翼翼地弯腰去捡鞋子。

结果,那块石头上的苔藓太滑了,小硕刚一踩上去就直接掉在了水里。

掉进水里的小硕,拼命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大声喊着:“救命啊,救命,我不会游泳啊!”

周围的其他孩子听到他的声音,回头一看才发现小硕已经被河水卷到正中央去了。

关键时刻,安丰龙想也没想直接跳进了水里,朝着小硕的方向游去。

紧接着,另外一位同学小佳也跟着跳了进去。

安丰龙来到小硕身边后,将拼命挣扎的小硕拉住。可小硕由于太过于害怕,紧紧地抱着安丰龙不撒手。

两个人的重量,全都加在了安丰龙的身上,他的身体在逐渐地往下沉。

“你稍微松开一点,太沉了,咱俩肯定会沉下去的。”安丰龙一边拉着小硕,一边说道。

可此时的小硕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他只知道安丰龙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自己说什么也不能放开他。

无奈之下,安丰龙只好拖着他往岸边游去。

在快要接近浅水区的时候,小佳也游到了小硕的身边,他和安丰龙一块拉着小硕往岸边游。

慌乱之中,小硕被河水呛了一下,又开始了剧烈的挣扎,这让本就疲惫的安丰龙和小佳,体力消耗得更快了。

此刻的安丰龙感觉自己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身体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慢慢地往河水中沉。

“安丰龙!你快醒醒,安丰龙在往下沉,快来救他啊!”小佳见状大声地朝着河岸上的人喊道,可他也没有什么力气,根本没办法去救安丰龙,只能先把小硕拉到岸上。

等两人来到岸边的时候,其余的几名学生急忙将他们拽了上来。

“快,快去救安丰龙,他还在下面!”小佳气喘吁吁地说道。

“这,安丰龙在深水区,我们不敢靠近啊。”旁边的刘风十分着急地说道。

小佳抬头看向旁边不时往外喷水的小硕,急忙让其他同学报警。

警察接到报警后,立刻驱车赶到了案发现场。

在向刘风和小佳等人了解完具体的情况后,警方便派人在河水当中寻找安丰龙的身影。

与此同时,学校的校长和老师知道了这件事,他们匆忙赶到嘎呀河旁。

当校长看到几个孩子的时候,十分生气地说道:“你们几个怎么不听老师的话,居然赶到野外来游泳。在学校的时候,跟你们强调过多少次了,你们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吗?”

另一边的杜秀梅还在工厂里上班,对于河边发生的事情浑然不知。

她边工作,边跟同事们聊起孩子们的事情。

当她听到同事家的孩子们,正处于叛逆期,说什么都不听的时候。杜秀梅在心里觉得自己的儿子,可是比他们强多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杜秀梅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她原本以为是儿子安丰龙打来的。可接通电话后才知道,是儿子的班主任打来的。

在电话当中,班主任并没有将安丰龙被河水冲走的消息告知杜秀梅,而是说,安丰龙在河边玩耍地出现了意外,并让杜秀梅来嘎呀河一趟。

听到这话,杜秀梅的心中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在她旁边的同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原本还在笑着的杜秀梅,脸色突然一白,随后整个人便瘫坐在椅子上,一副快要晕过去的样子。

“秀梅,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同事上前问道。

“我要请假出去,我要出去。”说着,杜秀梅便推开了同事,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杜秀梅打了一辆车来到嘎呀河后,看到几个孩子在河边站着,河水中央还有几名警察在打捞着什么。

顿时,杜秀梅便瘫坐在地上,旁边的民警见状上前将她扶起来,并说道:“我们现在正在全力打捞,您放心,您儿子肯定会没事的。”

听着民警的话,杜秀梅知道民警这是在安慰自己,河水那么湍急,自己的儿子说不定早就已经没有了。

一想到这里,杜秀梅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她不明白自己的儿子怎么突然就没了,明明不久前还跟自己打电话来着。

一旁的小佳和刘风见状,哭着来到杜秀梅身边,他们告诉杜秀梅,安丰龙是为了救小硕才会下水的。

随后,小佳又将整件事情前因后果全都讲了出来,并且还说道:“都是我们的错,要是我们不来河边玩耍就好了。”

说完,小佳便哭了起来。

听到小佳的话,杜秀梅哭得更加伤心了。

民警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搜救后,依旧没有发现安丰龙的踪影,于是他们便劝杜秀梅先回家等待。

随即,民警便派人将杜秀梅送回了家里。

回到家后的杜秀梅,看着儿子的照片,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放声痛哭起来。

在家里等待了6天后,警方在距离嘎呀河4公里的一条小河当中,发现了安丰龙的尸体。

得知这个消息后,杜秀梅立刻赶到了现场。

当她看到儿子,被泡得面目全非的时候,她走上前轻轻抱着儿子说道:“小龙不怕,妈妈来了。”

说完,杜秀梅再次痛哭起来。

一旁的民警见状,也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随后,关于“15岁男孩为救同学,溺水身亡”的报道,在当地流传开来,政府也为安丰龙颁发了“见义勇为证书”,并给杜秀梅发放了10万元的抚恤金。

被救者冷漠行为,让人气愤

在得知安丰龙的死亡消息后,小佳和刘风的家长,都来到杜秀梅的家中,向她表达自己的歉意,并拿出了5000元钱。

尤其是小佳的父母,他们直接跪倒在地上,满脸愧疚的对杜秀梅说道:“杜大姐,是我们不好,我们没有教好孩子,让他带着小龙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父母,杜秀梅明白,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怎么样也已经无法挽回自己儿子的性命了。

除了小佳和刘风之外,其他几名同学也纷纷来到了杜秀梅的家中,表达歉意,并拿出一笔钱来慰问。

然而,被安丰龙救上来的小硕一家却是毫无动静,不仅没有前来看望杜秀梅,就连电话都不曾打过一个。

这让杜秀梅感到十分气愤,自己的儿子是因为救他才死的,自己不指望他们做什么,但好歹来儿子的遗像面前来道个谢,这个要求总不过分吧。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把这件事说给小硕父母的时候,对方却是一脸的不耐烦。并且,脸上还露出了嘲笑。

看到这一幕,杜秀梅心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她大声的冲着他们吼道:“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啊,我儿子是为救你儿子才死的,你们居然还笑得出来。”

杜秀梅刚说完,一旁的小硕就冲了出来,发疯一般的喊道:“安丰龙他死了活该,救我的又不是他!”

听到这话,杜秀梅气得浑身发抖,她指着小硕,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你再给我说一遍?”

“说就说,安丰龙他死了活该,救我的是小佳,根本就不是他,谁让他多管闲事的。”小硕说完,还朝着杜秀梅翻了一个白眼。

“你这个谎话连篇的孩子,明明就是我儿子救的你。”杜秀梅哭着骂道。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你儿子短命,管我们家小硕什么事,莫名其妙。”小硕母亲的话,就像是一把刀捅进了杜秀梅的心里。

“怪不得,会有他这样的孩子,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颠倒黑白,污蔑我儿子,我要去法院告你们。”杜秀梅哭着对小硕一家说道。

小硕的父亲一听这话,走到杜秀梅的面前,十分嚣张的说道:“告,有本事你就告去,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说完,小硕的父亲就拉着儿子和妻子离开了。

在小硕一家离开后,杜秀梅将他们告上了法庭。

在法庭上,小硕的父母表示,当时从河水中把小硕救起来的根本就不是安丰龙,安丰龙的死是他自己造成的。

同时,他们还说道:“杜秀梅把我们告上法庭,不就是想要钱嘛,大不了我们给她3000块钱。不过这钱可不是代表我们承认了是安丰龙救了小硕,是我们看她死了儿子可怜,才给的钱。”

说完,小硕的母亲还对杜秀梅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双方在法庭上的情绪都非常激动,小硕的父母甚至指着杜秀梅的鼻子骂,说她的儿子是一个短命鬼。

眼看着事情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法官只好先休庭,等到次日在继续开庭审理此案。

等到了次日开庭的时候,双方在法院门口碰面了,并且再次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杜秀梅因为不满小硕对自己儿子的污蔑,上前给了他一巴掌。

小硕的父母见状,与杜秀梅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

最终,还是法院的工作人员和民警前来,才制止了他们。

“你儿子死了活该,自己不会游泳,还逞什么英雄,我呸!”小硕母亲的话,让杜秀梅直接气晕过去。

在之后的法庭上,小硕的代理律师表示,安丰龙的死跟小硕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是杜秀梅所说的是为了救小硕。

主要是因为当地的沙场违规开采,留下了安全隐患,才导致安丰龙死亡。

同时,代理律师还表示,其他几名同学作了伪证,安丰龙根本就不会游泳,更不要提救人这件事了。

听着对方律师的话,杜秀梅泣不成声。

而这样的行为,也惹恼了小佳和刘风以及其他几位同学,他们纷纷出庭作证,是安丰龙救了小硕。

并且小佳还说道:“当时小硕喊救命的时候,是安丰龙第一个跳下去的。我不知道小硕为什么要这样说,安丰龙是你的同学,他为了救你付出了生命,你这样做简直是忘恩负义。”

小佳的话字字珠玑,让小硕一家人低下了头。

最终,经过法院判决沙场赔偿杜秀梅25万元,并判决小硕一家赔偿杜秀梅1万元,并当面向杜秀梅道歉。

法院的判决,可以说是太快人心,不仅帮杜秀梅讨回了公道,还让小硕一家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在拿到法院判决书的那一刻,杜秀梅哭着说道:“我的儿啊,你终于可以瞑目了。”

杜秀梅知道儿子是因为救人而死的,她不会去埋怨谁,但是她不能接受,别人对自己儿子的污蔑和造谣。

最后,也希望杜秀梅能够早点从悲伤当中走出了,好好地生活下去。

关键词: 根本就不 回来的时候 有没有良心啊 工作人员 代理律师

责任编辑:Rex_0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