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姐弟同时被拐,27年后姐姐找到弟弟,靠记忆找到1400公里外的家人

2017年11月29日,《上党晚报》连续报道了河南省安阳市女子宋菲菲,与其弟弟巫红闯寻亲故事,引发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宋菲菲出生于1985年,其下还有一个小她两岁的弟弟,巫红闯。

两人原本是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区长顺村人。

在1990年,姐弟俩分别只有5岁和3岁时,她们被拐卖到了上千公里以外的河南省安阳市。

被拐卖之后,宋菲菲居住在安阳滑县河头村,而弟弟巫红闯则居住在距离河头村七十公里以外的吴村。

宋菲菲和巫红闯被拐卖的时候,两人的年龄都太小,距离家人的距离也太远,再加上时间久远,想要寻找到亲人无疑于难如登天……

可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在被拐卖27年之后,姐姐宋菲菲居然靠着多年之前的记忆,成功找到了弟弟,并且成功找到了自己1400公里外的贵州老家亲人,其寻亲的整个过程堪称“奇迹”。

姐弟幼年同时被拐,凭记忆寻找“弟弟”

面对记者的采访之时,当时已经32岁的宋菲菲,仍然对被拐卖的场景有所印象。

虽然当时年幼,宋菲菲脑中很多细节已然不清晰。

诸如被拐卖时乘坐什么交通工具,走了多久,但是她还是能够清晰地还原事件大概的轮廓。

1990年的一天,宋菲菲的父母同时外出上班,留姐弟二人独自在家。

宋菲菲家门前是一条土路,由于位于村内,姐弟俩经常在这条路上玩耍。

可是这一天,姐弟俩正在玩耍时,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人贩子模样如何,宋菲菲已然不记得了,只记得对方是一个女性,二三十岁左右,声称要带自己和弟弟去找妈妈。

就这样,凭借着几句花言巧语,人贩子便牵着姐弟二人的手,离开了村庄。

之后的过程中,他们并没有被带去找妈妈,而是上了车,向着与家相反的方向驶去。

整个过程当中,宋菲菲和弟弟巫红闯都处于一种懵懂状态,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宋菲菲年纪稍大,或许是意识到了危险,因此在路上始终紧紧地拉住弟弟的手,不敢有丝毫放松。

在宋菲菲的印象当中,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走过那么长的路。

后来,她只记得穿过了一个长长的隧道,便到了自己的“新家”:河南省安阳市滑县。

来到了眼前的陌生村庄,此时的人贩子又来了一个帮手,将自己卖给如今的养父母以后,就准备带走弟弟。

或许是出于直觉,当时的宋菲菲已经意识到如果自己撒手,那么和弟弟便是永别。

她死死地抓住弟弟的手腕,死活不肯分开。

但是,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抵得过两个大人呢?

最终,她的手还是被硬生生地掰开,年仅五岁的宋菲菲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弟弟被带走。

之后在养父母家居住的十几年里,尽管养父母对宋菲菲十分照顾,但是宋菲菲始终不敢忘记“寻找弟弟”这一使命。

这个念头,在宋菲菲的心底一直埋藏了十余年。

十几年的时间里,她从来没有放过任何线索,逢人便要打听询问。

每当看到与弟弟年龄相仿的男孩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几乎身边所有的同学都知道“宋菲菲还有一个弟弟”。

然而,现实总是十分残酷的。

尽管姐弟二人居住地点不足七十公里,但是在十年的时间里,宋菲菲始终没有找到有关弟弟的任何线索。

时光飞逝,一晃之间,宋菲菲已然十五岁,在当地读高中。

由于家庭较为困难,在暑假时期,宋菲菲还来到了镇子上的服装店进行打工。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一位前来店里购物的客人,她就是长垣县公安局民警牛丽。

怀着忐忑的心情,宋菲菲向警员牛丽吐露了自己的实情,希望对方能够帮助自己找到亲生弟弟。

得知这是一起人口拐卖案件,牛丽十分重视,可是宋菲菲所能够提供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

她唯一记得的,便是自己和弟弟小时候住的是大杂院,每餐都要吃大米。

自己和弟弟小时候貌似是叫“优秀”和“优良”两个词,亲生父亲疑似姓“you”。

至于是“攸”还是“游”亦或是“尤”,宋菲菲自己也说不清楚。

此时正值2000年,刑侦技术还比较落后,单从这些线索来看,想要找到宋菲菲的亲生父母无疑于大海捞针。

但是警员牛丽还是承诺,即便是找不来亲生父母,她也一定会尽自己的努力去寻找宋菲菲的弟弟。

得知宋菲菲的身世后,牛丽便把相关信息,上报给了现任长垣县法制大队队长闫强。

之后的日子里,两人便开始四处奔波,打听相关信息。

警方协助,姐弟最终相认

关于宋菲菲弟弟的寻找,一直持续了三年。

在这三年时间里,警方已经通过民众提供线索得知,在滑县吴村有一个与宋菲菲描述相似的男孩。

但是,不知是男孩的父母刻意隐藏还是其他原因,牛丽和队长闫强几次前往吴村都没有结果。

直到有一次,牛丽一行人再次调查无果正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当地村民突然冲了过来。

他向几位警员塞了一张写着手机号的纸条,说很有可能是宋菲菲的弟弟……

经过后续调查,警方得知,这个手机号的主人名叫巫红闯,刚好比宋菲菲小了两岁,从年龄上与宋菲菲提供的线索完全符合。

而且,他也是在1990年以后才上的户口,在此之前没有任何身份信息,不排除是拐卖来的可能。

最终,牛丽将这张纸条转交给了宋菲菲,表示如果对方同意的话,警方可以安排做DNA鉴定。

此时的宋菲菲已经上了大学,当得知这条消息以后,她十分惊喜,立马就给对方打了过去。

当听到弟弟的声音以后,宋菲菲声音颤抖地表达了身份:“我是你姐姐”。

但遗憾的是,对于这位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姐姐,巫红闯并不相信,一度以为对方是个骗子,直接挂断了电话。

之后的日子里,宋菲菲又尝试加了巫红闯的微信和发短信,向他说明了实情。

可对于如此“奇幻”的故事,巫红闯始终不相信,因为从小到大,父母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抱来的”。

如果认了宋菲菲这个姐姐,那就要同时否定自己全部的过往,否定全部的亲人,这是巫红闯万万不肯接受的。

之后的日子里,巫红闯曾经一遍遍拉黑宋菲菲的微信和号码。

但是宋菲菲却始终没放弃,她一遍遍地换号,向弟弟解释情况。

在宋菲菲心中,她始终坚信巫红闯就是自己的亲弟弟。

终于,或许是感受到了宋菲菲的诚意,最终在2016年,巫红闯同意了与宋菲菲进行采血比对。

经过短暂的等待以后,比对结果出来了:匹配成功,两人的确是亲姐弟。

此时,距离两人被拐卖已经过去了二十七年。

在确认身份之时,巫红闯如今已经三十岁了。

他结了婚、有了孩子,和养父母关系一直十分融洽。

当他正式与姐姐宋菲菲见面以后,巫红闯向对方深深地表达了谢意,感谢她这些年来的寻找与牵挂。

作为弟弟的他,在这一刻,深刻地理解了姐姐多年来的心酸和苦楚。

在谈话当中,弟弟表示,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现有的养父母。

但是如果姐姐愿意的话,他也同意一起去寻找亲生父母。

27年过去了,至少也该让父母知道,自己过得很好,免得让他们继续担心。

但是,找到同县的弟弟尚且花费了27年的时间,想要找到千里之外的父母,又要找到什么时候呢?

寻到弟弟后,靠模糊记忆寻爹娘

在这个时候,曾经向宋菲菲提出帮助的警方再一次站了出来。

既然能够确定拐卖儿童案,那么就可以从犯罪嫌疑人下手,进行突破。

通过调查,从弟弟巫红闯的养父那里,最终找到了当年拐卖两人的人贩子。

此人名叫高凤,是安阳市当地人,今年已经四十二岁。

根据巫红闯养父的确认,当年,就是高凤亲自把巫红闯送到自己家中来的。

之后,警方又确定了高凤本人的位置,对其进行控制,询问宋菲菲与巫红闯的真实来历。

起初,面对找上门来的警方,高凤始终坚持自己从来没见过菲菲和她弟弟,和此事无关。

嫌疑人的负隅顽抗,加上宋菲菲所记的犯罪嫌疑人为两名女性,警方决定,先行突破另一位嫌疑人。

经过进一步调查,民警得知,高凤在当地没什么亲人。

在她15岁的时候,才被她的二婶雷英从河北省邢台市清河县带到了河南,委托给了亲戚。

这位二婶雷英来到河南的时间,与宋菲菲巫红闯被拐卖的时间刚好吻合,会不会是这个过程当中将两人拐卖至此呢?

之后民警立刻赶往河北省,找到了高凤的二婶雷英。

雷英刚开始和高凤一样,坚称从没有见过宋菲菲和她弟弟。

但是在警方的种种证据面前,最终,雷英承认了自己二十多年前的罪行。

根据雷英的叙述:在27年前,她曾经偶然前往贵阳,从那里领来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随后,她和时年仅有15岁的高凤一起,将两个孩子分别卖到了安阳市滑县的两户人家之中。

至于当年拐卖宋菲菲和巫红闯的地址,根据雷英回忆,是在贵州省贵阳市火车站附近。

但至于孩子究竟是哪人,她也说不清楚。

雷英的线索对于宋菲菲寻找亲生父母至关重要,在媒体的报道之下,全国各地都有不少热心观众为此提供线索。

其中,与宋菲菲和巫红闯最为接近的一条线索,是来自湖南省永州市丢失姐弟俩的刘姓家人。

从发音上来看的话,“刘”与宋菲菲记忆当中的“you”类似,这家人可能就是宋菲菲的亲生父母。

然而可惜的是,当进行DNA核实后却发现,双方并无血缘关系。

最终,安阳市长垣县公安局的民警还是决定按照雷英所提供的线索,前往贵州,寻找宋菲菲的亲生父母。

此次寻亲,长垣县公安局向贵州当地警方请求了协助。

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之下,他们终于在贵州省长顺县白云山镇中院村,找到了宋菲菲和巫红闯二十七年前的那个家。

中院村是一个布依族村庄,当地的一户罗姓人家在二十七年前丢失了一儿一女。

女孩五岁名叫罗优秀,男孩三岁名叫罗优良,和宋菲菲被拐时记忆的名字完全一致。

这些年来,孩子的亲生父母曾经无数次寻找自己丢失的两个孩子,可最终无果。

从情节上来说,双方是一家人的可能性很大。

遗憾的是,这些年来,罗家发生的变故太多。

他们的父亲早早离世,而母亲也为了生活只身一人前往了深圳打工。

此次宋菲菲和巫红闯前来,还是扑了个空。

不过幸运的是,在这里他们见到了自己的“直系亲人”,对方同意做DNA对比。

元旦一过,警方告诉宋菲菲一个好消息:DNA比对结果出来了,宋菲菲和巫红闯,正是罗家当年丢失的两个孩子。

1月3日,在警方的陪同下,姐弟俩回到了阔别27年的家中。

为了欢迎姐弟二人回家,村民们按照布依族风俗,张灯结彩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仪式现场,宋菲菲的“亲人”们无论远近通通到场,他们握住宋菲菲的手,询问这些年来在外的生活。

尽管此时的宋菲菲和巫红闯还没有见到他们的母亲,但是这种家的氛围还是让他们感到温馨。

他们决定在这里过完年,之后前往深圳去看一看自己的母亲。

一个月以后,宋菲菲和巫红闯踏上了前往深圳的火车。

火车站外,他们的生母早已等候许久。

当母亲与孩子们相见的那一刻,双方都留下了热泪。

面对记者的采访,宋菲菲坦言道:“母亲比我想象的老很多。”

在这一天,这段持续二十七年的寻找,在这一天终于有所归属。

截止到2022年,距离宋菲菲和巫红闯被拐卖已经过去了32年。

时隔数几十年,宋菲菲和巫红闯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想要抛下原有家庭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好在两人都有着稳定的收入,他们表示,愿意在赡养养父母的同时,对生母进行帮扶。

宋菲菲和巫红闯和生母之间,固然是没有多少感情基础。

但是对于姐弟二人而言,得知这些年父母依然没有忘记自己,这份情谊便足够了。

拐卖只能把他们从物理上隔离,但是这份亲情是怎么也切不断的。

对于已经逝世的亲生父亲,宋菲菲和巫红闯都表示十分遗憾。

但遗憾的同时,他们也表示庆幸,庆幸自己能够在母亲老去之前重新相认。

未来的道路还很长,但是相信宋菲菲和巫红闯,都会尽力去补回这段缺失的亲情。

参考资料:

1.《27年了,被拐姐弟俩寻找爹娘》.上党晚报

2.《失散二十七年,姐弟急寻亲》.都市频道

关键词: 亲生父母 这些年来 长垣县公安局 已经过去了 犯罪嫌疑人

责任编辑:Rex_08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