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20年前留美女博士回山东老家,睡梦中被父亲杀害,谁让她不给我钱

2002年3月份,山东烟台发生了一起让人震惊的案件。

一名父亲拿着斧头将自己留美归来的亲生女儿还有女婿两人砍死在睡梦中。

在被法庭审判的时候。

这名父亲还公然宣称:“她就是个白眼狼,该杀,杀了她我不后悔,我愿意偿命。”

那么这起案件到底是因何发生的?

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父亲会对亲生的女儿仇恨这么大,不惜以命置女儿于死地。

随着案情真相被公众所熟知,所有人除了痛恨就只剩下惋惜了。

因为没有人可以想象在步入千禧年之后的时代,还仍有着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情结。

而更可怕的是,有些人不但重男轻女,甚至将女儿当做赚钱机器一样使唤,实在是令人发指。

而当无休止的索取被拒绝后,竟然一气之下,选择用极端的方式来报复自己的女儿。

那么这起案件的主人公,同时也是受害者的赵庆香的人生经历是如何的?今天我们就来讲述一下。

农村里走出的“金凤凰”

1972年,赵庆香出生于烟台招远一个普通的农家。

她的父亲赵玉令只是一个祖祖辈辈依靠种地赖以为生的农民,不仅没有什么文化,更是深受旧社会传统思想那一套。

因而,抱着“传递香火”的愿望,没几年,他就再次生下了一个孩子,好在,这次是个男孩,也就了却了他无子的担忧。

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就注定了赵庆香的童年是不幸福的。

她不仅要时时刻刻照顾弟弟,还要处处让着弟弟,更是被教育弟弟是家里未来的“顶梁柱”,因而要一辈子要帮助弟弟。

但很不幸,她这个弟弟天生身体状况不好,患有癫痫,因此这让赵玉令夫妇更加将心思放在了儿子身上,对于赵庆香的成长更是缺少关爱。

也许是上天是公平的,出人意料的是,赵庆香从小就很健康,不仅身体无恙,而且脑袋还很好使,在读书识字方面更是一把好手。

但赵庆香的这种优秀在父亲赵玉令看来没有什么用,毕竟,在他的观念里,女儿迟早要嫁人,成为别人家的人。

因此,他不愿意掏钱培养女儿,再说,学习这种事情在他的挂念里就是虚头巴脑的事情,还是读几年早早嫁人是正经事。

就这样,尽管一心想要通过学习改变自我的命运,逃离这个让她感到缺少爱的家庭。

但无奈父亲赵玉令不支持,这让小时候的赵庆香一度感到人生一片灰暗。

好在,上小学的时候,不知道是从哪里听人说学习好以后考上大学可以赚大钱,这让赵玉令看到了一丝希望。

毕竟,他心里清楚,这个儿子怕是以后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就不错,很可能一直需要人拉扯。

但他们夫妇都是农民,不可能也没有能力担负起儿子的未来。

于是,他就动了心思,打算让女儿赵庆香试试,万一以后确实成了,那么她自然不能不管弟弟,这个儿子的未来就有了保障。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好在赵玉令开始支持赵庆香读书,而这在赵庆香的早年求学生涯中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大学求学生涯

1990年,赵庆香迎来了高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成功了,考上了名牌大学南开大学。

这个消息传来,着实让这个村子里的人沸腾了一阵,不要说赵庆香是唯一一个村子里考上名牌大学的人。

更是村子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还是个女娃娃。

这无疑让赵玉令夫妇也短暂感到过兴奋,虽然他们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但从村里那些有点见识的人眼中的羡慕目光,他知道这件事情肯定错不了。

之后,赵庆香便前往南开大学开始了求学生涯,好在那个年代国家已经针对贫困学生有了很好的扶助政策。

因此赵庆香成功地向银行贷款抵掉了学费,至少可以保证顺顺利利地读完大学。

但除此之外,因为家里给不了太多支持,因而平时的生活费用以及买书,资料等,仍需要赵庆香靠着平时的兼职工作来挣得。

好在,这种生活虽然比不上一般的大学生,但作为一个来自农村,家庭条件贫困的赵庆香来说,这已经是很成功的一步了。

大学时光总是很短暂的,一番苦读后,赵庆香即将迎来毕业,这时候的她面临一个重要的选择,继续读研?或是选择工作?

因为她的专业是高分子化学,因而如果只是本科四年参加工作,显然是没有什么优势的,如果能够继续往上读,那么将来找到更好工作的几率就要大多了。

但问题现在不是她自己能够决定的,家里的赵玉令夫妇早就盼星星盼月亮,盼着她早点毕业好工作挣钱补贴家里了。

此时她的弟弟也早早就出去打工了,但因为身体原因,就连最基本的苦力活就没有老板愿意要,因此全家现在所有的指望都放到了赵庆香身上。

工作看似是无可避免的。

但好在,关键时刻,一个人站了出来。

他就是赵庆香那时的男友,同为南开学子的魏斌。

魏斌跟赵庆香确定关系是在大四那年,他本人就读于计算机软件专业。

虽然两人不属于同一个专业,但缘分颇深的两个人好像命中注定一般爱恋上了彼此。

魏斌家里条件更好一些,因而他早早确定了要留校读研的想法,看到女友的困境后,他大胆鼓励对方一定要说服家里继续读书。

往小了说两个人就可以继续不用分开,往长远看这绝对有利于未来的发展。

考虑再三后,赵庆香鼓起勇气跟家里说起了此事,很显然她受到了父母的阻拦,但赵庆香巧妙地向父亲承诺。

以后研究生毕业后可以挣更多的钱,这样就可以更好地回报家里了。

面对这种承诺,赵玉令夫妇只好同意了此事。

就这样,赵庆香跟魏斌两个人得以留在南开大学继续攻读研究生。

赴美留学的高知夫妇

1997年,赵庆香夫妇得以研究生毕业,而值此人生喜庆时刻,两个人来了个喜上加喜,领证结婚了。

之后,次年,一对年轻的夫妇迎来了两人爱情的结晶,一个大胖小子。

但就在此时,赵庆香也收到了美国大学攻读博士的机会,面对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赵庆香当然不愿放弃,但此时家庭的难题再一次摆在面前。

于是,赵庆香只得再一次跟父亲赵玉令保证,不管到了哪里,都一定会按时寄钱回家。

即使在美国读书期间,也一定会按时寄给家里钱,就这样,赵玉令才答应放女儿远走美国。

而赵庆香确定赴美读书后,丈夫魏斌也决定一同前往,他也成功申请了一所大学的留学名额,同样也是学的计算机软件技术。

考虑到赵庆香夫妇毕竟是远赴美国读书,因此他们需要一笔费用到那边安稳下来,当然,这笔钱是指望不上赵玉令夫妇的。

事实上,赵庆香也从没有希望父母这边能够出一点钱,因为她有全额奖学金,至于平时的花销,只有靠自己省吃俭用了,但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在赴美前几天,赵庆香的婆婆念到小两口不容易,还是拿出了2万元的费用,就算是资助他们读书的费用。

于是,带着这笔钱,赵庆香小两口登上了美国的飞机,而孩子因为太小,只能留在这边让婆婆带着。

远在异乡,除了要面对学业的压力,赵庆香还要面对远在大洋彼岸父母的压力。

毕竟,她答应过要按时给家里寄钱回家,于是,除了学习之外,空余的时间都用在了挣钱上。

这种生活仿佛回到了赵庆香在南开读书的岁月,不同的是,现在的她早就有了丈夫,孩子,但唯独不变的,是来自父母无节制的索取。

但赵庆香还是忍受了下来,小时候的成长经历让她学会了无条件照顾家里。

学会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父母,甚至连同自己的那个带病的弟弟,都是她无法舍弃的牵挂。

对于赵庆香的行为,丈夫魏斌也都看不下去了。

他是个好脾气,也同样疼爱妻子,但他实在不能认同妻子的行为,即使身为一家人,也不能永远无休止的回报。

再说他们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难道要一直跟那个“寄生虫”一样的家庭永远捆绑在一起吗?

但这到底该怨恨谁?即使逃到大洋彼岸,离家万里之遥,身边的一切都改变了,但好像又什么都没有改变。

但数次争吵之后,心软的魏斌还是选择了原谅,毕竟,这是他的妻子。

他也理解她过往的成长经历,只是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刻,她的父母跟弟弟能够体谅到她的不易,也学会可以自己承担自己的生活。

但这一切,终究没有能等到,甚至,还因为此事,丢掉了宝贵的生命。

惨剧的发生

之后,转眼到了2002年,赵庆香夫妇也早已在美国安定了下来,她们夫妇都已经双双毕业,并且都拥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赵庆香的年薪达到了20多万美金,而丈夫魏斌也有七八万美金,她们是妥妥的高知分子夫妇,也是外人眼中羡慕的精英分子。

生活看起来一切都变得很美好,多年的付出终于迎来了收获的一天。

生活工作稳定下来之后,夫妇两个便考虑将儿子带到美国生活,毕竟这边的教育是国内没法比的。

再说,这么多年,她们都没有陪伴儿子的成长,无疑这也是人生的一大遗憾。

于是,2002春节期间,她们从美国回到了国内,先到婆婆家里看望婆婆跟儿子,期间,赵庆香还拿出1万美金交给了婆婆。

一来,感谢她当初帮助她们夫妇出国留学的资助,二来,感谢婆婆多年来对儿子的照顾跟花销费用。

之后,赵庆香便带着丈夫魏斌回到了山东招远家里看望父母。

在此之前,得知她们已经回国后,赵玉令便一直不停催促两人赶快回家,顺便叮嘱一定要带着外孙回来看看。

一来,赵玉令夫妇两人一直没有见过小外孙,也确实有些思念。再者,他还有一件大事需要跟赵庆香夫妇开口。

到家后,赵玉令夫妇一看赵庆香夫妇没有带回外孙,顿时心里就有些大不高兴,最初的兴奋早已消失了一大半。

吃过饭后,赵玉令便找到空间向赵庆香提出希望可以帮助弟弟在城里买套房子,因为弟弟已经早就到了成家的岁数。

但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没有合适的,好不容易有乐意的,但对方要求必须在城里买套房子,这件事才能成。

赵庆香能够挣多少钱,赵玉令早就知道了,因此他觉得这对于赵庆香夫妇来说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但万万没想到,听到此话的赵庆香却露出了难看的面色,原来,虽然她们挣得确实不少。

但现在才刚开始起步,手里并没有多少钱,这次回来已经将手里不多的美金全部带了回来。

而现在除了给婆婆那一万美金,最多只能再支援父亲1千美金,而这笔钱也是赵庆香夫妇两个来之前商量好的。

一看到女儿只给自己这点,这远远不够买房啊,赵玉令心里的不痛快就更加忍不住了。

两个人不免出现一番争吵,而作为女婿的魏斌也只好出面相劝。

但这不劝不要紧,一劝更让赵玉令觉得女儿赵庆香之所以变成这样,全都是因为魏斌的挑唆,因此对女婿的怨恨也变大了。

之后,两个人不欢而散,而几天后,赵玉令夫妇提出要随同赵庆香夫妇一同返回魏斌家里,要去看看没有见过的小外孙。

否则,小外孙跟着一到美国,这一走,就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到了。

本来,赵庆香夫妇也同意了,魏斌也为两老买好了票,但不知因为什么,最后票被取消了,而赵庆香也只得无奈告知父母去不了了。

这一下,让赵玉令再也忍不住了,他实在无法理解女儿夫妇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嫌弃他们老两口,怕到婆婆家给她丢脸吗?

于是,要走的前天午饭后,赵庆香夫妇在屋里午休。而越想越气的赵玉令终于想不开了,想到这对“白眼狼”夫妇马上要到国外享受了,他就越想越不是滋味。

索性,他掏出家里的斧子,走到屋内,疯狂地杀害了女儿夫妇两人。

就这样,一起家庭的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2017年7月4日,赵玉令面对法庭的审判,竟大言不惭说出:“这对夫妇都是白眼狼,他是白养了这个女儿,她死有余辜,我不后悔做下这件事。”

2017年10月28日,残害女儿赵庆香夫妇的父亲赵玉令被绳之以法,临死前,他还依旧不悔改,唯一担忧的就是他那个身患疾病的儿子。

不知道,已经不在人间的赵庆香看到父亲赵玉令的样子,是否会后悔这辈子生来当他的女儿?

但愿下辈子赵庆香可以生在一个没有歧视的家庭。

不过,这一切都需要活着的人更加努力,如果社会不能够改善“重男轻女”的观念,文明不再进步,那么悲剧就很难保证不再发生。

关键词: 南开大学 重男轻女 考上大学 没有什么 大洋彼岸

责任编辑:Rex_08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