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湖南“通信虎”王建根:国企高管严重违纪,只为博红颜一笑

2009年年底,中国移动党组书记、副总裁张春江落马。此后,中国移动系统内又有十余名高层接连落马。

面对纪委工作人员,这些高管们都是一副悔不当初的神色。

他们选择了和盘托出,主动配合纪委调查,想要获得自首悔罪的待遇。

不过在一众落马高层中,有一人却觉得自己十分委屈,面对调查人员,他非但不肯认罪,反而多次为自己鸣不平。

图|王建根在法庭上(资料图)

此人便是有着湖南“通信虎”之称的湖南移动原董事长(正厅级)王建根。

面对纪委工作人员,王建根坚称自己没有拿钱,而通过他获得利益的人,也在他被查处前退还了钱财。

都已经这样了,还要认定他受贿,他觉得实在想不通,自己实在是冤枉。

2013年王建根被查处时,已经退休,最后被判刑十一年,如今还呆在牢里。

和他一样“憋屈”的还有他的小情人李春花,跟了他十多年,到头来全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外加三年半的刑期。

图|王建根发表讲话

不过已经出狱的李春花,也不怨恨王建根——毕竟王建根和她在一起时,也算一片“真心”,巴心巴肝为她做了不少事。

如今只当是黄粱一梦罢了,李春花如是想。

王建根和李春花相遇,是在2000年。

这年王建根四十七岁,刚当上湖南移动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一旦登上大型国企“一方诸侯”的位置,那就是“久居深山也有远亲”。

果然,担任深圳信息科技公司董事长的倪辉,作为王建根的老朋友,就来到长沙拜访。

王建根是个念旧的人,他也没有端董事长的架子,盛情款待了倪辉。

陪倪辉吃喝玩乐的时候,王建根还叫上了好朋友龙书广。

王建根和龙书广相识于邵阳——那时他在邵阳邮电局当领导,龙书广是市委组织部的秘书,两人相识后很聊得来,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王建根调到湖南移动后,龙书广也来到省级机关工作,两人在长沙延续着在邵阳时的交情,很多应酬王建根都会叫上龙书广。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酒足饭饱三人去一家KTV开了个包间,三个老男人去KTV当然不是为飙歌,叫人来服务是“必不可少”的安排。

李春花就这样和王建根相遇了。

她当时只有十九岁,刚到KTV做陪侍,还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

也许就是这种青涩模样,让王建根感到新鲜,王建根看李春花的眼神,流露出几分兴趣。

唱歌、喝酒、拉手,王建根对李春花也显得很温柔、呵护,不似逢场作戏的那种肆意调笑。

这一切都被龙书广看在眼里,他不仅把王建根当好朋友,还把王建根当人生最具分量的贵人。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老朋友成了国企分部的一把手,自己当然也少不了好处。

而2000年正是手机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的时候,移动所代表的运营商掌握着当时新的经济增长点,这里面的油水有多大,龙书广不会不清楚。

在名利场混迹多年,龙书广懂得怎么增强和好朋友的关系。歌还没唱完,他就悄悄地去找KTV老板了解李春花的情况。

王建根的心情关系到他的利益,摸清底细才好继续施为。

经过打探,龙书广得知李春花来自农村,家境贫寒,为供弟弟和妹妹上学,只身来城里打工。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由于没学历、没技术,KTV陪侍是她能找到的唯一高收入工作,那晚还是她第一次上岗。

了解到这些情况,龙书广放心了。

李春花背景单纯,需要钱,在城里无依无靠,把她发展成王建根的情人,对龙书广来说轻而易举。

对好兄弟善解人意的一系列安排,王建根欣然接受,很快就把李春花纳入怀中。

王建根对李春花不只是“玩玩”而已。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他知道李春花中学成绩不错,只是因为家贫才没有考大学。

王建根就用关系和资金,让李春花拥有了县城户口,让她在城里上学,然后再读大学。

觉得李春花名字土气,他还给李春花改名叫“章玉”,有点满腹锦绣、容颜如玉的意思,也许这是王建根对李春花的观感和期望。

李春花的档案年龄,王建根也想办法让人改成了二十一岁。

仿佛改了年龄,王建根就消除了顾虑和罪恶感,不再觉得自己是向“祖国的花朵”下手。

龙书广把两人撮合在一起,又继续为两人制造“浪漫”。

王建根和李春花开房的钱,基本都由龙书广支付,这样既能为王建根在外掩人耳目,又能防备王建根出轨被妻子发现。

大学四年,李春花倒没有花王建根多少钱。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她不像”职业二奶“一定要多少包养费,能吃穿不愁读完书,再补贴点给家里,她就知足了。

对王建根而言,李春花这样单纯的女孩,越是不索要,反而越是让他想为对方做点什么。

等李春花大学毕业后,王建根就把她安排到深圳朋友倪辉的公司上班,月薪3000元,倒也没有特别照顾。

作为老板,人情练达是倪辉的必备技能。

他公司的不少订单,都来自湖南移动,湖南移动老大把情人安排在自己公司,嘴上说给正常待遇,他不给点特殊关照,那就是他不懂事了。

倪辉试探着问王建根,能不能给李春花开双工资。

王建根不置可否,倪辉心领神会就给李春花开出了双份工资。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很多贪官都会用“权力过桥”的操作,让自己的信得过的人做代理人,为自己收取贿赂。

王建根没有把李春花当代理人,只想让李春花自己多挣钱,基本属于“情种”心理。

不过李春花多挣的钱,也得益于王建根手上国企的权力,实际上仍然是“权力过桥”的操作。

2006年王建根给李春花找到了更好的财路,就让她离开了倪辉的公司。

但是倪辉仍然给李春花发薪水,直到2008年才停止。

这份“空饷”持续了两年半,李春花在这期间从倪辉公司领取了近七十万的薪酬,平均每个月的薪酬有两万多元。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如果只是用这种方式让李春花挣钱,王建根并不太容易暴露出来。

毕竟有龙书广掩护,知道李春花和王建根关系的人很少,深圳的私人老板爱给谁发钱就给谁发,查不到王建根头上。

没有后来的事,王建根说不定退休后就可以平安无事,李春花的钱也能”落袋为安“。

可王建根像是动了“真情”,要趁着手中有权,让李春花前程无忧,一生不愁。

在李春花大四的那一年,王建根去海南出差,遇到四川移动的总经理。

这位总经理给他介绍了一位深圳礼品公司的老板,后者名为姚建。

偌大的湖南移动,每年用于业务招待和内部福利的礼品采购金额,都是一笔巨款,在姚建的眼里,王建根就是一位财神爷。

饭局上,姚建向王建根大献殷勤,并说他的公司将到湖南发展,到时希望王建根能多多关照。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当时王建根只是用些场面话敷衍敷衍,倒不在意所谓的交情。

王建根没有收钱的胆子,他谨慎小心,对经济问题保持着戒惕。

姚建是想要做“大事”的商人,结识了王建根这样的大人物,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2005年他就到湖南拜望王建根,还带上了公司的资料和样品。

因为之前和王建根接触不多,姚建做事还比较规范,走的都是开展业务的正规流程,王建根有什么私利要求,姚建还需要试探。

毕竟王建根是国企领导,很多私利可以在业务操作中实现,没必要像对政府部门的贪官那样,事前事后直接送上贿赂款,这一点姚建和王建根都心知肚明。

以二人相识不久的交情,王建根同意和姚建做业务,不可能没有私下交易。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那个时候,正好李春花多次向王建根提出想“辞职”——拿着双份工资还要辞职,分明就是想和王建根分手。

这倒不是李春花要挟王建根,她用宝贵的青春陪了比自己父亲还大的王建根五年。

王建根虽然让她读了大学,有了工作,但不能娶她,也不能给她一辈子的物质保障。

随着年龄渐大,她不得不考虑如何才能有一个稳定的未来。

王建根一大把年纪,当然能读懂李春花的心思。

他放不下悉心“栽培”的李春花,还等着享受“章玉”的美好。

不能给李春花婚姻,他就只能用金钱来拴住李春花,用足够的物质保障,让李春花有安全感,放弃“辞职”的念头。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在这种心理作用下,他答应姚建到湖南开展业务,他要通过这些业务,把湖南移动的钱,输送到情人李春花和鞍前马后为他效劳的龙书广手里。

拿定主意,王建根先找来龙书广商量,设计让龙书广和李春花当上姚建公司在湖南的总代理,自己用湖南移动的钱来照顾姚建公司的生意。

这样以来,通过代理姚建公司的产品,龙书广和李春花就能把部分钱装进自己的腰包。

王建根设计的生意模式,完全不用龙书广和李春花出任何本钱。

说是总代理,其实就是王建根买,姚建卖,龙书广和李春花拿回扣。

这种送钱的生意,龙书广不干才怪。

王建根向他声明,赚到的钱他和李春花对半分,自己分文不取,更把他感动到快要泪目。

王建根对朋友和情人倒是有情有义,不过用国家的钱去填私人情义,王建根迟早摊上事。

考虑到李春花还年轻,主持这桩生意会让人猜疑,王建根让龙书广当姚建公司在湖南的总代理。

在王家根的安排下,龙书广很快和姚建见了面,王建根把业务留给两人谈,自己先行离开了。

对龙书广搞总代理的模式,姚建表示公司的制度不好操作,最好是拿佣金的形式——业务由深圳公司在湖南的办事处来做,办事处主任可以由龙书广这边来推荐。

至于佣金的比例,姚建知道其中的关系,当然不敢亏待龙书广。

图|王建根(资料图)

谈成这样,王建根觉得也不错,他干脆就让李春花辞去深圳公司的职务,到姚建公司在湖南的办事处当主任。

就这样,这个中学毕业的KTV陪侍摇身一变当上了公司高管。

这个主任当得相当“正规”,不是背景空降,而是通过“应聘”选拔,王建根做事要尽量滴水不漏。

为自己人牟利,王建根做得很是妥帖。

2009年,湖南移动给姚建公司的礼品采购额度是五千万,姚建认为太低,就让李春花找王建根加额度。

王建根亲自出面,让采购部门把额度提高到了七千万。

四人之间的业务模式可以概括为:李春花告诉龙书广,湖南移动要从姚建的公司采购多少金额礼品,龙书广跑去深圳,从姚建公司会计手上领取早就谈好的现金提成。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拿到钱,龙书广开诚布公地分一半给李春花,一单业务就顺利完成。

2007年到2009年的三年时间里,姚建礼品公司的湖南办事处,营业额达到一亿六千万元,龙书广和李春花每人拿到近三百万元的“提成”。

2010年,中国移动副总裁张春江被逮捕。

次年,张春江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张春江一出事,四川移动的总经理也紧跟着出事。

图|张春江(资料图)

后者受贿金额达一千六百多万,虽有自首立功情节,最终还是被判处死缓,没收全部个人财产。

紧接着,坊间又开始流传起小道消息,说是湖南移动高层也有贪腐行为,王建根有点慌了。

姚建就是由四川移动总经理介绍给他认识的,他担心四川移动的案子会波及到他的头上。

张春江和四川移动的“前车之鉴”,显示出纪委对贪腐的打击力度,让王建根心惊肉跳。

为保万无一失,他找来龙书广和李春花商量,要他俩把收到的佣金,退给姚建的公司。

李春花对此是舍不得的——她都快三十岁了,过不了多久王建根就要退下来,她又没家室又没钱,主任肯定也当不成,没有那点钱傍身,她该怎么办?

王建根宽慰她,再怎么都要先躲过这个风头,只要人在,总有办法把钱挣回来。

李春花虽不情愿,还是知道轻重。

她除了王建根什么背景都没有,要是王建根出事,更没人保她。

她想想都心惊,只好强忍肉疼把几百万打到龙书广的卡上,由龙书广退给姚建的公司。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李春花确实知道人生艰难,这几年挣的钱,她基本都没有乱花,全部存了起来,退钱对她来说并不困难。

相反,“老司机”龙书广还出了问题,一说退钱他根本凑不够,搞得王建根也没办法,只好让他有多少退多少。

2012年1月,龙书广在姚建的办公室,交给他两张存有三百万的银行卡,说是王建根叮嘱要退回来,钱用了一些,不过大头还在。

姚建倒不以为意,告诉龙书广他这边不会有事,既然王建根那边坚决要退,姚建也只好收下。

不过搞笑的是,龙书广只给了姚建银行卡,并没有告诉他密码,摆明了是等风头过后还会把钱要回去。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可钱不入姚建公司的账,又怎么算退回去了呢?

姚建看破不说破,只给王建根发了个短信,说卡已收到,请他放心。

一个月后,王建根到点退休——这可能这也是龙书广当初凑不齐退款又不给姚建密码的原因。

结交王建根多年,就这两年捞到些大钱,王建根退下来后就不再有机会。

因此对于退钱一事,龙书广就有了花花肠子,不像怕事的李春花那么干脆。

钱也退了人也退了,王建根觉得不用再担惊受怕,自己可以安心养老了。

然而“岁月静好”才三年,移动在任的领导接连涉嫌受贿被立案侦查。

图|中央巡视组专项巡视中国移动工作动员会(资料图)

随后中央巡视组又入驻中国移动,中国移动上下再次震动,王建根很快就被立案调查,2015年8月批准逮捕。

王建根费尽心思,小心谨慎,可他没有意识到,退休等于“平安着陆”的时代已经过去,只要做过错事,会被追责一辈子。

除了利用权力为李春花、龙书广牟利,他还受贿收取一家信息公司的干股和价值三百万元的现金,另外还有其他受贿问题,涉案金额一百万元。

难怪他在礼品业务中,大方地让龙书广和李春花平分获利,原来他自己有另外的财路。

公诉机关最后认定,王建根涉案金额为一千余万元。

2017年,王建根一审被判刑十一年。

他提起上诉,认为龙书广和李春花案的金额不应该算在他头上,他在这个案子中没有拿钱。

图|庭审现场(资料图)

法院却认为,他和姚建达成行受贿意图,而且和龙书广、李春花商议收取“佣金”,并决定“佣金”分配,属于该案的共犯。

李春花在深圳多领的工资,也是王建根利用权力获得,应该认定为受贿款。

最终王建根上诉被法院驳回,王建根仍被判刑十一年,处罚金两百万元。

王建根以为自己没有拿钱就不算受贿,这种想法和掩耳盗铃差不多,让关系人拿好处的“权力过桥”套路,早就被法律不容。

比如原浙江财政厅厅长钱巨炎,先把妻妹安排到银行工作,然后利用权力帮妻妹揽取财政存款,让妻妹得到两千四百多万的业绩奖。

他的妻妹从中分给他一百八十五万的现金,还给他买了栋七百多万元的别墅。

图|法庭上的钱巨炎(资料图)

表面看起来,钱巨炎的妻妹所得是合法收入,赠送给钱巨炎不存在行贿受贿。

可是再怎么“过桥”,也掩盖不了利用权力谋私利的事实,照样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再比如江西省赣州市土地收储中心原主任陈炜的贪腐案,也有为在银行工作的女儿揽储的情节。

他违规把四亿元财政资金,存在女儿所在的银行,让女儿获得了一百五十多万元的业务奖励。

他也可以说他没有拿钱,而且和王建根比起来,他几乎没有任何操作,只是把国家的钱存在银行而已。

图|赣州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在查看银行相关账目(资料图)

这些资金总要存银行,他仅仅是存在了女儿的银行,还没有王建根提高礼品采购额那样的情节。

同样是利用权力谋私,也被以贪腐论处,王建根又有什么不服呢?

贪腐的各种套路都难逃“法眼”,拿李春花多领工资来说,司法解释有规定: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要求或者接受请托人以给特定关系人安排工作为名,使特定关系人不实际工作却获取所谓薪酬的,以受贿论处。”

如果王建根不利用权力给李春花所在公司好处,那家公司凭什么要多给李春花近七十万元的工资?

说到底,那家公司和李春花获得的利益,都是王建根利用权力输送的国家利益。

图|庭审现场(资料图)

李春花退了钱,三年后还是难逃一劫,那些钱过了手,就触犯到法律,她获刑三年半并不冤枉。

如果没有遇到王建根,没有龙书广“善解人意”,李春花KTV陪侍的生涯还会延续,她也不知道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命运。

遇到王建根,初中毕业就辍学的李春花圆了大学梦,还过了十多年外人看起来比较光鲜体面的生活。

不过王建根没能成就她的人生——十几年过后,她耗尽青春,没能得到真正的感情,也没有得到物质保障,却遭受了三年多的牢狱之灾。

王建根为她经营得越多,给她挖的坑就越深。

出狱后,李春花已年近四十,王建根给她改名章玉,却没能成就她光辉的人生。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不过,就算没有遇到李春花,王建根自己却也是在劫难逃。

他当上湖南移动的董事长,就表现出要用权力满足享受的欲望,纵使没有李春花,他也会找其他人。

王建根选择李春花,除了动心,还因为李春花适合他谨慎从事的需要。

不过他如果真正谨慎,就不会绞尽脑汁去做违法的事。

很多贪腐案例,贪腐分子都放纵自己的家人打着自己的旗号受贿,甚至用家人做自己贪腐的代理人。

一旦被查处,往往落得一家都坐牢的下场。

图|法庭上的蔡国华(资料图)

就像被称为“最狠董事长”的原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任由前妻侵占银行价值八百多万元的红木家具,连女儿买衣服的钱也要公款报销。

案发后,不仅自己被判死缓、前妻获刑坐牢,女儿也成了涉案人员。

王建根的家人算是命大,没有被他拉下水。

一朝大权在握,就开始去实现隐藏的花花心思,不仅坑了自己也坑了别人。

积极为他效力的龙书广,到底在图什么,王建根不可能不清楚。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臭味相投的两人最终一起坠入了法网。

-完-

参考资料

1.《民主与法制》周刊:《包养情妇的移动老总》

2.中国新闻网:《湖南移动原总经理王建根涉嫌受贿罪案开庭审理》

3.《检察风云》杂志:《国企高管严重违纪,只为博红颜一笑》

4.潇湘晨报:《湖南移动原董事长王建根获刑11年,曾扶持坐台小姐成高管》

5.岳阳市人民政府网:《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南有限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总经理王建根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

关键词: 湖南移动 中国移动 四川移动 红颜一笑 礼品公司

责任编辑:Rex_08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