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越南一位普通农民,养育了100个孩子,也亲手埋葬了超过2万名婴儿

每一个生命都是奇迹与缘分,值得我们尊重和珍惜。一个人的出生和死亡本是正常的自然规律,但是也有不少的偶然,让这些孩子未出生就死去了。

根据世卫组织统计,全球平均每年堕胎人数高达500万。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名字,甚至几年之后,连亲生父母都不记得他们。

但是有一个人愿意花费巨大代价与精力去为这些可怜的孩子争取一个更好的结局,哪怕被当成傻子。

01 可怜流产的婴儿,亲手将其安葬

在越南,有一位农民,生活清苦平淡,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他特殊的地方在于一双手 ,这双手养育了100个孩子,也埋葬了20000个未出世的婴儿。

佟富福,越南芽庄市的一个小村庄的村民,以务农为生。佟富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从小生活在村子里,连大城市都没有去过。对佟富福而言,最高的房子就是他在建筑工地打散工的时候盖起来的小楼。

2001年3月,三十多岁的佟富福与妻子再添一子,让整个家庭都十分欢喜。得知妻子怀孕之后,佟富福带着妻子去了医院进行检查。

在等候的通道里,佟富福激动地盯着紧闭的房门,舍不得移开视线。但是突然,一阵低沉的啜泣声传入他的耳朵,佟富福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旁边的一个房间打开了门,走出来一位面色苍白、神色消沉的女子。

她走起路来很慢,仿佛大病初愈。却又没有治愈了心头病的喜悦,反而充满忧伤。佟富福刚想上前问问怎么回事,顺带安慰一下,那女子却加紧脚步跑了。

不一会儿,佟富福的妻子出来了,医生说检查情况良好,让产妇回去多注意身体。简单地聊了一会儿,佟富福提到了刚刚见到的女子。

医生满不在乎地说:那个房间是人工流产用的,许多女子意外怀孕都会选择来这里打胎。

佟富福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心中惋惜,他情不自禁地说:都是可怜人啊,那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处理掉?

医生也没有避讳,解释道:胎儿没有出生,有些还是未成形的,有的已经基本成型,但是终归不能被当成“人”来对待,所以医院会随即将其拿去火化处理。

回到家,佟富福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可怜这些未出生的胎儿,所以想为他们做点事情。

第二天,佟富福再次来到了医院。他找到负责妇产科的主任,提出了一个建议。他希望协助医院处理这些被打掉的胎儿,给他们一个归宿。

医院对胎儿的处理十分谨慎,一般都是有专人在流产完成之后直接拿去火化,避免保存下来。佟富福乍一提出这个意见,主任觉得十分奇怪。

一开始,妇科主任还以为佟富福是想把小孩子拿去做什么非法交易,所以断然拒绝了。

但是佟富福表示,自己想把它们带回去好好安葬,为他们取名立碑,让所有人都记得他们,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些孩子。

妇科主任被佟富福的善良感动了,于是他协助佟富福联系了医院领导和当地政府,最终获得了试行的资格。在医院派出专门监督人员的前提下,允许佟富福尝试安葬流产手术后的胎儿。

这天晚上,医院派人给佟富福打电话说,今天有一例流产手术,胎儿还未处理,希望佟富福能够帮忙。佟富福爽快地答应了,吃了点饭就带着工具去了医院。

他从医生手里小心接过了已经死去的胎儿,用干净的纱布仔细地擦去血迹,包裹起来,带了出去。

芽庄旁边有一座小山,山前一片空地是闲置的。这片地地势低洼,遍布鹅卵石,既不适合农业耕种,也没有人愿意把工厂开在这里。

佟富福早就和政府沟通好,将这片地买了下来。虽然不是什么好地块,但是面积大,整个的价格也不低,至少对佟富福而言,基本上相当于两三年的收入了。

佟富福带着包好的胎儿来到这里,将它放入一个早已备好的小木盒,再埋进土里,堆成小坟头,压实了土,最后埋下墓碑,放上一束花。

这块墓碑是他请朋友定制的,上面仅刻下了埋葬日,和一段安息的悼词。为了纪念孩子,佟富福翻阅词典,自己挑了一个寓意较好的词,当作胎儿的名字,一起刻了上去。

整个过程并不复杂,但是佟富福花了两三个小时才完成。每一步他都小心翼翼,生怕出了差错让自己丢掉这次机会。

安葬完成,佟富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回头望去,跟着来的医生已经感动地点头了,佟富福大喜过望,知道自己可以继续做这个事情了。

此后,医院与佟富福达成了一个协定:每天晚上下班后,如果当天有手术后的胎儿,就会通知佟富福去取了安葬。医院则会时不时地派人进行监督与观察,确保万无一失。

02 佟富福修建的墓地:充满爱的终点站

渐渐地,佟富福埋葬的胎儿越来越多,从寥寥几个扩张到几十个,几百个。偌大一片空地,竟然在短短两三年里就被塞得满满当当,佟富福只好继续买地块来安置。

这几年下来,佟富福家里的积蓄被花得一干二净。起初他都是找人定制墓碑,但是后来囊中羞涩,只好自己上山找合适的石头,夜里不睡觉,慢慢地打磨成墓碑。

佟富福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安葬婴儿,辞掉了建筑工队的工作,甚至有时候比较忙,连田地都顾不得管。他的妻子也越来越反对他的举动,毕竟一家老小都在等着他呢。

其他的村民也不理解佟富福,暗地里笑话他是个“怪人”。毕竟,那些婴儿都是连亲生父母都不要的,他一个非亲非故的陌生人,犯得着花这么大的财力吗?

佟富福的家里人多次劝他放弃,但是佟富福每次都说“这是最后一个孩子”,却总愿意接通医院的电话,最后连家人都觉得他已经无可救药。

这些被埋葬的婴儿,有的父母好心,还会在临走前给他取个名字,更多的则无名无姓,仿佛未曾来过这人世间一趟。

相比之下,佟富福仿佛是他们的亲生父亲,对他们无微不至,虽然都是已经死去的生命,却仍然得到了体面的安排。

佟富福开始埋葬婴儿的第六年,两片山地密密麻麻排了数千个墓碑,放眼看去,一种独特的凄凉与温暖并存,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

许多人得知了佟富福的事迹,特地赶来参观,被他的善良深深打动。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都为佟富福提供了自己的帮助,贡献了一份力量。

热心人士会帮助佟富福选择石料,一起制作墓碑,协助他为婴儿命名;他们前来看望时还会带上大把大把的鲜花与香烛,自发地组织纪念活动。

佟富福的妻子也逐渐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主动帮他安葬婴儿,并且分担了更多的家务事好让佟富福能够安心处理。

佟富福的妻子也有好几个孩子,她可怜这些未见亲生父母一面就夭折的孩子。许多村民也是如此,站在远处看这片墓碑丛,几乎没有人能够保持平静。

03 养育100个孩子:挽回那些本会被抹除的生命

时光流转,又是一年过去了。这天,佟富福正在逐个清扫墓碑上的灰尘,忽然见到一位年轻女子在墓碑前徘徊。佟富福走上前去,那女子也抬头看到了佟富福。

“请问,您就是佟富福吗?是您帮我埋葬了我的孩子?”

这名女子开口问道,声音略微发颤。

佟富福摇摇头:“我不知道你的孩子是谁,哪天离开的,所以不一定是我。”

但是这名女子随即说出自己流产的日子,沿着墓碑找了一会,竟然真的找到了。

这女子蹲在墓碑前,用纤细白皙的手指抚摸着墓碑,独自啜泣,她轻轻地跟佟富福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原来,在这名女子刚读大学的时候,和自己的男友意外有了这个孩子,可是两人身上无钱,家里也不愿意,只好选择打掉。

后来男的毕业去了其他城市工作。这名女子依然留在学校上学,至今还没有毕业。男朋友赚了些钱,已经商量好要来娶她。她万分欣喜之下,也想起了那个离开的孩子。

佟富福看着女子黯然伤神的脸,心中不禁想到,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倘若能够把一些本该打掉的孩子收养下来,将来父母还能把他们接回去。

多年的积累,佟富福见了太多这样的情侣。他们选择打掉孩子,最大的原因就是没有钱成家,养不起。如果给他们几年时间,结果可能会大不相同。

于是,从这次起,佟富福有时间就守在妇产科室门口,一旦有人想来打胎,他就会带着她去这片墓碑前看一看,劝一劝。

有些情侣感情已经破裂,孩子是断然不可能生下来,他再怎么说也是白费口舌,无济于事。

但是也有不少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听了佟富福的劝告,放弃了流产的打算,而是选择把孩子生下来。

生下来孩子以后,暂时托付给佟富福抚养,若干年后,等物质条件足够,他们约好回来接走孩子。对佟富福来说,拯救一个孩子要比埋葬一百个孩子还要让人觉得宽慰。

为了防止接孩子的父母不记得孩子的名字,佟富福采取了一个做法:男孩取名为“vinh”,意思是“荣耀”,女孩取名“tam”,意思是爱心。在这个名字之后,接上孩子母亲的名字,以便他们母子相认。

许多原本选择放弃孩子的母亲,被佟富福打动,决定留下来。并且在数年之后回来认走了孩子,一家团聚。

但是也有不少的意外,许多父母在撇下孩子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些孩子只能长在佟富福的家中,由佟富福一直抚养到成年为止。

为了更好地照顾这些孩子,佟富福为他们建造了专门的小屋,他把孩子们分成小队,每队住在一个大屋子里。

佟富福还给他们开辟了学习的房间,亲自教他们识字算术,传授他们一些基本的知识和技巧,以便将来生存。

佟富福不是以一个暂时的收纳者的身份来对待这些孩子的,而是以一个父亲,慈父与严父兼而有之的角色。他对孩子们谆谆教导,循循善诱,也严厉公正,深刻警醒。

起初,孩子们数量太多,连佟富福都认不出谁是谁,只好在他们的衣服上写上名字。但是这种做法不仅会让孩子们觉得自己缺乏关爱,像个机器人,佟富福也很惭愧,经常自责没有对他们更上心。

所以,此后本来不认识多少字的佟富福学会了记笔记,把每个孩子的名字,照片和生活爱好,脾气秉性一一记录下来,每天都要对着核实和更新。

佟富福的所作所为很快传遍了附近的各个城镇,许多人慕名前来探望佟富福和孩子们,并且支持他的善心举动。他们从四面八方而来,携带着许多食物,书籍,衣物。

有人曾经希望从中领养一些孩子,但是都被佟富福给拒绝了。佟富福希望哪一天,孩子的亲身股权可以把他们的骨肉接走,否则若是亲生母亲来了找不到孩子,岂不是让人伤心。

当地政府和一些企业也主动伸出援手,给佟富福拨款捐款,协助他把墓地修缮得更加整洁,把孩子们抚养得更健康。

04 生命至上:不要让孩子替大人承担过错

从决定修建流产婴儿墓地至今,将近20年过去了。整整三大片墓地,将近20000个墓碑,无声诉说着佟富福的感人事迹和大爱大义。

他的屋子里,住着100名孩子,他们从小被佟富福抚养,有的已经接近成年,有的刚刚学会走路。他是这一百个孩子的父亲,为了他们,放弃了自己原本的小家庭。

如今这片原本清冷的墓地可谓大变样了。随着墓地建造工程的深入进行,有人提议将此地公开建成旅游地,供所有人参观欣赏。

这一提案很快得到了支持与响应,从确立到执行只花了一个多月,旅游地的修建与登记也在半年内便完工了。

这片区域被划定为公益旅游地,全天开放,任何人都可以进来参观祭奠。在特定的地方还设置了捐款箱,捐款经过专人整理调拨,一部分会被用于佟富福抚养孩子们长大,另一部分则会捐给慈善机构。

每到周末,不少夫妻会选择带上孩子们一起来参观,佟富福养的一百个孩子也在这边与其他孩子一同游玩,一起感悟生命的意义。

孩子们虽然年幼懵懂,但在这个时候对他们进行正确的人生观引导依然非常重要。珍惜生命,敬畏生命,在任何时候强调都不为过。

还有一些年轻的情侣也会选择将这里当作约会的地方,通过纪念这些流产的婴儿,他们也会更加负责任,懂担当。

许多学校也会把这里当作思想道德教育的绝佳地点,由老师带着学生前来组织参观。这片沉睡着两万个生命,花费二十年建立起来的墓地,十分具有教育意义。

孩子们一天天长大,佟富福一天天老去。如今他已经年过六旬,没了当年的力气。当初他曾独自爬到山上,背着几十斤甚至上百斤的大石头下山,连夜做成墓碑。

此时的佟富福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他也不用担心后继无人。因为他亲手抚养的一批孩子已经长大,有的开始闯荡社会,有的在村里找了工作,守在他身边,这些活自然不怕没人干。

这一百个孩子都是幸运的,因为在他们享受佟富福的悉心照顾的时候,还有两万个生命永远沉睡着。也正因此,他们倍加珍惜生命,每一个都刻苦学习,勤劳工作,很让佟富福省心。

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佟富福丝毫没有要完全退下阵来的意思,他还想继续“工作”,每天坐在院子里悉心雕刻墓碑,给孩子们讲课。

佟富福说,希望自己能够有“失业”的那天,也就是没有婴儿再需要埋葬在这里。到那一天,他也可以惬意地坐在树下,听着风声,轻轻松松地睡一觉。到那个时候,即便他要离开人世,也没有遗憾了。

平凡的人,不平凡的事。佟富福一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他的一颗心因为这两万个墓碑,一百个孩子而熠熠闪光,温暖如春。活着的,让他们健康地成长;离世的,让他们体面地入土为安。

佟富福用自己的20年时间,向所有人昭示了一个道理:生命是宝贵的,孩子是无辜的,怀孕之前,男女都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否则必须认真控制,不要让孩子替大人承担过错。

敬畏生命,珍视生命。这就是佟富福无边无际的心里,所容纳的全部内容!

参考信源

1,越南男子佟富福,100个孩子的父亲,亲手埋葬婴儿超过2万名 品阅网

2,54岁农民工成100个孩子的“爸爸”,亲手埋了2万多名婴儿,整个国家感谢他 凤凰新闻

关键词: 亲生父母 没有什么 妇科主任 手术后的

责任编辑:Rex_3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