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错换人生28年案!“错抱”还是“偷换”?法院判了:姚策养母获赔79万

2020年2月17日,纠结了一晚上的姚策,终于咬咬牙,打通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电话。

提示音刚响了两声就接通了,电话那头的母亲声音很是急切,上来就问:“怎么样?好些了吗?”

“昨天我到医院去做了个检查······,情况······,不是很好。”

“什么情况你就直说了吧!”

“······,应该是肝癌。”

“肝癌”两个字他说得很小声,但姚策还是确信母亲听到了,因为她只是“啊?”了一声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虽然很担心母亲的情况,不知道她受不受得了,但他也实在没勇气再次给母亲打去电话了。

姚策

就这么过了几分钟之后,母亲把电话回拨了过来,声音沙哑地说:“赶紧回家再说。”

很明显,她刚才哭过了。

当姚策的母亲许敏得知这一噩耗时,是怎么都不愿意相信的,儿子才刚刚28岁,这才刚过完春节一个月,他怎么就患癌了呢?

虽然都知道癌症治愈的可能性很低,但身为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是可以付出一切的。同年三月,许敏做出了决定,她要“割肝救子”。她想着,自己是姚策的亲生母亲,如果将自己的肝配给儿子,出现排异反应的可能也将会小很多。

许敏

然而,上天却在这个时候跟她开了个恶劣的玩笑,医生告诉她:“从姚策的化验报告来看,你们根本不是母子啊······”

28年辛劳,尽给他人做“嫁衣”

1992年6月15日凌晨时分,正身处开封老家准备待产的许敏,突然感到自己肚子有异样感,因为是头胎,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要生产的前兆,于是不顾一切的朝着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跑去。

姚师兵

当时,许敏的丈夫姚师兵还在部队,没能第一时间赶回来,父母又回家给她做饭去了。因此许敏一个人在医院里进行了生产。当时生产持续了一天,她连一口水都没喝,生下孩子后就睡着了,许敏当时只来得及看一眼孩子,觉得他“白白胖胖的”。

17日的早晨,护士抱着包裹好的孩子过来了,让许敏给孩子喂奶。再次见到儿子,许敏的直觉告诉她,这孩子似乎有些不一样,感觉有些病殃殃的,脸上有一些小红点,还紧闭着双眼。

因为孩子睡着了,许敏没法喂奶,她就在护士的提示下轻轻地拽了拽儿子的耳朵,结果还是没有把他拽醒,然后孩子就被护士给抱回去了。

当许敏又一次见到儿子时,孩子这回终于醒了,他不哭也不闹,只是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好乖啊,就叫他‘好好’吧。”

好好,就这么成为了姚策的小名。

出院之后,许敏和丈夫姚师兵精心抚养着这个脸上有红点点的孩子。给了他最好的生活条件,孩子逐渐长大后,许敏还专门给他挑了本市最好的幼儿园。然而在幼儿园入园体检时,他们夫妇却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打击:

“孩子有乙肝大三阳。”

在知道这一结果的那一刻,许敏夫妇的第一感觉就是误诊了,他们夫妇身体健康一点毛病没有,孩子怎么会患上乙肝呢?许敏的妈妈知道这一结果后很是心疼,埋怨道:“你看你怎么带的孩子,孩子这么小你就让他染上乙肝了。”

对于母亲的指责许敏自己也很委屈,为了孩子她甚至专门请了一年的假,基本上可以说寸步不离,孩子为何会患病了呢?

抱着自责的情绪,许敏夫妇开始踏上了为孩子治病之旅。在之后的20多年里面,他们跑遍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打听到哪里有治疗乙肝的专家就去哪里,那时候,他们夫妇的工作一个月才几百块钱,光给儿子买特效药就花了上千。

因为对孩子心里有愧,许敏夫妇基本上没有让儿子做过家务,姚策在家里也是过着衣来张口,饭来张口的“小皇帝”生活。

为了让孩子将来能够出人头地,许敏夫妇还专门买了学区房,让儿子去上本市最好的学校。可惜,姚策本人的学习天赋并不优秀,中考时名落孙山,许敏也没有放弃,专门花大钱让儿子去了重点中学的重点班就读。

就这样,姚策在家人的帮助下从大学毕业后,被安排了一份比较轻松的工作。但没过多久他就因为“无聊、没意思”主动辞职了,跟母亲表示自己要创业。

许敏对儿子的选择提供了无条件的支持,将自己夫妇这些年的积蓄全都交给了他,然后没过多久姚策就创业失败,赔了一大笔钱。

创业失败之后,姚策自问实在对不起父母,心情苦闷之下,他开始疯狂酗酒。也正因此,姚策本来已经转为了小三阳的乙肝,也因此直接发展成了肝癌,而且是晚期。

为了救儿子,许敏不惜给医生跪下,表示愿意割自己的肝来救他。然而,医院的检验结果却显示,她和丈夫都是A型血,而儿子姚策却是AB型血,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因此医院建议许敏做一次亲子鉴定,一周后结果出来了:“不支持许敏是姚策的生物学母亲。”

寻子

当许敏夫妇艰难地接受了养了28年儿子不是亲生的这件事之后,他们面临着两个选择:“是去找亲生儿子,还是找姚策的亲生父母?”

最终,28年的亲情战胜了对亲生儿子的想念。许敏夫妇决定先寻找姚策的亲生父母,救人要紧。

通过调取医院档案,许敏夫妇得知姚策的亲生父母很可能住在河南省兰考县,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到河南兰考之后,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知情人得知他们的来意后还好心说道:“不可能。他们家小孩是95年生的,不是92年的,你们找错人了吧。”

茫茫人海,上哪里去找姚策的父母呢?濒临绝望了的姚师兵决定报案。

在警方的帮助下找到了郭希宽、杜新枝夫妇的电话,然而,当他们把电话打过去时,对方却拒绝沟通,甚至还把电话卡给拔了。

杜新枝

既然父母联系不上就找他们的孩子吧,经翻阅户籍,他们发现郭希宽的儿子叫郭威。派出所民警看到郭威的资料之后,纷纷表示:“这,这不是郭威吗?”

这倒不是他们明知故问,是因为派出所里面正好有一个叫郭威的协警。

派出所的领导为此专门将郭威找了过来,问道:“你是哪一年生的?”

“身份证上是1995年。”

“实际是哪一年生的?”

“实际上是1992年。”

郭威

在郭威和领导对话的时候,许敏一直在外面偷偷地看着,郭威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熟悉,她在心里说:“这个人就是我的儿子。”

很快DNA鉴定结果就出来了,郭威确实是他们两人的亲生儿子。就这样,许敏夫妇还没找到养子的亲生父母,却先将自己的亲生儿子找到了。

起诉和波折

通过郭威,许敏夫妇成功和杜新枝夫妇取得了联系,希望他们能救救姚策,然而,等待着他们的却是冷冰冰地拒绝。杜新枝表示,她自己就是乙肝患者,最近刚出院身体不适,哪能给姚策捐肝。

杜新枝虽然有个大女儿,问题是这孩子有智力障碍,生活都不能自理,如果把肝给捐了,那下半生就没有保障了,现在全家就剩郭希宽一个健康人,他年纪又大了,更不能捐了。

杜新枝

杜新枝夫妇甚至连和姚策做亲子鉴定一事都推三阻四的,这让许敏夫妇不禁产生了些许的疑心。

考虑到姚策的病情,许敏夫妇本来打算把这件事跟他瞒下来的,甚至开始考虑将来两个孩子要是相认了,怎么介绍他,想出来最荒唐的理由是:“这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哥哥,很小就被拐河南去了,刚找回来。”

然而,他们自己虽然不说,姚策自己却发现了这件事的真相。

那一天,姚策正在刷朋友圈的时候发现了一篇新闻文章,标题是“母亲割肝救子,发现28岁儿子非血亲”。

当时姚策就想,谁呀这么倒霉,还有这么狗血的事情。怀着好奇心点进去之后,在“文章推荐”里看到了自己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这一刻,他什么都明白了。

当姚策和杜新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杜新枝说:“真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亲生儿子。”

杜新枝的这句话显然是有些不符合常理的,之前许敏第一次见到郭威的时候,她是上前紧紧抱住对方,说:“让妈妈看看你,摸摸你。”

也正因此,杜新枝的这句话后来成为了网友怀疑她是否故意换孩子的证据。而姚策自己显然也有这方面的疑虑,问道:“我小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来找我?”杜新枝回道:“那会忙着做生意,哪有时间找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母子俩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之中。

2020年7月23日,姚策和杜新枝夫妇一起起诉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5个月之后,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判处淮河医院赔偿他们一家76万元损失。

对于这一结果,姚策和杜新枝夫妇认为完全不能接受,一来无法弥补他们巨大的精神损失,二来也无法让后人引以为戒,因此决定上诉。

2021年2月8日,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二审,判处淮河医院赔偿他们一家100.2万元。

迷雾重重

虽然法院作出了判决,但这件事并没有到此结束。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比如,姚策当时住的一套99平的房产,是养母许敏一家帮忙买的,母子俩因为这套房子的产权问题产生了纠纷,姚策还把许敏给拉黑了。与此同时,姚策的妻子也站了出来指责许敏:自从认了亲儿子后,对姚策的态度就有了问题等。

虽然后来姚策表示愿意将这套房子过继给养母,但却一直以贷款未还清、需要养病等理由推托。

另一方面,许敏在和亲生儿子郭威交流时,得知他在郭家时过得很不好,脏活累活都是他干,连照顾智力障碍姐姐的活都是他来完成的。

与此同时,郭家人还将他真正的出生证明给扔掉,并去乡镇卫生所里面造了一份假的出生证明,将郭威的年龄改到了三年之后。

后来,郭威上了三年中专之后就被父母叫回了老家,帮着家里卖盒饭。

当郭威的这段经历曝光出来之后,很多网友都为他鸣不平,说郭家这是拿他当“长工”使,甚至传出了“郭家有四套房,全都在大女儿名下,没有一套在郭威名下”的流言,不过这一流言已被杜新枝亲口否认。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敏对当年的真相越来越怀疑,去医院翻看档案时,她发现当时接生的护士叫做“郭希志”,这和姚策的亲生父亲只差了一个字,这让她产生了一个不好的联想:“当年到底是真的‘意外抱错’了,还是‘故意抱错’的?”

在这种情况下,许敏决定报警,状告杜新枝、郭希宽、郭希志“故意换子”,涉嫌刑事犯罪。

2021年2月23日开始,这一起“错换人生28年”案再次登上了热搜,比如“姚策被水滴筹拉黑”、“姚策生父母故意抱错孩子”、“两个错换家庭的房产归属”等话题被媒体争相报道,当事人们也密集予以了回应。

这场网络舆论风波持续了一个月之后,还是没有消停,而姚策本人却在3月23日这一天,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就算因为房产问题闹了一点不愉快,姚策不管怎么说也都是许敏养了快30年的儿子,在姚策逝世之前,她甚至都没能见到儿子最后一面,巨大的悲痛压垮了许敏的精神,让她直接卧床不起。

4月21日,警方发出通报,本案证据不足,不予立案。

开庭

2021年5月8日,许敏一家状告淮河医院一案正式开庭,但因为许敏要求追加杜新枝为被告,所以本案暂时休庭,直到9月18日才再次开庭。在这次庭审中,当年参与了此事的五名医护人员第一次出庭作证,并表示不存在“偷换”。

另一边,杜新枝面对关于她“故意隐瞒乙肝生孩子,导致姚策没能打阻断疫苗最终逝世”、“因为孩子有乙肝,所以故意换个正常孩子养”一事进行了回应,说她当年申请了乙肝大小三阳的化验。不过,杜新枝的病例上关于这方面的记录却是缺失的。

2022年4月28日,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了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具有重大过错;

许敏、姚师兵主张杜新枝存在隐瞒乙肝病史的行为没有依据;

本案证据证明不存在“偷换”行为,杜新枝不应承担连带暗偿责任。

因此作出以下判决: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赔偿许敏、姚师兵精神损害赔偿、医疗费、误工费、交通住宿费、鉴定费等各项费用共计798361.1元;赔偿郭威精神损害赔偿200000元,驳回许敏、姚师兵、郭威对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其他诉讼请求,驳回许敏、姚师兵对杜新枝的诉讼请求。

这一判决结果,也是意料之内的事情,毕竟当年的“错换婴儿”事件至今已经过去快三十年了,想要追寻当年的真相显然难上加难。

好在,郭威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原生家庭,这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也没有改变他的品格,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协警,对于许敏而言也算是最大的慰藉了。

关键词: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 亲生父母 淮河医院 区人民法院 出生证明

责任编辑:Rex_2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