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90后“黑老大”杨春燕:淑女外表暗藏毒辣,被捕时还是在读硕士生

近些年来,国家对于扫黑除恶力度加大,解决不少黑恶势力。而这些犯罪头目,大多是穷凶极恶、眼露精光、身材魁梧的男子。

也因此社会上对于黑社会的认知大多是从外表形象判断的。

而2018年,合肥一个犯罪团伙里出现了一个外表柔弱,楚楚可怜的女头目。

她看起来无害温和,其实心狠手辣。甩人耳光,逼得别人妻离子散不在话下。

人心难测,外表也常常带有迷惑性,一些长相粗犷的人反而心地善良,待人和善。而这个叫杨春燕的“黑老大”面貌文静,还有着高学历,却是一肚子坏水。

“淑女”从事暴力行业

杨春燕在1991年出生在安徽省合肥市的一个普通家庭里面,父母对她没有太大要求,只希望她能健康快乐地长大。

她小时候也争气,在读书一事上很是用功,父母见她肯努力,也一直支持她的学业,即使平时工作繁忙,也不会让她分担。

因此,杨春燕的家庭情况虽然一般,但是从小没吃过什么苦。

初高中大家都忙于学习,对于物质的需求并不太大,杨春燕有时看到别的同学穿戴漂亮,零花钱充足也会羡慕,但她并不过分跟父母索求。

到了大学之后,她接触得更多了,对于生活有了更高的追求,当父母给的生活费不足时,就会自己想办法赚钱。

这和普通大学生没什么差别,很多人也会做兼职,但是杨春燕赚到钱后消费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更喜欢攒钱,钱足够多时她才会更满足。

慢慢的她甚至不需要再跟父母要生活费,自己就可以养活自己。

等到大学毕业后,她来到上海打拼。这里是她最喜欢的城市,虽然节奏快,消费高,但同时也会有更多的机会。

她此时刚毕业,对于高薪工作有着强烈的追求,找了一段时间的工作后,发现一家小型贷款公司最符合她的要求,面试通过后,她很快就办理了入职。

杨春燕主要做的是放贷工作,刚开始的工作内容和她想象中不太一样,但是为了高薪,也没太放在心上。

她性格比较开朗,能快速和周围人熟络起来,她发现同事们主要是靠业绩拿高薪,最高的一个月能拿几万块。

杨春燕听后很心动,认真向别人讨教工作经验,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很快就掌握了要领。

单凭工作态度来说,她绝对称得上敬业,为了完成业绩,她经常加班到半夜,积极地打电话维护客户关系,还会自己主动开发新客户。

虽然还是职场小白,但是几个月后她的业绩就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几年之后,杨春燕的业务越发娴熟,还带过不少新来的同事。

在这期间她也看到了这一行业的暴利现象,心中觉得自己的辛苦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于是在和同事聊天时,总会时不时地吐槽。

和她关系最好的沈全桃和张云磊听后纷纷表示赞同,又对于自己打工人的身份颇感无奈。

杨春燕表示他们对于这个行业已经完全熟悉,自己创业肯定更好。

两人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就一起讨论创业的工作推进。计划好定,难的是运行,首先注册资金和初始本金就是一道拦路虎。

杨春燕看到他们二人都有意向,心中就有了把握,率先拿出工作几年攒下的积蓄,另外两人少一点,但是凑一凑也勉强能开个公司。

不久后他们三人一起辞职,在2016年建立了安徽韬辉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杨春燕是他们其中出资最多,且学历最高的,因此公司主要由她负责。另外两人在外跑业务,她则大多数时间守在公司制定完善的制度。

公司成立后仅他们三人无法正常运营,经过拉拢招聘,他们又从社会上集结了专门放贷,主要催收,暴力上门等一系列分工明确的员工。

而杨春燕在制定好公司考勤、绩效、打卡等制度后,为了营造自己知识分子的形象,她还考上合肥一所高校的研究生。

高学历的罪恶

大概是有了绝对的控制权,杨春燕彻底展现了她的控制欲,公司大大小小的事都要经她过目。

为了让员工积极放贷、催收,她还会拿出其中盈利的部分发奖金,或者聚餐旅行。

为了表现自己公司的正规,以及个人的形象,她会特意穿款式淑女的职业装。

在外人看来,杨春燕学历高,年纪轻轻还经营着一家金融公司,称得上是年轻有为,事业有成。

她也很乐意接受别人对自己的夸奖,但是被询问到公司的业务,她总会含糊其辞。

杨春燕不敢说,因为他们公司一伙为了牟取暴利,借用民间借贷的名义,专门找急于用钱的人签订合同。

他们采用“套路贷”的方式,让借款方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欠下双倍借条,包括房屋租赁等隐藏条款,再以服务费、上门费以及各种没有条理的名义收取高额利息。

对于不配合的人,他们还会采用威逼利诱,借款人出于着急用钱,或者不敢反抗,就会被迫签下。

他们不断地翻滚利息,就是为了能从这些借款人身上榨取源源不断的油水。杨春燕从事贷款多年,清楚地知道这一行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影响。

她不但做了,参与定制规则,甚至积极地参与催款活动,还要重重地踩上借款人几脚。

2016年11月,韩某急于用钱,经人介绍找到了杨春燕的公司借款一万元。

但是经过层层缩减他最终只收到了7700元,根据签下的合同,他每月还要再还利息1500元。

杨某在初次还款后就意识到利息较高,但是出于合同约束,他只能按时还款。随着利息越长越高,杨某只还利息就达到了16500元,这远远超过了他当时借款的本金。

剩余的金额杨某实在无力偿还,说尽好话希望减免一些利息或者再多宽限他一段时间。

催债员工不听任何解释,给他打来电话大声辱骂,强制要求他两天内必须偿还本金一万元。

杨某无法还上,韬辉公司的员工就逼他签订了一份违约合同,需要偿还两万元。

杨某每天都能接到他们几十个电话轰炸,对方拼命地催促让他压力巨大,无奈杨某就关掉手机逃到了外地。

杨春燕一伙人见他电话不通,干脆来到了杨某的家中,多次打扰其妻子,以及两个年幼的孩子。

他们在住所里翻箱倒柜,大呼小叫,吓得一大两小缩在一起颤抖不止。

此外还安排了一个年龄较大的男人住在杨某家中,每日对其家属进行威胁恐吓,逼迫他们尽快还钱。

这番举动,不仅对杨某家人造成严重影响,就连旁边的邻居都不胜其扰。

十余日之后,该团伙见杨某家中迟迟拿不到钱并且无人敢反抗,就变本加厉,直接带走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用来逼迫韩某的妻子尽快还钱。

同年年底,另一借款人宋某实际借款7.9万,但经过杨春燕一伙人对其资金的翻涨,利息的高额收取以及虚假流水的伪造,致使债务最终累积为35万元。

面对宋某提出的质疑,他们不但不做解释,反而态度嚣张言辞恶劣,并进行多次人身攻击。

在宋某表示暂时无法还上后,该团伙调查到宋某外婆有套价值一百多万元的房产,便逼迫宋某将房产过户到该团伙的一名员工名下。

丝毫不顾及对方六十岁的母亲和年过八旬的外婆被赶出家门,在外租房。

而以上语言恐吓,行为张狂也仅是他们催款的基本手段。

更过分的还有一行人大摇大摆地进入受害人的家中,几个彪形大汉控制住借款人,在对方的恐惧之下,杨春燕则当着其家属的面打人耳光。

她还逼迫期望宽限还款的被害人向她下跪认错,同时拍下视频发给其他借款人,以此来做下马威。

她不把人的尊严当回事,脑子里恶毒的想法层出不穷,曾指使员工买下花圈摆到借款人家门口,看着别人敢怒不敢言的神情猖狂大笑,完全视法律于无物。

因为手段过于凶狠,一位受害者在新年前夕无奈远走,杨春燕等人在除夕前夜闯进对方家中,把受害者即将生产的妻子赶至寒冷的室外。

他们丧失良知,理所当然的霸占别人的房产,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些事件数不胜数,花样更是百出。杨春燕作为公司高层,不讲究方法,只认钱。他们团队外出,对借款人给予心理上的压迫,并且动手殴打。

对于不配合的人,则会破坏住宅的门锁,堵住锁眼,在门口或者室内小解等种种侮辱性行为。

如果手段有用,杨春燕就在公司大力推行,并且对催收员工进行表彰,手段无效,则绞尽脑汁考虑一切“可行”方案。

就这样,他们的这一团伙靠着不义之财存活了两年之久,并且一个个都钱包鼓鼓,富得流油。

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的行为如同乘着片小叶在河里划船,遇到点小风浪就翻了。

自食恶果

坏事做得多了就对人性没有了概念,杨春燕一伙人完全意识不到自己行为有多恶劣。

他们以上做的桩桩件件足以让人产生不适,但是他们还在不断地刷新着人性的下限。

在他们的借款人中有一位精神发育迟缓的患者陶某,年龄二十多岁,由于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和爷爷相依为命生活在一起。

陶某的爷爷为了让他以后生活得到保障,用一辈子的血汗钱为他买了一套房子。

陶某起先借了一点钱用于还信用卡,但是最后利滚利欠下了一百多万元。陶某不明白数据怎么算的,只知道欠债要还钱。

有钱时他就还进去,没钱时接到催款电话就求对方再给他点时间。

而催款人意识到他精神不如常人,就哄骗他胡乱签下合同,还让他把自己的房产抵押,转给杨春燕的同伙。

好在陶某的爷爷及时发现,询问下得知他欠下巨款,看完借款合同后也没联系杨春燕公司,直接带着孩子到了派出所报案。

经过警方调查,陶某的借款其实仅有几万元,陶春燕把他的给他下层中间人处理,在中间商赚差价的情况下,他才欠下了上百万元。

而恰好在办理陶某这件案子的时候,警方发现,杨春燕公司牵扯到的受害人不止杨某,抽丝剥茧之下,联系到了多位受害人。

警方了解到杨春燕一伙给受害者全家都带来了极大的阴影,他们的钱财都是完全被压榨干净才被放过。

面对警方的询问,受害者都表示希望警方能尽快铲除杨春燕团伙。

警方敏锐地意识到这不是普通案件,经过检方介入,公安机关把该案件定为黑组织犯罪展开侦查。

发现该团伙诈骗数额高达218.6万,敲诈勒索90.12万元,受害者有四十多人。

公安机关在掌握证据后,第一时间就对杨春燕一伙进行了抓捕。

面对警方的到来,杨春燕一副伤心欲绝像是受了委屈的模样,但是铁证如山,她无可狡辩。

在指认现场时,这个一向猖狂的“黑老大”紧蹙着着眉毛,低头泫然欲泣,戴着金属手铐的手颤颤巍巍指向她曾经作恶之后,随后又擦拭眼角的眼泪,看起来诚心悔过。

不过,没有人会原谅她。毕竟她被抓时的在读研究生的事情让不少人暗暗吃了一惊,也由此可知,她是知法犯法,更加可恶。

2019年,公安机关冻结了该团伙账户里的一百多万余额,查封名下三套房产和三辆汽车。

同年11月5日,法院判处杨春燕和张云磊有期徒刑二十五年,沈全桃有期徒刑二十四年,财产被全部收回。其他人也依法判处二年到二十二年不等有期徒刑。

判处现场,杨春燕再次落下眼泪,同时表示:“我错了,我对我做过的事情很后悔。”其性格反差过大,令人错愕,也算得上是典型的表演型人格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伙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彻底被清除,也给了所有受害者一个交代。

客观来说,杨春燕有两分胆识和一点小聪明,可惜她没用到正途上,不但害了几十个家庭,还自毁前途,让自己的在监狱中度过后半生。

参考资料

[1]《七台河检察》,《“90后”女黑老大获刑25年当庭痛哭,团伙曾胁迫孩子逼债》

[2]《中安在线》,《90后“女黑老大”,被判有期徒刑25年》

[3]《澎湃新闻》,《合肥90后“女黑老大”获刑25年》

关键词: 有期徒刑 一段时间 公安机关 的情况下 金属手铐

责任编辑:Rex_2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