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2014年,江西一14岁少女阻止母亲婚外情,没想到自己惨死家中 大案纪实

惨死于家中的花季少女

2014年7月31日,江西瑞昌市的出租屋里发生一桩惨案。早上6点40分,出租屋附近的人们被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惊扰,他们纷纷将身子探出窗外,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街上越来越多的人朝一间出租屋涌去,他们认出来,那是搞批发蔬菜生意的莫新斌家。这时街坊们才反应过来,刚才突如其来的哀叫是一向沉默寡言的他发出来的。

提起莫新斌,人人都羡慕他的好眼光,早早抢占本地蔬菜批发市场,挣下大钱,除这间出租屋外,人家在市里还有好几套房子。娶的媳妇也长得好看,每天陪着他日夜颠倒地收菜卖菜,谁见着不说一句贤惠。

总之在街坊眼中,莫新斌是妥妥的大赢家。他们更加好奇,到底发生什么事能让他如此长声惨叫?

不断有人进入莫新斌家,不断有人干呕着出来。趴在窗台上的邻居隐隐听见一句“全身都烧焦,一点不成人样……”

十几分钟后,警车呼啸而至,莫新斌家外拉起警戒线。忙着上班的大人提着公文包从他家外匆匆路过,闻到刺鼻的味道,像是塑料被烧焦,又像是猪皮被炙烤。

他好奇地往屋内一看,随即掩住口鼻,快要吐出来——床上蜷缩着一具烧焦的漆黑尸体,她的手向上伸着,似是在等人将她救出来。

他认出来,那是莫新斌的大女儿莫苏苏。想起在路上蹦蹦跳跳走着,老远见到他便主动打招呼的小女孩儿,他心中生起一股怒意:究竟是谁这么丧心病狂,对莫苏苏痛下毒手?

这样的愤怒也充斥在前来调查的每一位办案人员心中。案发现场汽油味浓重,且被害人脖子上有很深的掐痕,警察基本可以确定死者是被掐死后再泼上汽油毁尸灭迹的。这样的手段对一个正值花季的女孩来说何其残忍!

发生如此骇人听闻的命案,瑞昌市的安宁被打破。各界人士都将目光注视到此案上,孩子的父亲更是给警察下跪磕头,只求警察早日抓出凶手,以慰莫苏苏在天之灵。一时间,所有的担子都压在警方肩上。

对周围租户进行广泛走访后,办案人员得出一些线索。31日凌晨两点四十左右,莫新斌同妻子出门到九江蔬菜基地进菜,留下14岁的莫苏苏和年幼的弟弟妹妹在家。

直至6点40莫新斌被女儿的死状刺激到大叫出声,期间没有人听到莫家有不同寻常的声音传出来。最重要的一点:莫家的门锁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这绝对是熟人作案!

此时尸检报告结果下来,死者脖子上的掐痕为成年人所留,凶手用的力气很大,没有给莫苏苏留下挣扎的机会。且从现场不属于莫家的汽油来看,凶手对死者抱有极大敌意,害人的举动是早有预谋。

一个成年人怎么会恨莫苏苏到不惜置她于死地的程度?刚开始,警方将调查范围集中在莫苏苏的社会关系上。

原来,莫苏苏并不是莫新斌夫妻的亲生孩子。夫妻俩于1992年结婚,七年后,两人依旧没有生育。作为家中的长子,他最先结婚,但眼见着弟弟家的小侄女都能开口认字,他的孩子还不见踪影。老家的父母对此颇有微词,明里暗里地提醒夫妻俩,自己想要抱大孙子。

莫新斌是个普通男人,面对家里的催促,他也不禁着急起来。但孩子不是想有就有的,努力好几年,妻子的肚子还是不见动静。

他们心中隐隐有猜测,或许是其中一人的身体有问题,才不能正常生育。但当时两人感情深厚,怕结果出来伤爱人的心,他们默契地没有提检查的事。

1999年,莫新斌的父母给他下最后通牒,如果见不到大胖孙子,他们就要重新给他娶个媳妇。他觉得荒唐至极,跟父母做过不少思想工作,但是他父母一辈子没文化,受传统思想影响严重,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解释。

无奈之下,莫新斌在朋友介绍下,领养刚出生七天的小女婴,并为她取名苏苏。

从街坊口中得知,莫新斌一开始非常疼爱领养的小女儿,简直将其视作自己的掌上明珠。他们夜晚出来散步时经常能看见莫新斌把小苏苏放在脖子上,带着她“骑大马”。当时人们平均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块钱,莫新斌给自家女儿买奶粉的钱都不止这个数。

有不少街坊在背后嘀咕莫家两口子花些冤枉钱,到时候小孩儿长大,亲生父母找过来,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莫新斌对这些话并不在意,依旧每天带着孩子到处玩。

“但人心到底都是偏的。”邻居煞有介事地说道。2009年,莫新斌的妻子生下他们的亲生女儿甜甜,2012年,他们又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儿子帅帅。

“他们肯定因为自己亲生孩子让苏苏受委屈了。”莫苏苏小时候是很可爱的性子,每天高高兴兴的,他们这些邻居没有一个不喜欢她的。

但是近几年,他们发现苏苏变化特别大,脸上死气沉沉的,一点朝气都没有。她还不喜欢回家,邻居总能看见她放学后低着头,畏畏缩缩地拖着大书包在旁边街道瞎走,但就是不回家。

况且莫苏苏从小学习成绩就甩出这条街上其他孩子一大截,是人人夸赞的“别人家的孩子”。这样的孩子在学校一般会受到老师的特别关注,不大可能在学校受欺负。

因此,面对莫苏苏的惨死,邻居们隐隐在心中猜测:知人知面不知心,会不会是莫新斌夫妻看小苏苏不顺眼,做一场戏亲自害死她?

想法一出,他们看莫新斌夫妇的眼神都变了。办案人员注意到这种变化,借口让被害者父母提供更多线索,将莫新斌夫妇分开做笔录。

这时,一向没有存在感的妻子柳静芳双眼通红,抬起头艰难地说道:“警官,我知道是谁害了我女儿!”

笼罩在母亲偷情暗云下的女孩

像是压抑太久,柳静芳将藏在心中的罪恶往事和盘而出。

收养小苏苏后,夫妻俩算是过上一段消停日子。他们第一次做父母,恨不得拿出放大镜观察孩子的每一点变化。在两人的精心呵护下,小苏苏出落得人见人夸,两人的感情也愈发真挚。

但事情并没有那么一帆风顺。小苏苏是领养的,还是女孩。莫新斌的父母迷信,以为他们夫妻是要借小苏苏为自己招来亲生孩子。

时间一长,柳静芳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而夫妻俩在小苏苏身上花的钱也越来越多。莫新斌的父母一问,才知道他们是将这个“赔钱货”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

这下可捅到马蜂窝,莫新斌的父母不依不饶起来,要让夫妻俩把小苏苏退回去。这怎么可能?莫新斌当即请他的父母离开。没想到他们变本加厉,甚至跑到柳静芳的娘家,要讨个公道,问亲家为什么给老莫家送来个不会下蛋的鸡?

闹得沸沸扬扬,柳静芳的里子面子都丢干净了。又不是圣人,她心中自然生起怨怼。结婚这么多年,不能生孩子到底是谁的原因,他们二人心知肚明。莫新斌为保全他的名声,任由他父母将脏水泼到自己身上,柳静芳在此时才看清楚丈夫的为人。

虽然心中失望,但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的。一年后,莫新斌做起蔬菜批发的生意,每天凌晨两点多就要出门,直到天亮才回家。为多挣一份钱,他和柳静芳商量过后,在菜市场盘下一个铺子,每天批发多出来的蔬菜就放到自家的铺子上,让柳静芳在店里卖菜。

谁料这竟让他们的婚姻走上歧路。

2008年,柳静芳在蔬菜店认识一个叫龚强的男人。他原来是开养殖场的,生意不景气,他有换行的念头。见蔬菜批发能赚钱,他便向莫新斌夫妇请教。

同是老乡,龚强又会来事,经常请夫妻俩吃饭,一来二去间,他和莫家人的关系愈发好。这时,他对美艳大方的柳静芳生出不该有的念头,常趁着莫新斌不在,到店里与她聊天。

柳静芳不是没有察觉到他的小心思,但想到两人都有伴侣,不是莽撞的年轻人,做不出背叛婚姻的事情,便没有及时制止他。

一天,她偶然提起小苏苏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龚强意识到其中的难言之隐,便开口打趣道:“老莫有些不中用啊,要不我帮你真正的当一回妈妈?”

柳静芳被他说得非常不好意思,羞恼地唾弃他,让龚强不要乱说。见她没有正面拒绝,龚强心中暗自得意,知晓这个女人快要上钩。

这件事后,龚强来蔬菜店来的愈发勤快,帮着柳静芳搬上搬下,招呼客人。来得少的客人甚至以为他是蔬菜店的老板,用艳羡的口气夸他们夫妻俩感情好。龚强竟然臭不要脸地应下来,此后都以柳静芳丈夫的身份自居。

他的攻势迅猛而体贴,柳静芳为自己魅力自得的同时,也感受到一种久违的激情。5月,瑞昌陡然降温,柳静芳不幸中招,由风寒引起肺上感染,只好关店卧病在床。

女儿上学,莫新斌忙着做生意,面对冷锅冷灶,一时间她竟有些心灰意冷。这时门铃被按响,她打开门,龚强手里拎着两条鳝鱼熟门熟路地挤进来。

“我看到你的店里没开门,就知道你生病了。老莫也真是的,一点都不心疼人,你看你,脸都憔悴不少。”他一边抱怨,一边走到厨房,用特地从老家带来的鳝鱼为她炖汤补身子。

柳静芳既意外又感动,跟着他从厨房转来转去,要帮他打下手。龚强不由分说地将她撵出厨房,拿来毯子盖在她身上,让她只管等着喝汤。

结婚这么多年,她从未在莫新斌身上感受到过这种体贴。柳静芳栽在那碗熨帖滚烫的汤中。

都是成年人,她也没什么好矫情的,当即提议两人可以“试一试”。在她和莫新斌的房子里,两人做出第一次出格之举。

或许是食髓知味,柳静芳默许龚强一次次趁着莫新斌不在家中时来到家中,与自己偷情。而这一切,都被她的小女儿莫苏苏看在眼里。

刚开始,她还不能明白这有多龌龊,只为龚叔叔带来的各种玩具和零食欢欣雀跃。等年岁渐大,她从书中读到一个词叫“婚外情”。

不知羞耻的大人越来越放纵自己,甚至不在孩子面前伪装。他们像小情侣一样腻歪,经常调笑间就当着莫苏苏在沙发上抱成一团。

莫苏苏看着为家庭操劳得生出白发的父亲,心中时常生起不顾后果,将一切告诉给他的想法。但是她知道自己不是父母的亲生孩子,如果家庭破碎后,自己该去哪里?

2008年7月,柳静芳被查出怀孕。这让莫苏苏看到希望,她有孩子,肯定就不会再出去乱搞了吧?

如她所愿,柳静芳并不能确认这个孩子的生父到底是谁,但出于母亲天性,她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不想让他一出世就背着私生子的名声。她正式向龚强提出分手。

龚强当然是不愿意的,他百般纠缠,但柳静芳打定主意,再不让他碰自己。龚强在她那儿碰了好几次壁,觉得没意思,也不再勉强她。

那是莫苏苏几年来最高兴的一段日子,她再也不用为母亲的出轨提心吊胆。就算有人在她面前传是非,说柳静芳跟人不干不净,她也有勇气大声反驳回去。莫苏苏心中坚信,妈妈只是一时犯错,她最终还是要回到他们三个人的小家庭中来的。

但是命运对这个孩子太过残酷。不知何时,莫苏苏发现龚强又悄无声息地回到她的生活中,这一次他更加过分,他甚至教自己刚满两岁的妹妹叫他爸爸。

她的爸爸叫莫新斌,跟你没有关系!莫苏苏仇恨地盯着龚强,她多希望母亲能站出来制止他,但她只看见柳静芳脸上幸福的笑容。这三个人站在一处,竟其乐融融,像真的一家三口!

莫苏苏意识到什么,她感到深切的无力与悲哀……这之后,她对龚强的态度有极大的转变。每天夜里,她都竖起耳朵,警惕着门外的动静。当不属于父亲的脚步身传来时,她便迅速地蹿到门口,大声呵斥道:“谁在外面,快走快走!”

即便龚强厚着脸皮进来,她也时刻跟着他,不准他接近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莫苏苏像一头小狼,要用自己的方式维护小家庭的安宁。但是她没想到,这竟会为她招来杀身之祸。

据柳静芳所说,她其实意识到莫苏苏的不满,但沉浸在情人编织的花言巧语中,自己还是选择对不起孩子。

2012年,柳静芳再次怀孕。这时街坊间的风言风语也传到莫新斌耳中。怒不可遏,他问莫苏苏:“你妈妈是不是在外面有人?”

莫苏苏如释重负,将一切和盘而出。此后都是大人间的较量,柳静芳自知对不住丈夫,当着莫新斌的面给龚强发去断交的短信,而他也不追究两个孩子的身份,他们心照不宣地打算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莫新斌能容忍妻子出轨,但龚强却不能接受自己再次被情人抛弃。

真相大白——大人的错误为何让孩子承担?

据柳静芳所说,龚强在之后多次打电话过来,甚至希望三人能面对面坐下来好好谈谈。此时她一心想回归正常的生活,自然是态度冷硬地拒绝了他。

没想到,龚强将一切原因都归结于莫苏苏身上,认为是她对自己有偏见,特意从中作梗,将两人的事情告诉给莫新斌。想起自己深爱的情人和两个可爱的孩子,龚强对莫苏苏的仇恨不断发酵。7月24日,他给柳静芳发去消息:“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柳静芳收到这条消息,一直惴惴不安,她特地嘱咐莫新斌,最近要注意人身安全。相处那么多年,她熟知龚强为人,知道他是真的能做出这种事情。为以防万一,柳静芳在莫新斌凌晨出门时也跟着。

结果他们没想到,出事的竟是无辜的莫苏苏。在警察局,柳静芳哭嚎道:“他就是个畜生,苏苏有什么错,他怎么不干脆连我一起杀掉啊?”

事到如此,悔之晚矣。听完柳静芳提供的线索,办案人员立刻行动,将龚强捉拿归案。在警方的询问下,龚强完完整整地交待作案经过。

一切事情,竟然是由一双皮鞋引起。

龚强其实很早就看莫苏苏不顺眼。数不清有多少回,他凌晨摸黑来到情人的房间,想趁机温存一番,但往柳静芳床上一看,莫苏苏正拉着她妈妈的胳膊睡得香甜。面对此情此景,他无论多荒唐,也没办法当孩子不在,强行和情人做那种事。

被扫兴的次数一多,龚强渐渐对莫苏苏迁怒起来:不过是一个被抱养的丫头片子,管她吃喝就够了,哪有这么宠着的道理?他将自己的想法透露给柳静芳,不料一向温柔的情人竟对他翻脸,让他从自己家里滚出去。

图一时新鲜的姘头怎么和从小宠到大的女儿相比?柳静芳气恼之下,冷了龚强好几天。虽然在龚强的小意讨好下,两人的关系恢复如初,但这件事在他心中始终扎了一根刺,他看向莫苏苏的眼神也越发不善。

等到柳静芳生下两人的孩子,龚强认为他们的关系已经可以摆到明面上来,他要求柳静芳向莫新斌提出离婚。他能看出,柳静芳是想和他重新组建家庭的,但过两天,她却突然转变话锋,直接向他提出分手。百般哀求下,柳静芳才说出原因:倘若离婚,莫苏苏的抚养权一定会归莫新斌,她舍不得离开女儿。

又是莫苏苏!他几乎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几年后,两人又勾搭在一起。这时莫苏苏已经懂事,对他的敌意毫不加掩饰。龚强和一个小女孩较起劲,无论对方怎么阻止,他也总有办法进到她母亲的房间。

谁知一次凌晨,他和情人缠绵完准备回家,却怎么都找不到自己的皮鞋。那可是他专门买来向柳静芳显摆的牌子货!他光着脚站在地上,冬天的地板寒冷刺骨,没办法,龚强只能穿着莫新斌的旧鞋离开。

一晚上的好心情消失殆尽,等姿势别扭地走到楼下,他看到自己的上等皮鞋正静静地躺在臭水沟中。

“这肯定是莫苏苏干的!”龚强怒气冲冲地找到柳静芳告状,谁知她却觉得他一个大男人跟孩子计较,未免太过小气。而这时莫苏苏就站在旁边冲龚强得意地笑……

经过这事,莫苏苏好像找到对付他的手段,只要龚强来莫家,那他的鞋子就一定会出现在楼下。有好几次龚强下楼去捡鞋都差点遇到人,害得他只得赤着脚匆匆逃走。

龚强对莫苏苏的恨意在收到柳静芳的绝交短信时达到顶峰。7月31日凌晨,他像往日一样来到莫家楼下,但这次,他的目标是莫苏苏。

等到莫新斌夫妻出门,他拎着汽油打开莫家的房门。

此时莫苏苏威胁的声音传来:“你又来干什么?快走,不然我就叫人了!”

龚强听够了这话,他猛地扑上前,掐住莫苏苏的喉咙,恶狠狠地说:“我看你现在还能不能喊人!”

龚强尽情发泄着心中的仇恨,等他反应过来,女孩已经没有气息。见人死了,他将汽油泼在尸体上。火光燃起,花季少女莫苏苏留下最惨烈的痕迹……

大人对婚姻不忠,最后错误却是由无辜的孩子承担。案情重大,龚强被判处死刑,柳静芳也将用余生来为自己的罪孽忏悔。只愿天下夫妻,和则聚,不和则散,千万不要做出背叛婚姻的蠢事。

关键词: 办案人员 这么多年 花季少女 反应过来

责任编辑:Rex_2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