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2013年北京女子因40元停车费,开车拖死管理员,爷爷:在家横惯了

“杀人凶手,你叫我以后怎么活啊!你一个小姑娘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2014年4月9日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坐在原告席上的李女士,系死者老丁的妻子。

他的丈夫被人开车拖行数米后摔倒,然后抢救无效去世了。

当她看到被告人杨雪鸥时,一时间悲痛不已,如此哭诉道。

因为情绪太激动,说完就瘫倒在了原告席上。

判决现场

被告人杨雪鸥则哭着说到: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到底是真心的忏悔,还是对法律惩治的惧怕?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后这起案件又是如何判决的?

这一切都要从那场停车收费风波说起。

2013年1月27日晚,在北京西单大悦城附近的京联顺达停车场,几个停车场管理员在议论纷纷。

而在他们不远处的北侧马路上还隐约能看到血迹。

被告人和她的父亲

据在场的人员表示,此时老丁已经被送到了附近的医院进行抢救。

不久后警察也赶到了现场。

警方随即封锁了现场,并对此案件展开了调查。通过对在场人员的询问得知了事情的大概过程:

2013年1月27日晚上5点40分,一名女子和朋友开车来到北京西单逛街,将车停在了附近的京联顺达停车场内。

待女子返回停车场开车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

按停车场收费的标准,女子应当支付40元的停车费,但女子却对收费员老丁说到:

“自己平时都经常来这边,收费都没有这么高。”

为此她只拿了10元没好气地甩给了老丁。

老丁看女子开着几十万的越野车,想着她也不至于会赖了这40块钱吧,而且按规定收费,也是自己本职的工作。

于是老丁拿了停车票上前去和她理论。

但女子却没有理会他,关上车门和车窗,发动了车辆,直接开车掉头。

老丁见状,赶忙上前追赶过去,用手拉着车门把手,并敲着右窗玻璃,让其停车。

此时女子非但没有选择停车,而且还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车子飞速前行。

老丁的手被反光镜别住无法脱身,被拖行了数十米,随后听到砰的一声,老丁被甩了出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而女子当时并没有将车停下来,反而急速行驶离开了现场,往西单方向离去。

说到此,其中一名停车收费员感叹到:

“就为了40元停车费,就酿成这样的一起悲剧,真的太可惜了。”

另一个同事也附和道:

“老丁平时为人比较老实,遇到不愿意给钱的人不会很较真,但女子当时的态度很不好,可能他才上去和她理论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事发后,老丁的同事和爱人李女士见状,赶忙朝老丁的位置跑了过去。

此时老丁满脸是血,昏迷不醒。

随后他们赶紧报了警并拨打了120,李女士在等待期间一直趴在老丁身上嚎啕大哭。

而老丁就被送到了医院后,因后脑勺撞击严重,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李女士对丈夫的故去,悲痛欲绝:

“看到我们家老丁当时满脸的血,我脑袋一片空白,就知道哭。”老丁的死,无疑给这个家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老丁一家原是湖北人,两口子育有一双儿女。

事情发生后,女儿从深圳出发,已经在来北京的路上了。

儿子在湖北老家读书,当时正是高三,马上要高考了。

当晚儿子还和母亲李女士通过电话,期间还问候老丁身体情况。

母亲李女士怕影响儿子学习,强忍悲痛,不敢告诉儿子老丁去世的事情。

只是告诉他,爸爸上班去了。

此前本来和老丁商量好了,说等儿子高考完,就接他来北京,一家人聚一聚。

没想到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一切悲剧。

李女士心情一直非常低落,夫妻俩为了讨生活来到北京。

两口子常年蜗居在一个十来平米的出租房里。

后来和人一起承包了这个停车场,也算能勉强家里的一切开支。

如今没了老丁,自己也不知道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了。

显然老丁的突然离世,让这个家庭的生活更加艰难。

李女士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也是在情理之中。

她哭着对警察说到:

“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肇事的车辆,不能让我们家老丁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

随后警方通过对在场人员提供的证词以及监控录像,很快查出了肇事车辆的行踪。

最终在朝阳某小区发现了那辆肇事的越野车,经调查得知车主名叫杨雪鸥。

很快警方联系到了杨雪鸥的父亲杨松柟,杨松柟随即也袒露了当时发生的情况:

那天晚上,女儿杨雪鸥回到家里后,一直慌慌张张,心神不宁。

自己看他有点不对劲,在自己的追问下,女儿才说出自己开车可能碰到人的事情。

但她当时并不肯定是否严重。

随后女儿说想离开这里,去男友那里。

父亲见杨雪鸥这个状态不放心,于是便开车将她送到了葫芦岛杨雪鸥男友家里。

自己后来到交通队询问了情况,才知道被撞的收费员老丁已经死亡了。

杨松柟此时才忏悔到:

“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要是知道,一定会带着女儿到警局自首的。”

而说起这个女儿,杨松柟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在杨雪鸥三岁的时候,杨松柟因为和妻子感情不和,最终选择了离婚。

而杨雪鸥判给了经济条件优渥的父亲。

杨松柟由于工作比较繁忙,没有什么时间陪伴女儿的成长。

所以女儿一直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

杨松柟一直以为因为自己离婚,没能给杨雪鸥一个完整的家,对她心怀亏欠。

至此对她很是溺爱。

对于杨雪鸥的要求几乎都是有求必应,在经济上更是没有亏待过她。

除去各种奢侈品外,每月还要给她几万的生活费。

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的杨雪鸥,养成了骄傲跋扈的性格。

事后有记者还曾前往杨雪鸥爷爷家,了解孙女杨雪鸥的情况。

爷爷也同样表示杨雪鸥在家就是蛮横惯了,自己根本管不住他,在家里就是无法无天。

图源网络

老爷子很无奈:

“要是能将她撵出去,早就做了,但是没办法,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孙女。”

这或许也是中国家庭教育普遍存在的现象,很多家人总是会过分宠溺子女。

以至于孩子形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的观念,随着自己的性子,任意妄为。

显然杨雪鸥便是这样的一个例子。

图源网络

因为家长的溺爱,导致杨雪鸥性格出现偏颇。

以至于做任何事情都是随性而为,没有分寸。

最终导致了这起悲剧的发生,无疑是令人痛心的。

但毕竟做错了事情,自己就要承担这一切的后果,而且她的行为已经触犯到了法律的底线。

1月29日,杨雪鸥男友在新闻报道中得知了老丁的死讯,当时劝杨雪鸥自首。

杨雪鸥却表示害怕,一直犹豫要不要去自首。

但警方却没有给她那么多思考的时间,很快对杨雪鸥实施了抓捕。

而杨雪鸥的父亲也随后到警察局自首。

在庭审的时候,才出现开头的那一幕。

在该案中,父亲杨松柟在知道女儿杨雪鸥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底线后,却仍然帮助女儿逃避法律责任,构成包庇罪。

根据《刑法》第三百一十条规定:在明知道犯罪人的情况而为其隐瞒、窝藏,帮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证明包庇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进行拘役或是管制。情节较重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考虑到杨某主动认罪态度较好,最终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执行。

而对于本案主犯杨雪鸥,在法庭上,其辩护律师主张杨雪鸥是过失犯罪,不存在主观上故意杀人,因此并不涉及故意杀人罪。

杨雪鸥在法庭上也是声泪俱下,表示自己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

对于自己当时会加速开车离开,她表示:

“自己当时就是想快点停止与他的纠缠,于是想加速离开现场,所以并没有想到可能会发生的后果。”

并且杨雪鸥一直表示自己当时并不知道老丁在追车。

当时自己没敢看后视镜,只听到一声响,自己以为没有什么事情,也就没停下来。

与此同时一再表示,自己很后悔那天晚上冲动的行为,对老丁家庭带来了伤害。

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此案件在当时也引起了社会及各媒体的高度关注。

根据警方反复的侦察,也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人证物证俱在。

并拥有了完整的证据链条:证实杨雪鸥因停车费与老丁产生纠葛,在观察到被害人追讨停车费,追赶车子的情况下,仍旧不管不顾,加速导致将其拖行的事实。并且在发现被害人摔倒后还选择不管不顾,肇事逃逸。

基于这种罔顾人命的做法,法院驳回辩方的辩解。

依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鉴于杨雪鸥归案后认罪态度积极,赔偿了被害人亲属部分经济损失。

决定给予从轻处罚。

并于2014年4月9日,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杨雪鸥十年有期徒刑。

赔偿受害人家属43338.5元。

因为40元停车费,导致发生的一切悲剧,也暂时落下了帷幕。

杨雪鸥葬送了自己美好的年华。

而对于死者家属来说,却也是一个灾难性的变故。

老丁的妻子在很长时间里都没能走出这种悲伤中:

“我一直想起我们家老丁,当时他从车上摔下来的情形,我一直记得。”

说完又泪流满面,痛苦之情溢于言表。

本来好好的春节,因为老丁的去世,不仅没有丝毫的喜庆,反而更沉浸在悲痛之中。

李女士在老丁出事后也接到亲戚的问候。

本来伤心难过,又是在过年这个特殊时间段,这让她在亲戚面前哭得不成样子。

看看别人家里鱼龙灯昼,自己家里却是北风穿堂过,真可谓是艰难度日。

对于最后的判决结果,李女士心里很是不甘,因为老丁的去世,家里一下没有顶梁柱。

李女士不知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当时在庭审时,他们要求赔偿高额的赔偿金,最终却只得到4万多。

值得一提的是,这起案件的判决最终并没有就此结束。

就在中级人民法院对杨雪鸥进行一审判处后,杨雪鸥又提出了上诉。

最终在2015年1月8日,北京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了最后的裁定。

判处杨雪鸥故意杀人罪,定性为情节较轻,将10年刑期改为5年。

最后又于2017年4月27日,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再次鉴于杨雪鸥在服刑期间的良好表现,依法给予了5个月的减刑。

这样的判决也遭来了一片哗然,很多知情的网友纷纷表示:

难道出了一条人命就这样不痛不痒的处罚吗?

然而也有人给出了中肯的说法,回顾案件的始末,悲剧的发生其实综合了各方面的因素。

不单单只是因为杨雪鸥的骄横任性以及老丁拦车收费的危险行为。

还有就是停车收费也存在一定的影响因素。

据调查,当时老丁所在的公司是以承包制的方式包给了三个人。

他们需要每月上交承包费8万元,平均下来每人也要交上26000多万元。

那就是说要想赚到钱,每人每天需要赚到近900元。

如果挣不到这个钱,那就得赔本。

而当时那个停车场每人管理的车位也就20来个。

那么一个车位平均每天得收到停车费45元以上。

所以有时候看到逃单的司机,为了不赔本,他们只能上前阻拦或者理论追讨停车费。

然而数据显示,当时在西单附近的停车场这种逃单的现象很多,高达10%。

如果不追那肯定就会赔得多。

特别是在行业不景气的时候,不但挣不到钱,还可能赔钱。

要是再遇到逃单的,那根本承受不了。

通过实地探访,西单附近停车场的收费员表示:

经常会遇到逃单情况,而之所以频繁出现逃单现象是因为车主嫌停车费太贵,尤其是停的比较久的客户。

图源网络

当时老丁所在的停车场收费规则是,第一小时10元,第二小时开始每小时15元。

这也是当时西单附近所有停车场的收费标准。

据一个停车场的收费员回忆,就在老丁事情发生后不久。

在附近停车场又发生了一起收费员被逃单汽车拖行数十米的现象。

但好在那辆车车顶有栏杆,收费员死死抓住了栏杆,才无大碍。

图源网络

显然问题在于:作为收费员迫于生活的压力,即便停车费上涨,只得拼命收费。

而司机则到认为停车费太高于是想逃单,最终导致这种悲剧频频出现,陷入了恶性循环。

类型的案件还有2011年浙江温州瓯海区山水名都小区停车场发生的悲剧。

2011年1月12日中午时分,当时在小区做装修的师傅黄某和秦某正开车从车库出来。

周某是山水名都53幢地下停车场的收费员,看到两人后便上前索要停车费。

图源网络

因为两人早上停车的时候,周某不在,黄某则骗他说已经交过了。

在经过确认后,发现两人并没有交纳停车费。

此时一旁的秦某本已经掏出了5元停车费给周某。

而一旁的黄某却突然上前给了周某一拳,此后两人扭打在了一起。

秦某在劝架未果,想着去叫人过来帮忙。

没想到几分钟后,黄某已经躺在了地上,此后被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就单单因为5块钱的停车费,就酿成了一起悲剧。

然而像这样因为停车费导致的悲剧,时有发生,确实值得我们去反思。

如今回头看过整起案件,不少网友对于案件的判决,依旧为老丁一家感到愤愤不平。

但也有一句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若杨雪鸥真心改过自新,又何尝不是悲剧的另一种救赎。

而此案也再次提醒了广大网友关于对子女的教育问题。这种因为溺爱,导致孩子性格偏颇,最终走上违反犯罪道路的事情,早已是屡见不鲜。

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本来父母关心儿女、保护儿女的行为和想法是无可厚非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就可以溺爱、纵容一切,甚至在违法犯罪后,还帮助其进行逃避责任。这样到头来不但不是为了她好,反而会害了她。杨雪鸥这起案件,便是又一次血淋淋的教训。

当然也希望这次的教训,能让此后的杨雪鸥重新认识到自己。对于老丁的悲剧,我们更多的是遗憾和可惜,也愿这种人间悲剧不再出现。

大家对于这起案件有何看法呢?对于停车场收费问题又是怎么看待的呢?欢迎大家在评论区一起交流。

关键词: 有期徒刑 故意杀人罪 西单附近 故意杀人 山水名都

责任编辑:Rex_2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