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2015年,台湾美女替爷爷寻根,谁料找到老家时,发现爷爷已成独苗

2015年,来自台湾的娜娜,向大陆的寻亲小组发出了一个请求,她希望找到自己爷爷的家人,完成爷爷的临终遗愿。

寻亲小组起初非常惊讶,为何身处台湾的爷爷,却要求在大陆寻找亲人,而在娜娜的一番解释之后,寻亲小组才知道了其中的缘由。

娜娜是土生土长的台湾姑娘,可她却对大陆充满向往,休假时间都会去大陆旅游,唯独一个地方,她一直想去却不敢贸然过去,那就是广东省。之所以对这个地方好奇,来源于小学时代的一件事。

小时候学校查户籍,她就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自己的籍贯不是台湾而是广东,然后娜娜就跑回家问自己的家人,家人就会告诉她,爷爷是大陆人,后来来台湾打仗之后才定居在台湾的,而从父母的口中,娜娜还得知,原来爷爷的身世其实非常复杂曲折。

娜娜的爷爷名叫何灿南,是一位赴台老兵,从广东到台湾之后,与家人分离了半个世纪,一直没有回去。而爷爷去世那年,娜娜只有两岁,对爷爷的印象并不深刻,与爷爷有关的很多事情也都是父母和大伯何家祥说给娜娜听的。

可如今每当春节期间,娜娜就会发现大伯闷闷不乐,最近几年,大伯这样的表现越发的明显,娜娜也隐隐约约知道了大伯的心思,那就是帮爷爷何灿南完成遗愿——回大陆找到亲人。

何家祥今年63岁,1949年与父亲何灿南随军定居台湾,之后便在台湾扎根,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大陆的家乡——广东高要。这里是何灿南念了一辈子的家乡,按照何灿南的讲述,除了何家祥,他还有一个儿子何灿文和女儿何巧如,而何灿南最挂念的就是女儿何巧如。多次嘱咐儿子何家祥和何家后人,希望他们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大陆家乡去看看,去找到何灿文和何巧如。

可如今何家祥年事已大,寻根的重任他自然是没有办法尽到,而这一切只好交到第三代——娜娜的手中。

娜娜

当年,何灿南来到台湾居住之后,也从没有忘记广东老家的习俗,因此家中晚辈的名字都严格按照辈分来取的,何家祥是“家”字辈,娜娜则是“詠”字辈,而且何灿南也一直说着家乡的粤语一直没有改变。

在两岸开放交流之后,何灿南终于找到妹妹的通信地址,兄妹之间也开始书信来往。当时形势所迫,信件都是从香港然后转寄到台湾,但即使是非常麻烦,姑姑也是寄了两封,希望何灿南能够回去,甚至愿意资助路费何灿南回家乡。

奈何信件太慢,何灿南于1989年突发脑溢血而去世,就这样,他临终前也没能见到分别400年之久的大陆亲人,也未等到妹妹回来的路费。

而在那两封信里面,姑妈还交代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就是不能让何家断了香火,而何家弟弟膝下无子,何家妹妹又外嫁他姓,只有找到何灿南的后人才能传承下去,可是两岸亲人到如今已经失联了30余年,娜娜还能根据仅有的信件线索找到爷爷的后人吗?最后能否实现何家三代人的寻亲梦呢?

姑妈的信件

娜娜在接下大伯的重任之后,主动找到了今日头条“两岸寻人”小组。小组工作人员周思妤接到消息后,也是迅速开始发动寻亲程序。

根据之前的信件地址显示,何巧如曾经生活在广东肇庆区,而由于广东粤语发音可能有偏差,所以肇庆警方在资料库里输入“何巧”二字进行搜索,希望能找到相关线索。在比对了一番之后,警方发现了一个叫做何巧儿的人和娜娜提供的信息非常接近,可正打算警方想继续展开深入调查的时候,警方发现,原来这个何巧儿的户籍已经被注销了。

不过幸运的是,随后警方通过自主研发的族谱信息查到了何巧儿的后人——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这会不会就是何灿南老人心心念想的何家后人呢?

警方族谱系统

经过警方和相关部门的协助,很快就找到了何巧儿的小儿子巫悦华。巫悦华表示母亲的名字确实叫做何巧如,但是在粤语里面,“如”和“儿”发音非常相似,所以娜娜和大伯何家祥就一直以为叫“何巧如”。巫悦华还说,母亲跟自己说过,他们是三兄妹,大哥当年是被抓壮丁被派遣到台湾,后来就再也没回来过。

巫悦华

巫悦华随后表示,母亲的老家确实是在广东高要,但是后来一家人就搬到了肇庆,在肇庆一过就是几十年。或许是怕触景伤情,何巧儿这些年来从来没有带自己的儿女去过高要。这些年来,何巧儿一直念叨着希望能再和大哥见上一面,并且会经常站在西江边上望着对面,就这样看着不说话,而对面正是他们的老家高要。

“我们也都知道母亲为什么总是流眼泪,但是那时候很小,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她经常都跟我爸说,我爸也没跟我们说”,巫悦华说道。

何巧儿一家

随后,巫悦华突然想起来,姐姐家还保留着母亲收到的台湾信件,而且母亲在生前就叮嘱过,这些信件非常重要,一定不能遗失。

在生前的时候,何巧儿因为不能和大哥见面,所以这些从台湾寄回来的信件就成了她唯一的寄托。何巧儿经常一个人默默看着这些信件,一看就是一天。子女们都深知母亲心里所想,他们也想帮母亲寻找大哥,但是他们都是普通人家,平日里更多的是要为生活奔波劳累,找人并不是当时最要紧之事,所以一直想着有时间再帮助母亲,毕竟日子还长。

弟弟何家文的信件

可是让何巧儿和子女们没想到的是,遗憾却来得如此之快。1989年,台湾寄信过来告知母亲,大哥病逝。直到半年后,那封信才辗转到母亲手上。

“我的父亲何灿男于1989年5月20日上午六点,因脑出血中风而逝世,五月底我曾写信给你,得知我父亲情况所以再执笔给你,因为你住在香港比较好联系。恳请你代为转告我的姑姑叔叔还好吗。真对不起,我不知道如何称呼您,尚请原谅。”信中这样写道,何灿男因为脑溢血去世。何巧儿收到这个消息之后整天以泪洗面茶饭不思,只是拿着侄子的照片呆呆地看着。有时候一看就是很久,因为从这张照片中能看到大哥的些许影子。

——何家祥寄给何巧儿的信件内容

在得知大哥何灿南突发脑溢血去世之后,何巧儿整整一个月都是茶饭不思、以泪洗面,经常 一个人拿着侄子何家祥的照片一看就是一整天,只因为这个这个侄子与大哥长相最相似。何家祥带来的消息令人心碎,兄妹俩从此天人永别,四十年的等待,没能等到见上一面。巫家子女保留的信件,显示最后一封信是1991年,从那之后,海峡两岸的亲人再次失联。

何家祥的信件

一直到2007年,何巧儿也因病离开人世,临终也没能等来大哥的消息,所以她最终的嘱咐就是希望子女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台湾的亲人。好在在如今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有了相关部门的协助,娜娜等人找到祖父的亲人只花了45分钟,可是何灿南和何巧儿的见面却晚了70年,这期间的无奈与辛酸让人唏嘘。

在得知亲人被找到之后,娜娜显得高兴又惊讶,她没有想到能这么快就可以见到大陆的亲人。从爷爷何灿南离开家乡,到如今已是70年过去了,而娜娜作为赴台老兵第三代,大陆也一直存于心中。

娜娜

而高兴的不止娜娜一个人,大伯何家祥在得知可以去大陆探望亲人之后,脸上成天也是带着笑容,再也没有前段时间的愁眉苦脸了,因为何家祥终于要替父亲圆梦了。

第二天一大早,娜娜和大伯何家祥就购买了最早的一趟航班,带着爷爷的遗愿从台湾飞往了他曾经日日思念的地方——广东肇庆。而另一边的巫家四姐弟在得知台湾亲人要赶过来,也是早早地就开始准备了,一大家子人精装打扮了一番,然后前往机场接机,还写了一个“台湾娜娜”的接机牌,看起来十分有心。

自制的接机牌

何巧儿的大儿子巫添华在现场表示还是有一点紧张的,虽然说是亲人,但毕竟这些年来从来没有见过面。而当记者问起他是否能一眼认出娜娜和何家祥的时候,他却是信心满满,表示自己肯定能认出来。就这样,在欢声笑语和满怀期待中,从台北飞往广东的航班也终于着陆了。

在焦急的等待中,娜娜和大伯何家祥一行人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时隔多年,终于踏上了爷爷日日思念的家乡,和见到大陆的亲人,何家祥等人也变得庄重了起来,刚一见面,一大家子人就像是相识已久的亲人,没有一丝隔阂,显然,时间和距离并不能阻碍这一代代人的血缘亲情。这趟漫漫的寻亲路也终于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圆满一家人

随后,在何家祥的强烈提议下,一大家子人决定一同前往埋葬何巧儿的地方去祭拜一番。到达山脚下之后,何家祥由于年事已高,腿脚已不方便上山,所以让妻子上去了。时隔几十载,如今何家祥终于带着父亲的遗愿,来见识了这风景优美的家乡,只是两位去世的老人却成为了永久的遗憾。

后辈们纷纷站在何巧儿的墓碑前,为他们的前辈鞠躬作揖,而何家祥的妻子也对着何巧儿姑姑开始吐露多年的心声。她跟姑姑解释不是父亲不想来见她,而是由于各种限制,实在没有办法联系上,所以才成为了遗憾,幸亏娜娜的帮助,如今一家人才能再次重逢。

何家祥妻子

站在墓碑前的娜娜也几度哽咽,她终于帮爷爷完成了遗愿,在欣慰的同时,也表示自己以后有机会一定会经常来广东玩。

娜娜

而何巧儿的子女们如今再次看见母亲的遗像,心里也终于是安稳了,悬着多年的石头,如今终于放下了,巫大姐抚摸着母亲的墓碑,希望遗愿得以实现的她能够在天堂安心。

结语

人类创造历史的同时,往往也被历史所裹挟,像何灿南这群赴台老兵就是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为历史塑造了一个华丽的片段,但同时也经历了生离死别,身份也逐渐变得模糊,但幸运的是,他们那颗想家的心从来没有变过。

当年像何灿南这样与亲人海峡两岸相隔的人还有很多,虽然身处异地,但这血浓于水的亲情却将他们始终联系在一起。如今何灿南和何巧儿虽然临终也没有相见,但是孩子们始终是相逢了,也算是给了兄妹二人一个交代。

人生如白驹过隙,几十年不过弹指一挥间,所以希望各位读者多珍惜眼前人,毕竟这世间还有非常多的人还正经历着生离死别的痛苦!

何灿南老人

关键词: 这些年来 再也没有 没有办法 相关部门 生离死别

责任编辑:Rex_2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