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2016年女子“卧轨自杀”,警察发现女子没穿鞋,一查发现是杀妻案

2016年4月5日,半夜里,一声凄厉的火车鸣笛刹车声划破了河北张三营沉寂的夜晚。

刚刚踩下刹车的火车司机心坠进了冰窖,他的火车刚刚从一个人身上轧了过去,火车司机赶紧下车,跑到两百米后的铁轨上查看,这一看,他看见了终身都忘不了惨状。

一个被轧的血肉模糊的女人正躺在铁轨上,面部损伤严重,已经辨认不出本来的样子了。

火车司机吓得急忙报了警,警方赶到现场后,立即进行了勘察,众多疑点浮现在警方心头,这女人是谁?又为何惨死在半夜幽静的火车铁轨上?

自杀还是他杀

警方初步勘察了现场后,对火车司机进行了询问,根据火车司机的说法,死者在被轧之前就不动了,火车司机怀疑死者是自杀。

死者真的是自杀吗?

警方请来了法医进行尸检。

根据法医的尸检结果,警方排除了自杀的可能,在第一撞击点,警方发现了大量的喷溅状血迹,法医表示,血迹呈喷溅状,说明死者是生前遭到的碾压,因为当时死者还有血压,在碾压过程中,血液就会大量喷溅。

排除了自杀,现场也很明显不是一起意外事故,警方分析,死者要么是神志不清或是肢体残疾,没有有效地进行躲避,要么这件事就是一起案件。

死者面容模糊,身边也没有随身物品,因此无法辨认身份。

警方根据以往经验,一般铁轨上的死者都是附近的居民,所以,警方通知周围的居民,家中有失踪人口的,请前来认尸,围观的群众不少,也有人前来认尸,但是,都否认了死者是自己要找的人。

警方扩大了通知范围,通过各个村子的广播进行通知,很快,下午1点左右,石洞村的一个居民前来认尸,她说,自己的儿媳妇小曹已经离家出走五天了,儿子现在正在外面找她。

警方向这个大妈询问了她儿媳妇的一些特征,大妈说,自己儿媳妇出走时,身穿红色上衣,佩戴着戒指、项链等首饰。

这与警方发现的死者是不相符的,死者身穿黑色衣裤,浑身没有饰品。

按理说,离家几天,换件衣服是很正常的,警方又进一步询问:“你的儿媳妇平时牙疼吗?”因为尸检发现,死者的牙齿上面有一个洞。

大妈否定了这个说法,警方又问:“那她脖子后面是否有一个黑痣?”

只一次,大妈肯定了这个回答,眼泪也不由自主地留了下来,她真害怕死的是自己的儿媳妇小曹。

警方取了大妈的孙子的血样进行DNA比对,结果显示,死者正是小曹。

据大妈说,事发前,小曹就曾经13次离家出走,每次走了,都被找回来,这一次是第14次,大妈听孙子说:“妈妈被一辆黑色的车给接走了。”

警方问:“小曹有精神病或是抑郁症吗?”

大妈说儿媳妇身体健康得很,没有这些病,如果小曹没有精神类疾病,那么她自杀的可能性又降低了很多。

警方听说小曹生前多次离家出走,觉得很奇怪,就追问大妈,大妈开始似乎很难以启齿,犹豫了一阵,大妈向警方说出了小曹多次离家出走的原因。

原来,大妈的儿子,小曹的丈夫胡华曾经因罪入狱过三年,胡华入狱时,小曹还怀着二胎,丈夫突然入狱,小曹知道他放心不下家里,就说自己一定会照顾好老人孩子。

在胡华出狱的半年前,小曹却开始经常夜不归宿,老两口知道儿媳妇这是外面有人了,就劝阻小曹,但是小曹并没有放在心上,依旧在情人家里留宿。

胡华出狱时,小曹还在情人家里,并没有来接丈夫回家,胡华在狱中最惦记的就是妻子,但是妻子只寄过几次信,胡华觉得自己对不住妻子,在狱中一直盼望着能回家好好照顾妻子。

出狱时,胡华没有看见妻子,就疑惑地问父亲,父亲连连叹息,说儿媳妇已经在外面有人了。

听到这消息,胡华犹如遭到了晴天霹雳,他急忙冲到小曹的情人家里,将妻子带回了家。

大妈说,小曹的情人名叫张某,就是这个人闹得他们家不得安生,小曹回家后又经常偷偷跑到他家,儿子和儿媳因为这个人经常吵架,甚至多次招来了民警和居委会对他们进行调解。

最可疑的是,张某就住在事发地点的几百米处。

警方一下子将目光锁定在了张某身上。

张某会和小曹的死有关吗?

警方来到了张某的家门口,却吃了个闭门羹,这让警方对张某的怀疑大大增加了。

可疑的情人

警方看见张某家门紧闭,心中立即警觉了起来,一般犯罪嫌疑人作案后,都会逃离现场,张某的举动似乎符合这一做法。

正当警方准备制定下一步的侦查计划时,张某却悠哉地回了家,警方立即上前将张某带回了警局接受调查。

警方在勘察现场时,有一个困惑始终没有解开。小曹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案发现场没有发现她的鞋子,小曹只有一只脚上穿着袜子,袜子很干净,没有行走造成的污垢。

要知道,在张三营的这段铁轨附近,都是一些泥土地,小曹脚底干净地来到铁轨上,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小曹自己走来的,鞋子被人拿走了;另一种可能是,有人把她放在了这里,然后拿走了能辨认她身份的随身物品。

因此,小曹的鞋和其它随身物品的去向成了警方关注的重点。

警方搜查了张某的家,但是没有发现小曹的东西,警方对张某进行了询问。

在询问中警方得知,张某确实与小曹存在不正当的关系,但是现在两个人已经断了。

张某说,之前因为小曹,他与小曹的丈夫胡华经常发生冲突,胡华经常来他家抓人,经过多次折腾,自己最终和小曹断了联系。

前段时间,胡华又到他家来找小曹,此时,他心中坦荡得很,因为小曹确实不在。

胡华对张某说,自己已经在他家附近蹲守了好几天,实在是没看见小曹,所以才出面找他。

张某看见胡华现在还咬着自己不放,也很生气,他向胡华控诉了自己对小曹的不满,他说,小曹手脚不干净,在他这边经常盗窃,偷了自己侄女的金首饰,把这些首饰拿出去卖了,卖的钱,她就用来挥霍吃喝。

两个男人越聊越投机,最后,胡华居然还请张某吃了顿饭。

张某向胡华承诺,自己再也不跟小曹来往了,如果以后小曹再来他家,他就把她打出去,并且第一时间通知胡华,胡华就满意地走了。

听了张某的供述,警方觉得不符合常理,有小曹出轨张某在先,胡华怎么可能请张某吃饭,还相谈甚欢呢?

警方找到了之前为胡华夫妻调解的民警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他们给警方提供了当时调解的视频资料。

当初,张某和小曹不顾胡华一家的感受,明目张胆地在一起,胡华受不了妻子的背叛,于是,报警谎称自己的妻子被张某强奸了,并且张某对妻子进行了人身限制。

警方高度重视此类警情,立马帮助胡华找人,结果到了张某家,在警方的询问下,小曹表示自己是自愿留在张某家的,因为胡华经常对她进行家暴,她难以忍受,才从家里逃走的。

警方联合居委会多次对胡华夫妻进行调解,最终,两人和好了,小曹又跟着胡华回家继续过日子。

小曹的婚外情平息了一段时间,夫妻二人还准备开始自己的事业,没想到,就在此时,小曹居然离奇死亡了。

张某与小曹有情感纠纷,事发地点又离张某家那么近,张某有作案的可能,他提到的胡华请他吃饭,由于胡华事发至今尚未露面,也无从证实,他可能在洗脱自己的嫌疑。

根据调解人员及视频资料,警方的目光同时也放在了胡华身上,因为他有犯罪前科,之前又多次对小曹家暴,并且,作为丈夫,胡华至今还没有出现,种种迹象都值得怀疑。

就在这时,胡华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家。警方第一时间通知他接受调查。

刽子手丈夫

警方询问了胡华最近的行踪,胡华说自己这几天一直在外面寻找妻子,直到5号,接到家里的电话,说妻子死在了铁轨上,于是,他赶紧往家赶。

警方询问胡华在外面找妻子的过程中,在哪儿住的,胡华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旅馆的名字,警方立马察觉了异常,这件事就发生在这几天,一般人怎么可能遗忘得这么快呢?

警方一边询问,一边查阅胡华的手机,这时候,一个通话记录引起了警方的警觉,这个电话是打给一个叫老四的人,对方的号码显示是内蒙古赤峰的号,在胡华的衣服里,警方找到了这个老四的名片,老四是个出租车司机。

身为长期居住在河北的人,胡华这几天为什么会跟一个内蒙古的出租车司机联系,警方带着疑问拨通了老四的电话。

正是这通电话,让警方捕捉到了案件的突破口。通过老四提供的信息,警方顺藤摸瓜找到了胡华在内蒙古落脚的旅馆的老板娘,结合两个人的证词,警方得知小曹死前一直与胡华在一起。

胡华有洗不脱的嫌疑,警方立即对胡华家里进行了搜查,在胡华家院子的洗衣机里,警方找到了胡华换下来的衣服,正是他作案时穿的,衣服上还沾着血迹。

在胡华的衣服口袋里,警方发现了小曹的随身物品,包括戒指、项链之类的,警方判断,胡华拿走这些并不值钱的东西是为了阻止警方查到小曹的身份。

在胡华家的抽屉里,警方还发现了小曹的手机。

但是,关于小曹的鞋的疑问,警方还是没有解开,警方询问胡华:“小曹的鞋哪儿去了?”

胡华随手指了床下的一双白色运动鞋,说那就是。

警方拍照取证后,把那双鞋子带回了警局,不过,很快,警方就断定这双鞋不是真正的证物。

警方再次审讯了胡华,胡华只好交代了完整的犯罪经过。

当时,胡华到处寻找再次离家出走的妻子,无意中接到熟人的电话,对方说小曹在内蒙古赤峰。

胡华急忙赶往赤峰,他又发现小曹在外面鬼混,他要带小曹回家,在回家途中,临时住在了一家小旅馆里,在旅馆里,胡华越看小曹越来气,就动手打了她,把小曹打得起不了身。

后来,旅馆老板娘听见动静去查看的时候,发现小曹脸色不对,怕出事要报警。

胡华赶紧阻拦,然后打电话给之前在赤峰认识的出租车司机老四,让旅馆老板娘跟老四说过来调解一下夫妻俩的矛盾,老板娘通知了老四,随后不放心,又报了警。

警方介入后,小曹不同意警方处理胡华,声称两个人可以自己解决矛盾,警方就没有处理胡华,但是勒令胡华带小曹去医院。

胡华打出租带小曹来到附近的小诊所,小诊所医疗条件不够,小曹肺部受损严重,形成了血气胸,诊所医生建议去赤峰的大医院救治,此时,小曹已经昏迷了。

胡华把小曹抱到了出租车上,看着昏迷的小曹,胡华竟然放弃了救治,让司机开回了河北张三营,到了张三营,下车的时候,小曹的鞋落在了车上。

胡华没有带小曹回家,而是决定对她痛下杀手,听着附近铁轨上轰鸣而过的火车,胡华在心里决定好了小曹的死法,他就这样把昏迷的小曹扔在了铁轨上。

凌晨两点半,一趟火车经过张三营,火车司机发现铁轨上有人,他使劲踩刹车,但是悲剧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小曹就这样在昏迷状态下彻底失去了生命。

后来,警方找到了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证实了当时确实有一双蓝色的女士露背皮鞋,在司机的协助下,警方终于找到了小曹的鞋子,解开了多日来萦绕在心头的谜团,果然,小曹不是自己走到铁轨上的,她是被丈夫残忍杀害的。

为小曹尸检的法医说,其实,小曹当时有严重的血气胸,如果没有及时救治,不用火车碾压,她也会死亡。

小曹的悲剧让人叹息,面对不幸的婚姻,应该及时用法律来脱离关系,而不是逃避,胡华面对感情纠纷,应该理智地解决问题,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成为剥夺他人生命的借口。

参考文献

1、今日说法:《消失的女鞋》

2、河北新闻网:《“卧轨女”鞋子失踪成谜 隆化警方智破“杀妻案”》

3、扬州检查:《女子离家出走14次,最后一次“走”上了铁轨……》

4、河北青年报:《丈夫打晕妻子放到铁轨上让轧死 失踪的鞋暴露真相》

关键词: 火车司机 离家出走 出租车司机 怎么可能

责任编辑:Rex_2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