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冯志明落马记:呼格吉勒图案主审,贪腐4000万,判刑18年

2014年12月17日,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明被紧急召回参加一个重要会议。

此前,他以“身体不适”已请假一个月之久,然而等待他的不是领导的嘘寒问暖,而是冰冷的手铐。

“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冯志明拼命地挣扎,执法人员抓得更紧,义正言辞地说道:“请你配合我们接受调查!”

随后,他被套上黑头套,五花大绑地被带走,只剩下同事们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要知道,冯志明可是局里叱诧风云的人物,多少人心中的英勇神探啊,他为何会落到如此田地?

这还得从轰动全国的一起案子说起。

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市第一毛纺织厂宿舍旁的公厕所里发生一起命案。

一名女性几乎全身赤裸,被人掐死,新城区公安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时任副局长的冯志明担任专案组组长。

出乎意料的是,案发第二天就破案了,凶手竟是报案人——18岁的卷烟厂工人呼格吉勒图。

仅仅61天后,凶手就被执行死刑,轰动一时的恶性凶杀案就此落下帷幕。

人们无不惊叹冯志明的办案效率,他一度被神化成不折不扣的“神探”。

案发11天后,《呼和浩特晚报》报道了“4.9女尸案”的破案经过,上面写到:

“冯志明到达案发现场后,脑海中已如浪里淘沙般地筛选了很多嫌疑人,当他与报案人简单交流后,一下子豁然开朗,缕出思路了。”

接着几个案件负责人相互交流眼神,心有灵犀地将目光扫向还在自鸣得意的报案人,心想,这自导自演的戏该收场了!

可刚开始的审讯工作并不顺利,狡猾的“嫌疑人”百般抵赖,后来冯志明突审,案子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从这篇报道中,可以看出冯志明仅凭简单交流和“先入为主”的想法便在心里判了呼格吉勒图的“死罪”。

速战速决也引起了一部分人的质疑,因为结案时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证据,仅凭疑犯招供,以及疑犯手指甲残留受害者的血迹,而最重要的精斑并没有比对。

跟呼格吉勒图一同报案的闫峰就是其中一个。

他回忆当时两人一起吃完晚饭,8点左右分开,刚没走多久,他就听见呼格吉勒图急急地跑来叫他,说听见厕所里有女人的呼救声。

两人鼓起勇气走进漆黑的厕所,借着打火机微弱的光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一具赤裸的女尸挂在墙角。

闫峰有顾虑,不想报警,可热心地呼格吉勒图说服他一起到警局报案,随后他们被扣下来分别问讯。

到半夜十二点多,他听见呼格吉勒图那间房子猛地传来桌椅挪动声,还隐约听见呼格吉勒图痛苦地喊叫声。

案发第二天,闫峰被放了出来,但呼格吉勒图就没这么好运。

闫峰离开时无意间瞥见了呼格吉勒图头戴头盔,被烤在暖气管上,神情痛苦。闫峰赶紧找到呼格吉勒图父母,告知发生的一切。

呼格吉勒图父母根本不相信儿子是凶手,老俩口火急火燎地赶到警局,却被告知:“你儿子已亲口认罪了,都画押了!”

老俩口脑袋“嗡”地炸开,他们提出要看问询记录,却被对方一口拒绝,并把他们驱逐出了警察局。

再见到儿子时,是在法庭上,儿子目光呆滞,憔悴了好多。他含泪扭头看了一眼母亲,眼神中充满了委屈,嘴巴颤动着但最后什么话也没说。

这一天,呼格吉勒图被当庭宣判死刑,家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而冯志明等人却行功论赏、升官发财。

二审也维持了原判,6月10日,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整个案子用时仅61天。

然而9年后,一个连环杀手的落网,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名罪恶累累的犯人叫赵志红。据他交代,从1996年到2005年这9年间,他共犯下20起案件,而他犯的第一起案子就是“4.9女尸案”。

此事非同小可,如果赵志红是凶手,那么怎么可能一案二凶呢?

警局加紧审讯,赵志红不仅将作案细节讲述得清清楚楚,而且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自己指认了案发现场。

只不过,当年的公厕早已变成了高楼林立。

这一下子把当年雷厉风行的专案组推到了风口浪尖,组长冯志明首当其冲。

冯志明,1958年出生于普通建筑工人之家,1981年进入警察队伍。

其实,“呼格案”并不是他第一次遭遇质疑,此前他就被免职过,因为刑讯致人死亡!

1988年,冯志明负责侦查一起命案,嫌疑人却在审讯室内意外“触电身亡”。后来通过调查,冯志明等办案人员动用了某些“特殊手段”。

冯志明因此被免职,但他依旧留在警局打杂。不过,事后他并没有消沉,反而卖力表现、数次立功,仕途顺利。

曾数次报道过他英勇事迹的记者汤计,因为几次采访,和他也算半个熟人。

汤计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冯志明时的印象,“胖胖的身材,严肃的脸让人有些害怕。他脸上有土匪气,但人很威风”。

当时,冯志明因工作出色,被升任呼市公安局缉毒缉队队长,而汤计正好要写一篇相关的稿件。

冯志明推荐他写了一位吸毒女老板的事迹,原本她生意做得不错,后因吸毒败光家产,最后靠出卖身体获得毒资。

女老板见到冯志明,就像耗子见到了猫,瑟缩地蜷在一边,不住地说着“保证以后再也不吸了”的话。

冯志明过去“啪”地就给女老板一记响亮的耳光,大骂道,“狗改得了吃屎吗?你说不吸就不吸?”

他粗鲁地将女老板的胳膊拽来,给汤计看满胳膊的针眼,局长的凶悍吓了汤计一跳。

不过,后来汤计又领略了冯志明英勇果敢的一面。

2004年除夕,两名青年拿刀追砍一名卖水果的小贩,围观群众都吓得纷纷拄后退,不敢上前制止。

恰巧在附近巡逻的冯志明听到呼救,赶紧追了上来,大吼一声“住手!”随即几招就把两名凶徒制服。

汤计在报道中写道:“冯志明跑得满头是汗,那一刻他忘记了自己是局长,只记得自己是警察。”

后来冯志明又在一次100多名农民工讨薪,导致的堵塞交通的事件中挺身而出,在混乱中他被推倒在地,被拳打脚踢,右手受撕裂伤。

冯志明的微信昵称叫做“老警察”,他为自己的职业生涯而骄傲。

那时的他是“呼市警界有名的模范警察”,曾因勇斗毒贩而被授予劳动模范,内蒙古十大特级民警,他是同事眼里“勤勉工作的局长”,“警界永远冲在一线的一员干将”。

但这名干将却在“4.9女尸案”真凶浮出水面后,有些蔫了。

他独自密审了连环杀手赵志红,两人的谈话不得而知。但那之后,冯志明开始心情低落,不时借酒浇愁。

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尚爱云和李三仁多年来从未放弃为孩子申冤,他们隔三差五前往北京。

而冯志明则暗中派人24小时盯紧老俩口,往往他们人刚到北京,就被冯志明手下带回内蒙古。

这么多年始终躲着不见的冯志明,在赵志红落网后,却主动联系老俩口,说人死不能复生,愿出100万,只要对方答应不再追究。

二老一口回绝,“哪怕1000万也不要,我们只要还儿子一个清白”。

2014年11月,在呼格吉勒图被枪决18年后,案子重审。一个月后,呼格吉勒图被改判无罪,国家赔偿200多万。

随后,冯志明成为这起冤案中第一个被调查的人,这一查,直接把他送进了监狱。

“冯志明,你涉嫌职务犯罪,请你配合我们接受调查!”

冯志明被带走调查后,他的“所作所为”渐渐浮出水面。

他利用职务之便,以提供经营方面的保护和方便为由,从房地产、餐饮娱乐等公司收取450余万元,此外他还非法持有枪和子弹。

他的名下还有多处房产、多辆豪车。小区居民说他常换车,最便宜的也价值 20多万,但最常开的是一辆没有挂牌的丰田霸道越野车。

其名下3400余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面对审讯,冯志明狡辩是通过买卖房产赚取的正常市场差价。

但据调查,他和妻子买房时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卖房时价格又明显高于市场价,本质是一种变相隐蔽的贿赂手段。

随着调查的深入,冯志明经手的其他案子也传来质疑和举报,包括曾经轰动一时的“杜文案”。

杜文原本是蒙古法制办副主任,2010年因非法持有枪支、涉嫌贪污被立案调查,冯志明主管案件调查工作。

杜文的妻子王伟华回忆道,当时一个满脸横肉,脖子里挂着一根粗粗的金链子的人,领着一班警察闯进家里。

“枪在哪?收的公款在哪里?”恶狠狠说话的正是冯志明。

王伟华说她不清楚,对方就满嘴粗话,骂骂咧咧,就像地痞流氓一样,哪像警察?

冯志明和手下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一扫而空,连孩子的压岁钱也没放过。

杜文的丈人收集的100余枚几十年前的银元,冯志明拿在手里左抛右弄,呲牙咧嘴地咬,然后放在耳边听声音。

杜文的手机也被搜走,后来杜文的律师发现通讯记录、手机短信全被删除,对杜文有利的证据也被清空。

而据杜文回忆,他被带进了四周黑墙的地下审讯室,房间里放着老虎凳,他的双手和脚腕“被固定在铁椅子上”。

冯志明走进来喝道:“我们的手段,你是知道的,你肯定扛不住,快点老实交待!”

最终,2012年8月,杜文以贪污492万元事实成立,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当时鸣鸣得意的冯志明,怎么也不会想到,仅四年后他也步了杜文的后尘。

2016年8月2日,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等,数罪并罚,判处冯志明有期徒刑18年,处罚金110万元。

冯志明不服,但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游戏他人人生,最终游戏自己人生。

冯志明身为执法人员,却枉视法律,漠视他人生命;他知法犯法,为了前途好大喜功,不惜以他人利益为跳板,着实让人痛恨。

好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当年造成“呼格吉勒图冤案”的27人全部被追责,时任局长刘旭自缢身亡。

冯志明落得如此下场不足惜,只是可怜了那个见义勇为,一身正气的,善良的18岁少年呼格吉勒图。

. END .

关键词: 呼格吉勒图 呼和浩特市 轰动一时 浮出水面 案发现场

责任编辑:Rex_2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