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1995年湖北“一尸三命”案:一具战国女尸,让3名盗墓贼丢掉性命

1994年,来自湖北荆门四方乡郭店村的盗墓贼郭孝平,带着同行李华、李立新刚干了一票大的,临近年关,他决定回到家乡休息几天,过个肥年。

三人虽不是荆楚大地上有名的盗墓贼,但运气十分不错,入行以来,得手的都是些好墓,从墓里拿出的明器无不是品质良好、卖得上价钱的上等货色。

盗墓免不了遇上奇事怪事,可郭孝平三人的运气真的很不错,一直没遇上什么大风浪。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谁也没想到,就是一个普通的年关,一次魔幻的经历,改变了三人的人生。

郭孝平平日里不种地,整日在地里晃荡,村子里早就把他当做游手好闲、不踏实过日子的“闲汉”,没人注意到他刚从外地回来,也没想到奉行财不外露的郭孝平早已经靠盗墓发家致富。

这一天,郭孝平发现阳光大好,久违地想到太阳底下逛一逛,用行内人的话说“去去阴气”、“去去土腥”。

正在村子里逛着,几个汉子嘴里念叨着“快去救人”跟他擦身而过。

郭孝平对他们说的“救人”感了兴趣,便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到了地方才发现,兴许是前两天阴雨绵绵的缘故,不知是谁家的地,地面下空了一个大片地方,人走到上面和着湿泥陷了下去,出不来了。

救完了人,人群散去,唯独郭孝平看着地陷的地方若有所思。

常年跟土地打交道的他,隐隐觉得莫名其妙的地陷有哪里不对,这不像是正常的水土缺失,倒像是地下有一块区域是真空,整体都陷了下去。

他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山,双手临空描摹着山势起伏,可观察了半天,依旧没有什么发现,在他眼里,没有半点风水可言的地方,有墓的可能不大。

回到家,晚上,郭孝平越想越觉得蹊跷,于是,趁没有人注意,郭孝平提着装有洛阳铲的提包,跑到了白天觉得异常干净的地方。

一铲又一铲,开始“探穴”,一开始还是普通的黄泥,等到他为洛阳铲接了几根延长钢管之后,再打上来的深层土壤已经开始变颜色。

郭孝平眼睛一亮,知道自己这次撞了大运,没想到家门口就有墓。

他草草掩盖了洛阳铲留下的小孔,便提着工具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郭孝平便去外乡,找到了李华、李立新,说了这事,两人倒也干脆,直接连年都不过了,就跟着郭孝平跑到郭店村。

当晚,三个人分执三根洛阳铲,在下陷地的周围不断打洞,探查墓葬范围,忙活了大半夜,得出的结果让三人咋舌不已,在方圆30米的范围内下铲,几乎都能带回一些特殊的土壤,三人猜测这个墓可能不是一个小墓。

紧接几天,三人昼伏夜出,把墓葬的的整体结构差不多都摸清楚了,跟他们第一天猜测差不多,这并不是一个小墓,仅主墓室可能就有约十平米。

又是忙碌了几天,白天三人用木板和枯草掩盖洞口,晚上就掀开木板打洞,一人打洞、一人传土、一人放风和抛洒土,时不时地换一下。

之所以一人开洞,一是为了掩人耳目,二是前期需要在墓顶开一个洞,观察墓内风险后,再做打算。

一人开洞进程虽慢,但也没过几天就接触到了墓顶上方特有的夯土,给墓顶开口以后,尽管三人戴着防毒面具也不敢久留,连忙散去。

这一次他们用透气的草席掩盖了洞口,后面的一天,三人轮流休息,派一人在洞口附近假装溜达,实则看守盗洞。

第二天天色暗下来以后,正好是郭孝平值班,他戴上防毒面具,拿出随身带着的蜡烛,在洞口两米外,提心吊胆地点燃了蜡烛。

确认没有任何异样以后,郭孝平举着蜡烛,小步向洞口移动。

直到蜡烛凑到洞口,郭孝平一直担心的爆燃现象也没有发生,在洞口旁,郭孝平拿出了一个自制的敞口蜡烛灯,将蜡烛放进去,又用绳子系好蜡烛灯的把手,郭孝平便用绳子提着灯,一点点地把蜡烛顺着洞口向下放。

郭孝平的视力极好,他清晰地看见蜡烛接近了墓顶,不仅没有爆燃,也没有熄灭,这下子他放下心来。

收拾好盗洞口,郭孝平赶紧往家里赶,叫上另外两人,带上工具就直奔盗洞。

按照他们的约定,三人将盗洞扩大到能一起下墓的地步后,才相继进入墓穴。

主墓室的规格跟他们在地面估计得相差无几,仅这一点,三人就确定墓主人身份不一般,加上眼前远远超出普通棺材规格的棺椁,郭孝平不禁喜笑颜开。

郭孝平照例在东南方向放了一个蜡烛,这不是什么玄乎的“灯灭不摸金”,而是试验墓内氧气稀薄。

郭孝平看到烛焰有点无精打采,心下了然,不管是空气中有毒,还是氧气不足,这里都不是什么久待之地,他赶紧招呼二人直接进入正题。

棺椁是木的,三人合作,把外层的椁顺着边界用斧子劈开,很快,他们就看到一个正常大小的棺材,郭孝平知道这是最后的棺了,墓的正主大概率就躺在里面。

郭孝平叫停了想继续破棺的两人,按规矩,最后一棺,得给主人留点体面。

于是,三人只是在棺的四角开了洞,举着手电筒把里面的物件掏了出来。

陪葬品不少,郭孝平没仔细看,手脚麻利带上收获就离开了墓穴,折腾一晚,三人出墓穴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要转亮,匆匆掩盖了洞口就离开了。

三人也没顾着怎么休息,带着东西就去找明器贩子了,他们和那人是老相识了,他也没装腔作势,看见三人拿出的东西,当时就不禁啧啧称奇。

明器贩子给了他们一个不错的价格,临走的时候,明器贩子念叨了一句:“可惜,不知道你们下的什么穴,要是能捞几件衣服,你们就赚得大发了。”

三人听罢,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翻江倒海。

回到家,天都黑了,把钱藏好,三人也不管什么连轴转,抄起工具就准备下墓。

下到墓里,郭孝平也不说给主人留点体面这种话了,直接招呼着两人破棺,可几斧子下去,把三人吓得魂飞魄散。

三人都带着头戴式矿灯,三双充满贪婪的双眼加上三盏明亮的灯,棺里的情形落在三人的眼底纤毫毕现——一位老迈的女性,形如枯槁,双眼紧闭,肤色与活人无异!

三人吓得魂飞魄丧,鬼叫连连,跌跌撞撞恨不得多生两条腿向洞口跑去。

回到地面,三人发现身后什么也没有,才定下心来,不断地试探之后,三人才壮起胆子重新回到墓里,这一次他们看仔细了,那老人看着像睡着的“人”,可没有呼吸,正常的肤色下也隐隐有一点黑色,远没有刚才仓促一瞥的可怕。

李华还壮着胆子,用手摸了摸它,皮肤竟然还有弹性!

不过,三人的注意力还是被尸体身上华丽的衣服给吸引了,与尸体一样,没什么腐朽的迹象。

金山在眼前,什么恐惧三人都抛之脑后,一门心思就想着把衣服扒下来,可真要让谁去扒的时候,三人都打起了退堂鼓。

可活人不可能被死人难为住,郭孝平胆子大上前抓住衣服,指挥另外两人想办法将尸体从棺中拉出来,借助反作用力将衣服扒下来。

李立新本来胆子小,不敢接触尸体,但李华拿着绳子给尸体脖子套上以后,李立新发现没自己什么事了,他害怕衣服没有他的份,就鼓起勇气,抓着如同枯草的头发将尸体往外拖。

说到底,再胆大包天的盗墓贼也克服不了“事鬼如事人”的心里障碍,尤其是三人这一次下墓碰见了传说中的“活人尸”,如果不是明器贩子各种鼓吹尸体衣服多值钱,三人早就吓跑了,哪敢在这里久留。

三人一齐用力,尸体很快有了变化:头发连带着大片头皮从尸体的头部脱落,头部也在相反的力气下有了“延长”的趋势。

郭孝平的注意力在衣服上,李华的注意力都在绑着绳子的脖颈上,唯独李立新心有余悸,注意力分散,密切关注着尸体的整体变化。

他第一时间发现了尸体的变化,忍不住惊呼尸体被破坏了。

眼看两人不闻不问,李立新松了手上的劲,补了一句:“破坏尸体,好像是要杀头的!”

李立新说完,另外两人手上的动作都是一滞,发觉两人停手后,李立新的手不自觉地松了松,借着微弱的烛火,他看见尸体的头发连同着头皮已经自尸体的头部脱离。

他强忍着胃部的不适,别过头去,不敢看尸体。

他的对面就是抓着尸体衣服一角的郭孝平,宝山在眼前,哪里怕什么“杀头”,攥紧了手上的衣服,咬牙说:

“都到这一步了,撑死胆大,饿死胆小,哥几个也赚了,大不了一会儿把这位姑姑奶好好下葬。藏起来谁能发现?谁又能杀我们的头!”

拿着绳子的李华定了定心神,凑到绳子另一头,观察绑在尸体脖子上的绳子有没有绑结实,入眼的是已经破损的皮肤,刚刚摸起来还有弹性的皮肤此时已经裂开,绳子牢牢地卡在裂痕中。

李华眼见绳子没问题,跟郭孝平对视一眼,示意了一下还在犹豫的李立新,李立新看着一脸凶狠的二人,也不敢说个“不”字,哆哆嗦嗦地握实了尸体的头发。

三人恢复刚刚的位置,李平和李立新对视一眼后,手上一起发力,把尸体从棺材里往外拽。

可让三人没想到的事发生了。

绳子勒得尸体头快要掉了,尸体才从棺材里被拉出来了,头发干脆从头上脱离了下来,可唯独此行的目标,衣服,并不如它外表看的那样崭新,在拉扯的过程中破损了。

衣服撕裂的声音,连同尸体从棺里被拉出来以及头发脱落的声音,像是汇成了一道苍老而又嘶哑地呻吟。

李立新看着手中的头发,大呼小叫。

衣服坏了,不值钱了,这是郭孝平和李华共同的想法,忙活了一晚,到头来不仅一场空,还被吓个半死,气愤地郭孝平和李华,将“重新埋葬”的话全忘了,随手把尸体一丢,就带着吓坏的李立新离开了墓穴。

回到地面,气不过的两人连洞口都没处理,就这么回家睡觉了。

那一晚,郭店村下了一夜雨。

第二天,早起的村民发现了三人留下的盗洞,当时,湖北不少地方盗墓贼肆虐,村民当即明白发生了什么,赶紧打电话报了警。

警察赶到以后,又赶紧给荆门市文物保护局打电话,接到警方电话,文保局的专家、学者连忙冒着恶劣天气,到现场进行抢救性发掘。

等到专家学者赶赴现场时那句旷世奇“尸”,已经因为急剧上升的湿度和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已经完全变黑。

经过考证,文物保护局的专家学者判定这具尸体是战国时期的,比马王堆发掘的那具女尸还要早很多年,可因为盗墓贼的盗掘,很多具有考古价值的地方全部被破坏。

不仅如此,盗墓贼走前,曾对破损的衣物泄愤,将本是撕裂的衣物全部撕毁,墓主人的棺椁也被破坏严重,又因为没有掩盖盗洞,棺椁被雨水损伤严重。

如果没有盗墓贼的破坏,郭家店村这座战国墓,将成为与马王堆汉墓不相上下的中国考古界的里程碑。

因为盗墓贼对战国墓的严重破坏,警方加大了盗墓贼的追捕力度,可因为抢救性发掘和当日恶劣天气,警方在短暂的封锁现场时期,并没有得到太多有价值的线索。

另一边,郭孝平三人看到警察和考古队,当天就离开了郭店村,因为郭孝平游手好闲深入人心,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三人离开。

但在警方公开募集线索期间,有人提供了郭孝平带生人回村的线索。

当时正值正月,走亲戚的人很多,警察没有放在心上,等到警察逐户摸排,摸排到郭孝平家中时,察觉到了异常。

郭孝平回家后,清扫了盗墓的痕迹,但忽略了清扫三人的生活痕迹,警方立刻捕捉到了异常,在村里询问有关郭孝平带来的三个生人的事。

依据这条线索,不少村民提供了诸如“看到过郭孝平(生人)在盗洞附近徘徊”、“警察来的那天后,就再没见到郭孝平”等线索。

警方通过这些线索基本上确定了郭孝平作案的嫌疑,通缉之下,三人很快捉拿归案,经过审讯,三人很快交待了犯罪事实。

当听到三人盗掘时,女尸面若活人,衣服绮丽华贵时,考古队员痛心疾首,大呼“造孽”。

由于三人造成重大文物损失,经法院审判,于1995年5月25日,在三人盗掘现场对三人实行就地枪决以告慰古人、告慰找不回的中华文明传承。

三声枪响后,三人倒地,一年多前在这个地方“破坏尸体要杀头”一语成谶。

关键词: 不是一个 防毒面具 恶劣天气 游手好闲

责任编辑:Rex_2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