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 >

北汽蓝谷业绩下滑 品牌焕新高管换血押宝高端品牌

日,1月新车上险数据公布,车市整体实现“开门红”,上险数量达到235.6万台,同比增长22.3%。其中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比亚迪与特斯拉数据破万,新车上险量分别突破2万和1.6万,其中比亚迪纯电动车上险量为1.41万,PHEV上险量为5943。与此同时造车新势力三强车企——蔚来、理想、小鹏上险数据也分别达到7194、4972和5569。

曾经的新能源领军车企北汽新能源在1月份的上险数据中遭遇滑铁卢,相对畅销的北汽EC5上险量为450。据北汽蓝谷发布的公告显示,1月北汽新能源销量为1072辆,同比去年1月份的2006辆下滑46.56%。

成也时机,败也时机

北汽集团在新能源领域的布局和发力在国内车企中是最早的,早在2009年,北汽集团就成立了专门生产制造纯电动汽车的北汽新能源,该公司集合了几大创新——产品动力创新,运营模式独立、获得新能源生产资质、试点员工持股等。

国家为普及新能源汽车,以财政手段向新能源制造企业提供高额补贴时,北汽新能源以提前布局的多样产品,快速推向市场,迅速成为国内新能源企业的领军者,北汽蓝谷也成为国内新能源汽车第一股。

在北汽新能源成立初期,北汽新能源持续高歌猛进,补贴高、价格低的产品迅速占领市场,连续多年成为国内纯电动车销量冠军。这是北汽提前布局,加上新能源政策窗口打开的时机使然。

但是年,当其他车企重金投入研发开发高品质、高档次新能源产品时,北汽新能源却在竞赛中掉队了。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方面此前北汽新能源产品集中在低价位产品,错过了新能源用户升级的新窗口;另一方面,北汽新能源过去销量过于依赖出行企业等大客户采购,C端口碑及销量未能持续。

在产品端,北汽新能源早已发觉自己的不足,因此在2016年埋下了一颗高端品牌的种子——ARCFOX,只是内部决策缓慢,生生错过了高端品牌树立的最佳时机,让造车新势力抢了先。

失去时机就是失去市场、失去份额,恶果已经显现,北汽新能源销量的下滑导致了母公司北汽蓝谷的亏损。据北汽蓝谷此前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北汽蓝谷预计2020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亿元到-65亿元;预计2020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为-62亿元到-67亿元。

品牌焕新,高管换血

北汽新能源需要一场“刮骨疗伤”。首先改变的是北汽新能源的品牌形象,2019年,北汽集团主导了北汽绅宝和北汽新能源的合并重组,诞生了“BEIJING”品牌,启用新品牌后,北汽新能源推出的新产品也焕然一些。

更激烈的改革在外界看不到的地方,北汽蓝谷的管理团队有了换血般的变化。

2020年7月,刘宇出任北汽蓝谷总经理,这位曾经在北京现代担任中方一把手的少帅,肩负着将北汽新能源拉出谷底的重任。刘宇上任后,梳理北汽新能源的现状与困局,提出北汽新能源未来几年的竞争策略是,短期内不再追求规模领先,但在技术、产品、用户运营等核心能力上对标领先。

除刘宇外,大量高管人才空降北汽蓝谷——2020年7月,汽车开发及质量方面的外籍专家,原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华燮加盟北汽蓝谷,出任质量副总经理,督战ARCFOX极狐的产品质量;原腾讯汽车总经理王秋凤于同年10月受邀加盟,出任ARCFOX极狐汽车副总裁兼营销公司总经理,为极狐品牌的营销提供更多的互联网风格。另外,期北京奔驰负责采购与供应链管理的副总裁穆稳也进入北汽蓝谷,负责极狐品牌的供应链体系。

半年内,北汽蓝谷已经为ARCFOX极狐品牌组建了一直强势战队,那么这一新品牌的市场表现何时能够值回北汽这一番布局的代价呢?

责任编辑:Rex_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