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 >

留在北京过大年 家政阿姨积极响应就地过年

留在北京过大年!作为外来务工人员的一个重要群体,家政阿姨们也积极响应号召。本报记者近期采访多家家政公司,发现大约有7成家政人员将留在北京,陪伴雇主度过这个特殊的春节。年根底下,也正是她们一年当中最繁忙的时段。

出镜人物

月嫂李长利

8年前来京当上了月嫂,8年间只回家过年两次

只能跟儿子失约了

“李姐,我这马上要生了,您可千万别这时候回老家,不管我和宝宝了啊。”前几天,好孕妈妈家政公司的月嫂李长利接到“下一单”雇主好几个电话,雇主总是不太放心,问了又问。李长利回复说:“你放100个心好了,我只要接单了,就要言而有信,不会因为想着自己回家过年,把产妇和孩子扔下不管的。”

而李长利正在服务的这一单,也是格外忙碌。凌晨两点多,她照顾的产妇突发乳腺炎,发起了高烧,一家人心急如焚。李长利没有慌,稳定好家属的情绪,用温水帮产妇擦拭了腋窝、脚底,给她喝下蒲公英水,然后切了几片土豆片贴到产妇的乳房上——“土豆片贴在皮肤上可以消炎镇痛,还可以用大头菜捣碎了来敷;蒲公英水有消肿散结及催乳作用,对治疗乳腺炎十分有效。”这些都是她多年来积攒的工作经验。做好这些准备工作,她一遍又一遍地帮产妇排奶,渐渐地产妇的脸色好了一些,一直忙到天亮,产妇终于退烧了。

2月7日,李长利又入户服务了。她还没来得及从上一单的疲劳中缓缓劲,工作立马就接上了。

李长利这一年干了9单,还给别人替了两个单,算是月嫂行业的“劳模”了。8年前,她从黑龙江绥化老家来到北京,干上了月嫂这一行。因为工作努力,赢得了良好的口碑,所以她的订单总是从年头排到年尾,春节期间也不例外。干了8年,只有两次过年回家的机会。去年春节,她就是在雇主家中过的年。“今年一定要回来过年啊!”离春节还很早的时候,儿子就已经跟她约定好,不要再接春节的订单,无论如何也要回家过个团圆年。

“可这不是又有疫情的影响嘛,整个行业都在号召我们就地过年,只能跟儿子失约了。”李长利说,北京家政行业今年开展了春节保供行动,对节日守岗的家政员们给予每人每单400元的奖励,这对阿姨们来说还是挺有吸引力的。李长利作为公司的“老阿姨”,带头响应号召,公司的其他阿姨也都纷纷表示愿意留下守岗。

出镜人物

养老护理员尹本莲

做家政服务10年,只回老家过了两次年

春节守岗,我很乐意

爱侬养老的居家养老护理员尹本莲这个春节就在雇主孙奶奶家过了。她从事家政服务已有10年之久,可是因为雇主的需要,这些年她也只回老家过了两次年。去年春节前,因为她照顾的老人去世了,她才回家跟家人团聚了一回。年后赶上疫情,老家又在湖北襄阳,所以迟迟没能返岗复工。一直等到去年10月份,她才终于回到北京。

眼下,尹本莲正在照顾92岁的孙奶奶。孙奶奶有脑出血后遗症,平时大小便完全靠护理员观察,洗漱、翻身、穿脱衣、洗澡、便后清理、喂水、喂饭、喂药、口腔护理等都需要尹本莲给予专业的照护。

尹本莲刚到雇主家时,孙奶奶因常年卧床,身上有好几处褥疮。尹阿姨照顾了一个多月以后,老人身上的几处褥疮全都好了,身体和精神状况也有了很大的改善。前几天,她还收到了老人女儿的感谢信。信中说:“老母亲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都需要别人照顾,头脑也不太清楚,夜间也不能安稳地睡觉。小尹每天夜间都要起床几次为老母亲翻身、换尿垫;白天为老人擦洗身体,换洗衣物,不怕脏,不怕累;每天还要几次让老人从床上坐到椅子上,抱上抱下不辞辛苦,很有耐心。老人家因为没有牙,小尹每次都把食物做得软烂,然后喂给老人吃。作为照顾老人的家政服务员,她的耐心和善心非常难得,我们能遇上这么好的家政服务员也感到很幸运!”李女士感谢信里的每句话,字里行间都充满了对尹阿姨情真意切的感激与谢意。

因为孙奶奶身边一刻也不能离人,所以尹本莲决定,这个春节就留在孙奶奶身边,陪她过年。“去年因为疫情,多半年都没有挣到钱,心里也挺着急的。春节守岗,一方面是客户需要,一方面也能多挣点儿钱,我们都挺乐意的。”

出镜人物

小时工胡凤华

之前做月嫂和育儿嫂,而后改做小时工

大伙儿都是舍小家保大家

胡凤华是“阿姨来了”的一名小时工,今年36岁,来自通辽市。早几年的时候,她也是做月嫂和育儿嫂工作的,干了几年之后,因为丈夫也来北京打工,当上了外卖员,为了能多点儿时间照顾自己的小家庭,她便改做了时间更为灵活自由的小时工。

公司给胡凤华安排的工作离她租住的南磨房地区不远,每天3份工,骑着电动车,正好转一圈。上午到光华路的雇主家帮忙打扫卫生、准备午饭;下午到呼家楼的雇主家做清洁,喂养宠物;晚上再回东四环中路的公司总部负责打扫卫生。

每天3单至少八九个小时,长的时候超过十个小时,虽然很累,但胡凤华心里挺满足。“我们俩一起在这个大城市打工,收入还不错,家里的两个孩子也大了,奶奶帮忙照顾着,不用我们太操心。这个春节,就地过年,尽量减少流动吧。虽然我们俩都不能回去过年了,但信息技术也发达,想父母想孩子了,随时可以视频聊天,等过完年疫情好转了再回去。”

胡凤华已经买好了年货,准备就在租住的小屋里度过春节。“我们从除夕那天开始放假,大年初七开工。所以过年那几天就不会这么忙了。两个人的年夜饭虽然简单点儿,但是也会包饺子,炒几个菜。一起看春晚、抢红包。这边的雇主如果过年那几天还需要我去帮忙,或者公司安排新的订单,我可以随时上门服务;我老公那边也是如此,今年很多人都就地过年,外卖需求肯定少不了。这个时候,大伙儿都是‘舍小家保大家’,我们干服务业的,当然更是以客户的需求为第一位,保证随叫随到。等到疫情消散,春暖花开之时,我们再一起回家看望父母和孩子!”胡凤华爽快地说。

责任编辑:Rex_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