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打开外链,互联网大门只敞开了条缝

奇偶派(ID:jioupai)| 来源

田欢子 | 作者

不提供二次转载

互联互通不能仅是放开断链接,而应该是整个互联网内容和服务的开放。

从事写作多年的彭玲发现,从某个时间起,之前习惯的百度搜不到中文互联网的各种内容了,从淘宝的商品信息到微信公众号的创作内容,甚至到后来抖音快手视频号的视频内容,感觉各种内容都被一个个APP圈地隔绝起来。

为了方便同时切换阅读各个客户端的文章,她平常只能一篇篇打开这些文章,复制链接,再回到浏览器键入网址打开文章,彭玲说,这种打开方式仍然有很多不能之处,“通常还是只能看半截内容,每个都在提示我下载各种APP,还不能看到这些内容下面有意思的各种评论,太废了。”

彭玲觉得很可笑,“看一个内容就得下载一个APP,这算哪门子的互联网啊,互联在哪里?”

相互封杀好几年,用户对互联网巨头之间的屏蔽行为怨声载道。根据《中国消费者报》近期的调查,平台封禁给超九成受访者带来影响,有超七成受访者认为平台封禁行为会侵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用户对国内互联网平台之间解除屏蔽的呼声越来越高。

工信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9月13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无正当理由来限制网址链接的识别、解析和正常访问,严重影响了用户的体验,也损害了用户的权益,扰乱了市场秩序。用户对这方面的反应强烈,我们收到的举报、投诉也比较多。”

近日,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召开“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并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要求9月17日前各平台按标准解除屏蔽。

9月17日,微信在“微信派”和“鹅厂黑板报”都发布了关于《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的管理规范》的调整声明,这份声明中强调“以安全为底线来推进‘分阶段、分步骤’的互联互通方案”。如今,随着腾讯迈出解开死结的第一步,而另外两家目前来看还无公开动作。

一直以来,阻碍信息流动是背离互联网初衷的,但现实却是,各大互联网平台间的筑墙史,约等于半部互联网史。此次外链解除,困扰用户多年的分享链接乱码现象能一去不复返吗?

本文试图通过用户视角来解答以下三个问题:

1、在放开外链后,用户体验有什么变化;

2、互联网经历了什么,变成折磨用户的“互屏网”;

3、到底如何,才能达到真正的互联互通。

01、聊胜于无的改变?

过去一周多了,互联网之间的墙拆得怎么样了?我们点开淘宝,选择一件商品进行分享给微信好友测试。

在商品页面上的点击分享,此时页面会自动生成商品的分享图片、页面同时出现“复制链接”、“保存图片”的分享方式,以及显示“微信”、“朋友圈”、“淘友圈”、“QQ”、“微博”、“支付宝”等分享目的地。

在淘宝商品页面通过“复制链接”的方式,分享至微信和QQ的单聊对话框中,能生成超链直接登录淘宝账户访问商品详情页下单购买。

如果我们绕开“复制链接”的超链分享形式,直接分享至微信或是QQ,页面显示的仍然是“淘口令已复制,去微信粘贴给好友”,这几乎和以前的淘口令分享模式一模一样。

但其实,很多人并不会想到通过“复制链接”的超链方式分享。

一位用户告诉我们,“一直都是用淘口令来分享给朋友的,没有人提醒都还不知道,原来现在复制链接能生成商品的超链接,不过这样确实方便不少。现在超链接分享的提示其实看起来并不明显,淘口令分享的暗示还是多一点。”

那么如果想要将商品不通过“复制链接”的超链形式分享至朋友圈呢?

我们直接根据淘宝商品页面上的“朋友圈”分享至朋友圈,此时页面自动生成两步提示,“第一步:保存图文素材;第二步:复制淘口令”。也就是说,如果想要在朋友圈分享一款淘宝商品,仍然是以图片和淘口令的形式进行。

同样不通过“复制链接”的超链方式分享至微博呢?此时页面直接跳转至微博的“转发到微博”,直接生成的是商品图文。如果是分享至支付宝的话,页面会跳转到支付宝好友页面,分享成功后点开直接是商品购物下单的页面。

另外,在微信和QQ的单聊场景下,可以通过taobao.com网址直接访问商品。但在群聊场景下,QQ中可如上述一样直接通过登录访问淘宝首页,而微信群聊中则需要“长按网址复制后使用浏览器访问”。

除开群聊和单聊场景,直接通过微信和QQ的搜索框搜索“taobao.com”的网址,显示出来的情况也不一样,微信仍需要“长按网址复制后使用浏览器访问”,QQ则可以直接登录访问。

所以,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QQ比微信对外链的开放程度更高。

微信对抖音的开放程度怎么样呢?我们发现,在微信群聊场景下,抖音复制而来的外链无法直接打开查看视频,而在单聊场景下则可以。但在QQ上,不管是群聊和单聊都可以直接点击观看视频。

另外,douyin.com网址链接在微信群聊中不能直接访问,在单聊场景下点击了之后有“继续访问”入口,同时页面有安全提示内容显示,还有“外链管理规范”和“投诉”入口。若点击“继续访问”入口之后,并不能直接跳转到抖音的短视频首页,而是出现“立即下载”和“直播充值”两个选项入口,我们继续往下点击,页面迟迟不能出现反应。

在QQ中,群聊和单聊场景下,douyin.com网址表现出来的情况和微信单聊场景下的情况一样,仍是可以“继续访问”。但继续往下点击,能继续获得下载或是充值的反馈。

在QQ空间分享抖音的视频链接,能直接访问出视频。在朋友圈分享抖音的视频链接,不能直接访问视频,还是显示需要复制到浏览器才能访问。

所以,综上,我们体验出来的结果是,不管是微信还是QQ,单聊场景比群聊场景的外链开放力度更大,QQ比微信的开放力度更大。

除了我们的体验外,我们从不同用户那里,得到了不同的反馈。

有用户告诉我们,“平台互通是好事,终于不用看到一堆乱码了”;“微信可以访问外链之后还有点不习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以为在浏览器里呢,改得好。”

还有用户直接想到的是对中老年群体更加友好便利。

经常网购的晓成告诉我, “以前我给我妈复制了一个淘宝链接发到微信,但我妈不太懂这一堆乱码是什么,对于如何复制粘贴和软件之间的切换也是一知半解,现在不一样了,直接可以在微信打开淘宝链接看然后直接买单。”

晓成还是资深的抖音爱好者,看到一个好看的视频,他经常想要分享给朋友,但有的朋友根本不刷抖音,所以一般情况下他都是将视频下载下来,然后通过微信分享给朋友。但长此以往,手机相册里堆满了抖音短视频,他感慨,“占内存,挺麻烦的。”

但也有用户表示对自己影响不大,“都习惯用口令分享的方式了,现在就算淘宝分享来的就算是链接,也不能直接购买,还要登陆,麻烦。”

还有的用户吐槽,这次平台外链开放,并不能让人感受到多大的诚意。

一位豆瓣用户表示,“我发现商家真的好奸诈,顾客反抗和政策压制是没办法阻止他们钻空子行为。就比如豆瓣终于可以直接打开淘宝外链了,但是还是需要先登陆,这个看起来很合理但和不能打开有什么区别?”

02、互联网如何变成了“互屏网”?

根据不同用户的反馈,“屏蔽网址链接”这种现象,在各个平台、APP中屡见不鲜。

此次相关部门要求各互联网平台“解除屏蔽网址链接”,大家几乎把目光放在了“流量蛋糕”腾讯的动作上。如今,随着腾讯迈出解开死结的第一步,而另外两家目前来看还无公开动作。

而实际上,早前,阿里、字节、腾讯三家对互联互通的回应中,已经透露出各家的态度。

9月13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表示,工信部今年7月启动了为期半年的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屏蔽网址链接是这次重点整治的问题之一。

会后,腾讯回应称,坚决拥护工信部的决策,在以安全为底线的前提下,分阶段分步骤地实施互联互通。

阿里巴巴回应称,互联是互联网的初心,开放是数字生态的基础。阿里巴巴将按照工信部相关要求,与其他平台一起面向未来,相向而行。

字节跳动回应称,将认真落实工信部决策,并呼吁所有互联网平台行动起来,不找借口,明确时间表,积极落实,给用户提供安全、可靠、便利的网络空间。

阿里表示“互联是互联网的初心”,字节呼吁同行“不找借口,明确时间表”;腾讯在拥护政策的同时,又强调安全底线的前提。

更早,张勇在今年8月初的阿里财报电话会议上正面回应,链接打通“非常必要”,另一边腾讯总裁刘炽平在2021半年报业绩沟通会上回应,平台之间的打通“非常复杂”。

各家态度不一,解除链接给大厂们带来的悲欢很明显并不相通。

复盘大厂间相互封杀的屏蔽史,其实是一场流量争夺史。阿里是从2008年先发制人地开启了对有威胁企业的屏蔽。还在PC互联网时代,淘宝借着“成立消费者保护联盟”的由头,屏蔽了来自百度的搜索。屏蔽百度之后,没有监管介入,淘宝捍卫了自己的流量入口,广告收入逐年攀升。

2012-2013年,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淘宝接着陆续封杀了返利网、美丽说和蘑菇街等导购网站。当彻底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阿里的城墙已经越建越厚,为了自家的电商闭环,其继续选择屏蔽外部流量,却因此间接错过了社交电商的风口。

在腾讯身上,往前可追溯至11年前的3Q大战,腾讯与360之间战火不断升级,各自推出的安全软件互不兼容。再到2013年,淘宝与微信互相屏蔽,此后百度、快手、抖音等外部网址链接,乃至自家的腾讯视频,都遭到微信的严格把关。

短短数年间,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拔地而起。感受到威胁,微信在2018 年实施了最严短视频 APP 外链屏蔽措施起,抖音也在后来 3 年时间未能进入微信生态。同样在2018 年,微信升级了外部链接规范,其中之一就是限制对特殊标识码和口令信息的传播,外部猜测其目标就是指向淘宝。

但我们看到,抖音后来成为了日活跃用户超6亿的超级应用。并自2020年10月开始,其关闭了第三方平台来源的商品进入抖音直播的通道,商家不再能在直播中挂上淘宝等电商平台链接。抖音彻底封杀外链,不愿再做淘宝的导流工具。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厂间由互相屏蔽引发出垄断战火。今年初的“头腾大战”,抖音向腾讯发起了反垄断诉讼。

我们看到,从PC互联网时代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厂们间“互不联网”的戏码愈演愈烈。作为用户的我们,不得不复制着链接、淘口令切换到各种浏览器、APP中再打开。

用户对互联网巨头之间的屏蔽行为怨声载道。根据《中国消费者报》近期的调查,平台封禁给超九成受访者带来影响,有超七成受访者认为平台封禁行为会侵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一位年轻用户告诉我,她有时候在一些APP上(石墨文档的外链等)好不容易找到一篇想看下去的长篇,结果看到第二章就因为走得是外链打不开看不了,“戛然而止的感觉令人心烦。”

宅家收拾打理自己的房间,林琳是小红书上的一位家居、好物分享博主,时不时地,她会在小红书上分享一些房间的温馨照片,经常会遇到粉丝询问房间里某款商品的链接。林琳说,这种情况下她已经不敢直接发链接了,“很容易被屏蔽限流,发店铺名也可能会被限流。”

互联网,正是因为“开放、平等、协作、快速、分享”的特点才称之为互联网,如今国内的互联网平台之间厚墙高筑,将Web倒退回APP层面,迫使用户在不同APP将来回切换。

移动互联网 “信息孤岛”现象加剧。即使是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同样受限于各个“孤岛”的屏蔽,用户很难检索到全面的信息。比如一些重要的政务信息很难第一时间在百度上搜索到,大量政务类微信公众号在百度上也无法被检索到。

以“北京市税务局召开《北京市关于进一步深化税收征管改革的实施方案》新闻发布会”为例,百度上无法搜到“北京税务”官方发布的信息,只能看到其他网站的搬运信息,但搬运信息往往有一定延迟。

同时,大量政务类微信公众号在百度上也无法被检索到。在百度搜索“北京发布微博”时可以搜到北京发布的微博官方账号,点进去后可以看到该账号最近发布的微博内容。当搜索“北京发布微信”时,无法搜到北京发布的微信公号。

一位经常需要查询信息来工作的用户王瑶告诉我们,APP信息孤岛化给他的工作带去了不少困扰。“经常搜不到很多内容,各个APP和客户端的都搜不到,感觉信息都被圈在一个个APP里了,要查一个事情,巴不得查100个APP,对信息流通和搜索来说简直是灾难,想弄清一个事情,要花以往十倍时间不止。”

外链解除,破除信息孤岛现象。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监管研究部主任李强治此前表示,工信部从不兼容、互联互通视角出发去考虑,是对互联网基本精神的一种回归。

“互联网本身就是互相连通的网络,IP地址和域名构成的网址链接是互联互通基本的纽带,也是从一个页面跳到另一个页面的关键环节。对于最底层的网址,发明IP地址最基本的目的就是互联网互联互通。”

03、能有真正的用户自由吗?

9月17日,微信在“微信派”和“鹅厂黑板报”都发布了关于《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的管理规范》的调整声明,这份声明中强调“以安全为底线来推进‘分阶段、分步骤’的互联互通方案”。

而另一边,抖音和淘宝也配合着微信做出一些链接分享的改变。针对此次“开放外链”,我们从不少用户那里得到了 “聊胜于无”的反馈。

王瑶很关注这次“互联互通”带来的改变,但结果令他有些失望。“这次的互联互通开放的太少了,有点像大家一起分微信这块‘唐僧肉’一样,本质上只便利了在微信跳转看一些视频和购物内容,实际上不是所有APP都把自身平台上对用户有用有价值的内容都开放了,该看不到的还是看不到。”

9月15日,中国青年报发文表示,此次各平台按标准解除屏蔽,可以说是互联网行业的一次初心回归。让互联网重回互联、共享的时代,对于用户而言,可以有更多、更自由的选择,对于企业而言,也可以在更多的竞争中不断精进技术、完善服务。

包容、共享、互通,才是互联网发展的正确方向。

南开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陈兵认为,平台的互通具有多重利好,平台自身可通过吸纳第三方平台的业务,完善自身生态,为用户提供更便利的服务;但另一方面,互通实践中,各市场主体,其在互联互通过程中所耗费的成本与获得的收益各不相同,这必将影响无法获得有效回报的平台经营者参与互联互通的积极性。

但如果只是大的平台在互联互通中受益,反而不利于竞争活力的释放,这也不是互联互通的题中之义。

从用户的角度而言,完全互联互通的移动互联网生态,对于降低用户的转换成本有很大的帮助。当前“解除外链”互联互通带来的改变,对用户带来的帮助微乎其微。

王瑶告诉我们,“这些APP都只愿意流量更大的平台对自己开放,而不愿意把自己平台内容开放给流量不如自己的平台,所谓的开放,对用户价值远小于对平台价值。”

各平台对互联互通有诸多顾左右而言他的种种考虑和担忧,而用户理解的互联互通是什么样的?

“我理解的互联互通,是所有平台的非付费内容都是互联互通的,不是圈地为牢,拥用户/创作者自重,而是以用户的便利,使用的效率为先,这样才是互联网真正的开放价值。”王瑶这样畅想互联互通。

他举例说,“我能在百度搜索到微信公众号,能搜到淘宝商品信息,直接购买,看到抖音内容,我在抖音能直接拼多多下单,在淘宝可以看到抖音直播,这才是真正的互联互通。”

小红书博主林琳说,如果全网平台互联互通,“当然是希望别那么容易限流,如果是平台设置的这样(全网互联互通),对个人博主来说肯定是有益的,就可能在个人收入部分会有所提高吧。”但她也不确定,“这样内容和初心会不会走偏。”

另外,我们继续往下设想,按照工信部互联互通的决策,超级APP内容应该向百度这些搜索引擎开放吗?这又属于互联互通的范畴吗?

当下,人们上网的主设备几乎从桌面端转移到了移动端,上网场景也从网页转变为APP,大家手机里挤满了各式各样的APP,购买的手机内存也越来越大,从原来的64G升级为128G、256G。

不过和网页相比,APP确实赋予了开发者更多的权限,能够打造自己的独立空间,但也确实形成了无数个“信息孤岛”。

9月24日,山东大学经济学院一位教授就表示,关于平台之间是否应该相互开放、互联互通的问题有诸多争议。问题的核心在于,作为一家企业,平台经营者是否有义务对其他平台开放自己的APP,允许其他平台经营者借助自己APP内的用户流量来发展业务。

反对者认为,商业经营不同于公益活动,平台经营者拥有自主经营权,可以自主决定自己的业务活动,没有义务去帮助其他经营者,特别是当对方和自己存在现实或潜在的竞争关系时;支持者则认为,当一款APP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12亿,并且已经变成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离不开的工具时,它已经不是普通的应用软件,而是和道路、水电类似的基础设施,应该承担向他人开放的义务。

平台互联互通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起相关诉讼,成为摆在平台经营者、主管部门和反垄断执法机构面前的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而由于涉及相关平台自身的切身利益,对于某一平台是否属于基础设施的判定只能由主管部门或执法机构来做出。

另外,对于用户而言,我们设想,如果全网互联互通实现,用户随便点开一款APP,不用再游走于各个APP,就能一键触达其他所有APP——不管是购物还是获取信息的平台,这无疑会带来巨大的便利,但同时,这会不会更加导致超级应用的诞生,加剧一家独大的垄断现象,同时给用户带来臃肿的使用体验?

在造成“信息孤岛化”的APP讨论之外,有互联网从业人员告诉我们,“现在有的一小公司,它可以在微信上建群,建公众号,导流到自己的企业网站。但他每天在抖音上的视频播放量几百万,却导不到企业网站进行转化,这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大不互通。” 如果这样的话,最后都逼着产品设计,不再考虑开发有外链的功能,正如抖音一样。

我们知道,当下中国互联网产业各领域已经面临流量红利获取快速边际递减,都出现了增长乏力的困局,即使是拼多多这种流量裂变平台,也遇到了流量瓶颈。当下的中小企业互联网经营成本最高的就是流量成本。

如果一旦流量壁垒被打破,全面的互联互通实现,各个平台告别封闭生态的模式,能够从其他平台获取更多流量,将出现新的增长空间,或将为这些企业带来改革红利和创新发展环境,促进中国互联网产业高质量发展。

比如,当下微信公众号的流量已经呈现下滑趋势。因为这是一个封闭的生态,当这个生态的入口流量达到极限的时候,没有其他来源的流量继续哺育生态内的东西,那么这个生态的规模自然就会固定下来,走一个先膨胀后萎缩的路线。

一位内容创作者告诉我,“公众号广告分成单价在0.5元到1元之间,自媒体通过流量获得的广告收入不足以支撑其运营。但如果微信生态开放之后,微信公众号可以获来自搜索引擎的流量,内容创作者可获得更多流量变现的收益。这对面临变现困难的创作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但不管怎样,以上所有这些设想和讨论,都意味着未来的互联互通,还有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和挑战,当下“解除外链”,也许只是一个开始。

04、写在最后

从PC互联网时代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大厂们间“互不联网”的战争愈演愈烈。作为用户的我们,不得不复制着链接、淘口令,一边怨声载道,一边游走切换在各种浏览器、APP之中。

一直以来,国内互联网巨头过于注重在国内市场的 “内卷”游戏。

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兵就表示,平台恶意“封禁”行为、“二选一”、数据的拒绝交易等,都是妨碍互联互通的行为表现。

拒绝互联网互通,这真的有利于国内互联网企业在更大的市场做大做强吗?

互联网观察家尹生曾谈及互联网平台格局不够大的问题。他认为,“在国内的互联网环境中,商业巨头平台彼此屏蔽、相关平台规则向自家内容(业务)倾斜的现象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国市场足够大,巨头在国内即可获得足够的市场份额、经营业绩、发展空间等,走出国内的意愿不强、难度也逐年加大。因此国内一旦出现竞争对手,他们就会进入防御状态、护住自己的‘饼’,相互之间争夺资源。”

此前,互联网巨头企业卯足了劲争取自己的流量,在“强者恒强”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市场的自我调整机制完全被打破,因此政府部门不得不出手。

从阿里因“二选一”垄断被罚 182 亿元,到美团因取消支付宝支付遭到反垄断诉讼,再到之后的《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指南》出台,政府部门已经开启了对垄断企业的强监管,如今的放开外链也只是措施之一。

但其实,互联网企业之间并非不能建立互相匹配的商业模式。

互联互通之后,互联网巨头之间或许可以探索更多合作共赢的商业模式。在带来用户自由的同时,还可能重启中国互联网。

参考资料:

1.《封杀微信8年后,阿里为何又想互联互通了?》野马财经

2.《当微信的大门已打开,抖音的电商外链何时开?》未来消费APP

3.《解除链接屏蔽让互联网真正互联互通》中国青年报

4.《兼顾效率与公平,以互联互通促进平台经济的共同发展》FT中文网

5.《屏蔽外链最后一天!你的微信可以刷抖音、逛淘宝了吗?》InfoQ

(文中受访用户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Rex_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