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

世界观察:AI绘画 创作还是窃取?

AI绘画,创作还是窃取?


(相关资料图)

记者采访AI绘画版权归属问题

参与者只需用言语简单描述自己希望看到的画面,AI便可自动生成相关画作……近期,网上#呼叫AI帮我画#的话题引发广泛讨论。

据了解,AI绘画就是使用人工智能算法来创作绘画,AI算法通过从一组训练图像中学习来创建一幅画,然后根据训练图像的风格创建一幅新画。用AI来作画并非新鲜事,但之前囿于技术水平并未得到太多人关注。近年来,随着AI技术的成熟,AI绘画也吸引到越来越多人的目光。

有关AI绘画是否存在侵权等问题,开始成为网络内容版权纠纷的关注点。AI画出的画,版权到底归谁?AI是创作艺术,还是窃取艺术?近日,《法治日报》记者对此展开采访。

AI绘画2秒钟出图

涌现大量相关平台

将画面中的内容填上“麦田、村庄、风车、麦垛”,风格选择油画,艺术家选择凡·高,尺寸1:1,不生成循环纹样……在人工智能AI作画网站画宇宙上,记者按照提示将各项指令输入后,仅两秒钟屏幕上便生成了一幅酷似凡·高画风的油画作品,之前填写的内容画中都有呈现。

记者使用的是目前流行的AI绘画工具。据了解,这是一种建立在人工智能算法上,经过深度学习,能够自动迭代,可根据用户指令自动绘制出图画作品的软件或平台。它最根本的基础技术与第一个战胜围棋世界冠军的人工智能机器人AlphaGo是相通的,都是让系统深度学习人类的作品,从而产生模仿行为。

今年以来,国内AI绘画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手机App、网页、电脑软件、微信小程序,人们可以随时在各个平台上体验作画的乐趣。使用方式均为“以文生图”,只要你把想法通过文字形式输入,随后就会被算法驱动变成一张图画。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AI绘画平台都供用户免费使用。

AI画作水平如何?记者在测试多款绘画工具后发现,虽然有时会因用户关键词描述不清等原因,使得AI生成的图画看上去较为怪异,但大多数情况下,一个初学者或者没接触过绘画的人,不太可能画出AI那样水平的画作。

AI绘画的迅速发展也得到了市场的回应。记者在“闲鱼”平台上看到,有大量出售AI绘画作品的帖子,如“13.7元30张,5分钟内免费出样图”“可定制,10元一张,量大从优”等。不少卖家声称是由“职业画师调教”,保证质量。在多个网购平台,还有卖家专门售卖“AI绘画关键词”。

与此同时,招聘软件上也有相关职位出现,工作内容就是使用AI绘画生成不同风格的插画,筛选后精修。

今年6月份,国外某知名杂志当期拼贴风格的封面便是用AI绘图工具生成的。该杂志编辑部表示,他们输入的绘图指令,正是这次的报道主题“人工智能新前沿”,在尝试了250余次之后,最终确定了这版封面。

来自山西大同的自媒体人刘畅(化名)告诉记者,之前他们微信公众号的配图大多是从网上找现有的图片或者找画师定制,花了许多时间和金钱却很少能够符合自己要求,有了免费的AI作画工具之后,终于不用再为此发愁了。

作品成AI模仿对象

AI绘画存版权争议

和许多人一样,上海某动漫公司插画师赵原(化名)也在关注AI绘画的发展。

“这几个月,我们公司员工一直在讨论AI作画,但对于AI创作出来的到底是不是艺术品,大家莫衷一是。不少人觉得AI绘画就是模仿,冷冰冰的算法中没有思想,算不上艺术品。”赵原说。

那么,AI绘画能否构成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呢?

国家知识产权专家库专家、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正志告诉记者,我国著作权法中针对作品的独创性具有明确规定,作品必须具备独创性和可复制性。

“AI画作看似机器生成而非人类直接完成,但其实质却是应用算法、规则和模板的结果,是一种算法创作,体现的是开发者的思想与脑力劳动,明显有人类的前期介入。这一生成内容涉及人类思想表达,具有独创性和可复制性,满足了作品‘可版权性’的要求。”王正志说。

王正志认为,市场上的AI绘画软件中,AI画作的绘画风格与绘画内容都是由用户自行决定的。AI画作与普通画作一样,可以体现一定的智力水平和作者的个性化表达。AI没有独立人格,看似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者,但“机器学习”过程是一种类人化的创作行为,其生成内容具有思想表现形式的作品外观,应当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

同时,有知名艺术家在社交平台抱怨道,自己的作品最近成了AI绘画的模仿对象。他在网上搜索自己名字时,蹦出的都是AI的画,而自己的作品却被淹没了。

记者注意到,“喂”给AI的作品有很多都是被无授权转载的,直白地说就是盗版。目前网上有很多人发帖称,通过AI获得的作品和一些画师的风格很像,有些作品类型几乎就是“复制粘贴”。还有很多画师声明,“禁止将我的作品用于AI作画”。

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用大量受版权保护的创意作品训练AI是否违法?

在版权问题上,AI绘画软件TIAMAT和Midjourney都选择在素材库中使用无版权的图片,以规避版权争议。百度公司表示,如果相关平台未来开放出来的生成图片侵犯到原作者权益,百度会提供投诉反馈通道,为相关权利人提供权利救济渠道,迅速处理。

北京瀛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群辉说,对作品非商业用途的学习,是法律允许的。即单纯将现有图片作品用于学习本身是不违反法律规定的。画家作为著作权人,有权禁止别人使用其作品进行谋利,但不能禁止个人的学习、研究或者欣赏行为,这也是法律对作者权利的限制。

“著作权法保护表达而不保护思想,如果AI软件是在学习图片的创作思想,而非简单地复制粘贴,这种情况下是不侵权的,不需要获得授权和支付使用费。如果AI软件只是简单地复制粘贴原画作,那就需要获得授权并支付使用费。”黄群辉分析说。

在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何可人看来,作者声明“禁止将我的作品用于AI作画”,却不一定能产生其预想的效果。“只要作品公开,便等于允许公众接触、欣赏和学习,无法禁止被AI数据库抓取。若AI的这种学习和借鉴处于法律允许的合理限度之内,从鼓励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文化发展与繁荣角度,这种过度限制也未必会得到法律支持。”

何可人说,目前著作权法所称的作者必须是自然人,所以AI不能成为作者。若软件仅由开发者自行使用,由此产生的AI作品的著作权应归属于开发商。

“若软件已被推向市场,由广大用户使用,实际上可以看作是用户委托人工智能开发团队按照其要求,运行人工智能软件完成其指定的作品创作,由此产生的作品实际上可归为著作权法中的委托作品,其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何可人说。

完善版权相关规定

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因AI绘画技术快速发展,加上相关法律法规尚不健全、理论与实务界均存在争议,目前对AI作品所涉的侵权证明和维权仍然是较为复杂的问题。

黄群辉说,判断AI画作是否侵权,通用的判断标准是“接触+实质性相似”。具体来说,就是需要侵权人具备接触作品的可能性,且两幅作品具备实质性相似,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才能构成侵犯著作权,不能仅仅以“感觉两幅作品风格很像”来认定侵权。

在何可人看来,由于目前AI技术发展变化较快,素材选取随机性较强,糅合方法越发具有模糊性,“抄袭”的痕迹也容易从技术角度规避,该类案件在取证和举证方面面临较为困难的局面。

“从实践层面,当画师发现自己发布在公共平台的作品存在被抓取作为AI学习素材的可能性,甚至已经在生成的AI绘画中看到了类似体现,为了维护自身权利,建议可及时与相应的网站或软件公司联系,要求其删除自身作品的相关数据。同时,应注意保存作品被抓取利用和抄袭的证据,并视需要进行证据的固定和及时保存。”何可人说。

对于AI绘画中存在的种种版权问题,王正志建议,及时完善现有法律制度的有关规定,广泛宣传著作权法等法律法规,同时凝聚行业共识,及时形成AI绘画领域关于版权的工作指引和行业规范。

今年8月,美国游戏设计师Jason Allen用一张AI绘画作品《太空歌剧院》,拿下了美国科罗拉多州博览会美术竞赛一等奖。这让大众对AI绘画观感发生了较大转变——AI绘画或许已经超越人类绘画水平了。

对此,有些人认为,AI发展得越来越快后,画家会面临集体失业。

“不可否认的是,一些普通画师可能受到较大冲击,但我觉得AI绘画和人类创作并非‘你死我活’的关系,画师可以利用AI进行辅助类工作,在画师创作时为其提供信息和灵感,拓宽思路,它还降低了绘画门槛,让更多有兴趣的人参与其中。”赵原说。

黄群辉认为,将来AI绘画和画家作画或不存在版权纠纷,两者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将来智能化的AI绘画软件,不再是复制粘贴的抄袭,而是在深刻学习的情况下,形成自身独有的素材库,这些素材可以通过不同排列组合,形成不同的作品供筛选使用。这些作品给观众呈现的多是绘画技巧,但“不够人性化”。而画家的作品则相反,除了创作技巧外,给观众呈现得更多是人性化的思考表达,两者的创作重点将完全不同。所以,AI绘画将会是一类独立的艺术形式。

关键词:

责任编辑:Rex_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