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

南方电力现货市场保供稳价作用凸显

日前,南方(以广东起步)电力现货市场连续结算运行满一周年。连续结算运行以来,中长期电量累计约2769亿千瓦时,现货电量累计约200亿千瓦时,占市场化交易电量比重约6.7%,日前现货均价约0.59元/千瓦时,较燃煤基准价上浮28%,与电力供需和一次能源成本基本匹配,真正发挥了价格发现的作用,释放出精细化的电力时空价格信号,为南方区域电力现货市场的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相关资料图)

通过包括现货在内的电力市场化交易,广东一年来累计疏导发电成本171亿元,有效稳定了市场预期。现货市场偏差结算机制有力约束发电行为,省内机组非计划减出力容量保持在1.5%左右,处于历史较低水平,充分彰显了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了政府作用,保障了电力供应能力。

“以2021年11月至12月为例,在一次能源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的情况下,现货均价上涨至0.68元/千瓦时,较燃煤基准价上涨近五成,及时缓解了发电侧经营压力,激发了发电企业发电积极性。”南方电网广东电力调控中心副总经理吴国炳介绍。

华能南方分公司市场营销部主任罗锡龙说,现货市场运行以来,他们明显感受到电价“动”起来了,以前的电价不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绝大部分同类型机组的上网电价都是同一价格水平,而在现货模式下,电能量不同时空价值的差异得到了充分体现,也在一定程度上传导了发电行业的成本。

对用户而言,今年电力市场建设带来的最明显感受就是由价差模式转变为顺价模式。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发展研究部副经理王浩浩说,现货市场有力推动用户积极参与市场互动,由“被动接受固定电价”变为“主动调节用电行为”,助力削峰填谷。

“作为广东用电大户,电费是公司占比最大的动能费用,未来深圳、惠州、广州三地年用电量预计超过50亿千瓦时。现货市场的出现,为用户参与到电力市场交易的队伍中提供了更多自主发挥的空间,可以通过规范的操作进一步降低用电成本。”TCL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经理徐晓东说。

在国内首批现货试点省份中,广东电力现货市场规则设计首创了二级限价以及与一次能源价格联动的报价上限机制,由原来的固定申报价格上限,变为每周根据公开发布的一次能源价格动态计算现货市场申报价格上限,更及时反映出燃料成本变化对发电成本的影响。

广东电力交易中心交易组织部副经理赵唯嘉介绍,他们建成国内首个电力市场逐日盯市动态履约风险防控体系。结合市场价格走势和售电公司交易情况,每天计算评估售电公司亏损风险,及时发出预警,并按规定要求相关售电公司追加履约担保或及时结清欠费。在全国首创保底售电机制,建立了信用额度预警与处置管理机制等,确保电力用户持续稳定参与交易。

广东华网电力售电有限公司交易部总经理叶延渊表示,对参与电力现货交易的市场主体来说,交易专业性要求更高。无论是交易品种,还是经济、天气等各方面对电力市场的影响,都大大增加了电力交易的难度,对专业性的要求更高。

南方电力现货市场连续试运行后,各个交易领域和各种交易规则不断优化调整,推动了“双碳”目标下多市场机制的融合衔接。

“现货市场机制可有效引导发电侧主动参与调峰,助推能源转型。在供应富余时期,机组停机少发最大可获得约0.5元/千瓦时的中长期偏差收益,精准引导电厂释放调峰潜力约400万千瓦,为清洁能源消纳置换发电空间。”广东电网调控中心现货市场管理部经理蔡秋娜介绍。

6月份,广东省首批绿色电力证书颁发。广东率先构建绿电时代消纳保障体系下的可再生能源交易机制,创新“证电合一”交易方式,组织绿电专场交易,凸显绿电环境权益价值,激发绿电消费活力。绿色电力证书和绿电的同步流转,填补了国内市场化用户绿电消纳空白,充分还原了绿电的商品属性。自去年开展交易以来,广东绿电累计成交13.3亿千瓦时,交易规模、交易活跃度均处于全国领先地位。

清华大学电机工程与应用电子技术系教授陈启鑫表示:“广东在现货市场建设、售电主体培育等方面引领了我国新一轮电力市场化改革。南方电力市场建设秉承顶层设计、渐进改善的原则,市场运行平稳有序,市场风险整体可控,并在信息披露、市场监测等方面形成了先进的实践经验。”

关键词:

责任编辑:Rex_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