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

即时:经参调查|新型输液制剂如何跨过“阵痛期”?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程子龙 郭宇靖

可广泛应用于自然灾害、急救以及偏远山区医疗救助的新型输液制剂“粉液双室袋”产品,通过我国药企科研攻关,终于在2019年突破国外技术垄断成功问世,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掌握该项输液制剂生产技术的国家之一。除了简化配药流程,留出更多抢救黄金时间,粉液双室袋的高精准度,还可避免二次污染,在保障患者的输液安全和用药量的同时,有效减少医疗垃圾的产生,降低各种能源的消耗。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为发展这项医药制备技术,2016年工信部将其列入《医药工业规划指南》,2019年国家发改委将其列入《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这项技术成为我国输液剂转型升级的关键点。但由于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生产该产品的高端装备又受制于人,这种先进的医药产品遇到应用难题。

新型输液制剂产品在闯过研发难关后,能否跨过通向市场化之路的“阵痛期”?

资料照片

突破全球先进型输液剂研发难题

20世纪90年代,日本药企为应对重大灾害抢救等环境,研发了粉液双室袋即配型输液剂——用特定工艺将粉剂与溶剂包装于同一包装袋的两个腔室内,在使用前通过挤压实现混合。这一新技术可在20秒内完成药品和溶媒的混合,缩短90%的配液时间。

美国紧随其后,于2002年左右完成粉液双室袋产品的技术开发。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凯先认为,这项技术代表着医药制剂的一个创新方向,尤其在出现自然灾害等紧急情况时,可挽救更多的生命。

作为疾病治疗的重要手段、临床用药的重要途径,输液治疗(静脉注射)在药物治疗和用药途径方面不可替代。有研究显示,在各项用药途径中静脉注射占比最大。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教授郑稳生介绍,粉液双室袋精准度高,还可避免二次污染,在保障患者的输液安全和用药量的同时,也有效减少医疗垃圾的产生,降低各种能源的消耗。

郑稳生说,粉液双室袋输液剂,是全球先进型输液剂。目前日本已有多家药企在生产粉液双室袋制剂,形成了完善的生产链,该技术的占有率高达40%,并仍在上升。有统计显示,在日本,50%的抗生素注射剂都是双室注射剂。

在我国,粉液双室袋仍是新兴输液产品。公开资料显示,北京锐业、华北制药、山西澳迩等企业在2010年之前,开始申报粉液双室袋产品。但由于该项技术的研发高地一直被日本和美国占据,我国没有该项药品的产品技术审评标准,使得产品很难问世。

2015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出台粉液双室袋产品技术审评要点。

2019年5月,四环医药发布公告,该集团与北京锐业共同开发的非PVC粉液双室袋注射用头孢他啶/氯化钠注射液,获得药品注册批件。

湖南科伦制药有限公司也很早启动了粉液双室袋产品研发,目前已获数十项专利授权,其粉液双室袋产品注射用头孢他啶/5%葡萄糖注射液已获批上市。

郑稳生认为,粉液双室袋密闭式给药系统是目前国际无菌静脉注射剂领域领先的技术,可以全程保障药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其高效快捷的使用优势可以应用于全国各地,尤其会提高偏远地区基层医疗机构的救治水平。

面临“生产成本”“生产装备卡脖子”两大难关

一项新技术产品的问世,往往会经历高成本的阵痛期。

记者调查发现,与西林瓶药品相比,目前粉液双室袋药品生产成本相对较高。规模化生产是企业迈过成本门槛的重要方法,但该产品目前尚处于“扩大宣传期”,离规模化生产尚有很长的路要走。

业内人士介绍,粉液双室袋产品自20世纪90年代研发生产以来,在市场上得到广泛认可。在日本上市之初,其产品价格远高于传统输液产品,但经过市场规模化应用,目前其临床综合治疗费用已经接近于传统输液产品。

从我国市场价格来看,目前进口的一家日本公司的产品,第一代头孢产品价格在100多元,而国产传统输液产品价格在集采价格约为十几元,在非集采情况下约在三四十元左右,价格劣势明显。

专家指出,粉液双室袋产品,相对于传统注射剂型产品,增加了融媒等组件,并且在工艺流程,生产设备上与传统剂型有着巨大差别,因此生产成本远高于传统剂型。

也有专家认为,如果算上在临床应用过程中节省的普通输液所需的各种耗材及人力等成本,其实并未增加过多的社会成本及医疗支出。

郑稳生介绍,用药过程的各种成本包括:人工工时、配制过程、垃圾处理、用药周期以及使用过程中的其他失败风险等,如果把这种药品放在整个治疗过程中衡量,算总成本账,还是划算的。

“传统的配液方法烦琐,医护工作者的工作量非常大,即使一个熟练的专业人员在配制过程中也会产生药品损耗。”郑稳生举例介绍,溶解药品,西林瓶内会残留部分药品,注射器内也会残留溶解的药品,这部分损耗值哪怕仅有5%,也会直接影响使用疗效,延长患者治疗周期。

当前,为满足用药安全的要求,多数有一定规模的医院建立了配液中心,造价不菲且需要设置专门的岗位,产生的医疗垃圾也需要进行专业化处理。如果使用粉液双室袋产品,节省的医院建设和运营成本将非常可观,同时还更加环保。

生产新型输液制剂的高端装备受制于人,是粉液双室袋制剂面临的第二道难关。

据了解,由于这种输液剂的生产难度极高,对支持其生产的高端装备要求就更高。其灭菌、灌装的方式极其复杂,尤其特有的虚焊焊接核心技术很难掌握。

北京锐业在科技攻关时,在经过了上百种包装材料的测试、报废了上百吨原料后才找到了合适的膜材。但将膜材转为包装材料的专用设备的制造技术,仍被国外所垄断。

北京锐业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卫东介绍,虽然国内企业取得了制剂工艺的突破,但制剂设备的上游企业尚未获得市场回报,装备技术投入动力不足是需要面对的难题。

专家指出,粉液双室袋的核心技术虚焊技术对于温度的控制要求极高,而目前国内的设备生产企业因研发投入产出不成比例,导致研发能力严重不足,技术精细化方面尚与国外存在很大差距。

期待突破瓶颈、落地惠民

当前,新型输液剂产品突破应用困境亟须解决新“身份”问题。

有关部门较早认识到了粉液双室袋的剂型优势。2016年工信部发布《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指出“重点发展多室袋和具备去除不溶性微粒功能的输液包装”,把发展双室袋剂型产品作为药用包装产品升级的发展方向。2019年国家发改委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其中双室袋制剂作为新型包材、即配制剂被列为国家重点发展鼓励支持产业。

但这仍不足以让粉液双室袋产品尽快打开市场。郑稳生认为,在《中国药典2020版》和《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20年)》中,粉液双室袋剂型与粉针剂仍并为一类,这严重影响了双室袋企业的创新研发和生产积极性。两者有本质不同,粉针剂应用时以溶媒稀释,其单个产品无法静脉输注到体内。而粉液双室袋产品可直接对患者给药,达到治疗目的。

郑稳生建议,目前需要给出双室袋输液剂一个创新剂型的新“身份”。

陈凯先建议,应给予粉液双室袋创新剂型相应政策支持,加快开放粉液双室袋创新制剂的“绿色通道”,加快新药审批流程。

加大制药工艺的技术攻关也至关重要。郑稳生认为,我国医药行业正进入转型升级的高质量发展阶段,药品质量安全与产业链技术创新被提高到新高度。面向人民健康及重大临床需求,应进一步整合科技与产业资源,加快构建自主创新安全可控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全面开展研发创新与制药工艺技术攻关,解锁“卡脖子”难题。这对于提升我国医药研发效率与创新能力具有深远意义。

郑稳生还建议,鼓励心血管和抗肿瘤用药的粉液双室袋制剂研发。若心血管产品实现粉液双室袋制剂,20秒内即可完成配置药液,比西林瓶装节省90%的时间,有效实现“黄金抢救三分钟”。粉液双室袋剂型抗肿瘤药物,可实现密闭配液,有效避免毒性药物挥发,极大惠及患者和医护人员。

关键词:

责任编辑:Rex_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