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

今日快讯:名校办职业本科受阻 职教误解有多深

名校办职业本科受阻 职教误解有多深

“双一流”建设高校中国农业大学下属的烟台研究院近日陷入了一场风波。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5月18日,该校官网发布职业本科招生简章,5月22日宣布停办,中间仅5天时间。5月18日晚,烟台研究院学生发现,中国农业大学官网最新招生简章中,烟台研究院名称变为产业技术学院,增设设施园艺、现代畜牧、电子商务3个职业教育本科专业。这引发学生和家长的不满。这场持续5天的双一流院校“试点”职业本科,就此停摆。

“双一流”建设高校办职业本科,是落实新职业教育法,把职业教育建设为与普通教育平等的类型教育的积极探索。为何这一探索,却遭到学生和家长的反对呢?有分析指出这是学校操之过急,没有听取学生、家长意见。而抛开这一因素,这一事件再次表明,社会对职业本科的认可度并不高,哪怕是“双一流”建设高校举办的职业本科,也被认为是低于普通本科,“拉低”了学校与学历的地位。在社会存在对职业教育的歧视的背景下,怎么把职业教育建设为与普通教育平等的类型教育,需要寻求新的路径。

从媒体报道的信息看,如果学校仅仅把烟台研究院更名为产业技术学院,并宣称培养高层次应用型人才,或不会引起学生和家长多大的不满。引起学生和家长不满的是增设3个职业本科专业。学生和家长担心,这会令社会误会他们接受的是职业教育,进而影响未来发展。从中可见对职业教育的“误会”有多深。报道提到,研究院院长向学生承诺,“农大永远不办职业本科”,发展职业教育的探索,遭遇如此局面,令人嘘唏。

从高等学校的办学定位看,几乎所有地方本科院校,以及综合性院校的不少专业,进行的就是职业教育,但是,却不愿意说明是职业教育,而包装为追求学历的学术型教育。这实质是办学的错位。2014年,教育部曾推进600所地方本科院校转型进行职业教育,可是,愿意推进转型的地方本科院校并不多,社会舆论也普遍认为转型职业教育是“降格”。

为解决这一问题,2019年,教育部新批准设立一类职业本科院校——职业技术大学,希望以此给社会传递职业教育还有本科层次这一信息。然而,因为对职业教育的固有偏见,在学生和家长看来,职业本科仍旧比普通本科低一等。

那么,怎么改变这一局面呢?

对此,有人认为根源在“职业”字眼已经被污名化,建议将“职业”更名为“技术”或者“应用”,以此消除对职业院校的歧视。显然,这是治标不治本,“职业”可以被污名,“技术”“应用”照样可能被污名。


【资料图】

新职业教育法将职业教育的定位,从以前的“分层教育”,调整为“类型教育”。然而,如果分层的思维继续存在,“类型教育”就会是“分层类型教育”,新建的职业本科,低于普通本科,硕士、博士层次的职业教育,也低于同层次的普通教育。

融通发展的职业教育、应用型人才培养,能否得到认可,取决于三点。

一是职教高考制度的评价、招生方式。如果综合性院校培养应用型人才的专业都通过职教高考招生,职教高考允许所有普高和中职学生报考,重点考察学生的技能,并引入过程性评价,这会把职教高考建设为与普通高考平等的高考,并推进高中育人方式改革。

二是应用型人才培养质量。培养应用型人才的院校和专业,坚持就业导向,深入推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打造高质量、有特色的应用型人才培养体系,这会扭转学校办学与学生规划学业发展的学历导向。

三是应用型人才的出路。用人单位的唯学历、唯名校用人导向,对学生、家长选择教育、学校有着极大的影响,学生和家长担心被贴上“职教学生”的标签而遭遇歧视,必须消除这种歧视。

也就是说,这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全方位的联动。

熊丙奇 来源:中国青年报

关键词:

责任编辑:Rex_15